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7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叶府的宴席共计三日,次日乃低品级的官宦人家与自家亲友。官场联姻,等闲不与没出身的结亲,故今日亲友倒占了多半。因叶阁老权势大,低品级的不大得罪的起,更不愿带孩子来添乱,只有秦氏娘家的姐姐带了一双儿女,成了焦点。

    秦氏有两个姐姐,皆嫁在川中老家,只有她恰好赶上父亲进京,方许配在京城。要论门第,皆不如叶家,算来只有秦氏嫁的最好。今日来的乃其同母胞姐苗秦氏,亦是庶出。在川中时许给了苗家,生得一对龙凤胎,众人都赞好福气。哪知没几年丈夫死了,苗家大族自是不许儿媳改嫁丢了门风的,偏偏族里不富裕,少不得有些龌龊事。苗秦氏呆的难受,便带着儿女投奔了娘家来。可秦给事中区区七品,又非京城人士,家里房屋原就狭窄,多了三口人更是摆不开,就想借一借妹子的东风,搬至叶家,顺道送儿子上学。

    皇帝还有三门穷亲戚,叶老太太见惯不惊。秦氏与她提的时候,已是答应了,只待收拾好屋子就接过来。老太太不大喜欢秦氏,面上还得对三个儿媳一碗水端平。既许了陈氏的娘家嫂嫂来住,自然得照顾秦氏姐姐一二。正逢老太太做寿,苗秦氏先跟了嫡母来拜寿,也是混个眼熟的意思。谁料秦氏姐妹平平,苗秦氏一双儿女却是玉雪可爱,老太太一眼就喜欢上了,一手拉了一个,笑道:“今日开了眼界,姨太太好生福气!比咱们家的都强。”

    秦老太太忙道:“哪敢跟您家的比,乡下孩子,没见过世面,您太抬举他们啦。”

    老太太笑道:“我从不说客套话,实在是好。”又拉着哥儿问:“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身着大红的哥儿道:“回老太太话,晚辈名唤苗文林,今年十二岁了。”

    老太太又问姐儿:“你叫什么名字?”

    “奴苗惜惜,见过老太太。”苗惜惜跟哥哥穿的差不多,生的更像,站在一处极讨喜。说话软软糯糯的,很乖的模样。

    “好,好。”老太太不住点头,“亲家太太,把你外孙借我几日可好?”

    秦老太太本就想把庶女扫地出门,省的占地方。见老太太与她做脸,一叠声的应了,还十分客气的道:“投了您的缘,是他们前世修来的福气。”

    本就是商议好的事,依着老太太的性格,当然要做的花团锦簇,便笑道:“孩子还小,离不得母亲的照顾。我便厚着脸皮儿请姨太太来住几日。家里人多不清静,还请姨太太别嫌弃。”

    苗秦氏立刻站起来道:“老太太折煞我了,求之不得呢。”

    一来一回,此事便说定了。

    庭瑶冷眼看着,苗文林兄妹固然好,还不至于要老太太十分喜爱的地步。龙凤胎自是比旁的招人眼,老太太估计算是借题发挥,好让苗秦氏体面住下。毕竟如今家里住了三户客人,康先生乃座上宾不提,杨安琴有五品诰命,苗秦氏却身无长物,若不刻意抬举些,只怕有人踩高捧低,闹出来面上不好看。家里虽梳理了好几回,保不齐还有糊涂蛋,君子防未然便是如此了。暗自记下老太太的处事,琢磨着自家遇事时该如何应对。

    陈氏就单纯多了,苗文林兄妹生的不错,只比她的三个儿女差着些,又逢家中喜事,心中高兴,从手上拔了两个镯子塞到苗文林兄妹手中,还道:“简薄了,别见怪,留着玩吧。”

    陈氏一行动,越氏也跟上,在之后是到场诰命纷纷有见面礼。如今都是宽袍大袖,带了镯子戒指也看不见,庭芳促狭的想——首饰的主要功能就在于能当硬通货吧?笑看众人给见面礼,侧身对庭琇笑道:“你家表兄比我家表弟省心多了,恭喜恭喜。”

    庭琇推了她一把:“撕了你的嘴。”

    庭珊笑道:“我们多了一个人玩,四丫头,你可以滚了。”

    庭芳认真的想了想:“是横着滚还是竖着滚?”

    庭琇噗嗤笑道:“四姐姐你不是好人!别吓着我表姐。”

    庭珊道:“不怕,她吓着了表姐,我们联手揍她。”心中遗憾,可惜是宴席,不然两个人联手挠她痒痒,必是躲不过的。想到此处,便隔着庭芳对庭琇挤眉弄眼,“过两日再收拾她。”

    庭芜看着老太太左右的两个孩子,扭头问庭琇:“五姐姐,你表哥表姐也上学么?”

    庭琇道:“表姐就不知道了,表哥定是上学的。”

    庭瑶道:“有些人家不令女孩儿读书,咱们先打听清楚了,别冒犯了才是。”

    庭兰弱弱的问:“要准备见面礼么?”

    庭苗正愁此事,她穷的叮当响,偏偏是嫡母娘家的亲戚,怠慢不得。她年纪小手脚慢,丫头婆子又不顶事儿,才刚做出了送姨母的针线,哪里顾得上表哥表姐?偏不敢开口问,听见庭兰问了,丢了个感激的眼神。

    庭兰并没瞧见她,依旧问送什么见面礼比较好。

    庭芳道:“我先前做了好些挂着铃铛的猫头荷包,咱们姐妹都有,我便送个与苗家姐姐吧。”

    庭兰长年累月做活儿,针线上的东西倒是挺多,见庭芳送的也是针线,先松了口气。

    闺中姐妹赠品无外乎如是,先前陈谦来时姐妹们就不曾送,如今按着旧例只考虑苗惜惜,庭苗也觉得轻松不少。同理,男孩儿只用管苗文林,都省了一笔。庭琇心思细腻,知道庭苗窘迫,便提议道:“我和六妹妹一起的,三姐姐要一起么?”

    庭珊心中了然,摇头道:“依我说大姐姐带着二姐姐、四妹妹、七妹妹一齐送份大的,我讨个巧儿,一个人送个小的吧。”分房送的话庭兰与庭苗就不会很丢脸,如今庭芳混的开了,很不用操心她。

    庭瑶也觉得好,姐妹几个就着送礼的事低声交谈。忽又想起庭松几个日子难过,喊了丫头,轻轻的嘱咐:“你去那边院里同庭树哥几个说一声儿,咱们姐妹是分房送见面礼,叫哥儿们同我们一样。”到底是宴席,有些话不能明说。丫头过去传话,庭树是指望不上的,但庭珮有点脑子,便是想不到,越氏也能帮庭松几个把事儿圆了。秦氏为人着实小气,庭松却是自家弟弟,不忍太委屈的。

    今日一样摆酒唱戏,叶家规矩严,上下都没有酗酒的话习惯,酒量就不大好。昨日有了些酒,今日就更谨慎。今日的客人也与昨日不同,九成九是来溜须拍马兼送礼的,哪里敢灌主人家?知道主人昨日劳累,吃了饭就纷纷告辞。叶家乐的轻松,不过虚留一二,客客气气把人送走。

    吃了饭,庭芳回到房中写写画画、这一段日子都是如此,众人习惯了。庭瑶进门时,见庭芳书桌两边分别坐着庭芜与陈恭,安安静静的,不由笑道:“你越发有老封君的范儿了,写什么呢?”

    庭芳抬起头道:“振羽的嫁妆。”

    “嗯?”庭瑶奇怪的看着书上的纸,“她一个丫头,你送字儿?正经打发她几两银子更好些。”

    振羽在边上听的满脸通红:“我不用姑娘操心的。”

    庭芳没理她,继续对庭瑶道:“我原是不舍得她早早嫁了的,可想想那家子是门好亲,我又要请魏强来住些日子打东西,如此,她刚过门时就有些依仗。”

    庭芜问:“为什么魏强来打东西振羽有依仗?”

    庭瑶笑道:“魏强来了,魏娘子可不得时常走动着?她是女眷,必得进来请安。你四姐姐见了她,岂有不问振羽的?多问几次,婆家知道你四姐姐惦记她,就不敢慢待了。”

    庭芳笑道:“非但如此,若是迟了,只怕没有蘑菇了。”

    庭瑶奇道:“跟蘑菇有什么关系?”

    庭芳洋气手中的纸笑道:“蘑菇种植法。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送她金山银山,不如送她一门手艺。乡间贫苦,少有肉食,蘑菇是极补的。自家吃也好,贩与货郎也好,总算是个营生。发财是难了,当是零花吧。”

    陈恭好奇的道:“四姐姐你会种蘑菇?”

    庭芳道:“不会呀!”

    陈恭:“……”

    庭芳哈哈大笑:“但我们可以试试。明儿我就叫厨房送些蘑菇并原料来,咱们一块儿收集种子。”说着点点陈恭的脑袋,“都是你闹的,你可得好好干活,不然振羽就不原谅你了。”

    陈恭撇嘴:“你指使我就指使我吧,找那么多借口。我娘说了,我差点把你害了,男子汉大丈夫要有担当,我替你多跑腿就是。”

    庭瑶乐的不行:“都是些什么?前言不搭后语的。你只要安生些就皆大欢喜了,四丫头很不用你跑腿。她明儿要带着你淘气,你只管跟着她玩吧。屁.股还疼不?”

    陈恭垮了脸:“屁.股不疼了,尾椎疼。大夫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好。还有福王怎么老来我们家呀,他要报仇么?”

    庭芜道:“我不喜欢他!总是死皮赖脸的来,讨厌!讨厌!”

    庭芳笑道:“可别露了馅儿,你可没有陈恭的皮糙肉厚,叫打几十板子命都没了。那是皇子,你得敬着。”

    庭芜嘟着嘴。

    庭瑶怕庭芜出幺蛾子,特特嘱咐道:“殿下不是谁都能见的,按规矩他来了你得避让。下回不许出来了,不然我可回了娘,真打你板子。”

    庭芳见识过福王之威,别看她现在好似跟皇子混的很熟,内里还是很怵那货的。现在大家结盟暂时不会有什么,可现在作死了,谁知道他将来要不要翻旧账。这几天连玩具带书本,阵仗极大,福王不出三日就得窜过来,得把两个熊孩子安顿好了才行。

    福王必来东院看轨道马车,庭芳摸着下巴想:到时候把陈恭和庭芜关在哪里好呢?家里有熊孩子真是太操心了,她上辈子一定小时候祸害过太多人,老天爷才让她这辈子遭报应,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