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庭芳当然想过将来,所以她前头都在装孙子,还装的挺好。但老天非要她穿了不算,连孙子都装不下去了,可见想那么远有个蛋用。历经诸多事,不得不承认大势之下,人很难不被裹挟,还是见招拆招比较靠谱。只是这话不好对生人说,一则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二则对方未必能理解,非要辩白没准还得掐一架,毫无意义。于是故作天真,瞪着大眼睛望着侯景荣,就是不回答。

    侯景荣笑了笑,觉得自己挺无聊的。难得在闺中遇到对手,便揭过方才的话,又问:“再来一局?”

    庭芳无可无不可,正欲落子,远处两个小女孩气喘吁吁的跑来。严春芳立定在跟前,先冲侯景荣行礼:“候姐姐好。”待侯景荣颔首回礼后,方兴奋的对庭芳道:“那个……那个……轨道?是怎么弄的?我跟七妹妹试了好多回,弯的那个比直的还快!”

    庭芳想了想,才明白严春芳说的是什么,不由笑道:“自然啦,轨道马车好玩不?”

    严春芳猛点头:“比上回的好玩,上回我都没发现弯道儿比直道儿还快,颜色也没那么多,上了彩漆真漂亮!”

    侯景荣奇道:“什么弯道直道?”

    庭芜高兴的手舞足蹈:“就是一个斜坡,小马车可以沿着斜坡向下。我姐姐叫木匠在斜坡的边上还做了个弯的坡,像新月一样的形状,跑起来比斜坡还快!我和严二姐姐想不明白,所以跑来问四姐姐。”

    侯景荣拍手笑道:“那我要去瞧瞧。”

    庭芜十分热情:“就在我们小八的屋子里摆着,如今小八还小,跟着娘住,他的屋子空着,我姐姐摆了好多好多玩具。”

    侯景荣觉得有趣儿,一手拉着庭芜,一手拉着严春芳,又唤上庭芳:“你不像小孩儿,不拉你了。”

    庭芳笑嘻嘻的道:“我拉着严二姐姐就好。”

    小姑娘们一个拉一个,就往东院走去。庭瑶等人早见过了,因还不曾玩,没发现其中奥妙,一时也好奇的跟上。女孩儿原就喜欢寻伴,恨不得上个厕所都叫人陪。岂有不凑热闹之理。女眷们的宴席摆在东院,长辈们有些都已入席,十来个女孩儿一齐走进来,并没引起多少关注,众诰命只当孩子们预备入席而已。

    庭芜前头引路,不多时便走到小八的屋子。门窗大开,站在外头往里看,只见三间屋子打通,地板架高于地梁之上,把三间屋子连成一气。地板上铺着厚厚的绒毯,看着就觉得软。整间大屋里最扎眼的当属正中间一个五彩斑斓木结构轨道马车。众女皆不认得,庭芜与严春芳已熟门熟路的踹掉鞋子爬进屋内,给众人展示起来。

    庭芜与严春芳一人拿了个小马车,放在其中一个轨道最高处,然后对庭芳道:“四姐姐,你喊开始!”

    庭芳十分配合的举起一只手:“三、二、一,放!”同时右手用力挥下,像极了赛场指挥。

    两个小马车沿着轨道飞奔冲下,果然是沿弧线的更快。侯景荣目瞪口呆:“为什么?不应该是直的更快么?”

    庭芳如何能解释的清楚摆线问题?其中还涉及到基础的物理。如果平行世界里也有牛顿的话,他老人家也才刚刚定义微分的概念吧?摸下巴,牛顿还活着没?嗳要有机会见上一面该多好。英语的话凑活还能听几句,虽然古代英语好像很难的样子。心念一动,就想着去调戏福王,别的不说,弄几套牛顿的著作回来也行啊!唔,那会儿牛顿用的是法文吧?还是拉丁文?不过英文版的铁定有!

    严春芳和庭芜还在叽叽喳喳的问:“所有的弯道儿都比直道快么?”

    庭芳笑道:“怎么可能!”也是亏的木匠畏惧叶府的权势,硬是按着她一比一的图纸做的分毫不差,不然她都不敢保证效果。就这么着,还返工了好几回。惹的木匠直说再也不给她做活了。不过她才不稀罕,待老太太生日过后把魏强请来,打一整套游乐场,闪瞎了他的狗眼去。

    庭芜从屋里爬下来,抓着庭芳的袖子比划着问:“那为什么那样弯,就能快呀?”

    庭芳问:“为什么自鸣钟走的那么准啊?”

    庭芜摇头:“不知道。”

    庭芳笑道:“一个原理,待你会算家用帐,再学会算税收,知道什么叫几何了,我再慢慢教你。”开玩笑,微积分那是后世都能虐残部分文科大学狗的玩意儿,她是神仙也教不会小学生呐。不过庭芜是幸福的,小学一年级刚好是可以学数学的年纪,唔……山寨的逻辑狗教程得加重数学的比重。有良好的数学基础,便有了正确的思维方式,将来考科举都是用的上的。得给小八指条明路。她没教过孩子,也只好要庭芜做试验品了。就跟临床医学一样,总是有那么多人要当小白鼠。好在庭芜数学再渣,被她调.教十来年,总是能比平均水平高的。

    杨怡和早被吸引了注意力,也脱了鞋子跑到玩具跟前,捡起一个小马车,放在最高点,然后一撒手,小马车沿着轨道一路向下,绕了几个大圈冲到了地面。她又捡起来,放入另一个通道,这回有利用重力加速度,马车冲下去后,沿着弧线又往上冲了一段,再往下,再往上,窜过了好几个不规则的波浪形才停在指定的地方。再试了试方才的直道与弯道,把所有的轨道都玩过一遍后,兴奋的尖叫:“好好玩!姐姐们快来!”话未落音,忽又见到一根奇怪的绳子。绳子末尾捆着个红色的木质拉环,伸手拉了拉,没动,又用力拉了拉,突然轨道玩具正中央最高点的摩天轮飞快的转了起来。杨怡和这回双手捂嘴,瞪大双眼,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好棒!好好玩!今晚可以留在叶家不回去了么?

    徐寄秋登时尖叫:“啊啊啊,有妖法!!他会自己动!!!!”

    身为母亲,目光追寻着自己的孩子本就是长期习惯。一群小女孩凑在一处玩,母亲或祖母们一般不会理论,然而当孩子们中间出现动静了,就有心急的跑过来问:“怎么了?怎么了?”

    杨安琴是个孩子气的,昨儿装上去她就背着人偷偷玩了几回,一听徐寄秋的尖叫就知道她瞧见了正中间那像水车一样的玩意儿。忙过来救场道:“不过是个机关,哪是什么妖法!徐姑娘不信只管去里头瞧。那些机关都露在外头,四丫头硬是不肯藏起来,说机关本身就好看。我是看的眼晕,你们小孩子家家都进去瞧个热闹。里头都是干干净净的,不脱鞋也使得。”

    众诰命都松了口气,却忍不住把目光集中在了庭芳身上。庭芳本就是奔着出名去的,人怕出名猪怕壮,可猪壮的破了纪录,人便不舍得杀了,良心坏点的拿个笼子装起来给人围观生利,良心好点还会站在猪的角度替它想点福利。目测不管是圣上还是太子,都不算特别刻薄的人。横竖身为古代女人就是上称卖的,壮点好,壮点值钱!于是在众人探究的目光中,庭芳特别欠扁的笑道:“雕虫小技,不足挂耳。”

    众人:“……”过度谦虚是炫耀好么!

    庭芳悄悄的招了招手,铁塔丫头安儿直愣愣的走了过来,庭芳:“……”我其实招的是平儿……

    安儿还问:“姑娘有什么吩咐?”

    安儿实在太高壮了,今日主家有喜,黝.黑的脸上抹了不少脂粉,身上更是穿的喜庆,怎么看怎么别扭!好似男扮女装一般。众人目光又移到了她身上。

    庭芳只得道:“你把我屋里书桌上木匣子里装的两套几何书拿来。”罢了,书重,还是要金刚姐姐去抬比较合适。

    安儿一阵风的冲到庭芳的屋里,转瞬便一手拎着一套书出来。大家目测了一下木匣子的大小,估量里头书的重量,心中都闪过一句——少侠!好身手!

    庭芳想起自己的五短身材是没办法美妙的拖着书本展示了。于是立刻改变方针,带着安儿走到老太太跟前,面带微笑,噗通跪下:“老太太,孙女儿不擅女红,便写了两套书与您做寿。愿您福如东海,智慧长存!”

    老太太抽抽嘴角,死丫头,祝寿的词儿都那么张扬,智慧长存……是形容普通人的么?面上还得堆着笑:“拿来我瞧瞧。”

    安儿便把两匣子书放在老太太边上的茶几上。老太太抽开匣子的盖板,里头露出了篆书《平面几何》。老太太:“……”每个字拆开了认得,合起来完全看不懂!

    镇国公夫人探头去看,亦是看不懂。拿起来在手中翻阅,里头更是鬼画符。却没口子的赞:“好字!”

    这回轮到庭芳抽嘴角了,她的字扣上“九岁小女孩”的定语自然是很值得称道,但搁到外头,无论如何也排不上号,还得多加练习才是,好个鬼啊!

    前来作陪的康太太拿过一本看了回,含笑不语。字写的急了些,镇国公夫人家,只怕没几个读书人。

    方才徐寄秋受惊,定国公夫人脸上有些挂不住。埋怨女儿沉不住气,又见庭芳大出风头,便问:“写的是什么?”

    庭芳回答:“是数书。”

    定国公夫人点头笑道:“我今日才知潘夫人喜欢数书,却是送错礼了,还请夫人莫怪。”

    老太太笑道:“我呀,才不喜欢那劳什子,最爱漂亮物事,尤其是人比花娇的你们,看着就高兴,立刻年轻了十岁不止!”

    众人纷纷笑说不敢当。

    只有一人道:“潘夫人谦虚了,您若不喜数书,何以福王殿下与贵孙女都送此书呢?莫不是哄我们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