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9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陈谦泪目望天,认命的接过钉着倒计时的木板,默默的转身离去,只留下萧瑟的背影。陈恭看了看陈谦,又看了看庭芳,觉得还是庭芳恐怖一点点,麻溜的跟着陈谦跑了。

    庭芳笑着挥挥手绢,果然每个学校都会使的招式对雏儿的杀伤力是巨大的。后世的孩子可能打小被虐习惯了,到了高考反而没感觉。而此刻的孩子么……头一回见这么狠的手段,不被吓着才怪!陈谦还从来没有下过场,锦衣玉食心无旁骛顺风顺水,会导致他的承受能力严重不足。让他现在就开始抗压挺好的,毕竟是陈氏的娘家人,越发达越能钳制大老爷不犯傻。庭芳没有理由不推一把。何况叶家还有一大群考生,从现在起,一直考到他们麻木,方能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时与天下读书人一决雌雄。庭芳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一万个赞,她真是中国好姐妹!

    调戏完了陈谦,庭芳又转回到给小八做玩具的事儿上来。把将要做的玩具整整齐齐梳理了一遍,务必没有遗漏。因魏强认得字,就可以依赖烂笔头。庭芳弄了块石墨当粉笔,在木板上写上工作计划。左边是本旬计划,中间是日计划,右边是下旬计划。每逢一旬休两天。中间的日计划每日更新,庭芳会来一项项查看完成进度。已完成的自然无需理论,未完成的就要细究了。是什么理由导致未完成?需要顺延几日?如何改进?如何制定更合理的计划?都是庭芳需要思考的问题。所谓管理层,干的大多都是这样的事。你不能指望具体干活的人有能力有精力去做时间管理,那会很没效率。除了在木板上书写,还有册子上用毛笔抄录一份,这样计划的变更就会留下印记,而不是像木板上一样擦掉就没有了。用以保证庭芳的思路稳定清晰,调整计划有迹可循。顺道当做练字了。

    庭芳什么都学,好似学的很杂,却样样拿的出手,理由其实很简单。她尽可能的去寻找事半功倍的方法。明确的时间计划是一条,同时互不干扰的做几件事是另一条。再有集中力的训练就不足外人道了,反正说了也没几个人会信,信了也没几个人能做得到。除了亲自接管的庭芜,余者也就偶尔念叨几句,再不会帮他们做训练的。魏强倒是天生集中力好,所以做的东西才精致。八级技工好苗子,要是身体再好些就好了。

    魏强自然是从不曾接触过庭芳的工作方式,但他有一桩好处,便是遵循收人钱财□□的道理。尽管有些莫名其妙的自以为是,对工作的服从性还是很高的。当然,叶家拿钱砸人是很重要的原因。他需要钱,很多钱。他想下次生病的时候不要再找庭芳,想儿子写字的纸自己去买,还想替儿子攒点老婆本,以及将来的养老钱。魏强是个别扭的人,同时是个有尊严的人。不愿靠施舍过活,就只能加倍努力。

    庭芳容忍了魏强的别扭,也对他的骄傲有基本的尊重。就如她对亲戚的一惯态度,耍的来就多耍耍,耍不来咱们还是亲戚。魏强是她舅舅,无论如何都是要照看的,照看个老别扭比照看个老无赖还是强很多嘛!起码心里高兴啊!至于奇怪的愧疚感就更浮云了,解释清楚自己不是苦菜花就行。还不兴人有点脾气啊!想当年她刚工作的时候,那恨不得叫人掐死的技术党固有的臭毛病硬是三四年才差不多改的七七八八。既然当年的老板能忍她,她现在当然同样能忍的毫无压力。说白了,大家都是吃技术饭的,骨子里的臭脾气不都是一样一样的欠抽嘛!懂!

    谁料交代完正事,魏强并不如往常一般开工,而是欲言又止。

    庭芳忙问:“还有什么事么?只管说。”

    魏强整理了一下思路,才道:“我浑家要过来,想见见姑娘。”

    庭芳爽快的道:“好呀,什么时候来了打发丫头告诉我一声。近些天没什么空,可能要娘子先坐坐,我才能陪她说话儿。”

    魏强挠挠头:“姑娘的丫头,许了我们村里的岳家。”

    庭芳道:“可是有什么问题?”

    魏强犹豫了一会儿,才道:“那个……岳家想求个情,聘礼能不能少点儿?他们家实拿不出那么多了!”

    庭芳愣了下:“什么聘礼?”

    魏强笑道:“姑娘怕是还不知道,娶亲总要给点聘礼的。岳家很愿意娶,只是袁家要二十两金子,他们家拿不出来。非要卖了田土自然能凑,就是怕没了田产,袁姑娘嫁过去受苦。”事实远没有魏强说的那么委婉。先前岳家听说能娶阁老府上的丫头,差点以为魏家消遣他们。魏娘子再三说了,他们才信。后合了八字,又听说丫头识字,阖家都高兴疯了,自以为攀上了大树。可真谈到了婚事,袁家张嘴就是二十两金子。岳家来回跑了好几次都没把价格砍下来。按说二十两金子换个门路,并不是很亏,搭上叶阁老家的线,枯水期族里竟不用出男丁去争水——谁敢跟阁老府去争?宰相门房七品官,有点什么事那袁氏跑回阁老府哭上一哭,对方简直吃不了兜着走。故岳家挨家挨户的借钱。族里也诚心想帮,却是乡下地方实凑不来那么多。

    岳家族老都不想结亲了,再是金疙瘩,也无现钱去淘换。可又合了八字,不敢退亲。想来想去,还是求了魏家,看能不能减免些许。若能砍到十六两,勉强凑的齐;若能到十二两,就更好了。

    族里还有看笑话儿的,老百姓不懂大户人家,凡事都靠瞎猜。振羽还不曾进门,就有人猜她是不是叫爷们收了房,被太太打发出来的,不然何以那样金尊玉贵的丫头能便宜了岳家?哪怕是个丑丫头呢,京里还不排着队的求取。平白落到岳家,定然有诈。竟是已戏言到成亲那日必要看落红的。

    魏强看庭芳的脸色寸寸下沉,陪笑道:“实在不行,少二两也成。十八两的话,大伙儿凑一凑总能够的。”

    庭芳压抑着怒火,对魏强道:“且去告诉岳家,聘礼的事儿我还没开口呢。既是我的丫头,得按我的规矩来。谁那么大脸替我做主了?叫振羽的婆婆同你.娘子一块儿来同我说话。聘礼自是要的,谁家姑娘出嫁不要聘礼?只你们拜错了庙门,待我亲自与她说来,她再去准备。”聘礼就是卖女钱,庭芳相当讨厌这个词。可是吧,她不能逆着时代来,无论如何,得先收了聘礼,再用嫁妆去压夫家一头。意思是咱们不是卖女儿,你家媳妇是有娘家人的,可不许欺负了人去。但不代表聘礼能乱收。想也知道岳家倾家族之财投资,所要的回报同样是巨大的。庭芳给的起,但她不想给。她不想要玩投资回报,仅仅想要丫头有个好归宿而已。

    魏强为难的道:“姑娘,十八两金子,真个是极限了。”

    庭芳郁闷的道:“您看着我像缺十八两金子的人吗”

    “呃……”

    庭芳又好气又好笑,指着自己的耳坠子道:“鸽血红宝石,福王殿下赏的。宝石小不大值钱,也就十来两金子吧。”

    魏强压根就只听说过宝石,从不曾见过。又是男人,更加注意不到首饰。闻得庭芳一报价,直接傻了。

    庭芳继续道:“当然,我能赚,所以首饰也多。我小点儿的时候,也就出门做客会有百多两的头面项圈吧。日常动用之物,也多为金银器,不如宝石值钱。”

    魏强:“……”金银器已经很值钱了姑娘!

    庭芳笑道:“还怕我坑岳家几十两金子么?”

    魏强木然摇头。

    庭芳点点头:“很好,只管叫岳家娘子来见我。”说毕,转身走了。

    庭芳黑着脸回到家中,头一件事便是招来振羽问:“你.娘家收聘礼的事,你知道不知道?”

    振羽脸一红,低低的道:“知道一点儿。”

    庭芳脸色更难看:“一点儿是多少?”

    振羽觑着庭芳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道:“二十两……金子……”

    庭芳定定的看着振羽,半晌没说话。

    振羽没来由的心慌,坚持不到一盏茶功夫,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庭芳却依旧只是看着她。

    振羽紧张的有些抖:“姑娘……”

    庭芳终于盯够了,移开了视线,望着窗外沉思。按规矩,别说丫头,便是丫头的父母,都是她家奴婢,毫无人权。最简单的,振羽若跟在她身边,爹妈死了都是不需要守孝的。反倒是她叶.庭芳死了,振羽至少得守孝百天。就好比叶家遇到皇家,什么规则都得按皇家来。待庭瑶嫁了太孙,便是叶家老太爷遇着了庭瑶,都是要磕头的。君臣父子,而不是父子君臣,次序绝不能紊乱。只不过庭芳来自人人平等的时代,能宽容的她便宽容了。所以从来不拘着丫头亲近父母兄弟。可现在振羽就能为了她父母,把自己瞒在鼓里。

    是,陈恭飞身一记害了振羽,但她也尽可能帮振羽解决了后顾之忧。并不是说一定要把她放在父母之前,可好歹有什么事告诉她一声儿总成吧?她都能猜到振羽会对聘礼有什么解释了,无非就是父母养她一场不容易,随父母高兴吧。呵呵,这个世界上最无需报答养育之恩的就是奴婢了,因为他们根本就是主人家养的!否则何以对奴仆而言,忠在孝前?没有父母固然没有孩子,但没有主家,他们父母都饿死了好吗!

    愚孝不忠,是非不分!庭芳的视线从窗外转回,坐在炕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跪伏在地上的人道:“振羽,你太让我失望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