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0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振羽比庭芳大五岁,从七八岁上做小丫头起,就跟在庭芳身边。只当时庭芳过于幼小,自有更大的丫头来照顾她的起居。客观来讲,振羽做大丫头也就三年时间。通常而言第一波照顾小姐的丫头,跟小姐是没什么关系的。年纪相差太大,等她们结婚的时候,小姐都还没长记性,自然难生情谊。何况小姐小的时候,主要照顾她们的是乳.母。故庭芳五岁入学堂时,振羽与水仙两个小丫头片子就跟在她后面旁听,为的是她们年纪刚好,待庭芳出嫁时,她们刚好配了人,恰做陪房跟去夫家,情谊深重更忠心。说起来,这拨丫头,与小百合那波,就算是跟庭芳一辈子的人了。只不过振羽出了意外,才把缘分斩断了。庭芳惯作老大,跟过她的人都要照顾妥帖,便是振羽出嫁,她原也是打算好好照拂的。没想到人家全不当回事儿,竟全是庭芳自作多情了。

    庭芳很难想象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会变成一道送分题。尤其是庭芳本人的路并不怎么好走。姨娘死的早,在嫡母面前是优势,但在没抱上嫡母大.腿前很有可能得不到应该有的待遇。看庭苗就知道了,真真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而且嫡母的大.腿没有想象中的好抱,一屋子庶出就没谁不想那么干的,却总有人干的好,有人干不好。庭芳是穿的,才叫她捡上了大便宜。好容易跟嫡母混的好了,眼看着享受嫡女待遇时,又落入福王手中,自此闺中少女生活一去不复返,直接从小家宅斗卷入朝廷争端。经历不可谓不丰富,生活不可谓不精彩。作为长期跟在庭芳身边的丫头,竟然到此刻依然满脑子浆糊,不长半点智商,整个让人无言以对。

    振羽是家生子,父母育有一女一子。基本上跟后世微博八卦的故事没什么不同。无非是父母重男轻女,女儿是提款机,儿子是吞金兽。振羽的月钱赏赐都补贴了家里,以至于裙子下的裤子全是各色补丁。若非丫头代表主子的脸面,恐怕连罩衣都给了爹妈。所以,当日陈恭扯掉了振羽的裙子,导致振羽露出肌肤的罪魁便是她打满补丁且有洞的裤子。否则按照时下的穿法,想看到女孩儿不外露的肌肤,且有的剥。庭芳往日并不理论,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她管不了那么许多。没有人可以对别人的人生负全责,哪怕那个人是她的丫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爱做肉包子,那就去做肉包子。她尽自己的努力就好。但庭芳没想到的是,振羽会帮着娘家人瞒着她。

    振羽为何出嫁?为何要找魏家说亲?都是大伙儿心知肚明的事。无非是庭芳心软,想给振羽一条活路。精挑细选之下才找到的人家,背靠叶府,普通人家的小姐也未必如她潇洒。袁家除了生了振羽外,几乎没对她付出过什么。反之庭芳从选人到嫁妆,无不精心。甚至连她有没有零花钱使都考虑到了,特特百忙之中抽.出空来做蘑菇的人工培育实验,甚至担心皇后崩逝导致她的婚礼不能热闹,加紧办事,叫她风光一回。自问对个丫头,已经仁至义尽。结果袁家狮子大张口,硬把婚事给耽误了下来。

    举家欠债娶妻,这个债一定是要两口子去还的。等于袁家透支了振羽全部的价值和未来的幸福以补贴家用,而振羽却愚蠢的替她们隐瞒,把庭芳蒙在鼓里。振羽还全没当回事,既没有对父母的不满,也没有对庭芳的愧疚。庭芳终于得承认,有些人生来就是浪费粮食的,救也白救!

    自己要往死路上奔,庭芳犯不着那么圣母的去拦。也不为难振羽,只道:“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振羽嘤嘤哭着。

    庭芳又道:“既如此,你收拾包袱家去吧。你家要如何,自随意。能否谈拢,也别来寻我。”

    振羽瞪大眼:“姑娘……”

    庭芳鄙视的说:“别叫我姑娘,我当不起。”

    振羽难以置信的望着庭芳,哀求道:“姑娘……别丢下我,求您。”

    庭芳根本懒的废话,对安儿道:“把她送回家。”

    安儿力气奇大,尽管振羽全身瘫软,她却只需拉起振羽的胳膊一提,再往前使力,轻轻巧巧的就把人拖走了。行至门外,振羽忽然大哭:“姑娘!我错了!姑娘!我知道错了!饶了我这一遭吧!姑娘……姑娘……”

    庭芳无动于衷。在阶级社会里,她掏心掏肺对嫡母,且招的嫡母拿她当亲身的疼。掏心掏肺对个丫头,却被人当了棒槌。什么生恩丢一边,养恩大如天?合着她上蹿下跳的,尽在白眼狼身上使劲儿了。她又不是闲的神蛋疼的人,有替振羽操心日后的功夫,还不如去卖萌哄陈氏开心呢。

    振羽哭喊的动静引来了其它人,庭瑶就忙忙赶过来,隔着窗子就问:“怎么了?她要出嫁的人,怎么就闹将起来?便是有什么不好,横竖是定了亲的人,且叫她夫君操心去。”

    庭芳立刻换了表情,推开窗子,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大声对外说道:“那丫头哭嫁呢!她婆婆来送聘礼,我叫她家去待嫁,她不好意思了,死活不肯走。只好叫安儿拉着走,回头使人把她的铺盖家伙连带嫁妆送出去。我又不得闲儿,姑娘家一辈子就一回的事儿,哪能委屈了她?可不得叫她娘老子自家办的热热闹闹的!哪知她还不曾上花轿,就先哭起来!”

    众人不明就里,哄堂大笑。几个路过的仆妇都说:“不舍得主家也是有的。”虽然聘做地主家的娘子说起来好听,但生活条件却远远不如阁老府,往外发嫁真乃亦喜亦忧之事,大伙儿倒挺理解振羽的眼泪。既无热闹看,来来往往的人也就没了兴致,各干各的事去了。

    待庭瑶从正门绕进来,庭芳已关了窗子,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原样。庭瑶便压低声音问:“说吧,所谓何事?”

    庭芳道:“我竟是坐实了四阎王的名声了。改明儿寻个由头,把袁家扫地出门。咱们家要不起那样蠢的奴才。”说着又冷笑,“我也真够厉害的,统共三房人,硬是每房叫我撵走一家子,日后只怕没人敢来我面前晃了。”

    庭瑶还不知原委,忙问:“袁家出什么幺蛾子了?如今咱们家可乱不得。”

    庭芳顺了口气才道:“我好心把她家闺女许给岳家,他们家张嘴就是二十两金子的聘礼!好大脸!”

    庭瑶目瞪口呆:“二十两金子?不是二十两银子?你不是听差了吧?”二十两金子相当于二百多两银子,若非京郊良田,就可以买四十亩。每亩约出产两石左右,即约二两银子。也就是说,四十亩田每年都产出八十两的收益。秦氏的嫁妆也比二十两金子好不到哪里去,不然她也不会在婆家说不上话了。庭瑶哪里肯信袁家如此大胆,再次确认:“再去问问,别是听错了。”

    庭芳摇头:“岳家举族凑聘礼。倘或只要二十两,哪里就要求到魏娘子头上,想砍价了。他们家实诚心,问我十六两可使得?他们家百来亩田一个独生子,二十两银子何需问人借?只怕随手就有。何况我替振羽预备的嫁妆都不只二十两银子,便是一时不凑手,不拘哪里借了,哪怕高利贷呢,都随便还了,借一百个胆也不敢来跟我砍价。消遣我呐?”

    庭瑶眯起眼:“袁家想做什么呢?”奴仆没有私财,便是主家有赏,也只是使用权,并没有所有权。譬如平儿与安儿当时被送来时,所有的金银首饰,实际上是过手到了庭芳手里,而非平儿安儿所有,因此才是份大礼。只不过像叶家这样不差钱的人家,真到发嫁丫头时,懒的去算历年赏赐,统统当做嫁妆了。振羽往日的赏赐就全与了爹妈,自家通只剩几件体面的衣裳还算值钱。庭芳又特特打了好些银饰,预备她结婚时带。生怕她丢了面子,将来夫家不尊重她。

    哪知一番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庭芳当然不高兴。最恨的是还是她做的媒。败家媳妇毁三代,她跟岳家前日无仇近日无怨,坑人呢!将来魏娘子还要不要在乡间做人了?袁家从爹到女儿都脑子有水,庭芳肯定是要抽板子的。不说旁的,单说亲疏远近,庭芳就不会让袁家祸害自己亲舅母。吁了一口气,才道:“我还得见岳家娘子一面儿,真是嫌我不够忙!”

    庭瑶嗤笑:“谁叫你拿丫头当妹子待。”

    庭芳翻个白眼:“我看错人了还不行?”

    庭瑶抿嘴笑:“算叫我逮着你干蠢事的把柄了。”说着就站起来拉庭芳,“丁点大的事儿就别烦心了,一个丫头,不好了丢开手,也值得耽误你的功夫。且随我去替我算一回账,管一回事。哪个不比个丫头重要了?”

    庭芳才懒的去搭理作死的人,跳下炕来,冲安儿吩咐一句:“明日唤魏娘子同岳娘子进来,我有话同他们说。”便挣脱庭瑶的手,不耽误庭瑶做事,独自往上房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