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5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严掌院家四月初一接的旨,准备了三天,就在四月初四开始摆酒。因是与皇家联姻,就与平日里摆酒不大一样——来客少不得有各色皇家姻亲,尤其是福王妃妯娌的娘家,哪怕是为了妯娌间的面子也不能不来。严掌院家本就不大,来客又多,只得拆开了请。接到消息的人都觉得严家想的妥当,文臣与勋贵总不大对付,喜好更是两个极端,凑在一处吃酒实在难受,分开甚好。

    可严掌院家不过两进的院子,便是拆成三日也摆不开。多少来客一世都没到过这么浅的府邸,官客堂客岂能挤做一处。恰好隔壁住的是鸿胪寺丞袁成毅,素来有些巴结正三品的邻居,便大方的借出自家宅子,为着方便,还把自家的墙给拆了半拉,与严家打通。是日,严家接待官客,袁家接待堂客,竟还能腾出个临时的场地搭戏台子,看着有些体面了。

    清流便是如此,凭你多大的官,看着都难免窘迫。只是名利只能则其一,要了清流的孤高,少不得瘦了荷包。严家已是习惯了,头一日对着勋贵们的花团锦绣,他自两袖清风从容不迫。勋贵们有些不习惯,见他行.事也唯有叹服。

    与文官的同僚们相处就舒服多了。文官里贫富不均,大伙儿比的也不是金银钱财。他们的法度不同,哪怕一贫如洗,只要当年考试时名次排的靠前,比万贯家财还体面。严掌院本是文官,自然是文官脾性。打发走了勋贵,高高兴兴的迎接他最愿意搭理的客人们。

    叶家接的是初五日的帖子,老太爷权力大官阶高,他去了未免有喧宾夺主之意,便打发两个儿子去。三老爷也想凑热闹,老太爷正烦三房,直接道:“文官吃酒,序完官职序科考,你连个秀才都不曾考上,到了那处没人搭理你,有什么好去的!”噎的三老爷无话可说,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哥哥出门,自家回房喝闷酒去了。

    古时宴席最是讲究,地位越低的人到的越早,一则表示谦虚,二则占好地利好与后来的上.位者寒暄。大老爷与二老爷官阶不高不低,便到的不早不晚。才下车就有工部的下官迎了上来,又有人领着陈氏等人往袁家去。袁安人从未在自家接待过如此多的贵妇,喜不自胜,昨日从早忙到晚丝毫未见疲倦,今日更是精神抖索,指望着给各上官太太们留下个好印象,将来有由头走动。

    陈氏卜一下车,袁安人就迎了上来,立定行礼毕,喜笑颜开的道:“陈宜人、越安人里头坐,哟,这是府上的姑娘们吧?真真气度渊雅,见之忘俗!”

    陈氏笑道:“过奖过奖。”

    严掌院之妻江淑人也迎上前来,携了陈氏的手:“上回你们老爷办寿宴,你正坐月子,怕搅了你的清净不敢去瞧你。算来咱们还是去年见的面。你气色不错,不像才生了孩子。你们家人丁兴旺,真真好福气。”又与越氏道,“你怎地看着瘦了些?”

    越氏接连几日分析时弊,累的憔悴了些许,忙笑道:“前儿有些着凉,已是好了。”

    两进的院子都扎了彩棚摆了席面,外院已经坐的将满,众人纷纷起身与陈氏打招呼。行至内院,却还空了好些。三品以上的未必愿意来,陈氏已算高阶中来的早的了。品级差不多的人到的时间亦相差无几,江淑人与儿媳林氏来回穿梭,又接了几趟,展眼间内院就坐满了几桌。

    此时一个小丫头走出来问:“叶阁老家的姑娘何在?”

    庭瑶忙站起身道:“在此。”

    那丫头笑着走过来道:“姑娘好,奴是严家小婢,我们大姑娘请姑娘们进去坐坐。”

    众人的眼神唰的扫了过来,看着庭瑶,眼神却不住的扫向庭芳。传闻福王喜欢四姑娘,却被赵娘娘棒打了鸳鸯,这是叫进去下马威的?

    四下里眼神乱飞,那小丫头又问:“文家姑娘在么?”

    闹了半日,原是请几位相熟的姑娘,只庭瑶几个生疏些。福王妃请了许多人,反倒不会有事。庭瑶瞪了庭芳一眼,庭芳忙低着头,以行动表示她会冷静。真是的,她大多数时候还是很乖的好么!

    严家里外全是官客,严春文与妹妹严春芳不方便,只得借了袁家正房燕坐。几个姑娘们进来纷纷朝严春文见礼,因严春文还未成婚,不必行跪礼,但严春文已不用回礼亦无须避让,稳稳当当的坐在上首,受了众人的礼。除了叶家,余者还算相熟。其中都察院右佥都御史侯佳木之女侯景荣去过叶家几回,与庭瑶打过交道,自然而然的就坐在了一处。

    女孩儿们凑作堆,又都是熟人,十五六岁的年纪还不像长辈那样稳重。不消人招呼就叽叽喳喳的聊开了。严春文话不多,与众人寒暄了几句,静静听着。续过一回茶,才对庭芳招招手:“四妹妹过来。”

    庭芳再次成为焦点,扯出个萌萌的笑,几步走到严春文跟前福身:“奴见过王妃。”

    严春文微微笑道:“不用客气,过来坐。”说毕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座位。

    庭芳稍稍犹豫了下,便大方坐了。屋里光线不大好,离的近了才看到严春文今日穿的衣裳。墨绿寒鸦戏水云肩通袖织金交领短袄,葱绿流云卷织妆花织金襴马面裙,端庄华丽,比那日在宫里见的时候像是大了好几岁。

    严春文也看庭芳,还是双丫髻,带着一对银鎏金镶玉嵌宝蝶花簪。眉目如画,肌肤似雪。穿着也十分亮眼,浅红绣桃花交领袄裙、鹅黄云纹纱裙,系着碧绿织金的丝绦,身量尚小,衣裳倒是寻常,只脖子上挂的杂宝虫草坠着荷叶田田金花锁的项圈极为名贵。余光瞥见庭瑶,乍一看很是素雅,杏白如意云纹披风,子母扣只嵌了单珠,仔细看过去,内里却是遍地织金大红袄儿,杏白衬的红袄儿越发娇艳。披风罩了大半的马面裙更是流光溢彩,低调的奢华。再看庭珊,镂金菱花嵌红宝步摇,玫红竹叶梅花实地暗花交领长袄,也是个金灿灿的大项圈。不由暗自咋舌,叶家果真豪富。她今日的一袭衣裳还是特特做的,平日不曾跟叶家打过交道,今日方知人家的底气。心中反复思量福王当日的话,猛的又见庭芳腕上露出了小半个剔透的水晶镯子,差点倒吸一口凉气。

    福王这样的闲散亲王,娶了清流的女儿没有半点用途。本朝自来对藩王防的紧,凭你天纵奇材也不得为朝堂所用。清流更像是政治招牌,太子去娶便罢了,好歹得了清流的名声,藩王得了还未必过的到一处去。反之王府开销极大,娶个富家女,旁的不论,钱财都多好几箱。似叶家这般不愁钱的,倘或有女儿嫁入皇家,那陪嫁不得十里红妆?想到此处,已把福王当日的话信了个十成十。再没有人愿意把钱财往外推的。哪怕是天家子孙,谁又嫌钱多了?

    高官家女眷们自幼在脂粉堆里打滚,眼睛个顶个的厉害,来回几个眼神,都暗自估量出了在场诸位的家底。掌实权的阁老家无疑是个中翘楚。严春文却是转了话题,笑问庭芳:“听说你精于算学?”

    庭芳点头,水汪汪的眼睛笑成月牙:“今日还带了两本书送王妃,家里的礼是家里的,我的是我的。”

    严春文忙道:“拿来我瞧瞧。”

    早有丫头悄悄退出去寻叶家人,拿个了木匣子进来。匣子古朴大方,没有雕花,只在盒子边缘做了装饰。清漆下木纹清雅秀丽,一看就不是凡品。打开匣子,里头装了两册书。一册为《促狭数学》,一册为《趣味数学》。

    庭芳细细解说:“促狭数学,顾名思义,就是看着耍的数字游戏。捉弄人最好。”翻开书页指着一题道,“看这个五边形,若只添上一笔,如何才能变成两个三角形。”

    严春文左看右看也看不明白,庭芳抿嘴一笑,翻过一页,答案赫然是极粗的线条盖过,自然就变成了两个三角形。

    严春文不由笑出声:“果真促狭!”

    又翻趣味数学,乃许多数学题的巧解,其中就有最大名鼎鼎的吹哨子调戏鸡兔同笼的解法。可严春文只学过家用帐,全然看不懂,只得赞:“好字!”

    古代人九成九看不懂数学题。庭芳送严春文数学书,是希望她能跟福王多点话题。像福王那种变.态,良家女子可不大hold住。不过她能做的很有限,顶天了就这样了。严家与叶家不是一拨儿,两边没打过交道,彼此不了解性格,最好别贸然行.事。严春文亦是试探,福王说要把庭芳当妹子,她心中始终惴惴。与父母商议了好几日,还是只能听福王的话。

    在场好几个当日都去了宫里候选,最后严春文拔得头筹,难免有些泛酸。先前还听说严春文捡了条臭鱼,今日一看竟又不像。庭芳长的好,却不是灵动那一款,加之叶家多年的潜移默化,外人看着自然是稳重端庄。脑子被谣言与事实搅成了一团浆糊,庭芳没有问题,莫非有问题的是福王?看向严春文的眼神就生出许多同情。

    都是半大的孩子,城府不深。庭瑶是个人精,暗戳戳的在旁边看别家小姐们写在脸上的表情,登时觉得庭芳真是太省心了!

    严春文与庭芳说着话,忽的平地放出个惊雷:“我与妹妹一见如故,不若结义金兰如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