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5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徐景昌正睡的香甜,被自家小厮死命晃醒,无比痛苦的睁开眼,没好气的问:“天塌了还是地陷了?”

    小厮名唤算盘,跟着徐景昌一块儿长大的,直急的上火:“不是我叫你,是夫人找你。爷还是快着些吧!”

    徐景昌奇道:“她不是吃酒么?找我作甚?”

    算盘急道:“说是要跟叶四姑娘比算学,我的爷,你醉成这副模样如何赢的了她?若是输了,她回去一描白,只怕国公爷要恼哩!”

    徐景昌只觉得菊.花一紧,酒醒了大半。忙翻身起来,边理衣裳边没好气的道:“谁兴头的?啊?你给我问清楚了,回头喊十一哥蒙了麻袋打一顿!”麻蛋!跟叶.庭芳比算学,作死呢!还特么不能不去,他倒要去看看仇家是谁。

    三步并作两步的往东院里去,姑娘们只余庭芳在院子里,余者大约都避到屋里了。一群诰命盯着徐景昌,没见过的都暗赞:果真好模样!又瞥了瞥定国公夫人,唉,要不是勋贵人家,倒是好女婿的人选,可惜了。

    徐景昌先同老太太见礼,次后又见过诸位诰命。他乃福王伴读,书可以念的不好,礼仪却是在宫廷里浸染了十来年,最是从容。施施然见过诸人,夫人们更喜欢他了。

    定国公夫人见徐景昌行礼毕,装成一副“我就是来嘚瑟我儿子”的模样儿,得意的笑道:“快来同你妹妹比比,看谁算的好。”

    徐景昌心中冷笑,巴不得我出丑吧!然礼法之下,也不能公然反驳,偏又不想按着继母的路子走。只笑道:“哪个跟四妹妹比了?比不过了又拿我顶缸。莫不是福王殿下方才又来了吧?”

    庭芳笑道:“就是福王殿下没来,才叫你来的。”

    徐景昌哀怨的看着庭芳,好师妹你坑死我了!不知道我大庭广众下输了的话会被老子捶么?

    庭芳调皮的眨眨眼:“大师兄,你有题叫我做么?”

    徐景昌斩钉截铁的道:“没有!”

    “哦!”庭芳乐呵呵的道,“那我有哦。”

    徐景昌内心一万匹神兽踩过,还得硬着头皮道:“我又不是什么牌面上的人,难着我算什么?难着世人才厉害呢。”祖宗,你别祸害我就成!

    庭芳认可的点点头,她跟徐景昌处的还不错,也不想让他太丢脸。如果单叫他做不出来是他丢脸,但全天下都做不出来,便是她自己涨脸了。想了一想,道:“那我出题啦!”

    徐景昌绝望的闭眼,点头。罢了罢了,满破今晚被揍一顿吧,再差也就那样了。

    庭芳出题很快,道:“常言道,天圆地方。可是我们住的屋子都是方的,我想要盖一个石头的圆顶房子,该如何盖呢?”所谓穹顶,是很晚才出现的东西,诞生于有科学基础的西方,多用于教堂。除了爱斯基摩人用经验累积的冰雪穹顶结构,别的民族极少见到。中国古代弧形的建筑就更少了。因有叠梁拱在前,还有类似赵州桥的玩意儿,为了保险起见,庭芳出的题便是这个年代绝大多数国人听都不曾听过的教堂款式。正常来讲是没有人能解的,即便有人能也没关系。别的没有,题库有的是哇!还有许多数学之谜她上学的时候都未曾破解,逼急了绝招跟不要钱似的丢,谁怕谁!知识就是力量!妥妥的。

    徐景昌道:“石头的圆顶房子?你且先告诉我模样儿。”

    庭芳顺手拿过一只饭碗,倒扣过来:“就这样!要做很大的,可以住人的。”

    徐景昌想了想,问:“蒙古人的那种?”

    庭芳点头:“但是比蒙古人的还要大,大的多的多。直径至少十丈。”

    徐景昌挑眉:“你怎么知道我做的对不对?”

    庭芳亦挑眉:“你知道应力么?”

    徐景昌懵逼了:“应力是什么?”

    庭芳好心的解释道:“某物由于外因(受力、湿度变化等)而变形时,在该物内各部分之间产生相互作用的内力,以抵抗这种外因的作用,并力图使物体从变形后的位置回复到变形前的位置。在所考察的截面某一点单位面积上的内力称为应力。同截面垂直的称为正应力或法向应力。”

    徐景昌:“……”什么鬼?熊孩子是说的是官话么?

    庭芳摊手:“给你个提示,圆形顶,又叫穹顶。计算核心就是应力。怎么能让那么大的一个顶不塌下来?石头之间的相互作用怎么计算?穹顶可以比方形的屋子修的更大,钦天监应该用的着。”

    都察院右佥都御史侯佳木的夫人侯景荣之母皱眉道:“那样大的工程,甚是劳民伤财,换道题吧。”

    庭芳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摇晃:“非也,非也!倘或硬修,自然是劳民伤财的。可是一旦有灾荒,灾民聚集于某处时,就可组织灾民修建工程。同样是发粮食赈灾,却是灾民受益,朝廷亦受益。穹顶非止穹顶,掌握了应力,亦可用于水利。灾民得了粮食,干的好的还能发点小财或是学个手艺,将来回乡可用不说,他得了钱总要买东西吧?扯二尺布与妻子裁衣,便让布庄赚了钱,亦叫织布的妇女赚了钱,还叫种棉之人赚了钱。布庄、织布、种棉皆有钱,她们再买金银器、再打家具,如此循环,所得之利该如何算?”

    候太太张大嘴,完全不能理解庭芳的逻辑。

    其余的诰命都纷纷摇头:“不好,不好,君子不言利。”

    庭芳大笑,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是女孩儿,不是君子。”

    徐景昌:“……”流氓!

    庭芳却又正色道:“君子非不言利,君子爱财取之以道,不是言利么?君子言私利为利,然言公利呢?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了天下苍生,便是张嘴银子闭嘴钱,难道亦不能青史留名吗?”

    诸文官的妻子:“……”说的好有道理,竟无法反驳!孔子曰仁者爱人,若以仁出发,利自然不单为利,否则也不会骂子路不是东西了。

    老太太赶紧给自家孙女撑场面,笑道:“正是这话了,诸位夫君皆是为天下操劳之人。便说户部,为了不百姓安康,自然得斤斤计较,唯恐算的不仔细伤了百姓根基。世人都做那不言利的君子,旁的不说,户部岂不是没人了?兵部也要动粮草,更没人了。”

    女人多了就歪楼,好好的比数学,愣是扯到君子上头。庭芳不是来做君子的,她得奠定科学家的名头,赶紧把话题扭回来:“不过是算一回题,咱们又没人住石头屋子,便是能盖也不想盖。咱们不是比算学么?”全石头屋子在国人的概念里是给死人住的,活人就别掺和了。

    庭芳的话太超纲,诰命们持续懵逼,严春芳之母江淑人直扑重点:“徐世子可会算?”

    徐景昌摇头:“只怕天下都没几个人会算。”

    江淑人又问庭芳:“你会算?”

    庭芳道:“自然,出个我也不会的题目才没意思呢。不说那远的,方才姐妹们玩的那个拉环水车,都没几个人会算。不信只管画了外头的样子,悬赏叫人做去。”庭芳想了想又道,“那个,并非玩物丧志,真个理解了,可以利用水流舂米榨油,亦可以孩童之力驶动水车,用以灌溉。如此,便是妇人都不惧挑水种田啦。”

    老太太腾的站起:“你说的当真?”

    庭芳道:“理论可行,但我没试过。天下的道理都是一样的,只有一条,不同的用途都要慢慢试过,一点一点的改,再没有拿到手里便能用的。就好比炒菜,都知道要放油盐,可有些人做的好吃,有些人做的不好吃。我如今不过是纸上谈兵耳,若要做将军,还得有兵可练才成。”自然科学在古代没有吸引力,先研发实用的技术倒是很不错的路子。黄道婆可就名垂千古了,想要做开山鼻祖,得有足够的权威才行。

    徐景昌肃然道:“此言若当真,须得上禀圣上才是。”

    庭芳嘟着嘴道:“都说了我才纸上谈兵,不眼见为实,你们也不信。”

    “那却容易,”徐景昌道,“旁的不好说,水车你造一个试试?”

    庭芳嫣然一笑:“哪有使唤女孩儿干活的?大师兄你自己想便是了。”

    徐景昌顿了顿,叹了口气:“也是,你不是男孩儿,便是真个做出来了,不过徒增话柄罢了。”他迫切需要一鸣惊人,父亲定国公在继母长达十几年的枕边风下十分不待见他,他的世子之位全凭跟福王交好,而福王又是太子的人。然而没有圣上的青眼,定国公有无数种法子废了他。并非只能求祖荫的庸人,可原该是他的东西,没道理拱手让人。可世间没有逼着女子抛头露面的道理,庭芳本就被流言所扰,再招惹她实在不该。想了一回,索性坦坦荡荡的对众诰命一揖到底,“叫夫人们见笑,算学一途晚辈才疏学浅,实不如四姑娘。晚辈认输,心服口服。”

    赢便是赢,输便是输,才华不如人,风度不能丢。众诰命被庭芳唬的一愣一愣的,都不好意思怪徐景昌不争气。镇国公夫人对老太太笑道:“她竟不是说大话,今儿我算开了眼界,没白来。往后啊,只怕要常来看热闹,老太太千万别嫌我。”徐家世子很有礼呀,不知自家女儿同他能不能合得来?

    老太太道:“请都请不来,哪里敢嫌?说到底都是些游戏,”说毕指着庭芳道,“她一个丫头,”又指着徐景昌道,“一个世子,再算上福王殿下,都是好命人,既不用操心朝廷大事,又不用管妻儿老小家庭生计,凑一处玩呗。外头的事儿且叫他们男人管去,得闲了咱们娘儿们只管乐。我这个孙女呀,别的本事没有,彩衣娱亲总是万般花样,再不让我失望的。”

    徐景昌算是老太太的半个孙子,拿来开个玩笑不足为奇,可把福王也消遣进去,十足霸气。严家那正经岳家说起福王且要先谈君臣,叶家同皇家,竟亲密到此了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