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8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分完料子,各自回家吃饭。庭芳一天天忙的脚打后脑勺,觉得日子都比别人过的长些。回到家中,刚吃了饭又开始商议事情了。

    杨安琴冲着陈恭骂道:“我原想给昌哥儿几块料子,偏你瞎掺和!少了你的东西是怎地?我看你还是欠抽!”

    陈氏也说庭芜:“你什么时候少了吃穿,就跟你六姐姐抢上了。下回还这么着,我可请家法了!”

    陈恭和庭芜两个人都缩着脖子,不敢说话。庭芳接道:“我可是听说了,下半晌你们俩跑去园子里掏蟋蟀了,作业写了没?”

    俩熊孩子头垂的更低了。

    庭瑶笑骂:“还不赶紧着,等明天先生打板子呢?跟他们的人呢?也不管管,白天玩,晚上补作业。看你们眼睛坏了找谁哭去。玩归玩,作业可不能落下。日后酉时前我可是要查的。”又说庭芜,“你如今是当姐姐的人了,可要做好榜样。”

    庭芜蔫头巴脑的应了。

    陈氏抱怨道:“皮的恨不能做窜天猴,静的恨不能是鹌鹑精!二丫头跟七丫头互相捡好的学学就好了。”

    庭芳立刻跳出来护小弟:“别介!二姐姐太静了,是该跟妹妹们学学。总是坐着,仔细头晕。前儿我听丫头说二姐姐脖子疼,可见是针线做多了。”静毛啊,以前庭芜就是死宅,她好不容易教正常了,可别倒回去。掏蟋蟀怎么了?七八岁的孩子,掏蟋蟀才是正事儿!

    陈氏才知道此事,忙问庭兰:“脖子怎么了?”

    庭兰没当回事,只道:“有些酸,叫丫头揉了揉就好了。丫头婆子们嘴碎,不值什么。”

    陈氏皱眉道:“那劳什子有什么好做的!趁着年纪小,多玩几年。以后到了别人家,可再没有娘家自在了。罢了,我也不唠叨你们了,恭哥跟七姐儿去写作业,二姐儿你也去玩吧。”

    陈恭和庭芜火烧屁.股的跑了,不一会儿庭芳的书房里就亮起了灯。庭芳笑道:“我那屋都快成他们接头的地儿了。”

    庭瑶道:“俩孩子不服气,谁也不肯去谁的屋里,可不就到你屋里了么?对了,七妹妹的料子怎么办呢?”

    庭芳正色道:“过几日再给她寻,总要六妹妹穿的高兴了才让她显摆。本来六妹妹过的就艰难,可别太过了。明儿裁衣裳,过几日全得了,我先叫七妹妹穿别的。”

    杨安琴道:“很是,你想的周到。”说着撇嘴,“不是我背地里说人长短,你们家三太太,真个有些上不得台面。她那姐姐,今儿盯着四丫头,眼都直了!”啊呸!就算她痴心妄想,也觉得恶心!

    陈氏见没外人,就道:“她呀!自己没儿子,也不知道把儿子们拢的实在些。将来庭琇该如何呢?总不能叫隔房的兄弟撑腰吧?庭珮又管的了几个!”说话间把庭树直接撇开了去。

    庭芳道:“五姐姐是个明白人,他们家姊妹间很和气的。”

    陈氏摇头:“再和气,人家将来受了气,就没那么用心了。”压低声音道,“我看庭松不错,庭树若有那么懂事儿,我也不是小气人。”

    “树哥儿越发沉闷了,”杨安琴嗤笑,“我们小七姑奶奶是命好,年纪不大时姨娘就禁足了。越来越有范儿了,那才是千金小姐的模样呢。你们二姑娘,我都不想提。那回我们出门,两个姨娘吵起来,次后树哥儿跟二姑娘都蔫了,怪可怜的。”

    庭瑶听着家里小老婆的故事就烦,瞅了个空儿,插话道:“舅母,我们大师兄的认亲礼您还没给呢。娘也得贺贺。给了他,顺道再给苗家表弟添些东西吧。路途遥远,他连书都没几本齐全的。大师兄也没有,一式两份才公道均匀。”

    “是了!”杨安琴急忙忙的道,“我赶紧回去翻箱子去,你们都有衣裳,要紧的是昌哥儿。他那后母!唉!对了,我得跟老太太说一声儿,日后他们哥几个发月钱,昌哥儿的账从我这里关。我同他母亲好了一场,能照看的都照看些。”

    庭芳道:“预备些日常的就行了,他不缺那些。贵妃娘娘照看着他呢。这回是皇后娘娘不大好,福王殿下进宫侍疾,一时没关照才吃的亏。”

    杨安琴想着圣上都那么老了,过几年太子登基,徐景昌就算熬出头了。便只打点了些日常衣裳用具使人送了去。庭芳把平儿调给徐景昌,也就安顿好了。

    却说福王在宫里侍疾,半点闲工夫都没有。皇后的病情越发沉重,赵贵妃似感到了些什么,也跟着没精神。偏赵贵妃死心眼,皇后是妻她是妾呀!皇后病了她该伺候的!还非要爬起来去伺候人。太子跟赵贵妃没差几岁,两人还得避嫌,闹的鸡飞狗跳。福王一咬牙,以“不可过了病气给皇后”为由,硬把赵贵妃给摁下了。谁知赵贵妃关宫里看不见皇后,心里越想越慌,越慌越想,哭了几回就真病了。福王急的挠墙,只得两头跑两头瞒。

    好容易把赵贵妃哄的吃了药睡下了,折回坤宁宫,皇后又吐了。太子妃指挥宫女收拾,自己亲去给皇后换衣裳被褥。好一通忙乱,衣裳换完,皇后累的睡着了,太子妃才松了口气。

    福王在外间等了半日,才等到太子妃出来,忙问:“怎样?”

    太子妃好似老了十岁,鱼尾纹都刻进去了似的憔悴。有气无力的道:“也不知是昏了还是睡了。太医正把脉呢。”

    “嫂嫂辛苦了。”

    太子妃苦笑:“算什么辛苦,那么多宫女太监帮着,也就操心点罢了。你昨晚一宿没睡,赶紧去歇歇,白日里有我在,还有那么多公主皇子王妃候着,你别累的紧了。回头你再病了,你哥哥可受不住。”

    福王含混的道:“牙疼,横竖睡不着,不如嫂嫂去歇歇。”

    “你怎么了?”

    福王郁闷的道:“太医瞧了瞧,说长智齿。”

    太子妃立刻绷紧了神经:“还不快去歇着,你也是胡闹!”长智齿时运气不好发炎灌脓都是要死人的事,福王居然没事儿人似的满宫乱窜!本来宫里就事多,哪搁的住他裹乱。太子妃算看着福王长大的,正经长嫂如母,根本不给他讲道理,喊了两个太监,直接压回福王府禁足静养,顺道打包了俩太医一块扔出宫了。

    福王:……

    回到家中,福王得了两个消息。第一是庭芳弄的小玩意正在赶工,立刻就能得;第二便是徐景昌被揍,是叶家人捞出去的。屁.股没坐热,就有赵太监来回:“禀殿下,徐世子上覆,叶家没有多余的丫头,还是借着您赏出去的平儿使,不方便,求您赏个丫头并个小厮。再有,定国公知道徐世子跑去叶家,正在家里大发雷霆,过阵子可能要往王府躲,还请殿下给预备个房间。”

    福王的头一跳一跳的疼,拍着桌子大骂定国公:“梧桐落满身的光棍!见利忘义的王八!老子的人也敢随便动,活腻歪了?当我死了啊?妈x的!这是打我的脸!谁不知道徐景昌是因跟着我混才提前封的世子!有铁券丹书了不起啊?且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气的唾沫横飞的骂了一盏茶功夫才道,“愣着干什么?赶紧收拾屋子去,把人给接过来。叶家那屁大点的地儿,里头还全是读书读疯了的酸儒,搁那待一天得短命十年!”

    赵太监哪敢接话,等了好一会儿,见福王没有别的吩咐,才悄悄退下。

    哪知福王又喊:“慢着!”

    赵太监立刻站住:“听殿下吩咐。”

    “把那丫头一块儿拎来,”福王道,“不是说想好玩意儿了么?来解说解说,我好送进宫了。”

    赵太监为难道:“殿下,宵禁了,不大好请姑娘家上门。”

    福王一噎,烦躁的把杯子狠狠砸在地上:“就没有一件顺心的!徐景昌也不用接了!明早一块儿弄过来!”说毕,伸手把桌上剩下的东西哗啦啦全扫到地上,恨的踩了两脚,才骂骂咧咧的回屋去了。

    赵太监吓的魂飞魄散,悬了一夜的心。次日天还没亮,连滚带爬的从福王府出发,刚好赶在天亮时跑到叶府大门口。把刚梳洗完的庭芳和徐景昌一股脑的撵上车,路上不住的说:“殿下烦躁的很,姑娘别见怪,也千万别惹殿下生气。”

    庭芳正不高兴呢,她才上了一天课,今儿又缺了。还能不能好好做学霸了?可福王的命令不敢反抗,在马车里低头不语、调节心情。务必做到抵达福王府时,又是个喜笑颜开阳光灿烂的小姑娘了。

    三人急冲冲的赶到福王府,庭芳拍拍脸颊,露出个甜美的笑。跟着赵太监进门,跟着徐景昌一齐见礼。见皇族,那是必须跪的!青梅竹马的徐景昌都不能例外。但大家都很熟了,一般情况跪也就意思意思。谁料今日跪下去,半天不见叫起。庭芳不敢抬头,良久,福王阴郁的声音传来:“这玩意,你想的?”

    庭芳没来由的一阵心慌,低低的应了声是。

    福王缓缓的踱到庭芳跟前,伸手抬起庭芳的下巴:“你真的,很聪明!”

    庭芳的脊梁骨窜起一阵寒意,仿佛回到了第一次遇见福王时的场景,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福王轻笑:“怎么?你害怕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