当前位置:

第11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老太太一路走来,足以让她从下人们的不停回报中还原事情全过程,尤其是在院门口遇到谭妈妈,更是知道了全部细节。越氏的小心眼儿她看的分明,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错,妇道人家几个没有点子小脾气的?但庭芳又错了么?以目前庭芳微妙的处境来说,她不使雷霆手段,后面就得跟着有无穷多的麻烦。

    头痛的带着陈氏杨安琴并庭瑶走进院内,越氏的脸色十分好看,庭芳倒是八风不动,从从容容的见礼问安。老太太叹了口气,这丫头真个是叫人又爱又恨。那份沉得住气,确实非池中物,不说将来多大成就,家中的孩子就没一个比的上她的,长辈焉能不偏爱?可性格也太烈了些,遇上蠢货段妈妈,两难之下不好抉择,那便哭着去求长辈帮忙,既全了越氏的面子,又解决了自己的危机,同时处置了段妈妈,一举三得。她不信庭芳想不到,偏偏要把事儿闹大。拿着个刺头儿孙女,老太太真是无奈极了。现在倒好,皮球踢给了她,她又如何处置?

    院中段妈妈还在惨叫,先解决眼前吧。老太太问越氏:“你的陪房,还是你说了算吧。”

    越氏羞的满脸通红,急切的解释:“是媳妇儿糊涂,竟不知她如此胆大妄为!”

    老太太点点头:“你不糊涂,”一语双关的道,“乱拳打死老师傅,咱们讲道理的人,何曾想的到浑人心思。”知道先认错,对形势的判断力还是可以的。

    越氏知道她必须当众做出决定了。说破天都是段妈妈没理,不处狠狠治上一回,休说大房三房有意见,只怕二老爷并二房的孩子们都会愤怒。作为越氏的陪房,跟越氏还有几分香火情,但跟叶家的诸位主子,又有什么关系?家中.出了刁奴,寻常人都是一致对外的,便是大老爷如今跟庭芳怄气,几次三番的公然表示不喜她张狂,也不会乐意亲生女儿被仆妇奚落。想到此处,心中又埋怨大老爷,再不喜欢女儿,有必要闹的全家上下都知道么?什么事悄悄抹了不行?你们爷俩还真是亲生的!就这闹腾劲儿,全家独一份!

    越氏深吸一口气,由她亲自处置,是最好的结果,却是落了自家脸面涨了庭芳的威风。她一个做婶婶的,竟叫侄女压住了。左右想都觉得不是滋味。纠结了好一会儿,终是理智站了上风,咬着后槽牙道:“冒犯主子的,咱们家不是没处置过。依原例吧。”秦氏的陪房连主犯带家属全撵的干净,所谓家风,也只能如此一遍一遍的淘汰筛选,别无他法。世上终是蠢人多。

    老太太点点头:“依你。”

    说开了头一句,后头的就好说了,越氏调整了下面部表情,对庭芳笑道:“你三哥的丫头,却是段伟财的女儿。如今买丫头不容易,四姑娘丫头不少,可能借一个丫头与哥哥先使着?待买了好的再还你。”

    此言有心试探,若庭芳答应了呢,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两厢揭过;若庭芳还使性子,那便是庭芳跋扈任性,做婶婶的已是无法。庭芳倒没想那么多,她在规矩与雷区间徘徊,除了公然与亲爹顶嘴那回,几乎没有踩过雷。无它,基础的判断能力而已。听说庭玬少了丫头,极大方的道:“振羽不方便,那就水仙先过去当差吧。”

    老太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个死丫头,变脸的速度还真……像她啊!亲生的!

    越氏稍微顺了点气,又笑问水仙:“你可愿意?”

    水仙当然不愿意!她伺候庭芳好些年,小日子过的挺滋润的。庭芳不难伺候,还挺大方。瞧她替振羽预备的嫁妆,色.色的摊开,比地主家的小姐都不差了。换个主子旁的不论,将来就不能保障。可她是丫头,庭芳已经发了话,越氏再问,只得低声应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儿,不敢落下。好半晌,又艰难的补了一句:“我,我先把钥匙交接了……”

    越氏道:“不急一时。”

    庭芳见事情解决了,脸皮可以丢地上踩了,跑到越氏跟前做小伏低:“都是侄女儿性子急,越俎代庖了。给婶婶陪个不是,自罚替婶婶做件衣裳赔罪好不好?”

    全家都知道庭芳不善女红,也是下了血本。越氏气的直咬牙,捏着庭芳的脸蛋道:“臭丫头,我就信了你的邪!打了我的人,一件衣裳就想混过去?我告诉你,从头到脚一整套,什么时候做好了,什么时候把你的丫头赎回去。我不满意,丫头就不还你了!”这货真特么能屈能伸!!靠!!!

    庭芳惨叫一声:“嗷!那还不如打我一顿!”

    “哼!”越氏故意扭过头装生气,老太太却已是笑出声来。

    越氏见老太太笑了,暗自松口气,她又不是棒槌,哪能那么快的没了脾气。实在是形势比人强,还是自找台阶麻溜下了。再怄着固然庭芳名声更差,她的脸也救不回来了。如此“各退一步”,皆大欢喜吧。

    段妈妈听见了自家的处置,抖糠一般的的哀求:“太太,太太,老奴糊涂了,看在老奴伺候了多年的份上,且饶了我一回吧。”

    赵妈妈恨的眼中冒出火来,本来是搭个戏台子,先前庭芳再刺头儿,也就是让丫头打一顿。打了便打了,挨几下求个饶说两句好话儿,谁好意思真跟长辈的人计较了?偏偏老虔婆要对嘴对舌,现在还好意思求太太。太太都快怄死了。嫁进家门十几年,头一遭受这样的委屈,还发作不得!

    段妈妈喊了半晌,越氏都无动于衷。段妈妈才想起庭芳,又求道:“四姑娘,是我嘴贱,我该死,该打死。姑娘饶了我的孩子们吧!”

    庭芳更绝,招呼安儿:“堵嘴!”

    安儿麻利的塞了块帕子到段妈妈嘴里,院里猛的安静了许多。

    众人:“……”

    陈氏揉揉太阳穴,道:“到底是伺候二弟妹一场,便饶了她这一遭吧。”

    庭瑶也道:“四丫头那破脾气,二婶休纵着她。仗着她伶俐些,打老太太起到三个太太,都把她惯的没边儿了。依我说她一年大似一年,侄女儿上覆诸位长辈,还是管管四丫头,再别跟小时候一样只顾疼她了吧。”

    一番话说的极漂亮,不说庭芳拂了越氏的面子,只说都是平素里越氏把庭芳惯的太任性,听到众人耳里都觉得舒服。至于庭芳的任性,洗都洗不白了!庭瑶隔空点了点庭芳,做了个口型:“你给我等着!”

    越氏却不糊涂,秦氏当时是被老太太雷霆手段镇的不敢求情,除了攀咬她的陪房,其余的还是想保的。秦氏本就没有手段,至今新来的仆妇还没降服住,日常总抱怨不得劲儿。可越氏不同,她是一点都不想要段妈妈一家了。心中后悔,不该纵着陪房,先前段阿宝惹事就该狠狠治一治。千里堤坝毁于蚁穴,庭芳固然不给她留脸,可她也没管好人。笑着对陈氏道:“嫂嫂还是这么好心眼,然而咱们家现下的情况,不能容刁奴。嫂嫂若疼我,便帮我问问人牙子,看有好人家替我买两房吧。”

    陈氏还想说什么,老太太抢过话头道:“是该买些人了,先前不好的清出去,如今备上一些,再有闹事的就不用把丫头婆子调来调去。”

    庭芳不怀好意的道:“不若采取末位淘汰制,每年补人,每年裁人,做的好的留下,做的不好的……”余下的话众人自行脑补。

    在场的仆妇都打了个寒战,四姑娘就是阎王爷!又齐齐看向还在被敲的段妈妈,全都咒她不得好死。不是她整出的幺蛾子,四阎王未必想的出如此狠招!做的不好的还能去哪里?难道白养着闲人么?肯定是提脚卖了!主家没事儿要卖奴婢换银子,你有意见?

    最可怕的是老太太还叫了声好:“四丫头想的周到!”拥立之功乃天大的事,家里竟还有段妈妈这样的愚妇,从来事都坏在蠢上,不把这帮子家伙清理干净,太子能不能上.位另说,叶家怎么死都不知道。

    众仆妇想死的心都有,老太太都觉得好,还能不实行么?被堵了嘴的段妈妈呜呜咽咽,想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她现在知道,不论怎样都呆不下去了。即便是太太饶了她,大伙儿也要弄死她家的!怨毒的看着庭芳,都是你,都是你!我要你不得好死!!

    越氏一直在观察着周围,待见到段妈妈的眼神,心中一跳。庭芳现今可是关键人物,半点伤都受不得。叶家与太子正恐圣上起疑,庭芳一死,太子必定断尾求存,整个叶家都要陪葬。顿时七窍全通,眼前发黑,怎么就忘了这一茬,她平白无故的冲庭芳使什么小心眼,正该抱团的时候呢!心里登时一团乱麻,生怕老太爷知道了,恼她不知分寸,连带不看好她儿子。当机立断:“天将黑了,夜长梦多,石管家,此事就交由你办。”

    石兴旺躬身行礼:“是。”

    越氏又拉起庭芳的手笑道:“好孩子,也不知你脑瓜子怎么长的,先前的末位淘汰制我听着好,还有没有别的?一并与我说说。”不忘对陈氏拍马屁,“嗳!我就教不出这样的姑娘,大嫂把侄女儿送我吧!”

    在场众人全都傻了,完全不知道越氏的态度怎么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好似庭芳帮了天大的忙似的。莫不是四阎王连越阎王都收服了?想起在家里乱窜的福王殿下,连夜冲进福王府营救的定国公世子,还有明明讨厌庭芳讨厌的要死后来又变成狗腿子的陈恭,众人看庭芳的眼神儿都变了。

    一个恐怖的想法在众人心中炸开——四姑娘有妖法!她一定是狐狸精变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