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9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更害怕了,她在古代生活了九年,早就没有现代人的天真。人权是什么?二十一世纪还且有半个地球的人没听过呢,何况如今?不管她多么惊才绝艳,福王都能轻易碾死她,跟碾死一只蚂蚁没多大的区别。大不了叶家找点不痛不痒的麻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皇权的威压下,庭芳除了颤抖和哭泣,几乎什么都不能做。她不爱哭,只好不停的抖。

    徐景昌弱弱的出声:“殿下?”

    福王坐回位置上,抬抬手:“起来吧!”

    徐景昌和庭芳慢慢的爬起来,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福王瞥了庭芳一眼,问:“怎么想的?”

    庭芳低声说:“瞎玩的。”

    “嗯?”福王勾起嘴角,“你别糊弄我,算学就当你天纵奇材了,这个又是什么?”

    徐景昌解围道:“是我替她出主意弄出个屋子的。原先只是两块磁石罢了。”

    福王没搭理徐景昌,冲庭芳招招手:“你过来。”

    庭芳只得挪到福王跟前,被福王拉到身边坐下:“你告诉我,打哪学的,我不告诉别人去。你不是喜欢凤簪么?你告诉我,我再给你几个更好的,如何?”

    庭芳快哭了,还得解释:“真是瞎玩的,我不敢瞒殿下,打小儿除了去庙里,就没见过什么外人。我家里的人殿下都认识,他们通不会。”

    福王笑道:“你莫不是仙女下凡吧?”

    是也不敢跟你说啊!谁知道你会不会拿仙女当唐僧使!何况还不是。忙道:“若真个是仙女,早做殿下的妹子了。除了皇家,谁家有那样的八字生出仙女呢?”

    福王不依不饶的问?“你是怎么想到用铜去切割磁场的?”

    庭芳脑子飞快转,好容易找出了个理由:“我嫌橙子难剥,弄了套铜的剥橙器。后来橙子过季了,就拿剥橙器去拨司南玩。恰好家里有磁石,听说司南是磁石做的,就放一块儿玩,不知怎么就发现了。”庭芳百思不得其解,福王抽哪门子疯?急急问道,“犯忌讳了么?我真不知道,就是觉得好玩儿。”

    福王木着脸没回答。

    徐景昌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反应过来。虽是小玩意,却是以人力干天合!司南至多是发现了磁场,庭芳却是玩弄磁场,赶上小心眼的皇帝,确实挺犯忌讳的。不由担忧的看了庭芳一眼。

    福王沉默了许久,才道:“罢了,你先回吧。”

    庭芳如蒙大赦,虽不知福王怎么想,到底回家更安全。毕竟冲进叶家拖她出来碾死,比当场碾死还是麻烦那么一丝丝的。迫使自己冷静的起身后腿几步,行礼,再后退至门外,看不见福王时撒腿就跑!

    徐景昌试探的说了句:“看把她吓的!”

    福王拨.弄了下司南,望着窗外道:“多智近妖啊!”

    徐景昌的冷汗也跟着下来了,常言道伴君如伴虎,福王之于他亦是君臣。那么多伴读都哭爹喊娘的回家了,只有他有家不得回,只得费尽心思的跟着福王混。平时看着亲密,每每相处心里却绷的死紧。他其实不想住福王府,与之相比宁可住在叶家。可是他得冲自家主子求助,他得在福王面前显示自己的无能与无助,就像赵贵妃养的狮子猫一样,要会撒娇、要会喵喵叫,不然就得离开锦衣玉食,听天由命。他可不是何不食肉糜的主儿,便是他聪明绝顶,一场风寒找不到好大夫,就够他去死的了。

    凭徐景昌多年在皇家混的直觉能感到,庭芳危险了,可他却无能为力。小师妹挺可爱的,可惜了。

    福王看了看天色,道:“不早了,我得进宫去瞧瞧。原先给你留的那间屋子,后来你回去住时给做了作坊的库房。”说着数落道,“你比我还痴迷作坊,硬要住作坊边上。如今那地儿不方便,王妃又没进门,你自个儿看着哪间屋子好就住吧。我不得闲儿,你有事只管找他们。别见天混作坊,稍微练练字。将来你还得写奏折,狗.爬字儿能看么?”

    都是很亲密的叮嘱,徐景昌依然觉得冷飕飕的。目送着福王带着庭芳设计的玩意儿出门,徐景昌平复了方才的情绪,才从容对左右道:“大早赶来,还不曾与阁老夫人道别,我且去走一趟,午时能回。”

    赵太监忙问:“世子爷住哪儿呢?”

    徐景昌道:“捡个离作坊近的。”

    “哎哟!”赵太监笑道,“真叫殿下给说着了!作坊吵,世子爷与殿下做邻居呗。”

    徐景昌默默道:就是想离殿下远点!福王是很不错了,对他真没得说。可是再不错那是皇子,一直绷着很难受啊。不如离远点,让他能有张有驰。面上还不能这么说,只笑道:“我就喜欢作坊。你先替我收拾着,我得道谢去。”

    赵太监无法,只得寻个离作坊近的院子收拾去了。徐景昌单个人,牵了匹马就往叶府奔去。半道上追上了庭芳,立刻下马跳上车,在庭芳耳边道:“四妹妹,近来小心!”

    庭芳脸色还有些白,抓着徐景昌不住的问:“到底犯了什么忌讳?还请师兄教导我!”

    徐景昌悄悄道:“以干天合,弄不好御史都要参你。”

    庭芳咬牙切齿的道:“这有什么干天合的?同性相斥异性相吸,不正是天合么?我哪有本事干天合!”再没想到古代人能愚昧保守到如此地步,幸亏没弄出土豆发电,那才是正经干天合,人造闪电,吓死个把两个胆小的都不稀奇。想起被烧死的布鲁诺一阵后怕,幸亏老太爷阻止了她!图样图森破,大意了!不该那么相信福王。再对数学心向往之,那货首先是个皇子!庭芳牙关紧.咬,皇家确实讨厌!皇权社会确实恶心!幸亏因缘际会没做成福王妃,真是谢天谢地!

    徐景昌也没办法,只得道:“我去同你们老太太道个别,暂时住福王府了。我在你们家不大方便,我爹是个浑人,弄不好闹的老师不自在。听陈谦说是你想着去瞧我,谢你了!”

    庭芳低头道:“是我害的你。”

    “哪儿呀,”徐景昌道,“我爹见天儿找茬,不是今日就是明日。家丑,见笑了。”

    庭芳道:“我爹一个样,恨不能摁死我。幸而我娘虽软和,却不许人动她的崽儿,谁动挠谁。为着我,他们吵好多回了。对了,这回不连累我家里人吧?”

    徐景昌的注意力却在前半截儿,不确定的问:“你.娘……是嫡母吧?”

    庭芳点头:“我知道有些嫡母不好,但我娘挺好的。”

    徐景昌干巴巴的道:“那就好。”

    庭芳心里还挂着福王的骇人,又问:“福王殿下那里?”

    徐景昌无奈的道:“实话,我不知道。或许没事,或许有事。我特特追上你,就是想同你说,将来这些玩意都收了吧。我知道你聪明,灵光一闪没什么,伤仲永的事儿多了。时时刻刻都那样总归不好。你是姑娘家,名声顶顶重要。”叶家为了顺利跟太子沟通,拿小姑娘做枪使,真不算什么好人家!故,徐景昌心里半点不信陈氏是好人,只不过哄着庭芳罢了。真要疼孩子,岂能由她抛头露面?将来便是婆婆丈夫都不在意,族里的闲话都要淹死人,时间长了,积怨就深了。

    庭芳心灰意冷的道:“名声好有什么用?那么多节妇,名声是好了,人也死了。荣光全是男人的,有什么意思?咱们华夏的男人忒没种,好事儿都是他们干的,坏事儿都是女*害的。我等如猫狗,可做不了什么乱!”

    一句“我等如猫狗”恰触动了徐景昌的心思,然而他厚道,还是劝道:“猫狗讨人喜欢,总比讨人嫌活的长久。”

    庭芳忽的笑了:“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

    在被鸡汤轰炸的年代里,这句话都称得上振聋发聩,何况没有段子手的古代。虽是《史记》上的话,但偏科的徐景昌头一回听说,便被震的头脑嗡鸣,竟仔细思考起人生来。

    不等徐景昌想明白,车已停下。二人下车,庭芳低声嘱咐道:“别告诉其它人,省的他们慌不择路。”

    徐景昌点头:“我们如今谁都不能乱。”

    “嗯!”庭芳十分严肃,拥立太子的不单是他们,好肉谁都想啃;还有平王那头看不分明,似要造反,又似只为张扬跋扈;更有死忠于圣上的最不好对付,便是太子登基,你能说那些人有错么?哪怕太子贬斥他们,在读书人心里还都是忠君爱国的英雄,再过分太子都是不能下死手的,是成本最低的站队。说起来比叶家对赌的情况更稳妥。各人选的路不同,所承担的风险与收益也各不相同。没有对错,只有立场。庭芳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为利益集团出一份力,以期将来能得一点点微弱的自由。

    两个人都装的没事人一样,庭芳继续读书做学问,徐景昌与叶府道别,搬去福王府居住。一切好似都没有什么不同。直到两日后,宫里下旨,宣庭芳觐见。并且是单独进宫!

    所有人都呆了!宣召一个小女孩儿进宫,圣上,到底想做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