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1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秦氏的愚蠢造成的余波比想象中的要严重的多。庭瑶因此丧失了制高点,而陈氏完全无法遏制住叶俊文的权威,按照叶俊文的认知,是必定拉扯庭树上.位。没有不灭的家族,叶阁老明白大房是必定要衰落了,他能做的,只有把自己喜欢的孩子一一安排妥当。尤其是大房的两个孙女,从原先有嫡出的小八互为依靠到如今只剩庶出的庭树,落差太大。最让人绝望的是庭树没有任何长才,抗打击能力比女孩子都要弱的多,想让他担重任是不可能的。同时叶阁老在高龄之际受到打击,明显的感觉到身体大不如前。如果不趁活着的时候做好准备,则庭芳危矣。

    无数次各路交锋表明,庭芳绝不可能任人鱼肉。换言之,叶俊文倘或想用强硬手段把她摁回“正道”,必然导致她最激烈的反击。叶阁老并不觉得叶俊文能斗的过庭芳,因为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而叶俊文则从不把女人当人,自以为猫狗可随意戏弄,现在戏弄不了,是因为庭芳受宠。换言之,他始终坚定的认为,庭芳不过是个狐假虎威的狐狸。大房本来就弱,再由两方内耗,这一支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叶阁老是决计不想看到如此结局,只得提前预备。

    陈谦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家世好脾气好,知根知底成绩不错,但庭芳沉思了一小会儿,就道:“大表哥不合适。”

    叶阁老道:“我看陈谦还好,舅太太又喜欢你,如何不合适?”

    庭芳摇了摇头:“舅母想叫我做小儿子媳妇,但不会想让我做冢妇。大表哥是他寄予厚望之人,管理整个家族的鸡零狗碎,我不乐意,她更不放心。我比她野的多,不适合。即便是我能做,她也未必信。”庭芳深吸一口气,“再则,我出嫁了,我娘就落周姨娘手里了。爹本就不喜欢娘,他希望有嫡子,娘再能生固然好,倘或不能生了呢?我娘堂堂正房,还要到周姨娘手里讨生活不成?”

    庭芳的脾气,在阴差阳错下暴露的彻底,她的婚姻必定十分不顺。陈恭远配不上庭芳,而陈家二房更不知脾性。如果再加上要维护陈氏的话,更加为难。叶阁老正是因为犹豫不决,才叫上庭芳来商议。

    庭芳见叶阁老沉默了许久,噗嗤笑出声:“我觉得吧,也不用太担心。”

    叶阁老挑眉。

    庭芳道:“说点实在的,您若在,我便是阁老之孙,总有挑拣的余地。倘或我长成之时,您不在,我直接投奔福王去。”

    叶阁老瞪大眼:“你去做妾!?”

    庭芳摊手:“倘或我没及笄你就去了,庭珮根本接不上。我爹哥仨就不想提了。家里的地位瞬间一落千丈,爹的那个品级也未必保的住。小官之女去做皇家侧妃,倒也没有不合适。虽是妾,皇家的更是不同,诰命品级连公夫人都比不上。我当作坊的管家去,只怕福王殿下高兴着呢。”

    叶阁老斜了庭芳一眼:“你不怕福王妃弄死你?”

    庭芳呵呵:“她不怕死尽管来。内宅斗法争男人,就看谁能哄的男人开心。我不招惹她,不过寻个落脚的地方。此事可以谈。她若讲不通道理肆意妄为,我也不是吃素的。皇家是我娘的底气,哪怕是侧妃,我爹敢作践我娘,我照样对着大哥哥的脸抽。没了皇家的身份,我爹固然不敢跟陈家硬杠,内宅里折磨她的方法多的是!尤其我娘娇气了些,都不消如何动手,只管往她心上插刀子,一天在她耳边念几回她‘生不出儿子,生出了儿子也养不活’的话,她自己就气死了。”

    叶阁老听完庭芳的话,心道果然!臭丫头方方面面都不好惹。恨不得当即就打死了叶俊文去。本来说的好好的,庭瑶嫁出家门,庭芳留家里辅助兄弟。便是庭瑶没了太孙妃的机会,庭芳照例可以留家。可有了叶俊文的掣肘,庭芳即便留家也没法子发挥话语权,更没办法保护母亲。因此庭芳是一定要跑的,并且她现在能跑的方向只有一个。熊孩子福王的侧妃,只能护住陈氏在内宅的舒适,别的什么都帮不上。还不如联姻对家族有利。可是选了联姻,等于放弃了陈氏后半辈子的幸福,除非陈氏死在庭芳结婚前,否则庭芳不可能答应这个条件。叶家本来就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局面,还得亲手把庭芳送出门去。叶阁老头一回感觉到一种天命般的无奈。想来从古至今的亡国之君,未必个个都昏庸,只是无力回天罢了。

    庭芳冷静的道:“我们打生下来你们就说,我们是外姓人。外姓人,只能保我自己的富贵,保我娘的平安。再多的,便是我想,都没法子力挽狂澜。二婶倒是希望我留下,可二叔是个君子,他必不忍害我一生没归宿。我于二房,不过是锦上添花。我没有别的路可以走。”说着自嘲一笑,“能做妻,谁想做妾。有条件的时候,我连福王妃都不愿做,何况福王侧妃。不过是最坏的打算罢了,也未必能走到那一步。”话虽这么说,庭芳却是不到绝境绝不可能去做妾,不是怕掐不过,而是觉得严春文恐怕没办法理解她跟福王之间的纯上下属关系。没事跑去宅斗作甚?

    其实庭芳在叶家最大的阻力便是能以孝道压死她的叶俊文,只要没了叶俊文一切好说。所以如果叶俊文犯蠢,她是不介意真求福王帮忙,弄一打美姬,直接耗死那货的。叶俊文扑街了,收拾庭树母子还不是轻而易举?就像叶俊文可以以孝道坑她一样,只要把陈氏抬出来,庭树就得跪的彻底。当然,此言太大逆不道,没到那个份上,就不必要告诉叶阁老了。叶阁老是个疼孩子的好长辈,既然疼她,就必然疼儿子。没得伤了老人家的心。

    叶阁老听到庭芳的话,倒是笑了:“你倒孝顺。”

    庭芳也跟着笑:“母慈子孝罢了。不提她为了我同爹的数次争吵,就那回我同陈恭打架,她都不管侄子,儿啊肉啊的抱着我直哭,连舅母的颜面都顾不上了。小时候她纵着我,以后我纵着她。原该的。”而且还不单是孝顺的问题,她自己首先得活下去,活的滋润。她活的好了,陈氏自然舒坦。她活的不好了,陈氏肯定要扑街。直接利益相关,替陈氏争就是替自己争。

    听到庭芳与陈恭打架的事,连叶阁老都觉得恍如隔世。春天还无忧无虑的在学里捣蛋,如今却像好久都不曾听到庭芳的调皮事端。时局变化太快了,他如今在朝堂上亦有些力不从心。被亲儿子连累,圣上有些不高兴就罢了,太子也似着了恼。朝代更迭那么大的事,没有姻亲关系,谁又能放心呢?如今侯家挤破头想送上自家闺女,他觉得他们一系都有些举步维艰。陈家远离了中枢,不知什么时候能调回来,真可惜。

    发了好一会儿呆,叶阁老又道:“如今已是七月底,立刻就要中秋。是该阖家团聚的日子……”

    庭芳抢着道:“我不想见三叔两口子。”

    叶阁老笑道:“你去求老太婆,叫庭松几个一块儿过节。你们好好的姊妹,别生分了才是。”

    庭芳点头:“哦!我知道了,我今晚就转告爹,说你有吩咐,叫他去求情。”才不去求情撞枪口呢!

    叶阁老:“……”

    庭芳冲叶阁老吐舌头拌鬼脸:“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我爹那么喜欢礼仪,自然要成全他的品德。我是孝顺孩子,思父母所思呀!”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叶阁老:“……”能好骗一点点吗?

    庭芳才不上当,老太太肯定知道拗不过叶阁老,可谁去撞枪口就谁倒霉。枪口自然留给老爹去撞,她则是去通风报信,好叫老太太有个心理准备,而后随便他们老两口耍花枪。庭芳从外书房直扑正院,也不用丫头打帘子,自家就蹦了进去。哪知里头有生人,庭芳硬生生的刹住脚步。立刻捡起了大家闺秀的规矩,立定,闲庭信步的走到老太太跟前,好似方才的一瞬间只是大家的幻觉。

    来客是房阁老的夫人,看着庭芳火速变脸,绷不住乐了。老太太没好气的白了庭芳一眼:“还不去见过房夫人!”

    庭芳愿意装的话,礼仪自是一流。缓缓的行到房夫人跟前,恭敬见礼:“给夫人请安。”

    房夫人轻轻托起庭芳,笑对老太太说:“闻的府上姑娘好容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这是四姑娘?”

    老太太无奈笑道:“除了她还有哪个?不是我自夸,我们家的姑娘都是好的,只除了她。我们都说她投错了胎,该是个哥儿才对。”

    八月里热气熏人,来旁人家里做客还得穿大衣裳,故房夫人拿着个丝绸团扇扇风。此刻听到老太太说庭芳,又想起方才庭芳如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拿扇子捂了嘴,乐个不住。

    庭芳用余光打量房夫人,年纪不大,听说是房阁老的填房。不过无所出,所以身材甚好。庭芳在心里默默复习了下房阁老家的情况。房阁老的元配早没了,留了个嫡长子房知远,如今已经娶亲,儿子都老大了。再有一个庶出幼子,便是那日来报信的房知德。中间夹着几个庶女都已嫁做人妇,算不得房家人。虽然都是阁老家,庭瑶嫁房知德,非常亏啊!只不过听说房知德文章写的好,算是很不错的绩优股。

    庭芳低头沉思,叶阁老为什么要选择房知德?仅仅是因为房知德够优秀,还是因为其它不为外人道的原因?叶房两家结盟了?而且房知德一个庶子,得聪明到什么份上,才能让叶阁老另眼相看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