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5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陈氏与杨安琴对望一眼,都是不敢置信。等闲人家教训孩子,都是打几下就完了,哪有随便就打的动不得的。若是那十分混账的也罢,譬如康先生的儿子,那真是打死都不冤。可是徐景昌还挺乖的,就是八股学的不好,也不靠那个吃饭,定国公本人还出了名的不学无术呢,徐景昌至少能有一技之长,在纨绔中算很不错的了。

    庭芳怔了几秒后,撒腿就往二房跑。她当时多恨陈恭连累她,现在就有多讨厌自己显摆。会数学了不起啊?比人多活一辈子了不起啊?又不是自己的本事,显摆个蛋蛋!这下子害人了吧!真想抽自己两嘴巴。心里急的冒火,从未觉得叶家那么大,大房与二房离的那么远。

    一路狂奔至二房的院子,一头扎进去,傻眼了!陈谦庭珮和徐景昌哥仨好端端坐在院中石凳上喝茶呢!什么情况!?

    徐景昌见庭芳眼圈红红的,似挂了两包泪,忙跳起来围着她作揖:“好妹妹,我是装的,再没想到把你给唬着了。谁那么快传信儿来人?我才进门。”

    陈谦笑道:“该!叫她嘚瑟!你方才进门的模样儿怪吓人的,谁看见了跑去报信了呗。方才二婶还唬了一跳呢。我怕老太太悬心,忙忙的打发人去告诉她,就忘了告诉你们了。”说着又喊人叫四处报信去,省的全家都跟着鸡飞狗跳。

    庭芳一颗心落回肚子里:“嗳!到底怎么回事儿?”

    徐景昌冷笑三声:“我爹恨不能打死了我,好扶他心爱的儿子上去。底下人又不都是傻的,我爹叫打,早有人报我知道。屁.股上垫两本书,打的砰砰响,实际又不疼。我装着哭喊两句,次后又装晕,他便当了真,扔我在那儿不管了。”

    庭芳竖起大拇指:“怪机灵的,连下头人都被你收服了。”

    徐景昌唯有苦笑,再不收服几个人,早去黄泉路上与先母作伴了。

    庭珮抿着嘴没说话,徐景昌隐了半截儿没说。他们去的时候,正遇上那歹毒后母打着关心的旗号非要扒徐景昌的裤子查验。徐景昌的裤子上撒的都是鸡血,被发现了还了得?幸而他们去的及时,以叶府即刻要模拟考试全体不得缺席为由,硬抢了过来才逃过一劫。庭珮气了个死,便是天下后母没有一个好的,那当爹的也太狠心了,虎毒还不食子呢!

    徐景昌又对庭芳作揖:“多谢妹妹惦记着我,我少受好几天罪哩。”

    庭芳笑道:“少受好几天罪?过几日.你叫关号房里可别后悔你今日说的话。”

    徐景昌一脸懵逼:“什么号房?”

    陈谦幸灾乐祸的道:“原只有我们哥几个要遭罪的,如今连你也算上,我怎么那么高兴呢?”

    庭芳吐槽:“你是陈恭他亲.哥!大表哥也学坏了!”

    “哈哈哈!”陈谦心情甚好,“那肯定啊,还是一个娘胎里的呢!”陈谦其实是个活泼人儿,硬是叫陈恭那小子逼的少年老成。难得不是自家弟弟闹笑话,他的促狭劲儿全暴露了。不愧是杨安琴的儿子!

    徐景昌忙道:“谁跟我分说一下啊?什么号房?”

    庭珮醒过神来,解释道:“那臭丫头进的谗言,说什么怕我们娇生惯养,适应不了科举,特特求我们老太爷在家搭了一个号房,同科举一样。今年春天就有两回,你恰好赶上了第一回。”

    徐景昌:“……”好虐!

    庭芳拍拍徐景昌的胳膊安慰道:“别担心,虽然你亲妹子不在这儿,但是有妹妹我啊!保管替你准备松软可口的干粮!我正叫厨房研究发糕与琼脂花糕,保管你们都不用吃干馒头!正好一次次试,回头真科举了,咱们家的东西最合适,你们都能考高分。要知道考试么,大伙儿都紧张,自然都比平时要差一些,只要你们不紧张了,就比旁人强。”庭芳以过来人的身份语重心长的说,“就好比科举是狼,你们是羊,你们不用跑过狼,只用跑过别的羊就好了!”

    好有道理!庭珮竟无言以对!

    徐景昌一脸崩溃:“我不会作八股啊!!合着我才绞尽脑汁从家里逃了一顿板子,结果才出虎穴又入狼窝,不是屁.股就是手板,横竖我今年命里有一劫是吧?”谁担心八股考的好不好了?他又不用上考场!当他小时候没想过科举出人头地啊?可他小小年纪就被上表封了世子,真敢下场,言官弄死他好么!他要是次子还差不多!

    庭芳才想起徐景昌是个偏科森,笑的更不厚道了:“恭喜陈恭逃出生天!大师兄您那笔字儿,可真不比陈恭好多少。对了,陈恭才八岁,您快十八了吧?”

    徐景昌咬的后槽牙咯咯响:“十六!”他上辈子肯定欠了臭丫头很多钱。

    庭芳又一阵大笑:“大表哥,你赶紧抢救一下!”

    徐景昌木着脸道:“我现在逃往福王府还来不来得及?”

    庭珮也笑:“必须来不及,为了装的像点儿,愣是进了院门才放你下来。你瞧,连四妹妹都被你唬的半死,哭着跑进来的。就她那小心眼儿,便是你跑去了福王府,她一准儿能挑唆我爹把你逮回来。”

    徐景昌:“……”看样子上上辈子也欠了很多钱……

    陈谦乐够了,厚道劲儿又回来了:“你别慌,号房且得等几日。你跟我们好好上几天学,康先生看你态度好也未必动怒。你跟我们不是一拨儿的,公爵超品,你比我们老太爷品级还高呢。康先生心里有数。倒是苗家表弟要遭罪了。”

    庭珮道:“也不用担心他,他没正经上过学,康先生又不是不讲理的人。大师兄带苗表弟与陈恭,三个人倒不显了。”

    庭芳深以为然:“还有庭玬,原先只有他一个学渣,是挺招人眼的,现在都排不进倒数前三了,近来少挨了很多打吧?”

    “很是,”庭珮笑道,“该给他上上紧了!”

    陈谦长叹一声:“你弟弟还有救,我弟弟是……唉……”

    对陈恭的学习成绩,庭芳爱莫能助。启蒙比庭芜早,年纪比庭芜大,愣是被庭芜甩的老远。比叶家最渣的庭玬还惨,天生不是读书的料。好在不惹事了,也挺好。宗法社会么,谁家没几个混吃等死的呢?真按理说,她亲爹都算是吃闲饭的,他们家也就二叔凑活吧。

    庭芳是个大忙人,见徐景昌没事,就起身告辞:“我还学筝呢,你们聊着,我走了。”

    徐景昌忙道:“好妹妹,你那书借我看看。”

    庭芳促狭的道:“横竖你不科举,不如我出一套题,做出来了就罢了,做不出来就当八股没考好,叫康先生打板子如何?”

    徐景昌给了庭芳一个爆栗子:“你坑我坑的不够呐?真把我埋沟里了,看下回福王上门,我去不去救你!”

    提起福王,庭芳就觉得压力好大……给了徐景昌一个白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徐景昌:“……”好像又得罪了那熊孩子了,肿么破?

    庭芳回到家中,屁.股还没坐热,老太爷使人来请。只得屁颠颠儿的跑到外书房,掀帘子进门问道:“老太爷叫我?”

    老太爷指了指书桌:“上好的磁石、铜线和司南都拿回来了,你拿来试试吧。”

    电磁感应的实验蛮容易的,无非就是铜线切割磁场,随便摆.弄两下就出效果了。

    老太爷默默的看完全过程,他并非喜好娱乐之人,看了半天也只点了点头道:“这就很好了,足以博人一乐。你还小呢,一鸣惊人的日子在后头。”

    庭芳无可无不可:“知道了。”

    老太爷很满意庭芳识大体,道,“着人送去福王府吧。虽是他托的你,我们请他来却是太张狂了些。”

    庭芳道:“去个人也说不清楚,恰好师兄在我们家,我叫师兄带我去吧。”

    老太爷奇道:“徐景昌那个挂名的怎么来了?同你哪个哥哥混做一处了呢?你给我看着他们警醒些,徐景昌可是祖宗马背上挣下来的前程,只要自己不作死,还能富贵好几辈子,你的兄弟可不能跟他掺和。”

    庭芳苦笑:“他家一摊子烂事,到底是我连累了他。”说着又把徐景昌家的情况说了一遍,得,她都变大喇叭了。

    老太爷听完也是半晌无语,定国公脑子没问题吧?公侯传承至今,早没了实权。你疼小儿子能疼到点子上么?只把金银珠宝全与了小儿子,给大儿子一个不值钱的空头爵位并个空房子,啥事都解决了,何必闹的那么难看?公侯不过叫着好听,得势的文人全然不放在眼里,可至今也没有几个得势的文人敢不把皇子放在眼里的。明摆着徐景昌跟福王一块儿长大,而福王又是老皇帝的心尖上的小儿子,太子最宠爱的弟弟,将来只会更加不好惹。定国公是抽哪门子疯?居然就这么落了人眼,将来太子登基直接夺爵叫徐景昌承袭,大家还得说太子厚道好么!没脑子的东西!心里暗自吐槽了一番定国公,忽然觉得自家不争气的儿子们也没那么讨厌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