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8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陈恭又被揍了,扑在床.上抽抽噎噎的哭。杨安琴也在哭,只是坐在自己的屋子里,暗自垂泪。陈恭那里有庭芜很讲义气的陪着,陈谦只好陪杨安琴了。

    陈谦递了个干净的帕子过去:“娘,别哭了。他淘气又不是一遭两遭的,四妹妹半点没生气,你也就别气了吧。”

    杨安琴哭的太难过,以至于抑制不住的打嗝:“我不时哭他淘气。”淘气有什么好哭的,论淘气,陈恭还不如她小时候呢。

    陈谦问:“那是哭什么?”

    杨安琴吸了下鼻子,道:“我哭他是个棒槌!别人哄什么就信什么,叫他去扔狗屎,他就真去扔!也不动脑子想想!他是姑母的亲侄儿,去扔魏强。别人瞧见了还当是我挑唆的。我是抽了周家一回,可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魏家又没惹我,又没惹你姑母。还叫四丫头落个没脸。他害四丫头还不够么?换个人早翻脸了。四丫头够给我们面子了,难道我就是那样给脸不要脸的人么?”

    陈谦忙劝道:“四妹妹真没恼,庭玬也不是故意的,就是一处儿淘气。”庭芳是个直脾气,以前恼陈恭的时候,那会不是上脚踹。这次无动于衷的,可见并没把魏强放在心上。

    杨安琴摇头道:“我没怪庭玬。我就是恨他不争气。七丫头日日同他在一处,狠劝都不听,只顾着当时好耍,就不曾想后果。吃了那么大的教训,还不长记性。你说我要拿他怎么办?庭玬没恶意,外头可就未必。你想想叶家三老爷,我实不想将来看到他也成那样!”

    陈谦道:“他还小呢,小孩子不都那样么,给块糖就骗走了。”内心哀嚎,亲娘嗳!你别咒你儿子行么?叶家倒霉催的养出几个倒霉蛋,陈家不至于!

    杨安琴哭道:“你四妹妹就比他大一岁。”

    陈谦整个人都不好了:“您别拿四妹妹做标准!!!”提起庭芳,他就浑身不自在。明明见天搞三搞四的,写的字儿还能当范本。每天都在以看的见的速度进步,总觉得哪一天就要被她超过。写字有天赋不算什么,狠的是什么都强!天生就是虐人的!谁跟她比谁有病!

    杨安琴愣了一下,又哭道:“那七姑娘呢?比陈恭还小一岁呢!”

    陈谦咬牙切齿的道:“七姑娘是四姑娘的亲妹子!亲、生、的!”那熊孩子也是一朵奇葩,叶家第三代十五个孩子的脑子全长她们姐俩头上了!不对!庭瑶也挺聪明的。陈家下任家主羡慕嫉妒恨中……冷静了好一会儿,陈恭才道,“余下的,庭松庭琇还行。庭理跟陈恭差不多,就是没陈恭调皮。庭枫庭杨太小了,看不出来。陈恭原就不是奇才,您不能拿拔尖儿的跟他比。他还不如我小时候呢,只要别差的太离谱就行了。谁家孩子不捣蛋呢?您也别太忧心。笨就笨点吧,四妹妹说了要教他们算学的。会算账不叫人糊弄就差不离了。实在不行将来把您陪嫁的铺子通给他,还怕他饿死不成?”说着又笑,“横竖他四姐姐管的住他,将来接着管呗。”

    杨安琴低落的道:“她要真肯管就好了。”

    陈谦道:“别打她主意,她必管的。我冷眼看着,对姊妹她护的紧。原先恨不得打死陈恭,这回你打陈恭不还得躲着她打,她都求过一回情了。那孩子死心眼,你待她好,她就待你好。只将来别给他找个混人,惹的庭芳翻脸就行了。哪就愁到那个地步了。”

    杨安琴赌气道:“那我就不管了,通扔给庭芳管去!”

    陈谦忍不住笑了:“行行,你同姑母说话儿,我瞧瞧陈恭去。”说毕帮杨安琴擦了泪,直推去陈氏的上房门口,才折回来看陈恭。

    陈恭自然在哭,被庭芜拧着耳朵训:“我告诉你!下回再招我姐姐试试?那是她姨娘的兄弟,你同三哥竟敢去戏弄他!你们嫡出的了不起啊?姨娘的兄弟就不是人啦?当我们是有气的死人呐!你倒是说话啊!哑巴啦?”

    陈恭挨揍的时候就想起自己惹的是庭芳的舅舅了,所以才跟鹌鹑似的躲在被子里哭。被庭芜揪耳朵也不敢反抗,只怯生生的说:“那我怎么办?”

    庭芜冷笑:“看着办!”

    陈恭又想哭了:“四姐姐会打死我的,好妹妹,你帮我想个法子。”

    庭芜哼的一声扭过头去,萝莉非常不高兴!原先她们家就因为“舅舅”打了一场官司。当然不能说结果不好,至少看清了她大哥的为人么。可是不管怎样,庭芜还是希望大家能给姨娘并姨娘兄弟一些体面的。管陈氏叫娘,总不至于真当自己是陈氏亲生的。陈恭去闹魏强,庭芳还真不好意思说什么。庭芳不好说,自然就得她来说。不然要她何用?

    正在此时,陈谦进来了。庭芜见到陈谦,先福了福,然后傲娇的走了。把那蠢蛋训完了,她才懒的奉陪呢。陈谦才知道,合着庭芜不是来陪陈恭的,是来抽陈恭的。

    陈恭看到哥哥来了,扑到哥哥身上哭道:“大哥,救我啊!我会被四姐姐打死的。”

    陈谦笑着拍拍陈恭的脑袋:“这会儿知道怕了?你四姐姐打不死你,还替你求情呢。”

    陈恭嗷的惨叫一声:“她就故意的,不求情还好,求完情娘打的更狠了。”陈恭指着断在地上的藤条控诉,“打折了!打折了!!大哥,我屁.股疼,尾椎疼,呜呜呜,我旧伤复发了,我要死了!”

    陈谦:“……”好想捡起地上的藤条补一顿……

    “大哥你说我怎么办?”陈恭哭道,“四姐姐是不是生气了?再也不陪我玩了?”说着就悲从中来,嚎啕大哭。

    陈谦继续:“……”原来最伤心的不是挨打,而是庭芳不带他玩了。无力的道,“好了,起来,我带你去找四妹妹赔礼。替你说好话儿。”

    陈恭不大相信陈谦能说动庭芳,但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态,还是抽抽噎噎的下床穿鞋,牵着陈谦的衣角满叶府寻庭芳。

    庭芳也好找,正在后头的院子里看魏强做东西呢。陈恭其实想避开魏强,又怕陈恭没那么多耐心陪他第二次,只好硬着头皮进了院子。

    院子里热火朝天,叮叮当当的敲的好不热闹。陈谦看到西厢门窗全拆卸下来,里头隔成鸽子笼一般的小屋子,顿时有些腿软。模拟考近在眼前,此刻感触尤为明显。深吸一口气,领着陈恭去了魏强打家具的东厢。空气里还有隐隐约约狗屎的臭味,庭芳正蹲在地上,跟魏强说些什么。

    陈恭被陈谦往里一推,一个踉跄险险稳住了身子,立定弱弱的喊道:“四姐姐……”

    魏强先听见,看到陈恭,先不自在了一下。庭芳次后抬头见陈恭两眼红肿,问道:“又怎么了?谦哥哥带着来,可是跟庭芜拌嘴了?”

    陈恭摇头。

    “莫不是打架了?”

    陈恭还是摇头。

    庭芳只好问陈谦:“他怎么了?”

    陈谦笑道:“被娘抽了,我领着来赔礼道歉。”又对魏强道,“舍弟顽皮,对不住。”

    魏强忙摆手:“无事无事,我们乡下里比他皮的多的事。”心中纳罕,叶家人也太客气了。统共两个孩子顽皮,竟都带来道歉。他算什么牌面上的人呢?不由看向庭芳,莫不是她真的从不受气的?

    陈谦又推了陈恭一把,陈恭只得不情不愿的对魏强作了个揖:“对不起,是我不对。下回再不敢了。”

    庭芳挑眉:“道歉有用的话,要刑部干嘛?”

    陈恭又快哭了:“四姐姐……”

    魏强忙劝:“算了算了,小孩子家家的。二太太也是客气,都给了那么多东西了。姑娘就别恼了吧。”

    庭芳故意板着脸:“越大越不消停!光说不练我是不会原谅你的,回去给我写二十页大字!没写完别来见我。”

    陈恭登时活了一半:“写完你就不恼我了?”

    庭芳点点头:“待你写完,写的好了,我有好东西给你。”

    陈恭原地满血复活,高兴的扑到庭芳身边,拉着庭芳的手道:“四姐姐最好了!我最喜欢四姐姐!”

    陈谦憋笑憋的快岔气了,熊孩子太好骗,连庭芳装生气都看不出来。好容易顺了气,才道:“我说了四姐姐不恼你吧?”

    陈恭猛点头。

    庭芳拍拍陈恭的狗头:“去玩吧,姐姐还有事呢。”

    陈恭眼睛扑闪扑闪的:“是做方才说的好东西吗?被福王殿下搬走的东西什么时候才能再做好?你上回说的可以爬梯子然后滑下去的大玩具得了吗?”

    “是是是,”庭芳哄道,“正在做呢,你别裹乱。赶紧回去写字。再有过几日就要模拟考,考的不好的通不许进去玩!”

    “啊?”陈恭满脸的难以置信,“好姐姐,你别对我这么狠心!”

    “这个没得谈!不然你们玩物丧志,我可得挨板子。”庭芳道,“对了,还有个东西,正好你得闲儿帮我顺道送去学里。我正没空呢。”

    陈恭蔫蔫的:“什么东西?”

    庭芳递过来一块木板,上面订着一叠纸。陈谦顺着陈恭的目光看去,登时就想把庭芳就地打死!

    只见上面赫然写着:“模拟考倒计时,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