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2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看了徐寄秋一眼,不知道今儿这位怎么就吃了火药。随意“哦”了一声,问:“然后呢?”

    徐寄秋:“……”

    论脸皮的厚度,全场所有妹子加起来都不如庭芳的万分之一,不痛不痒的挑衅,搭理你才是抬举。小姑娘家家的犯点中二病很常见,直接左耳进右耳出了。不过徐寄秋提醒了庭芳,于是庭芳笑问众女:“诸位姐姐可知如何画出一个三边长度一样的三角形么?”

    众女:“……”为什么话题忽然大转弯,给个提示好不好?

    庭芳呵呵,it行业最不缺的就是技术员跟策划鸡同鸭讲,说不清楚时打架打进医院的一年也总有那么几起。文科的策划们永远跟不上技术员们的思维,技术员们永远不知道策划到底在说什么鬼。庭芳拿出技术骨干胡搅蛮缠的看家本领后,一群小姑娘不晕也得晕,看你们还想不想的起“名冠京城”四个字。

    庭芳见没人说话,用手蘸着茶水,在桌面上画了个正三角形,笑道:“就是像这样,只我随手画的铁定不准,谁知道怎么画的准么?”

    基础几何题,全场死机。庭芳真是寂寞如雪啊,居然连个捧哏的都没有。可见熊孩子陈恭还是有一技之长的,至少会问为什么。可惜熊孩子黑历史都快赶上中华五千年了,今天被直接关在西次院由两个健妇看守,是绝对不可能跑出来滴。

    徐寄秋说话大伙儿冷场,好歹还飞飞眼神;庭芳说话,直接就蚊香眼了。庭瑶不得已出来救场,笑道:“我妹妹最是痴迷小巧,诸位见笑。”

    众女依旧蚊香眼。谣言一波三折,比话本子还精彩。上回在严家见过庭芳的只觉得她年纪幼小不知世事,今日才知道她如何不解风情,都摸不准她是不是装的。一时大家都没了趣儿,庭瑶庭珊与杨怡和各自拉了几个小姐妹,勉强把话题拐到了衣食住行,亭子里才又热闹起来。

    良久,侯景荣忽的拍掌:“到底怎么画呢?我知道三根筷子能摆出来,可若想画的工整,却实在无法。妹妹可知道法子?”

    庭芳:“……”这反射弧长的有点离谱啊!然而现场生了反射弧的竟就侯景荣一位……余者都一副好不容易摆脱了蛇精病问题你干嘛又提起来的表情,科技兴邦啊同志们!!

    庭瑶虽被恶补了很多数学,可她偏科偏的令人发指,一见到数学就头痛,揉着太阳穴.道:“我是再弄不来这些,你么继续,别叫上我。”

    庭珊噗嗤笑道:“可惜福王回家了,不然倒是可以难一难他。”

    庭芳笑着摇头:“他看过《几何原本》,才难不住呢。”

    庭珊瞪大眼:“就你屋里那本?我翻了翻,没写呀!”

    庭芳无奈的道:“第一页就有写!”

    庭珊斩钉截铁的道:“绝对没有!”不理解归不理解,三岁起开始背书练出的记忆力童子功,看过的书不说全记得,至少是有印象的。可那本书前几页连图都没有,全都是字儿,她记得特别清楚。

    庭芳长叹:“三姐姐,你下棋的时候,从来只背定式,就没想过定式为什么长那样么?”

    庭珊干笑,庭瑶也干笑,庭兰更是……只会挂角的主儿。但是为什么又拐到下棋去了?

    杨怡和弱弱的问:“定式就是定式,还有什么为什么?”

    庭芳:“……”姑娘,您要生在二十一世纪,数学铁定不及格。

    庭珊蹦到跟前摇着庭芳道:“先说前一个,我就没见着可以画三角形的!”又把话题强行拐回来。

    庭芳好心眼的提示:“公里第三条。”

    庭珊满脑子问号。

    庭芳只得从荷包里掏出根线来,缠上一根筷子,以手为轴画了个圆:“给定任意线段,可以以其一个端点作为圆心,该线段作为半径作一个圆。”

    庭瑶与庭珊齐齐点头,是看见过。

    庭芳在圆的边界上,以其为轴心,又画了一个圆。两个圆出现了交叠的部分。正中画一条线:“看出来了么?”

    庭珊摇头。

    庭芳意欲继续,侯景荣道:“慢着!我想想!”

    庭芳立定不动。半日,侯景荣也用筷子蘸了茶水,在相交的部分画出了一个三角形,笑问:“是也不是?”

    虽然反射弧长了点,但毫无数学概念的人能想明白,可见天赋不错。庭芳笑的两眼弯弯:“姐姐很擅长下棋吧。”

    侯景荣谦虚道:“闺中游戏,不值一提。”有传言说会下棋的人会算计人,下棋下不好的则忠厚老实。女孩儿须得藏拙,不便炫耀棋艺。

    庭芳觉得很可惜,古代中国有很多数学游戏,哪知越到后来越不行。到了二十一世纪,居然很多下棋的人说围棋跟数学没关系。庭芳简直无言以对,围棋跟算术没太大的关系,但跟数学几乎是完全一致的思维模式好么?她上辈子没摸过围棋,这辈子却得用堪比好莱坞明星的演技才能不完爆全家。可是呢,家里大伙儿都觉得围棋来小技,更重视书法。仰天长叹,怪不得老太爷愁的胡子都快白了,叶家后继无人哇!

    侯景荣大约是差不多的寂寞,忍了半日,终是问道:“妹妹可否手谈一局?”

    庭芳也是无聊,遂点头答应。闺中游戏并不多,正经能上台面的无非琴棋书画。既是邀了女眷,自然都有准备。将侯景荣引至棋桌边,其余的人又全都跟着看热闹来了。

    侯景荣坐下打开盒子,恰是白子,却不是普通棋子,而是晶莹剔透的玛瑙,愣了半天。清流与权臣都是文官,实际上生活水准千差万别。清流自然贫寒些,哪怕一二品的官员生活水准也不算高。加之清流大多出身普通,穷亲戚成群结队,宗法制度下,清流不可能坐视不理。久而久之,哪怕冰敬炭敬不少,日子也是紧巴巴。权臣则不同,张居正之奢华,大明朝也没几个能赶上的。同样是阁臣的叶家,可谓不遑多让。哪怕在后世,玛瑙棋子也算奢侈,何况没有人造玛瑙的时代。

    庭芳浑然不觉,打开黑子的盖子,笑问:“姐姐先?”

    侯景荣哪能抢小女孩儿的先,忙道:“妹妹先吧。”

    庭芳便不客气,不知道侯景荣是什么水平,上场不留情是最好的办法。侯景荣方才被庭芳借圆画三角给镇住,丝毫不敢大意。二人你来我往,皆屏息凝神。庭芳有天生的优势,她经过非常系统全面的思维训练,乃古人所不及;但侯景荣亦不容小觑,她心无旁骛,在家中除去必要琐事,每日勤练不辍,不似庭芳一样事物缠身。尤其是庭芳乃自学,至多跟康先生玩几盘,几乎没有对手;而侯景荣则有父亲手把手教导,清流没钱,下棋是最省钱的才艺,侯家人的水平倒都能看。

    二人下棋风格不同,庭芳强大的运算能力与直觉,使她落子极快,棋风生猛;侯景荣则是典型的文人气质,沉稳有度。

    然而庭芳的速度给侯景荣造成了极大的压力,额头渐渐渗出汗珠。每一步都恨不得再想仔细些,又怕叫人笑话了去。尤其是庭芳死死盯着棋盘,仿佛天地之间万物皆消,唯有黑白与十九路纵横相连。两刻钟过去,侯景荣开始心浮气躁,落子不似方才有序,庭芳不动声色的挖坑布局,待侯景荣反应过来时,已无力回天。侯景荣偷偷看了眼庭芳的脸,不由瑟缩了一下。至始至终,庭芳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那种全神贯注的气场,尤令对手畏惧。

    侯景荣抬起头,发现周围人都散了。她们两个下到中途,绝大多数人都看不懂了。围棋不比旁的,若是自家不精通,都不知道棋盘上是几个意思,久而久之就觉得无趣,索性三三两两的自去说话。

    庭芳见侯景荣捏着白子迟迟不落,脸上没有丝毫不耐烦,心中已是默默复盘,神思一分为二,在脑中自己与自己下起来。

    侯景荣终于把白子放回棋桶,笑道:“是我输了。”

    庭芳回过神,也笑道:“姐姐承让。”

    侯景荣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问:“妹妹方才提的《几何原本》可否借我一观?”

    庭芳道:“那本书不错,可惜是好早的书了,有不少未经证实的地方以及模糊不清的概念。我近来在写一套几何书,上册为《平面几何》,下册为《立体几何》。那《平面几何》脱胎于《几何原本》,姐姐还是待我写出来再一并瞧吧。”

    侯景荣十分震撼:“你竟可以写书了?”

    庭芳一笑:“不然福王殿下何以对我另眼相看?妹妹观姐姐不是那等俗人,只怕不曾信过愚人之碎语。实不相瞒,如今算上朝堂民间,也未必有几人能在算学上与我分庭抗礼。不单福王殿下觉的有趣儿,连圣上都亲口说了叫我写完了先拿去与他瞧。”

    侯景荣:“……”

    又把人堵的没话,庭芳只好笑了笑。

    侯景荣只觉得一辈子发怔的时间都没有今日多,又呆了好久后,才幽幽问道:“妹妹,你可想过将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