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1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振羽哭着回到家中,袁父袁母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怵着铁塔一般的安儿,直熬到安儿走远了,才围着振羽追问。振羽压根就搞不清楚状况,只得抽抽噎噎的道“姑娘知道你们收聘礼的事,好似恼了。”

    袁母奇道“她恼什么?”

    袁父想了想“莫不是恼我们没往上孝敬吧?”

    袁母皱眉“不至于吧,她那样得宠,身上穿戴的都不只二十两金子,哪里就看的上了。”

    袁父道“你休找借口,不然她恼我们什么?嫁女收聘礼,天经地义。我原就说了得孝敬大头,偏你小气不肯。她再风光也不过是个庶出,想补贴舅家,可不得要钱么?如今好了,女儿叫撵回来了!是我糊涂了。这可怎么是好?”

    袁母急道“谁知道她一个千金小姐那么看重钱财!也未必就是恼了聘礼,我说百……振羽,不是你想着就要出嫁过好日子,便不用心伺候姑娘了吧?”

    振羽哭道“真个是为聘礼恼的,才魏强叔不提聘礼时还好好的。陈五爷胡闹,她都没生气,只叫罚抄书。她真个心情不好,陈五爷胆敢闹她,哪回不叫她拿脚踹。只她又不似想要金子的模样儿,她又不缺。我也不知道她气什么。”振羽难过极了,虽然庭芳不曾多说什么,但她知道,就在方才,庭芳不要她了。想到此处,只觉得前路无光,恐慌几乎将她淹没。比当日被扯了裙子时还要害怕,因为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除了哭,似乎没有别的办法。

    袁父忙道“依我说,还是去问问姑娘。我们瞎猜也无用,仔细问了来,哪里做的不好了,我们赶快改了便是。你伺候了姑娘那么许多年,她又待你好,只怕已经回转过来了都未可知。”

    振羽说了两句话,已是用尽全力。她伺候庭芳多年,总有些脾性是摸的清的。庭芳的脾气实算不上好,只是少有让她动真怒的事儿。惹到她头上,管你是谁,抽了再说。二太太的陪房那样大的体面,她说打就打,打完二太太还不敢吱声。背地里谁不管她叫阎王。方才庭芳就生气了,偏她猜不到庭芳在气什么。最令她绝望的是,庭芳居然没跟她说是气什么!定是不要她了!振羽又大哭,直哭的嗓子都哑了,愣没想起来赶紧去找水仙问个明白。

    振羽猜的没错,庭芳确实不打算要她了。在庭芳心里,人可以迟钝点反应慢点,但不能蠢。才到老太太房里,跟同在此处的杨安琴并陈氏越氏见了礼,立刻回了此事“袁家不安分,张嘴就问振羽婆家要二十两金子的聘礼。如此奴才要了没用,不如打发了出去。”

    老太太也是目瞪口呆“二十两金子?”她娘家当初也算一方地主,嫁妆不过七十两银子,就够周围人羡慕了。老太太活成精的人,立刻就想到了其中利害!倘或振羽婆家出了银子买了振羽,那日后逃税漏税倒不算多大的事儿,犯了事岂有不求亲家帮忙的?若是族里共同凑的钱,那袁家便要护着振羽婆家全族安全。否则他们能不打上门?袁家必不肯吐银子,就不定打着叶家的招牌去干些什么事儿了。庭芳发嫁振羽原是好心,她家竟是雁过拔毛,全然不顾振羽将来的日子,如此狠心之人,岂可留在家中?奴仆不怕蠢笨,最怕心狠手辣。日日一座宅子里住着,防是防不住的。果然要打发了出去。想了一回,老太太道,“也不用做难看了,只消放了他们良,自叫外头过去。京城不宜居,没二日.他就得往乡下搬。搬出去了,再回来就难了。四丫头你索性赏几两银子与他家买地,凡是有家有产的人,就不易生坏心。婚事便作罢吧,省的魏娘子为难。你不是还有个丫头么?换个丫头给他们家,也不用聘礼,他们家高兴还来不及呢。”

    也太憋屈了!杨安琴在旁边听的心头不快“便宜了袁家!不识好歹的东西!好心替他家女儿寻亲事,他自家且捣乱。聘礼收多了,嫁妆赶不上聘礼,女孩儿如何能在夫家直起腰杆子?”心中知道老太太的处置方式是最好的,没得逼的人狗急跳墙,就是感觉坏人偏得了好报,心里不爽。

    庭芳倒是无可无不可,横竖就袁家的德性,给他们金山银山都是假的。便道“他们未必就肯过好日子了。她家里都心眼不好,从爹到女儿都贪的很,且找个人看着他们,逼他远走才好。”

    陈氏奇道“振羽挺老实的,怎地说她贪?”

    越氏笑而不语。

    庭芳解释道“娘是不知道,她帮着爹妈,不肯告诉我实情,想求的不过是忠孝两全的名声。从来忠孝难两全,她一个丫头,且没弄明白其中含义,就想要全天下都说她好了。这样心大的丫头,我是不敢要的,亦不敢不防。”振羽未必就是成心想要忠孝两全,可恰恰就是不成心才恐怖。成心想要的,只是算计。说白了做奴仆的,能算计并不全是坏事,看主家能否比她聪明制的住她。就如红楼梦里的袭人,用她的人,能用的好,她便能当大任。只需给她足够的利益,等价交换,好聚好散。无非是贾宝玉那样的废物没法子用罢了。但振羽这样本能里贪的,竟未必就能收买了。或者说,不止得用钱收买。自家使唤的奴婢,钱居然不能收买,糟心透了好吗!振羽又不是心腹陪房,能当半个家的技术工种。代价要的也太高了。

    何况哪怕是庭芳上辈子在乡下,没得选的情况下,也更恨包子。所谓包子,不就是慷他人之慨,成自身之名么!横竖自己挨刀插了不要紧,可以随意再拿刀插.比她更弱的人。只要把旁人也插上了刀,自家的鲜血淋漓就不疼了似的。镇日哭哭啼啼,好似全天下都委屈了她。实际上她也吃亏了,却是要从比她更弱小的人身上吸血找补。实她是最弱的那就再说。这样的人最可恨,也最容易为虎作伥。曾经的贴身丫头,不知道听了她多少事,庭芳不防备才怪!

    陈氏还绕不过来,越氏补充道“嫂嫂不必想那么多,四丫头替她操碎了心,她却只亲自家父母。说句到家的话,她父母且是四丫头的奴才,她们哪里就算的有父母的人了?一家子悄没声息的发财,不知道的人,还当是四丫头仗着权势勒索百姓。谁家丫头卖二十两金子?又不是绝色。咱们家便是买会算打算盘的婆子,四十两就倒头了。算她识字,也就是四十来两。可不就得是四丫头胡乱抬价了?仔细叫言官逮着参一本,至少得叫她父亲落个御下无方。也就是如今事多才想个委婉的法子,不然送去官府,只说刁奴欺主,只怕当庭打死的都有。”

    陈氏听的唬出一身冷汗“是我没想到,心里还可怜他们。真个叫老爷被参了,回来非打四丫头板子不可。”

    老太太亦道“为了此事打板子,我是真不好拦了。”

    庭芳还没想到这一层,也是惊心。大老爷本来就恨不得掐死她,好叫叶家门风“清白”。再从她这里惹出事端来,打死她是不能的,白添了麻烦,日后叫他真盯上了,行动都不方便,振羽那四丫头,差点坑死她了,擦!

    陈氏忙站起来,唤胡妈妈道“你们赶紧的,把那家子开革了出去。不拘好听不好听,宁可丢几十两银子,我再不要他们了。没得叫四丫头受委屈。魏娘子那里更好说,就老太太说的,家里丫头尽够。水仙不也没成亲么?我手底下还有四个大丫头呢。不拘哪个想去外头的,正好允了。”

    杨安琴道“刁奴可恨!一不留神就叫他们算计了去!”又问,“袁家人做什么呢?他们一家子奴籍,便是要了金子,也不好花出去的。”

    一语提醒了众人,老太太扭头问杜妈妈“你悄悄着人去问一圈,此事透着蹊跷。”

    老太太的大丫头山姜回道“我却知道一些。”

    老太太忙问“快说。”

    山姜道“也并不是什么奇事,他家儿子好吃懒做,眠花宿柳,花钱如流水,可不得想多捞点钱么?前儿袁婆子还同我娘闲话,说振羽嫁出去了就捞不着四姑娘的赏了,不一次儿补齐怎么行?”说着笑道,“此事怨四姑娘太大方了。”

    庭芳翻个白眼“我从来论功行赏,哪里大方了。”她可不是善财童子,到今年陈氏才补贴她现金。往年连月钱都贴了魏家,想赏丫头都不能。不过些旧衣裳旧首饰,都是家中惯例。唯一大方的,竟是替振羽预备嫁妆。陈氏给了笔钱,陈恭赔了七两,她自己也添了些零钱,三处凑上才给振羽弄了三十来两银子的嫁妆并一个种蘑菇的方子。当然还有可以当硬通货的绢用来做衣裳。满破算上四十来两吧。且还在她手里没散出去呢,就踩狗屎了。也是给跪!

    老太太白了山姜一眼“既知道了,也不早告诉我。你们都记着,凡是家里出了败家子的,都回给我。有败家子的都是浑人,难免打主家的主意。竟还不当回事,好意思说笑话!”

    山姜缩缩脖子,不敢说话了。

    杨安琴眼珠一转“我有个法子,能治袁家,你们且听听,如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