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6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在花园里巡逻的庭芳接到消息狂奔至上房,小八已经是呕吐不止了。庭瑶被丫头死命掐醒,整个人都木了。庭芳抓.住安儿的手:“你脚程快,去请郎中!”又冲出上房,随手从腰带里抽了个玉佩,找到叶阁老的长随:“小八不好了,快请太医,快!”

    长随吓的跳起,同安儿一前一后的跑出门外。庭芳折回上房,不住的问:“这是怎么了?早起我瞧了还好好的,你有没有胡乱喂东西?”

    奶.子吓的声调儿都变了,抖抖索索的道:“还不到五个月的人儿,喂什么呢?我我我就喂了点子水。我的奶没问题啊,日日吃我的奶。我吃的东西也都是厨房里送的。”奶.子满头大汗,“我喂了水就跟着一齐睡了一觉,半道上小八哼哼唧唧,我醒来就瞧见这副模样了。姑娘……姑娘……”奶.子说着就呜呜哭了。

    庭瑶眼前阵阵发黑,强撑着道:“派人,先告诉娘,说小八病重。”

    庭芳一层层的冷汗往外冒,不独小八,陈氏只怕都撑不过去。偏此刻叶阁老醒了,听到外头的动静,哑着嗓子喊:“怎么了?小八怎么了?抱来我瞧瞧!”

    庭瑶哪里敢抱去给叶阁老瞧,慌忙道:“有些吐,已请太医了。”

    叶阁老坚持道:“抱来我瞧。你们好歹要我有点心理准备。”

    奶.子无法,只得抱着凑过去给叶阁老看。叶阁老只消看一眼,心里就凉了半截。颜色都变了,吐的直抽.搐,哪里还救的活。饶是他久经沙场,也差点缓不过来。被圣上打板子只在外伤,他混了几十年朝堂,只要圣上不杀不流放,还叫他当阁臣,连从一品的虚职都没夺了,他就有的是翻身的机会。所以身上虽痛,人却冷静。哪知兜头一盆冷水,痛的他浑身都抽痛了一下,登时老泪众横,哽咽着道:“放我边上。”

    奶.子把小八放在叶阁老的床头,小八却是抽.搐着差点掉下床。庭瑶和庭芳伸手拦着,叶阁老摸着小八头上的绒毛,泣不成声。小八难受的伸手乱抓,终于抓到了庭芳的一根手指,用尽全力的抓着。庭芳平素的冷静强大,全化成了碎片。平时抱在怀里咯咯笑的奶娃娃,此刻尖利的叫着、不停的吐着。身体好似越胀越大,呼吸越来越乱。

    “小八……”庭芳哭的肝肠寸断,只不住的念小八的名字。

    庭瑶早就哭的不能自已,连滚带爬的跑去佛堂,不住的冲佛像磕头。

    陈氏本来就因劳累过度不舒服,从宫里出来刚上了马车,猛的听到说小八不行了,只觉得天旋地转!越氏吓的半死,忙喊老太太跟杨安琴。马车不算小,勉强挤的下四个人。可马车不好走,硬生生的停在当口。

    宫门口哪日都乱糟糟的,皇家哭灵,每日都有规矩。福王平日都出啦的晚,今天却是早了一刻钟恰好被堵的动不得。众人想让他,一时半会又哪里让的开。越氏一声尖叫,引的众人去瞧,福王正好看见,索性跳下车,硬挤到跟前问:“什么事?”

    杨安琴看到福王,好似抓到了救命稻草:“殿下!!我妹妹她晕过去了!”

    福王哪里搞的清楚女眷里头谁是谁,可皇后生前最怜人命,倘或为了给她哭灵,闹的别家不好,皇后在天之灵必不安的。忙冲后头吼了一声:“别挡道!叫太医!”

    一群命妇的马车纷纷停下,徐景昌也听到动静赶过来,见众人堵着全不是一回事,只得又跑到前头,不拘品级文武,一辆辆的引着马车往外驾。宫门口腾出一条路来,太医也从宫里奔道外头,老太太带着越氏与杨安琴下了马车,掀着帘子叫太医进去瞧。

    也是陈氏命大,太医都是圣手,紧急时刻不管男女大防,无法隔着衣料扎针,便用手指点穴。又揉又挫,硬把陈氏弄醒了。杨安琴立刻道:“阿满,大姐儿在家等着你呢!小八也只是病了,他们小姑娘家家的,没经见过事,一惊一乍的,你快回去瞧瞧。”

    老太太强忍着没哭,庭芳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丫头,不到了万分危急,是绝不可能特特报信来吓陈氏的。小八此刻只怕是凶多吉少。

    福王刚死了娘,对亲人病危之事十分感同身受。对身边的太医道:“你跟着去叶家走一趟,小八我见过,挺可爱的。长的挺像叶庭芳那祸害,没那么容易有事。”

    徐景昌道:“我送老太太回去。”

    官员和诰命分两边,交通通畅了,叶俊文也发现自家马车停在宫门口,边上还站着福王与徐景昌。急忙连同叶俊德赶过来,一叠声的问情况。

    老太太怕唬着陈氏,勉强道:“小八病了,几个孩子不懂事,来报我们知道。大太太便惊着了。”

    叶俊德忙道:“那咱们快回!”

    徐景昌见叶家男丁来了,就不自作多情。目送着叶家人回去了。

    福王对徐景昌苦笑:“真有事,丫头该哭鼻子了。”

    经福王一提,徐景昌又不放心了。对福王道:“我还是跟去看看吧。还有叶阁老,本就有伤,万一小八有个好歹,不知道受不受的住。”

    比起其他人,叶家独叶阁老最要紧。福王道:“很是,你赶紧去吧,我身上有孝,不好进别人家的门。”

    皇家原本跟臣下是不讲究这些的,可福王觉得自己打今年来就各种不顺,霉运一直跟着他,怕把叶阁老给克的翘辫子,太子系可就乐大发了。叶阁老位高权重不算,难得的能吏,哪怕从家国天下考虑,都是不希望他死的。拍了拍徐景昌:“有情况报与我知道,我先去圣上跟前求个情。”

    徐景昌问:“求什么情?”

    福王道:“还有什么,免了他们家的哭灵呗。至少叶郎中家的得搁家里,不然她跟着没了多不好。”说完就掉头往南书房去了。

    圣上正为私自打了阁老不自在,朝臣看他的眼神忒怪。自己也知道那样迁怒老臣有些过,只当时心情不好,就发作了出来。心里早后悔了。此刻福王又进来求情,圣上更同情叶阁老了,忙问福王:“叫了太医不曾?”

    福王道:“已是叫太医跟着去了。我瞧着叶郎中的夫人不大好,才来同父皇说此事。母后她……前些日子教导我,叫我既是交了朋友,就要待人真心。我想着那臭丫头凶归凶,可毕竟还小,要是没了娘,怪可怜的。”

    圣上有些哀伤:“你是物伤其类了。”

    福王低落的道:“是。她娘和我娘一样疼孩子。”

    圣上忽然想起往日太子跟他戏说叶府阁老夫人与郎中夫人如何比着惯孩子,又看着瘦了一圈的福王,道:“罢了,免了他们家的人进宫吧。叶郎中与叶编修都回家去侍疾,赏两个太医在他们家住几日。从上到下都看看。”

    求完情,福王还立在一边。圣上又问:“怎么了?”

    福王的眼泪吧嗒吧嗒掉:“爹,我想我娘了。”

    圣上哪里听得这话,把福王搂住,父子两个抱头痛哭,太监宫女劝都劝不住,只得飞奔去找太子了。

    陈氏等人还在来家的路上。叶家几乎炸了营,从陈谦起,全集中在了上房。几个小的茫然不知所措,看叶阁老以及庭瑶庭芳哭,也跟着哭。唯有陈谦还算冷静,悄悄对自己的小厮吩咐:“着人去问,东院今日有哪些人走动,有哪些人进出。此事透着蹊跷。”

    看着小厮悄悄退了出去,庭芜差点喘不过气来。她姨娘,她姨娘……趁着家里乱,在院子里窜了几天。只说散心,会不会被怀疑?会不会跟她有关?

    老太太等人马上就要回来,庭芳稍微冷静了一点,沉声吩咐:“给我搜!从厨房到东院,所有地方都搜一遍,不可能好端端的就出事,一定有人趁机喂了什么!”

    庭芜几乎惊的撅过去,若是她姨娘……是她姨娘……整个周家都要偿命。姨娘你可千万别犯糊涂!

    叶家的下人吓的寒毛都炸了,没头苍蝇一般乱窜。在东厢与大厨房之间来回翻找。所有人都只能配合,连平时最磨牙的孙姨娘都乖乖的单身站在院子里,任凭仆妇四下乱翻。却是什么都没有。小八还在吃奶,谁有供他吃其它的?小八的一应动用之物,齐齐查过,皆无可疑。庭芳依旧觉得不对,可没有任何线索。

    庭芜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跟着难过起来。虽然她很少去逗小八,但那毕竟是亲弟弟。忽然间就这样了!她今天溜去看周姨娘时,小八还好好的趴在窗口玩,还朝她笑。眼泪扑扑的掉,祈求着上天放过小八一回。

    小八身体滚烫如烙铁,庭瑶等人心急如焚。好容易郎中被安儿拉扯的跌跌撞撞进门,还没站稳,就急忙拿手伸到小八的脖子上,却是已经无力回天。

    郎中登时吓的魂飞魄散,慌张的道:“不关我的事,他他他是……关格之症!”看了一眼小八,解释道,“是肾气没了,老天爷要收的。”

    庭芳难以置信的道:“急性肾衰竭?”怎么……可能……是因为早产的缘故么?

    郎中听不懂,跳着脚道:“总之这个病……嗳!都是命!”

    叶阁老看着呼吸越来越微弱的小八,摸着他的脸蛋道:“是爷爷惊着了你么?”说完,又趴在床.上痛哭。整个上房压抑的可怕。

    陈氏是徐景昌背进来的,她早就走不动了。被徐景昌放下来后,软倒在小八跟前,用尽吃奶的力气把儿子抱在怀里。小八似是感觉到了母亲的味道,呜咽了两声,就再没了声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