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9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本人是没有那么多感言的。作为上司,调动下属岗位,虽很忽然,但当时情况是那样,事后还谈话了,已是十分民.主。在如今的时代哪怕一句话不说提脚卖了,别人也未必好说什么,何况只是暂时调岗换部门而已。她一直致力于带出来的丫头是拥有独立意识的,然而好像总是逆不过大时代,不管是水仙还是振羽,依旧拿她当大脑使,离开便极为恐慌。

    庭芳轻轻叹了口气,她就是个消防队的命!一天天的跟救火似的。携了水仙的手,引到屋里坐下,问:“三爷叫你来做什么呢?”

    水仙抽抽噎噎的道:“越家送来了几篓枇杷,三爷吃着好,就叫送一篮子来给姑娘吃。”又补充道,“今年的尤其好,轻轻一揭皮就撕开了,半点不沾果肉,我剥给姑娘吃。”

    庭玬与庭芳关系极好,见水仙在发呆,恐是思念旧主,随便指了件事就打发过来了。越家送的当季鲜果,以越氏周全的性子,早就按人头分好送到各房,庭玬实犯不着再送一篮子。庭芳略一想想就明白了庭玬的意思,心中谢他,便对平儿道:“家里还有些冬天存的苹果,捡一篮子出来,回头叫水仙带回去。”

    又对水仙道:“你不过换个地界儿当差,哪日不得见我?还不快改了呢!振羽家都在说下聘的事儿了,她还不定什么时候才能见我,都没你这么着。”

    一语未落,振羽眼泪已出来了,哽咽着说:“姑娘……”

    庭芳:“……”

    水仙抹泪道:“我知道姑娘为难,就是忍不住想。”

    “姑娘不为难,”庭芳几乎要脱力,“你们不能总绕着我转,说多少回了,得有自己的想法。”说着点点水仙的脑子,“没有人能替你想一辈子,你的日子得自己想。我上回说了,待你大了,想走什么路子都与我说。三哥也不可能一辈子指着你一个丫头,现不是选了小丫头上来了么?你不是头一个伺候我的,必然也不是最后一个伺候我的。娘的丫头都换了几茬儿了?有空想我,不如想想自己的将来!”别说古代女人就该如何如何,哪怕原始社会,有脑子有主见的人活的好的概率都要大得多的多,所谓傻x就该活的坎坷些,像陈氏那样命好到逆天的,还得被老公气半死!她带了n年的丫头,教读书写字、教经济算盘,结果还拿她当主心骨,啥时候去才能长大哟!可愁死她了。

    水仙和振羽依旧低着头哭。

    庭芳又劝道:“我心里你和振羽是一样的,待你出嫁了,一样陪送你东西可好?”

    “我不是为了东西。”

    庭芳笑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情谊。”换了个女人们能接受的角度道,“可知咱们姑娘家,不都要离家的么?谁想离了父母去别人家?可这就是道理。振羽再哭,我也得把她嫁出去。将来我再不愿意,不也得去别人家做媳妇儿?没有嫁娶,何来人口繁衍。你横竖在这个家里,将来嫁出去了不论,嫁在家里,便依旧做我的陪房。只把你借给三哥几年,三哥那么好,你不要小气啦!来来,快吃个枇杷甜甜嘴。”

    道理水仙都懂,庭芳掰开了揉碎了讲过,她就是忍不住。平心而论庭玬处也不难伺候,说来比庭芳幺蛾子还少些,可她心里就空落落的。庭芳虽小,却意外的感觉可靠。

    庭芳扶额,她都不知道丫头该怎么教才是对的了,只好威胁道:“你知道我最烦软蛋,你再遇事就哭哭啼啼,我就不带你出门子了啊!”

    水仙立刻吓的停了泪,安儿忍不住噗嗤笑出声。安儿是特意挑出来的技术工种,不似平儿一样经过培训,规矩上乱七八糟,当下就被平儿踩了一脚,忙捂了嘴不再吱声。

    庭芳叹气,指着平儿与安儿道:“你们两个也不用装,在外头不错格子就行。我是个自在的人,不用你们敬神。再说一次,不论哪个,头一条要动脑子,第二条要绷得住。为什么男人说咱们头发长见识短啊?遇事就哭哭啼啼,凡事往小处走,你怨人家看不起你?那些姑娘家不曾学过外头的道理,你们几个!读书识字,跟着我连王爷世子都随便见,还跟别人似的,看我饶了你们哪一个!”麻蛋!全国顶级教育了都,不说弄个才华横溢,起码得与众不同吧?奇货可居啊孩纸们!越特别越抢手,泯然于大众的,老公换个媳妇儿毫无损失还能捞个更年轻的,不换你换谁?她倒是不觉得被离婚咋滴,但很明显眼前一群都会很觉得咋地。哎……

    水仙见庭芳面有倦色,想起她有多忙,又不好意思起来,忙站起身道:“都是我不好,累的姑娘操心。我先回去了,想姑娘了再来看您。”

    庭芳挥挥手:“去吧去吧,好好伺候三爷,二房规矩严些,别丢我的脸。”

    水仙忙带着个装了苹果的篮子回去了。走在路上还想,姑娘待她还似往常,并不因为她去伺候了三爷就生分,真是太好了!郁闷一扫而空,哼着小曲儿回到庭玬处,甜甜的笑问:“姑娘回了一篮子苹果,三爷要吃么?”

    庭玬:“……”庭芳包治百病,含积忧成疾……

    酉时三刻,陈氏与杨安琴伺候了老太太的晚饭回来了,大房开始摆饭。如今陈恭依然吃病号餐,叫两个丫头看着他,余者还在陈氏上房吃。大老爷乃长期失踪人口,他不在家众人还习惯些。

    带了半天孩子,庭芳累的够呛。端起碗连吃了两碗半并一碗汤。众人还在细嚼慢咽时又夹起桂花糖藕细细吃着。桂花糖有一种特别的甜香,配着软糯的粉藕,真是绝妙的口腔享受。不知不觉就扫了半盘子。陈氏放下筷子道:“你也太会吃了,还是冬季里在冰窖里存的藕,通没有多少,你们几个分着吃了吧。再吃可就要到秋天才有了。”

    庭芳一时没想起还有个季节性,顿时万分怀念塑料大棚。她上辈子对水果蔬菜的认知全都乱了,一年四季啥都有,还是到了古代才慢慢捡起来。被陈氏提醒才想到春天是没有藕吃的。不好意思的放了筷子,让与众人吃。

    春天糖藕稀罕,然纵观整年也只是寻常人家的点心。庭芜年纪小些爱吃个甜口儿,余下的人没多少兴趣,随便夹了几筷子就放下了。庭兰正长身体,总觉得吃不饱,又不敢说,见大家都放了筷子,也怏怏的放了。还是庭瑶细心,对胡妈妈道:“还有点心么?小厨房里别断了火,小火煨着。晚间庭树与庭兰好当宵夜。”

    被特意提到了,庭兰登时就红了脸。立在一旁的孙姨娘感激的看了庭瑶一眼,长身体的人不定什么时候就饿,晚间有点心垫垫方才睡的安稳。

    正屋里撤了杯碗换上清茶,陈氏漱口毕,才对孙姨娘与夏波光道:“你们也去吃饭吧,晚间不用伺候了。老爷还没有回来,若是有了酒,夏姑娘你经心些。”

    夏波光好悬没生出工作倦怠来,大老爷有了酒就发酒疯,她不是伺候不来,就是烦。为着大老爷没脑子跟太太不和,害的她只敢关在屋里不敢冒头儿。其实吧,到了叶家的份上,谁家没有几个妾?妻妻妾妾,老爷脑子拎得清,也不是不能一处闲话。她才十五岁,今天在院里透气,隔着窗子看到庭芳屋里的玩具眼都直了,偏老爷成天在屋里骂庭芳惹事,害的她都不敢去打招呼。此刻又听庭芳说起怎么拾掇小八的屋子,支棱着耳朵听着半点也不想走。终是在孙姨娘催第二回时,闷闷不乐的跟着出去了。

    庭芳等人全然不觉夏波光的心思,自顾细说眼前的事儿:“小孩儿都爱爬,不弄个他爬的开心的,就要爬树了。与其你在树下吓的没魂,不如垫了厚点子,由他在屋里爬去。掉下来也不怕。”

    陈氏听的直点头:“果然淘气人需要淘气治,快说说怎么治你表弟爱弹弓的事儿。”

    杨安琴笑道:“他可吓散了魂儿,再不敢玩了。”

    庭芳道:“没事儿,他还玩,只管来找我。弄一靶子,叫他打红心。一日打二百弹弓,不出三天他就哭着不玩了。什么事只要用做学问的规矩,十个孩子九个要哭的。”

    杨安琴大笑:“怪道儿你制得住他。待他好了还归你管吧。”

    庭芳道:“行,我反正是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后面跟了一大串熊孩子了,不差陈恭那一个。她做了个那么大的轨道玩具,等上了五彩斑斓的漆,叫京城里的熊孩子玩上一日,保管第二日福王跟徐景昌就能蹦过来。那俩货看着长大了,实则白瞎了身高,情商跟陈恭一样一样的!

    几个人又去逗小八,他还不会说话,眼睛滴溜溜的看着人,咿咿呀呀的。不时嗦出一滩口水,引的众人发笑。耍了一阵,陈氏把孩子们都安顿好就吹灯睡觉,一夜无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