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好久不曾上学,初进教室的庭芳有一瞬间的恍惚。从心理学上来说,如果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很多的话,就会觉得时间很漫长。被卷入改朝换代的叶家可谓事多如麻,因此站在熟悉的桌椅前,好似恍如隔世。摊开书本,仗着记性好,并没忘多少。尽管如此,还是赶紧扫了一遍书。教室里渐渐热闹起来,庭芳头也不抬,只顾复习。

    新来的苗家兄妹不熟景况,见众人都不搭理庭芳,左看看右看看,听闻庭芳很得宠,思来想去不敢得罪,就要上前见礼。

    庭琇头一天带着表哥表姐上学,生怕他们丢了丑,连带三房的面子上过不去。本就高度紧张,见苗惜惜要往庭芳跟前去,忙拉住表姐问道:“姐姐要去何处?”

    苗惜惜腼腆一笑:“我去同四妹妹打个招呼。”

    庭琇笑道:“她前日有事,好久都不曾来上学,且叫她温习温习功课。没见我们都不去搅她么?哥哥姐姐还是同我一处坐着,回头康先生问了大伙儿的功课,必要单问你们的。”心里不由埋怨起亲娘来,该教的学堂规矩一个字儿不提,尽捡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念叨。哪个得宠哪个不得宠,与她们有什么相干?各自过各自的完了。

    苗文林有些紧张的问:“先生……严厉不严厉?”

    恰庭树路过听到,便接口道:“严师出高徒,严厉自是严厉的,都是为了我们好。”

    苗文林窘迫的道:“我乡下来,恐学问不精。”

    庭树正色道:“只要认真,学问慢慢就精了。康先生最好,再不为着学问精不精打骂人的,从来只打懒汉,你别躲懒就是了。”

    苗文林对庭树作了个揖:“多谢哥哥指点。”

    庭树笑道:“自家亲戚,无须客气。”

    眼看就要到上课的点儿了,大家都找到自己的位置坐好。原先庭苗是坐在庭琇边上的,为着照顾苗家兄妹,便把苗惜惜夹在庭琇与庭苗中间,而苗文林坐了庭琇的左手边。他们兄妹四个恰好一排,倒是十分照应。

    扣板响起,康先生踏着方步、背着手走来。学生们立刻全体起立,待康先生走到讲台处,都恭恭敬敬的见礼。苗家兄妹胡乱跟着照做,忙忙的做完,跟着坐下。康先生眼光往苗家兄妹处一扫,模样不俗,气质普通。昨夜就听他老婆说了,功底很差,估计得从蒙学开始教。康先生无可无不可。论理,多教一个学生得费不少心,然而真正值得费那个心的,从来都只有拔尖儿的。添两个混日子的,他随便教教,估计人家也就随便学学。待混过一阵时日,真是璞玉再说。横竖如今是看不出什么的。

    庭芳请假的日子太长,康先生决定暂时把她放在最后。头一个问的就是陈谦,一则他年纪最大,二则他成绩最好,众人都无异议。次后就按着年纪考较过去,无非是看重的多问两句,不在意的少问两句罢了。因庭芳的缘故,近来陈恭和庭芜总在一处。康先生看到庭芜还是挺高兴的,小姑娘不错,聪明又努力,公然是第二个庭芳,看着就讨喜。检查了一番,该做的都做了,满意的点点头。走到陈恭跟前,陈恭习惯性的缩了缩脖子。老太太生日摆酒唱戏,他们跟着连续放了三天假,耍的好不快活。庭芳没空管他,还特意交代了杨安琴盯着他写作业。杨安琴也忙!她还得尽可能的在叶家刷回被陈恭扣掉的分数,毕竟如今她得求着康先生,而康先生正是叶家的座上宾。有此一层,也就没有十分管他。布置下来的家庭作业欠了大半,还是做完点灯熬夜改的。写到后头字迹已非常潦草,陈恭心中哀嚎,今日必要被打的。

    哪知峰回路转!康先生原以为陈恭玩疯了是不会动笔的,没料到他不单动了笔,居然做完了!就好似一个0分的学生忽然考了50分,尽管还是不及格,好歹也是个大飞跃!康先生乃性情中人,摸了摸胡子,满意的笑了。拍拍陈恭的肩膀道:“如此甚好,以后也还要像今日一般,知道么?”

    陈恭整个人都懵逼了,生平第一次被先生夸奖,压根反应不过来。庭芜在边上翻了个白眼,暗自踹了他一脚:“快坐下吧!”

    陈恭裂开嘴傻笑,目送康先生往苗文林处去后,跟庭芜咬耳朵:“先生夸我了唉!夸我了唉!不枉费我昨晚熬夜了!”

    庭芜哼唧:“总算没给我姐姐丢脸!”

    陈恭得意洋洋的道:“那必须的!”

    康先生忍俊不禁,好容易止住了笑,故作严肃的看了说悄悄话的两个孩子一眼,把陈恭和庭芜都吓的闭嘴了。

    康先生得空看苗文林,连接问了好几个问题。越问越简单,最后止步于《幼学琼林》。心中暗自叹了口气,真个才学到蒙学,年纪可有些偏大了。语重心长的道:“尔年岁渐大,却只至蒙学,日后需当倍加努力。”

    苗文林羞的满脸通红,差点哭出来,强忍着泪意,对康先生行了一礼,低低的应道:“是。”

    康先生也拍拍苗文林的肩,目光转向苗惜惜。苗惜惜打生下来起就不曾见过几个生人,进京的路上苗秦氏亦是尽力护着她,实在没有退步,也遮着厚厚的帷帽。头一回被一个成年男人打量,母亲又不在身边,紧张的全身发颤,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庭琇正欲说话,康先生已悄悄退开两步,直接把苗惜惜撇到一边了。心道:还是阁老见识广阔,虽说女子贞静为要,可如此素质,将来有如何掌门立户?还是叶家的小姑娘们可爱。信步走到庭芳跟前,笑问:“你如何了?”

    庭芳站起来笑道:“书忘了些,字不敢忘,只不如往日练的多,无甚进益,好歹没退步。”说毕,恭敬的捧了厚厚的一叠纸,上面全是工工整整的书法练习。还有些挂在屋里练的太大张,就没必要带过来了。

    康先生一张张翻看着,忽然脸沉了下来。庭芳心中一紧,就见康先生拿着自己的作业,一张张分别拍到庭树、庭玬、庭松哥仨面前,十分恼怒的道:“你们自己瞧瞧,成天介的说是上课学习,写的都是些什么字!还不如一个姐儿!”

    庭芳:“……”别介!一回来您就给拉仇恨!

    庭树低头不语,庭松自愧不如,只有庭玬嘟着嘴道:“谁能跟那个女魔头比啊……”

    偏康先生听的分明,阴测测的道:“你哥!”

    庭珮菊花一紧,虽是夸他,却总觉得将要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说来他最近被庭芳与陈谦两面夹击,很是下了番苦工。然而不管怎么努力,始终追不上陈谦——年龄差摆在那儿呢,陈谦也是名师教导自幼刻苦的,自然不比谁差。庭芳呢,又是天纵奇材。心里知道比不上,还是难忍酸涩,只好加倍努力。康先生看着他们长大,各自脾性都了然于胸。骂庭树哥仨是因为他们不够用心,须得庭芳刺激刺激;可庭珮已经够拼的了,就得以鼓励为主。横竖年纪还小,很不用揠苗助长。

    康先生又回过头看庭芳,直接提问:“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外,何解?”

    此乃很久很久以前学过的,康先生就是故意为难庭芳,看她还记不记得。庭芳学习习惯很好,严格按照自己测试出来的记忆规律执行——此乃码农职业病,什么事不测试过十遍八遍的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因此她自己弄出来的记忆规律还是挺准的。长期轮番轰炸,记的十分牢固。在没有搜索引擎的时代,学过的东西记扎实确实是刚需。

    庭芳略微想了想,便流利的答道:“君子能够准确地定位自身,行止符合自身所处地位和特性的要求,没有过分的举动和思想。”前半截庭芳很喜欢,也是一直以来对自己的要求。定位比努力更重要,定位是方向,方向不对,那便是缘木求鱼,再努力都是没有用的。

    康先生再次捋着胡子笑:“今儿起,你的功课减半,好腾出空儿来做你自己的事。可也别荒废了幼年打的底子,不然就太可惜了。”

    庭芳认真的点点头:“学习任何事物都要持之以恒。”

    “正是这话。”

    庭芳是最后一个,康先生转了完一圈,又开始按着年龄讲课。今天多了三位,便拖了许久的堂。康先生微微皱眉,看样子得同阁老说一声儿,得请个人帮着了。譬如苗文林那样的蒙学,很不必他亲自带。陈恭、庭芜几个小的,亦可托付于他人。京城里秀才举人多的事,教蒙学绰绰有余了。总拖堂叫学生们吃不上饭也是不好。略一沉思就打定了主意,只没定准,不便言明。有一件事倒是可以先直说:“昨天夜里,阁老与我商量了一件事。”

    众人纷纷看着康先生。

    康先生道:“科举,可不仅仅是读书识字,还得考!如何考呢?你们谁知道?”

    陈谦恭敬的答:“回先生话,要去贡院里考。”

    康先生点头:“贡院是外头,里头全是一件件的号房。四处漏风,臭气熏天。尔等娇生惯养,素来不惯的。头几场几乎都是作废,你道可惜不可惜?”

    众人都点头。

    康先生笑眯眯的道:“故,你们四妹妹便替你们想了个好法子。在家里也盖个贡院,每三个月进去考一回,名曰‘模拟考试’。日后你们就再不怕了。”

    全场目光顿时集中在了庭芳身上。

    庭芳:“……”亲爷爷!亲的!亲先生!亲的!还要不要她混学堂了啊啊啊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