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简直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福王沉默,隐隐有些明白皇后所说的话了。庭芳并不是怕他,而是怕“福王”。这也没什么,就是有些无聊。

    庭芳没开口,她一个没做过总监的技术员,既没有统领全局的经验,也没有hr人堆里打滚的历练。技术骨干么,脾气上来了炒老板,老板还得求她别走。她算技术员里情商偏高的,但面对纷繁复杂的涉及宫廷的纯人事环境,依旧措手不及。自嘲的想:图样图森破啊!

    福王自然不可能拉下脸来说什么,一路无话的把庭芳送回家,自己慢吞吞的走了。庭芳下了马车,身体全然放松,瞌睡立刻就上来了。然而她还不能睡,还得去跟老太爷汇报情况。打着哈欠走到外书房,果然老太爷正在等她。

    老太爷先问:“皇后娘娘说什么了?”

    庭芳答:“说是怜宫女打水困难,叫改一下水井的摇撸。”

    老太爷点头:“皇后虽病着,人还不糊涂。”

    “!?”好像有□□的样子?

    老太爷笑道:“瞧你做的鬼脸儿!对外头便如此说吧。”

    庭芳追问:“实际呢?还有,先前说是圣上召见,到了宫门口又变成皇后了,怎么回事?”

    “原是圣上想见你,”老太爷脸色开始发沉,“看你是不是真会妖法。”

    “嘎?”庭芳惊讶的道,“不是子不语怪力乱神么?”

    老太爷道:“所以皇后硬截了下来。为了掩人耳目,把昨日来我们家宣旨的太监打死了。外头如今都在猜,有旁人问你,你只管说改水井,咬死没见着圣上。”

    庭芳苦笑:“无妄之灾。”本来就没见到圣上,圣上是有起居注的,哪个无聊的王八蛋敢造谣,拿起居注砸死丫的。

    老太爷笑了笑:“伴君如伴虎,无外乎如是。摇撸有思路么?”

    庭芳点头:“定滑轮动滑轮组合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今晚连夜就能赶出来。”

    老太爷愣了下:“今晚?”

    “嗯呐!”

    “太快了吧?”老太爷问,“你原先想过?”

    庭芳笑道:“嗳!跟我做的玩具一个样。要是不急,我先回去歇着了,累。”

    老太爷道:“那就明儿做吧,谁都不指望你当夜就能做出来。圣上近来有些阴晴不定,连太子都当众挨了好几回训斥。你宁可慢些,别贪多,一点点做。东西要精致,宫里用的,至少得用上好的黄铜。家里有水井,你先在家里试好了再敬上。磁石之事是我考虑不周,吓着你了。”

    庭芳轻松下来,笑道:“若是您只管周全,且没有今日的繁华。世间从不曾有一本万利的生意,都是风险投资,怕死别混朝堂。”

    老太爷嗤笑:“不混死的更快,你道你三婶的姐姐怎地火烧屁.股似的连家当都不要了往京里跑?一对双胞胎,差点硬叫人抢了去。族里不单不帮着,还跟着起哄,盼着他们家没了人,好发绝户财。他父亲求到我跟前,我使人替她们卖的地,换的银子抬回来的。与人世险恶比起来,圣上可亲多了。至少给你锦衣华服,至少跟了他就没人敢招惹你。”

    庭芳深以为然:“所以不怕死就不会死。”

    老太爷听得笑了:“去吧,今日累着了,且回家歇着去。”

    庭芳又打了个哈欠:“嗯,明儿再说,孙女儿先告退了。”

    庭芳回到家倒头就睡,一口气睡到次日天明,平儿掀帐子时才醒来。起来了还得做正事,对平儿道:“我先去见老太太,你同娘说一声儿,午间回家陪她吃饭。”说毕,翻身起床洗漱,趁着大伙儿慢吞吞的动作,先跑去了正院里。

    老太太上了年纪,觉轻。打发了老太爷去上朝后通常睡不着,就在屋里念念佛经修身养性。庭芳大早跑过来,老太太赶紧问:“什么事?”

    庭芳道:“昨晚想说的,又忘了。您赶紧告诉裁衣裳的裁缝,凡是长身体的哥儿姐儿的衣裳,且放长一点儿。”

    老太太眼中闪过一道金光:“放到秋天穿?”

    庭芳点点头。

    老太太沉吟一会儿,才道:“我知道了。”心中了然,只怕皇后快不行了。默默盘算着把素色料子备好,以免措手不及。又问庭芳,“你.娘生小八时亏了底子,只怕劳累不得。如今看着好,实际是个空壳子。先叫她把病养起来,省的日后吃亏。”皇后死了对叶家影响不大,但要哭灵把冢妇哭死了,叶家就亏大了。

    庭芳道:“我也不是很懂,老太太同娘说去吧。我去学里了。”

    老太太道:“去吧,兄弟们问起你宫闱密事,不要乱说。”

    庭芳心里有数,看着天色大亮,又忙忙的去了学堂。一进门,果然被大伙儿围住,纷纷问询宫中景色。庭芳捡不要紧的说了,皇后的景况一字没提,只细说宫中屋子长什么样,斗拱飞檐如何华美、雕梁画栋如何精致。上课的时候稍停了一会儿,下了课依旧叽叽喳喳追问不停。直到有人来报魏强到了,庭芳才得以解脱。

    庭芳没见过魏强。不管是正儿八经的舅舅,还是依照礼法不能叫舅舅的亲舅舅,庭芳都没见过。舅母倒是见的多,不稀罕了。魏强自然不算亲戚,又不是奴才,更说不上是外男,就当是伙计吧。小姐见也见得,血缘摆在那儿呢。只不宜与陈氏照面,便只有庭芳带着丫头去见。

    头一回见魏强,两下里都有些尴尬。庭芳不能跟舅舅见礼,魏强则是对妹妹心中有愧,一碰头就冷场了。庭芳趁机观察魏强的长相,并没有想象中的风姿。人很瘦,是个驼背。五官更是谈不上精致,全都是生活磨砺出的皱纹。为人稍稍有些木讷,耷.拉着脑袋,与他手中鲜亮的活计完全无法联系。

    观察了一阵,庭芳决定率先开口,笑道:“头一回见,不大认识,您别见笑。”

    魏强有些慌乱,用手挫着衣服,语无伦次的道:“姑娘客气了。”说毕抬头瞧见庭芳神似妹妹的小鼻梁,眼睛一酸,险些滚下泪来。

    庭芳只得用说话缓解气氛:“娘子可好?哥儿可好?我们振羽的婆家人来了么?”

    魏强组织了一下语言,才道:“他们先去见振羽姑娘的父母了,生模样儿,不敢来给姑娘磕头。”

    庭芳也不是什么外人都想见,她已经做到这一步,再往后就是振羽自己的能耐了。便道:“也罢了。我请阿叔来,是想做些玩具。如今外头匠人越发不精心,叫他们改还不耐烦,索性请你来替我打一套。”

    魏强道:“姑娘特特关照我,我是知道的。许多年了,没有姑娘照拂,我早就……只是姑娘有事直接吩咐叫做就是,何必使人带了银子?做几天活不值钱,倒叫姑娘破费,我心里过不得。”

    庭芳解释道:“若真只是打木头家伙,京里的木匠多的很,确实不必特特请你来。然而我要的东西不常见,许多木匠又看不懂图纸,少不得当面分说。”庭芳苦笑,“找了旁人,不定那黑心的人传什么样的闲话呢。只得劳你背井离乡的走一趟。我现就要几个古怪的玩意,待画了图纸与你细细分说。也不用你都亲手做,我同你说清楚,你寻外头的木匠做活便是。说来说去,就只因为我是姐儿,不能见外人。阿叔好歹帮帮我。再则,还请注意身体,若把你累病了,我可就没脸见魏娘子与哥儿了。”

    魏强才明白庭芳为何特特请他来,若说为了照顾生意也不尽然,她没事就给银子,犯不着折腾那么大的阵仗,原来是要做特别的物事,却是只有他最方便了。礼法虽不容,到底是亲舅甥,外人不能嚼舌。又担忧的道:“太太怎么说?”庶出的孩儿,跟亲舅家走的近了,只怕太太有想法。

    庭芳笑道:“我娘性儿最好,你放心。”

    魏强笑了笑:“太太是好人,我知道。我不好去磕头,姑娘代我问声好吧。还有文昊的学问大有长进,都是托了姑娘的福,魏家谢谢您了。”不能在太太的话题上打转儿,只得拐弯说别的。

    “举手之劳,是他自己争气。”庭芳道,“还得继续争气,有了功名家里就翻身了。阿叔回家同他说,只要他能进学,我有大礼相送。”庭芳也不想跟魏强说陈氏。且不论好歹,提多了都不好。制度坑人呐!

    魏强忙摆手:“那可不敢当!”

    庭芳不宜与魏强闲话太久,便道:“我还有些事,晚间画图纸与你,明儿开始做吧。有什么不趁手的地方只管说,丫头婆子使不动、饭菜铺盖不好,也只管同我说。千万别客气。”又扭头对安儿道,“你多照看着些。怠慢了我可不依的。”

    平儿噗嗤笑道:“怠慢了谁也不敢怠慢姑娘请的人,姑娘放心吧,他们都贼精贼精的,再不敢招惹姑娘的。”

    庭芳嗳了一声:“是怕又被我打一顿扔出去吧。”

    魏强听的目瞪口呆,打打一顿?

    平儿笑着对魏强说:“魏叔您只管安心住下,在叶家,我们姑娘无人敢惹的,您可得直起腰杆,别让人小瞧了姑娘才是。”

    魏强有些不信,他身体好的时候,常去大户人家替人打家具。姨娘庶出是什么待遇,见的多了。所以当时父母要卖妹妹时他才那么大反应。虽是锦衣玉食,却是如履薄冰。他妹妹肯定就是这么早早死的。听到平儿的话,疑心她吹牛,不敢叫庭芳为难。庶出比姨娘好过一点儿,也仅仅是一点儿罢了。

    想起早逝的妹妹,魏强的嗓子有些堵。短暂的沉默后,终于鼓起勇气道:“都是我不好,姑娘恨我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