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4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的内心是崩溃的,她只跟魏娘子接触过,觉得魏娘子为人明白懂礼,夫妻还和睦,想来舅舅不会差到哪里去。结果舅舅略有点傻x倾向,庭芳想哭的心都有。她原来还想让便宜舅舅帮忙藏点东西,以备不时之需。越氏说的没错,居安思危,总要给自家留点翻身的本钱。而钱帛动人心,不能指望每一个托付的人都不动贪念,就只能是广撒网,增加概率。魏家人品很不错,是相对好的人选。万万没想到舅舅脑子不好使,怨念的看了魏强一眼,好吧,技术宅都内样,我忍!

    庭芳深吸一口气,决定得让魏强醒醒神,表对着她一脸愧疚,真心消受不起,便道:“我竟不懂阿叔说的是什么话了。”

    魏强一时语塞。

    庭芳又笑道:“若是我姨娘的事儿,却是怨不得你。”谢谢您呐!庶出再不好,也是统治阶级。你把妹子嫁到乡下,再嫡出也是被统治阶级。不能说有骨气不是好事,问题就在于,基于庭芳的立场,如果要她选,宁选做奸生子,也不要那份乡间的“光明正大”好么!不是她拜金,这是个阶级社会,苗惜惜还不如她长的好呢,还是官宦之后呢,结果呢?当然长的不好的更惨,从来就是越底层越野蛮,凭她惊才绝艳,伺候不好丈夫婆婆,照样打死。那不是人过的日子。她当然认可人人平等,可是明显不能平等的时候,自然得先做人上人,至少能掌握一小部分命运。待到世间改了游戏规则,她再去追求尊严也不迟。饱暖还没解决呢,思个蛋蛋的淫……啊,不,礼仪。

    魏强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庭芳半是解释半是闲话的道:“姨娘没受过罪,一点也没有。生孩子是鬼门关,不独姨娘,我娘生小八的时候,差点就没气了。小八早产,前儿就病了。我请你来一则是好与你沟通,二则就是要替小八做东西,好叫他活动活动,将来身子骨健朗些。”

    魏强终于反应过来,脸猛的就红了。他一直对妹妹有愧,总觉得不是做妾受了大委屈,未必会死。她妹妹生的好,要是嫁在左近的地主人家,娘家能照看一二,未必就早死了。他老婆一直说庭芳娘两个过的好,他却不信。那些个大家主母根本不把妾当人,非打即骂,她妹妹定是唬着了才难产死的。更阴暗的想,没准就是太太害死的。可这话他不能对人说,只能憋在心里。如今见庭芳点破,原就木讷的他更不知所措了。

    庭芳轻轻叹口气,直接问道:“阿叔到底怎么想的?没外人,直接说。”

    魏强顿了半日,才憋出一句:“太太对姑娘好么?”

    安儿噗嗤笑了:“只差没纵的姑娘上天了。”

    庭芳白了安儿一眼。

    平儿快被安儿那棒槌气死了,死死拽着安儿往外拖,顺道守在门口,叫他们甥舅两个说私房话。

    庭芳正色道:“待我不好,你见的着我么?”

    魏强:“呃……”

    “就这么说吧,”庭芳道,“魏家与叶家没得比,娘子来回许多次,不曾受过慢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么?”庭芳对魏强的怀疑,是很不高兴的。尽管出发点很好,尽管不能说怀疑就是坏人。但之于庭芳,陈氏比魏强要亲的多的多。不是说有血缘就能战胜一切,假如魏姨娘是周姨娘或孙姨娘的性子,她也只好呵呵亲娘一脸,麻溜的抱嫡母大.腿,谁爱要傻x谁要,反正她不要。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远比血缘重要。魏强以疏间亲,该有多糊涂?不提旁的,现魏文昊的笔墨纸砚还都是陈氏提供的呢!心里惦记着妹妹是没错,但不要以为全天下就你是好人了!真当陈氏愿意给丈夫娶小老婆?真当陈氏愿意对着一屋子庶出?如果可以,她一定希望大房六个孩子全是嫡出,东西厢房全做了库房。陈氏能么?显然不能。都是受害者,能团结点嘛?

    庭芳拿出了十二分的耐心道:“我娘真的很疼我,你放心。”说毕又觉的自己也很蠢,哪怕是庭苗面对亲舅舅,也只能说秦氏待她与庭琇无二。于是补充道,“我娘为着我,不知跟爹吵了多少回。我是她亲手养大,再没有人比她对我好了。”

    魏强忍不住问:“那你……姨娘呢?”

    庭芳苦笑:“我生下来且不知道自己有姨娘!我娘诚心想瞒,谁敢告诉我?那年你病了,魏娘子哭着来求,是我娘牵着我的手说——那是你姨娘的嫂嫂,你记住她,日后可要好好照应。还同我说,魏姨娘拿命生的你,你别忘了她。”庭芳眼圈有点红,压低声音道,“你是我舅舅,但你不能疑我娘。”嫡母做到陈氏的份上,她再有一丝怨言,她就是畜生!

    魏强低低的说:“你姨娘……很好的……”

    “我不知道。”庭芳客观的说,“我不认识,我没见过。我们没有缘分。”婴儿的视觉没有发育,刚清醒过来时那模糊的一眼,只有个轮廓。魏姨娘生女即亡,她甚至看不到第二眼。魏姨娘长什么样?是什么性格?声音好不好听?叫什么名字?统统不知道,叶家也没有人知道。因为魏姨娘根本就不是叶家任何人的亲人。

    “可他是你的亲娘!”魏强有些愤怒。

    庭芳无力了:“然后呢?你想怎样?”

    魏强又说不出话来了。

    庭芳翻个白眼:“她不是我亲娘魏娘子能进叶家大门?你到底觉得叶家哪里对不起你?”

    魏强的脸又红了:“没有……叶家对我们有大恩。”

    “那你又在怨什么?”

    魏强哪里说的清楚,心里是隐隐有一种——如果不是叶家要纳妾他妹妹不会死的认定。然而这是很没道理完全无法说出口的理由。

    庭芳看了魏强一眼,道:“姨娘没有见识,我有。如果要我选,宁做妾不做妻,就这么简单。”

    魏强呆了。

    “我想活下去,并没有错。”庭芳平淡的道,“没有做妾的妹妹,你也活不到今天。即便你能把妹妹留在家里,你死了,没有兄弟的女眷在乡间,也不过就是个半掩门罢了。”

    庭芳一语中的,魏强被刺激的几欲昏厥。

    庭芳继续道:“假设,姨娘有很多兄弟,能替她出头。”说着冷笑,“魏家有那么多田亩养那么多人么?”马尔斯陷阱,你当说着好玩?家里没有男丁,很容易被人欺负。但同时家里男丁多了,就得有相应的经济财力去支撑。古代上升通道之窄,只好说与同时代的西方相比如何如何。本质上,还是看天看命的。人如蝼蚁,生存不易。女人就是玩物,漂亮呢,运气好能撞上个好猫奴,快乐的做铲屎官做的不亦乐乎;不漂亮那就对不起了,逮不着老鼠被打还是小事,被卖来卖去颠沛流离才是正常模式。那样的日子鬼才愿意过!所以别怪袭人晴雯个个都想当姨娘,别怪周掌柜觉得自己妹妹当了妾就兴头的不知东南西北。妾,是底层女性唯一的上升通道,别特么去自以为是的堵路,女人体力弱,不是没长脑!哪样过的好自己能不知道?

    说当妾苦的,要么是比妾更上.位者的妻,要么就是特么没见过世面。她绝对相信魏姨娘即使活着,抛开那些儒家的东西不论,叶家要休她回家,她也是要上吊的。一天到晚吃不饱生病全靠硬抗,夏天蚊虫轰炸连个像样的帐子都没有,冬天冷的没御寒的衣服不说还得在冰冷的水里洗衣服。早起劈柴挑水舂米做饭喂猪喂鸡下地干活,好容易喘口气,边喘边拿着篾片编竹篮子补贴家用。一年到头混的好了过年能顿肉歇几天,混的不好了儿子生在田里生完爬起来继续干活。坐月子是神马?有那玩意儿吗?我怎么没听说过?比着这样的日子你跟我说做妾委屈?我特么糊你一脸大姨妈好吗!

    魏强无言以对。

    庭芳总结陈词:“我没受过委屈,姨娘没有,你也没有。”确实应该感谢叶家的牛x。有叶家她才可以矫情的说皇家不好相与,不要做福王妃。若她生在魏家,只怕早麻溜的爬上福王的床,先混个通房再说。横竖底层女性就是专给人做玩物的,王爷比乡绅还是要好对付的。来古代九年,太特么能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家生了闺女就掐死了!反正养了也没用,不掐死作甚?庭芳的怨念都快实体化了!麻蛋!太.祖我要入党!

    强压下去默写红宝书片段的冲动,懒的跟魏强废话下去,直接说正事:“我有个调皮的表弟。这两日八成要来捉弄一下你,他真来了,你只管告诉我,我揍他。”还要指着陈恭寻狗屎藏宝石,本来是想跟魏强通气大家做戏的。如今看来,只好瞒着魏强了。

    魏强不确定的问:“是舅太太家的少爷么?”

    庭芳无力的点头:“是他,皮的很,全家都管不住。谁来了他都要出幺蛾子,我还不知他要闹什么,你先有个心理准备。”怕魏强误会,又补了一句,“那臭小子连皇帝的儿子都敢上弹弓,好悬没叫打死。他很该管管了,他要淘气,你只管告诉我。”

    魏强惊悚了:“皇帝的儿子?”

    庭芳摆摆手:“所以他一定会来闹的,是他操蛋,不是针对你。不来最好,来了你也别多心。那孩子欠抽。”

    魏强只得点头:“我不会跟孩子计较的。”

    庭芳想想,没什么好说的了。就道:“那我先回了,待会儿拨个叫百合的小丫头过来。叶家规矩严,你若闷了可往外头逛去,别在家里乱走。有事找我,就叫百合进来通信。”

    魏强应了。

    庭芳交代完该交代的事,转身出门。仰天长叹,魏娘子,你的智商分你老公一半可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