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陈谦从号房里出来,觉得整个三观都重塑了。一身汗臭味,两个黑眼圈。拖着沉重的步伐,后面跟着同样狼狈的庭树庭珮和苗文林。比他们小的都有提前出考场的待遇,只有他们结结实实遭受了模拟考的洗礼。出了号房所在的院门,一时间竟有些恍惚。守在门外的丫头婆子呼啦啦的围了上来,各自领着各自的主子,一拥而去。苗文林家没有那么多人,只有苗秦氏带着苗惜惜并两个丫头搀着他回家了。

    科举考三天,也没说第三天要考到太阳落山的。通常下午就收了卷子,好叫考生自己回家。陈氏指挥着人把庭树扔到浴桶里,又做了香甜可口好克化的饭菜。陈谦则是自己安排。吃了三天窝头,早把他折磨的苦不堪言。先囫囵吃了饭,也不泡.浴,喊丫头替他洗了头,自家用肥皂洗干净了身体,晾头发的功夫就靠在墙上打盹儿。把杨安琴心疼的不行,又无可奈何。庭芳说的对,科举便是那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此刻不苦,就是苦一生。

    对于此点,庭芳自己都深有感触。高考比科举容易的多,但同样也是底层人民快速改变命运的唯一方式。经常有传说小学生做生意发财请大学生打工的流言。庭芳从来嗤之以鼻。老板跟老板不同,大学生跟大学生不同。一个小老板一个月纯利润还未必有一万,好点的大学生恨不得工资起步就一万,将来更是不用说,总之她的好基友们,多半不单干的过通胀,普遍还能干的过房价,小老板你试试?还不提劳累程度的差异。科研人员倒是又苦工资又低,可他们做的贡献已经很难用金钱衡量。导致后来还有人造谣,说高考状元都没出息,因为没听到过他们的动静。废话!全关在各大科研机构和高校,谁没事打听那个啊?庭芳本人要是家庭条件稍微再好点儿,也默默无闻去了。

    生活琐事不劳庭芳操心。陈氏虽然有点傻白甜,大房的日常运转不至于搞不定。隔着窗子,看庭兰被孙姨娘撵着替庭树送了两回东西,只觉得心好累。扭头对庭芜说“看见了没?做人别招欠!大哥哥累的都快撅过去了,这会子送东西去,倒搅和了他休息。”

    庭芜听说,冲出门去直接就把庭兰揪进来了,恰好阻挡了庭兰第三回找庭树。本来庭芜以为要掐起来的,全身毛都炸开,预备迎战。哪知庭兰一脸感激“实受不了姨娘的唠叨,多谢妹妹。”

    庭芜“……”嗳?不用掐?哦,呵呵,呵呵呵。

    庭芳心更累了,连个姨娘都搞不定,你将来嫁出门子去可怎么办哟!还得语重心长的道“姨娘不懂事儿,你读书识字的也不懂?你给关号房三天试试?姨娘说的对的自是要听,说的不对的你还听什么?”

    庭兰脸一红,她哪里好说孙姨娘想的是趁别人都没动弹她去赶热灶。她是知道或许姨娘说的不对,又说不出反驳的道理,不知道哪里不对。迷迷糊糊就执行了。她闹不明白里头弯弯绕绕,却是能看得出来庭树的不耐烦。欲不想去,姨娘急的跳脚,恰好庭芜出门揪她进来,真是感激不尽。

    庭芜撇嘴,毫不客气的道“我不比你亲?我.干嘛不去啊?”

    庭兰被刺的眼泪都差点下来了。

    庭芳冷冷的在一旁看着,好半晌才道“自家姐妹三言两语都受不住,日后到婆家机锋多着呢,我看你哭死了去。改明儿起,你也甭跟姨娘混了,下了学安安生生把作业写好,次后跟着娘去老太太屋里伺候。”

    庭兰张嘴想说凭什么要听你的!

    庭芜就已经嘲讽全开了“再没见过巴结嫡母巴结到成天跟亲姨娘混在一处的。你是不是傻啊?”

    庭兰被噎的几乎提不上气来。

    庭芳无力的道“罢罢,道理你是不通的。只一条儿,你要不要学管家?正经老太太教大姐姐管家,你不去蹭着听,做什么针线活?你是针线上的人么?家里缺了下人是怎么滴?”

    庭兰委屈的道“德言容功。”

    庭芜翻个白眼,不想说话了。

    庭芳道“你也知道德言容功啊?我以为你不知道呢!德言容不去好好学,天天死磕个针线活,你脑子里全是水!你要不是我亲姐姐,我才懒怠说你!好话我就说今日一回,我且问你,你将来是要做太太的,还是要做姨娘的?”

    庭兰低头不语。

    庭芳耐着性子道“做太太,不跟老太太太太学,去跟姨娘学!缘木求鱼学过吧?”

    庭兰委屈极了,心道太太又不待见我。

    庭芳揉着太阳穴,头痛的道“你先自家想明白,不然我说一千句你都当耳边风。我知道你姨娘酸什么,她光记得酸我得宠了,就没想过我为什么得宠!你自己想去。”

    庭兰脱口而出“对啊!为什么大伙儿都独宠你?”

    庭芜实在忍不住了“太太养的跟姨娘养的一个样儿啊?你是不是傻?”

    庭兰怒道“她不也是姨娘养的?”

    庭芳冷笑“谁说我姨娘养的?我姨娘生我下来就死了,我正经太太屋里养大的。我们家要新买几房家人,不知道内里的事,谁敢拿我当庶出试试?”

    庭兰呆了半晌,似是抓到了什么,又似抓不到。

    就庭兰那榆木脑袋,一两回能说通才怪!庭芳直接探出窗户喊丫头“红梅!”

    在陈氏门口做针线的红梅,蹬蹬就跑过来了,陪笑问“姑娘有什么吩咐?”

    庭兰眼都看直了,红梅可是陈氏最心腹的大丫头。平常不会不敬她,可要她喊,绝对不是这般殷勤。不单她语气得好点儿,红梅必是从容不迫,比她个小姐还有范儿。庭芳竟是跟唤小狗儿差不多,红梅居然就这么奔过来了!

    庭芳也不搭理庭兰,只对红梅道“学里先生说了,二姐姐的功课要抓紧。她两个丫头不懂事儿,往后下了学来家,劳姐姐多看着些。旁的不用管,只叫她把作业全写完,每日二百大字,你数着去。还有每日的作业,尽数做完。你不识字,只管收了作业问我娘。做完了作业,领她去老太太处跟着大姐姐学管家算账!”

    庭兰脸色发白,女孩儿的作业远不如男孩儿多。二百大字分明是男孩儿的量,旁的必也跟着男孩儿走。她哪里吃过那等苦头,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红梅差点笑场,硬忍住不落庭兰的面子,乖巧的应了。

    庭芜惆怅的道“二姐姐,你可知足吧。”指着自己桌上的数学道,“我还学这个呢!还学打算盘呢!数学好难啊!二姐姐一起么?”

    庭兰顿时打了个寒战。

    庭芳摸.摸庭芜的头“乖!学好了以后不吃亏。”说着咦了一声,发现原在另一头写作业的陈恭不见了!猛的大喊道,“陈恭!你死哪去了?眼错不见就溜,我还道今儿怎么就安静了!给我出来!今儿不把借十法弄清楚了,我打的你屁.股开花!”

    隔壁院里立刻就传来惨叫,杨安琴怒气冲冲的拎着陈恭的耳朵一路拖过来,边走边骂“你还敢逃学!你还敢撒谎!说什么今日的功课都做完了,家里来看看哥哥!合着你是开溜的!我再让你四姐姐告一回状,打断你的腿!”

    陈恭嚎啕大哭,庭芜喝道“闭嘴!哥哥们都在睡觉!”

    陈恭的哭声戛然而止,人也被拖到了庭芳跟前,挂着两包泪,抽抽噎噎的道“四姐姐……”

    庭芳阴测测的道“欠抽?”

    陈恭猛摇头。

    庭芳把纸笔扔到陈恭面前“做!”

    陈恭哭着道“真不会……好难啊!为什么要把十拆开嘛!十加七就十加七,干嘛要五加五加七啊?呜……我就是不会,我就是笨……呜……”

    庭芳望天,果然语文不行的孩子,数学一定渣!

    杨安琴扭头问庭芜“七丫头,你同舅母说说,真个很难?”

    庭芜沉重的点头“非常难!”

    庭芳崩溃了“借十法到底有什么难么!我连计算架都替你们赶出来了!你不会想象,拿着计算架一个个的数啊!一排珠子十个,玩都玩会了好么!”

    庭芜和陈恭同时缩缩脖子,不敢说话。

    杨安琴疑惑道“你教我试试?”

    庭芳便把借十法的规律说了一遍,又道“其实就是想让他们知道十以内的加减,次后再学别的。倘或是十加二,没背过加法表便不知道多少。可是拿着计算架拨,很容易就知道五加二等于七,五加五等于十,十加二等于十二。不独为了好计算,也是加深理解。不然用计算架数七个珠子,再数五个珠子,就算出来了。可那不中用,基础不好,日后竟不用学了。舅母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舅母大人泪流满面“是这个理儿……”可是老娘听不懂啊!什么鬼?

    庭芳又问庭兰“你懂了吗?”

    庭兰“……”四妹妹你说的是人话么?

    杨安琴到底是算了多年家用帐的,一时转不过弯来,细想想又会了。本着笨鸟先飞的原则,正色道“行,我明白了。也不耽误你时间,课业本子我带了家去,一日教他几题。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日日做总是会的。横竖不指望他同你一般,只将来不被人糊弄过去就行。”

    庭芳松了口气,一连教两个孩子是痛苦的,更痛苦的是她还得手把手的教做作业。其实还有个小百合旁听,只不过丫头要求更低些,她也没那么上心。笑着摇头道“依我说,家里是该多请个先生了。虽说哥儿们将来都要娶妻,也别把家业撩.开手。姐儿们更加了,不会算账的媳妇儿要你何用?纯找小妾当家呢!我现就去回老太太,请个账房来家专教算学。”

    庭兰整个人都不好了!本来添了那么多作业就很想死,居然又添鬼画符!那她给嫡母做生日的针线到底该怎么办啊?连个寿礼都拿不出来,太太会嫌死她的!四妹妹你坑我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