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6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徐景昌身负监工大任,相当于项目经理,盯完策划组的庭芳,就预备去盯研发组了。并没有多少时间跟庭芳闲磕牙,何况两个人虽说关系不错,却没有好到莫逆之交。尽管彼此都对福王发送了上千字的弹幕,但账号密码互相保密。大概都知道一点儿,落个彼此心照不宣罢了。庭芳觉得自己要加强于大师兄的联系。搁后世,两个是绝对的竞争关系。可如今老板是不能换的,甚至是不能惹的。按照先来后到的原则,徐景昌算是她顶头上司。上司的马屁要拍好,是职场的基本原则。

    因此在徐景昌告辞的时候,庭芳笑道:“师兄还是先歇歇,他们做滑轮的总要时间。恰好你睡一觉,回头正正好儿接着干。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妹妹。再有,前日舅母与我娘都说要与你裁新衣裳,那日量尺寸你偏不在。哪日记得把尺寸送来,好一并做了。”

    徐景昌道:“不必麻烦,给我裁了,仔细陈恭哭鼻子。”

    “理他呢,”庭芳笑嘻嘻的道,“人长的好呀,就是占便宜。我娘好悬忘了给小八的衣裳,愣记得还没你的尺寸。又说前日看你的鞋旧了,正捡布料叫针线上的人做鞋呢。”

    徐景昌不好意思的道:“伯母太客气了。”

    庭芳道:“横竖不是我做,你朝我娘说去。”徐景昌是个倒霉孩子,家庭温暖更容易打动他的心。福王一条汉子,照顾的没那么仔细,她不能让福王妃把巧宗儿截了去。

    果然徐景昌笑的更开心了点儿。庭芳心里给了自己一个v,日后要把他当亲兄弟一般照看才是。

    徐景昌撤走后,庭芳继续默默的画图纸。既然福王主动把滑轮组接过去,那就不用浪费魏强的人力,让他专管做玩具得了。游乐场的图纸大致画好,使百合去交给魏强后,便又开始画可调节高度的桌椅。没必要做到后世那种手摇调节的精致程度,用卡口更好。木料也无需贵重,要紧是快。学堂里的桌椅全都要换,各人家里的桌椅也都得跟着换。结构很简单,画完后.庭芳想了想,还是决定交给外面的人做。魏强手艺是不错,但是他慢。适合做小八动用的东西。桌椅都是粗苯大家伙,犯不着让魏强慢慢磨。

    画完图纸,放下笔出神。从电磁感应的事件来看,福王并不是一个宽厚的老板。可是作为不能换老板的下属,不停的刷存在感是很有必要的。尤其她一个女孩子,在这个时代,女孩子但凡出头,都是背水一战。别说吃老本,只要江郎才尽,分分钟要被浸猪笼。她必须不停的展示出自己独一无二的才华,致使福王以及叶家舍不得放弃她。于是产生了另一个问题,如何才能在心胸不够宽阔的老板手里恰到好处的展示自己的才华呢?福王爱玩,表面上来看,只要她不断的更新数学知识,就很难被淘汰,毕竟是独门绝技。可是福王快二十了,他忽然有一天对数学没兴趣了,又当如何?

    如今叶家是她天然的后盾,但是后盾的中坚力量是老太爷与老太太。老健春寒秋后热,他们两个不能护自己很久。庭芳逐条分析现状——陈氏算是她的靠山,但陈氏干不过大老爷。越氏是她的盟友,也干的过大老爷,但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如何想。这是帮她的。想弄死她的人呢?亲爹、三叔。庭芳摸着下巴,都非常的不好对付啊!

    庭芳沉思良久,决定还是得跟庭珮加强维系。她得让二房离不开她。叶家的政治遗产,大老爷是不可能得到的。所以下任家主一定是二房,打好关系很有必要。其实还有条不得已的路子,那就是嫁给陈恭。她自信能降服住陈恭,杨安琴也算能诱之以利,同时只要她不是叶家人,大老爷就不能拿她怎么样。可嫁给陈恭是下下策,或许关键时刻陈恭会保护她,可惜陈恭不会是家主,他的保护并没有什么卵用。与其把宝押在陈谦以及不曾打过交道的外祖身上,不如与庭玬结盟更有效。再有一条,实在不行只能隐姓埋名去给福王做丫头了。庭芳在心里默默把自身的危险与解决办法一一列表。而后起身去走去了外书房。

    老太爷还没回来,外书房里只有钱良功在看文件。见到庭芳,钱良功笑道:“姑娘今日来的好早,只怕老太爷没那么快回来。”

    庭芳道:“有一事想与先生商议。”

    “姑娘请说。”

    庭芳想了想道:“往后不要紧的议事,我想带上二哥哥,先生以为何?”

    钱良功笑问:“姑娘想什么了?”

    “姑娘想姑娘只是个姑娘。”庭芳说了一句绕口的话,“独木不成林,抱团打架并不稀罕。”

    钱良功又问:“姑娘可是得了什么风声?”

    庭芳笑笑:“先生可知凡事分为四等?”

    “请说。”

    庭芳道:“紧急重要,重要不紧急,紧急不重要,不紧急不重要。”

    钱良功眼睛一亮:“说的好!”

    庭芳笑道:“重要不紧急的事最为要紧,因为容易忽视。一不留神,就变得又重要又紧急了。君子防未然,我不能等有事发生的时候,再去做准备。”

    钱良功道:“姑娘就不怕做无用功,或是南辕北辙么?”

    庭芳苦笑:“现就有一事,只怕不预备不行了。”

    钱良功忙问:“可是福王殿下又……”

    “竟不知怎么说。”庭芳摇头,“我们老爷越发看不惯我,若先生是老爷,该如何处置我呢?”

    钱良功摸着胡子笑道:“招女婿上门。”

    庭芳没好气的道:“那是先生!”

    钱良功笑道:“还有老太爷在呢,姑娘急什么?”

    庭芳直接道:“我怕那个猪队友一时出绝招!”

    钱良功满脸疑惑:“嗯?”

    庭芳长长叹口气:“我爹此人!外头我是不知,在家里的智囊只有一位。那位先前还想把我送往江西,差点叫埋坑里。她一个妇道人家,对付女孩儿也就那么几招。不能掐死,总能嫁出去吧?也不用寻那多差的人家,只需对方家大业大规矩森严,我不想死就只得老老实实在家猫着生孩子了。衣食上倒不愁,乌龟也不是不能装。问题是我出书出一半,去嫁人生孩子了,你说福王他怎么办?”抢臣下的老婆做小老婆,皇家人是熟练活。一旦发现她脱离了控制,福王绝对会下手的。之所以纵着她不要求她当什么王妃侧妃通房丫头,是因为叶家不好惹的同时大开方便之门,让他能及时刷到更新。因此,如果大老爷出昏招的话,闹到最后,很有可能是叶家她夫家与她本人全都没落着好。所以她只有两条路,要么不嫁,要么夫家能被绝对支配。而大老爷恰恰想的是,谁能绝对支配她!她那糊涂蛋的亲爹,到现在还没想明白她已经不仅仅是叶家的闺女,还是福王最重要的玩具,暂时没有之一。

    钱良功的脸色凝重起来。作为叶阁老本人最信任的幕僚,对叶家的情况早就了然于心。自从首辅告病,内阁权力逐渐落入叶阁老手中后,朝堂上对叶家的态度开始转变。首先便是奉承的人多了。大老爷无事的时候不显,被人奉承多了,就开始自以为是。否则他堂堂两榜进士,真蠢的无可救药么?不过是被权迷了眼,利熏了心。光看见自家权势滔天,站到了太子的船上,日后可以坐想荣华。并没看见船小风大,四处漏水的现状。自以为自家已经是名门望族,想要追求规矩礼仪好叫人赞诗书传家门风清贵,才特别看不惯庭芳。

    平心而论,钱良功也不喜欢庭芳。只当前用人之际,哪里还顾的了那么许多。便是要追求门风,也得淌过了这一遭。但大老爷让人头痛的恰恰是,他以为站队就完事了,现在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此结无解!如今还不急,庭瑶未过明路。可一旦庭瑶被下旨,恐怕再反应就来不及了。太孙妃娘家姐妹,有的是人求娶,庭芳上头只有庭兰,可谓是不出三日就能寻到“合适”的人家。到时候再悔婚,是嫌弃叶家的船洞太小么?

    不得不说庭芳考虑的十分周全。钱良功真心实意的赞道:“姑娘深谋远虑。”

    庭芳扯了扯嘴角:“我就是个破绽,得把自己护好了,咱们才不会倒霉。”

    钱良功想了想,道:“不若先给姑娘定门亲,大老爷便不好做手脚了。”

    庭芳一脸血,麻蛋!这货打着过河拆桥的主意!太不敬业了!庭芳在心里狠记了钱良功一笔,冷笑道:“我看着先生就亲切,好似我亲爹一般。”呵呵,定亲?定给谁啊?看起来似解决了很多问题,实际上把她埋沟里。首先这门亲必须好拿捏,所以只能往下找;其次必须保证太子登基后她才能结婚,所以年纪必须小。那么问题来了,她叶.庭芳一个大功臣凭什么要把将来交到一个生活条件艰苦并不知未来的人的手中?她提出大老爷有可能把她许亲,就是不想让叶家陷入悔婚的境地,毕竟对家里其它女孩子还是有伤害的。所以只要她定亲,就一定会陷入两难。要么自己砍掉自己所有的优势泯于众人,给男人和夫族做一辈子牛马;要么奋力一驳把六个姐妹全坑死。这混蛋打的就是晓之以情的旗号,要她牺牲自己成全全家,脑子没问题吧?

    钱良功登时被庭芳刺的冷汗直冒,他那点小计谋瞬间就被识破,这个姑娘太不好惹了!忙收敛神思,问道:“姑娘想怎样?学生必定鞠躬尽瘁。”

    庭芳笑吟吟的道:“福王殿下想哄皇后娘娘开心,都只交代了我一句话。”

    钱良功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庭芳继续道:“殿下说了,做个新鲜玩意吧。”

    钱良功:“……”

    庭芳弹弹袖子上不存在的灰尘,跳下凳子,头也不回的走了。作为幕僚,想不出办法了,就给我滚。都是干同一工种的,谁不知道谁啊,呵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