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9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小八还没到一周岁,夭折的婴儿不会有葬礼。叶家心疼他,连夜定了个小棺材,把小八放了进去,便暂寄存在义庄,等日后有空回老家时,带了他回去祖坟安葬。全程不让陈氏插手,老太太带着越氏烧了许许多多的纸钱,又在庙里摆了好些日子的布施,家里终于散了些许阴霾。

    叶阁老趴在床.上养伤,他伤的不算太重,宫里打板子的都是行家,看着鲜血淋漓,谁也不敢真对阁老下手,万一圣上又后悔了,他们岂不是个死字?只是叶阁老毕竟一把年纪了,几十板子打下去,再高超的技巧也不能跟年轻人相比,还是差点没命。加上小八亡故伤了心,救是救回来了,却是伤了根基,需要好好将养。圣上听说赏了好些药材,为此,宫里打板子的太监们都差点吓的没了魂,圣上果然是后悔了!幸亏没动真格的,不然他们总有一天要倒霉。阿弥陀佛。

    时间总是治疗伤痛的良药,心伤与皮外伤都是。皇后的百日过后,全天下都除了孝。圣上因皇后病了一场,已是康复,叶阁老也回到了朝堂。叶俊文夫妻接受了现实,一切都回到了正轨。只有夏波光的日子稍微有些许变化。或许是叶俊文还想努力生个嫡子的缘故,他一直歇在正房,夏波光莫名其妙的失了宠。不过她也不在意,反倒日日扒在窗户上看庭芳做各种各样的玩意,无比惬意。

    正值盛夏,叶家的池塘里开满了粉.嫩的荷花。庭琇坐在池塘边,捏着炒香的小米,一颗一颗的往下丢,看着鱼儿抢食玩。她如今住在正院东厢,和原先的房间差不多。三房里只有她一个脱出来了,更该知足。老太太待她淡淡的,却没亏了她什么,日子总还过得。只是见不到母亲,有些想念。

    秦氏自然也是想女儿的,掰着指头数有多少日没见着庭琇了,可如今想也无用。叶俊民被关在库房,她略好些,关在房间里。至少有采光,还有三间正屋的活动范围。一样不许出屋子,也没人同她说话。自己生.母的死,把她吓的够呛。她从不知道一时激愤,会引发如此后果。娘家再也回不去了,娘家也再也没人来看她了。她就好似那没有娘家的小老婆一般,往后全看夫家的脸色。偏偏夫家更烦她,她还记得老太太杀人一般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连。那冷到骨子里的声音,叫庭琇搬去正院,叫她好好反省。从此母女再没见过,也不知何时能再见。看守她的老嬷嬷特别凶,不独不许她出门,还不许她发出太多的声音。她只能闷在屋里,连窗子都不敢开,过起了与世隔绝的生活。

    苗秦氏亦在西次院,她带着两个孩子住了东厢。西次院的个人居住面积是叶府最小的,因为孩子多姬妾多,除了庭琇捞了三间房,余者不过一人一间。如今姬妾尽数发卖,庭琇又挪了出去,恰好叫苗家人住了。别的地方已经阳春白雪,三房的气氛却是挥之不去的压抑。

    叶阁老很想把秦氏扔去跟老三作伴,叫孩子们能自由自在。可是他得考虑到老妻的心情,尤其是老太太明显把小八之死怪到老三头上,更是无解。三房所有人都跟她没有血缘,无事的时候可以装成母子,真出了事,这个结没法子解开。若非老太太还有一丝理智,休说庭琇搬到正院,只怕整个三房全都要关到死,连上学都不能。血仇之间,本来就没什么好谅解的,叶阁老不能强求,悄悄跟康先生并庭芳打了招呼,叫他学堂里照看下罢了。

    实际上对于三房的孩子而言,日子并不算太难过。秦氏是个非常难相处的嫡母,不讲道理、乱发脾气。如今她不能出来,孩子们反倒松了口气。生活条件差点就差点吧,以前也没见好到哪里去;不能去给老太太添堵也没什么,只要回到家中,至少不用过的战战兢兢。家里孩子一群,加上苗家的,一起说话写作业挺好的。何况苗秦氏很是慈爱,庭松等人竟是在姨母跟前享受到了极其陌生的、来自女性长辈的关怀。唯一难过的,是他们的生.母都不见了。可亲爹作孽,又有什么法子呢?想开点吧。

    小八都没了,大型的游乐场原是要取消的,陈氏想了好久,又留下了。家里少了个孩子,她始终觉得寂寞,勾着侄子侄女们来闹腾,显的更有人气。所以空着的那处房子,又摆上了五彩斑斓的器械。有各种各样的滑滑梯,形状各异的积木,神奇的轨道马车。家里孩子们的桌椅也都换成了可调节高度、桌面略微有些倾斜的新产品。出了国孝,恰好做完,颜色再鲜亮也不犯忌讳了。

    小孩子们忘性大,对小八的伤痛本就不深,隔了百来天早忘的干净。赶上个休沐日,庭芳亲自去接了三房的庭苗庭枫庭杨,再叫上二房的庭理,并自家的小七陈恭,游乐场就开张了。大点的孩子们在庭芳屋里喝茶吃点心,听着弟妹们的大呼小叫,心情渐渐明朗。

    忽然一阵哭声传来,庭松本能的往外探头,庭芳笑道:“是陈恭,八成被小七打了,不用理。”

    庭兰还记着庭芜与庭苗不对付的事儿,担忧的道:“七妹妹跟六妹妹不会打吧?”

    庭松暗自苦笑,借庭苗一百个胆也不敢啊,现在三房恨不得把头缩到腔子里。若非庭芳亲自来接,他们且不敢出来。庭芳实际上也是受人之托,叶阁老叫她照看一二,她当然得应了。再说三房的孩子看着怪可怜的。老太太心里还是别扭,但对庭芳接庭松等人出来玩装作没看见,庭芳就知道她的态度了。要老太太松口是不可能的,但别太明目张胆,她就懒的管了。

    庭琇今日也在,她眼尖,看到庭松的新衣裳就问:“什么时候裁的?”

    三房的兄弟姐妹本就处的不差,秦氏刻薄,庭琇却是极好.性儿,故下头的弟妹对嫡姐十分敬爱。姐弟两个好些天没得空儿说话,正好趁机坐在一处聊天儿。庭松见庭琇问起,也不隐瞒,直接道:“老姨娘.亲手做的,她还说做的慢,先给我做,再给其余人做。姐姐在正院里同老姨娘说过话么?”老姨娘便是叶阁老的刘姨娘,三房如今的模样,都是自作自受。她也只能埋头做点衣裳鞋袜给孙子们了。

    庭琇摇头:“老姨娘不爱说话。”

    庭松担忧的道:“那你不是很闷?”

    庭琇笑了笑:“哪里就闷了,还要写功课呢。我常和三姐一处玩,你别担心我。”

    姐弟两个捡了些日常琐事聊着,都没敢提父母。

    夏天日头长,孩子们多半都要午睡。到了午时,庭芳就把一群熊孩子从游乐场赶出来了。立刻就有仆妇带着水桶和干净的帕子进去擦拭每一个物件。

    孩子们都有些不舍,庭芳笑道:“快回快回,每个休沐日都能来的,只怕你们玩腻了。都回家吃中饭歇晌,睡醒来再玩也使得。”

    听到下午还能玩,孩子们一哄而散。三房的孩子禁闭由此解除,只避着老太太,算是自由了。众人心情都很好,欢乐的笑声在叶家宅子里荡漾。

    庭芳陪着陈氏吃过午饭,就叫安儿提了两大坛子糕点,往后头走去。

    游乐场做完了,魏强也该回家了。工钱自是给的丰厚,作为外甥女,庭芳还得去送送。魏强早收拾好行李,只等跟庭芳告别。

    将近四个月的时间,发生了不少事。大半魏强都不懂,就知道了一条,他家外甥女被人叫四阎王,真个是谁都不敢惹,得宠的不得了。可是叶家三房的情景,又让他觉得有些担忧,庶出,到底不是太太生的。

    庭芳比几个月前初见的时候瘦了许多,魏强却是胖了一圈。甥舅两个照面,庭芳不说废话,叫安儿把坛子递给魏强道:“阿叔家去,没什么好拿的,带两坛子点心回家请乡亲们吃吧,热闹一回。”

    魏强不好意思的道:“昨日姑娘打发平儿姑娘送了几套衣裳,今日又送点心,太客气了。”

    庭芳笑道:“都不值什么。家里出了事,现在缓过来些,你别太谨慎,此次回家,还叫文昊还拿课业本子来。几个月都不见他的功课,先生念了好几回了。”

    魏强道:“太添乱了。”

    庭芳道:“不妨事,家里又来了个曲先生做蒙师,康先生比往日闲些。真心中有愧,就奋发图强,日后拿康先生同你一般奉养便是。”

    魏强当然想要儿子有出息,先前叶家事多,他不敢打搅,如今庭芳特特来说,自然是千恩万谢。庭芳知道魏强不善言辞,顶顶沉闷的一个人,两个人三观还不合,说了几句套话,理所当然的冷场了。

    恰好此时有小厮进来回道:“四姑娘,老太爷有请。”

    庭芳觉得爷爷可爱多了,忙叫人把魏强扔上马车,自己一溜烟的跑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