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4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房阁老就住隔壁,从叶家后门出去,就能看到对方的前门。古代路还窄,哪怕高档住宅区,也就是个一丈不到的青石板路。可是为了排场,庭芳等人依旧要坐车。从叶家大门出去,绕到房家大门,马车直开到二门处,才下来走路。青石板路加上无法减震的木头轮胎,坐在里头的滋味永远是销.魂的。好容易姐妹三个下了车,又觉得一阵热浪袭来,都是头昏眼花。

    姐妹三个定了定神,赶紧走到老太太车前,把老太太搀下车。房夫人带着儿媳并房大姑太太正等在门口。房大姑太太已经出嫁,夫家就在京城。房家人口不丰,只有婆媳两个显的冷清,故房大姑太太接到母亲的吩咐,回家帮母亲招待客人。

    秋老虎非常厉害,众人又都穿着见客的衣裳。庭芳打下马车起就在疯狂发弹幕,谁说古代丝织技术高超,谁说丝绸穿着轻薄透汗?再好的玩意罩了三层,都是垃圾。她快热死了。好容易被人引到水榭,庭芳才觉得胸口的棉花散去,能自由呼吸了。

    坐到椅子上,庭芳喝了口温茶,方有空欣赏房家的水榭。水榭搭在池塘边,微风吹过,碧波荡漾,看着就赏心悦目。水榭外头有两棵巨大的桂花,甜香扑鼻,还有些许花瓣落入水里,飘飘荡荡,引的水中鱼儿啄食。水榭四个方向的窗户都卸下,每个窗台上都放着狭长的冰盒,风从窗户吹进来,路过冰盒,更为凉爽。真是好享受!

    喝完茶,庭芳渐渐平静下来。闻着花香,享受着水榭的美好与宁静。

    天气太热,谁都是懒洋洋的。房夫人当家多年,办过无数次大宴小宴。深知刚进水榭的人,都是热的七荤八素,最好略微寒暄,先喝完茶,凉快了再说话。不然心浮气躁,便是好话,也未必入心。果然等大伙儿喝了手中的茶,表情都放松了。房夫人才笑道:“寒舍简陋,夫人并姑娘们见笑了。”

    老太太笑道:“夫人过谦,水榭风雅,我家远远不及。”

    房太太去过叶家,与老太太打过交道,亲自执壶替老太太续上一杯花露,笑道:“夫人尝尝我们家新做的花露顺不顺口。”

    老太太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是冰镇桂花清露,水极好,清甜细软,一丝杂味也无。桂花原本的微苦,在蜂蜜的配合下,泛着别样的滋味。老太太赞了一声好,笑道:“好巧的心思。”

    趁着老太太品花露的功夫,房夫人暗中评估着庭瑶。举止娴雅有度,面盘恬静温柔,是个好姑娘。房夫人看庭瑶,庭芳便不动声色的四处打量。丫鬟们规矩还好,房大姑太太的坐姿稍微有些僵直,不够从容。房夫人本人还凑活,说不上不好,也说不上好。几位女眷的打扮也不算出彩,什么都是中规中矩。她与房知德见过一面,却是兵荒马乱没留心。隐约有点点印象,只记得不丑,其余的都忘了。今天庭瑶被人相看,她倒是想亲自会会房知德探底,可惜八成没机会。作为妹妹,肯定是不大满意房家的。房阁老出身比叶家好许多,算是地方望族,故做不了清流。在朝堂上一贯耿直,名声不坏。问题是在内宅就很糟糕了,房阁老是出了名的喜欢小姑娘,姬妾一堆堆的。门风一分为二,从男人的角度,为人正直、没有宠妾灭妻、家中嫡庶有序就是清正,但从女人的角度,还得加上一条专一才行。介于是在坑爹的古代,要求不能过高,也只能是不要太好色即可。亲爹如此风流,儿子又没深入了解,不好办呐!

    庭芳看了房太太一眼,房大公子好色上头不大显,常规的一个妾两三个通房。他们这样的人家,不功不过。房知德到底什么鸟样,叶阁老你到底查过没有啊?

    老太太对房家的了解,比庭芳深的多。说是两家有意,也只不过是有意罢了。轻轻松松的与房夫人谈着京里的笑话儿,好似全然不知两家的勾当。她不提婚姻相关,房夫人也当不知道,席间和乐融融的喝茶吃点心。

    房家没有吃货庭芳加成,点心不算稀罕。大热天的胃口都不好,不过略略用点儿,都丢开手。房夫人与老太太聊了一阵,又对三位姑娘说:“我们家没有合适的姑娘,倒是闷了你们。”房家大姐已出嫁,二姐才几岁,不好带出来见客。房大姑太太家里有孩子,今日并没带来,就叫庭瑶几个坐了冷板凳。怪道不带庭兰来,估计老太太怀疑庭兰的素质,怕她坐不住。

    客套话儿,庭瑶不好接,只抿嘴笑曰:“不闷,风景好看,差点看迷了。”

    房夫人笑道:“姑娘喜欢桂花?我家里有几盆小的,不嫌弃的话,回头搬几盆回去家里摆着玩。”

    庭瑶忙谢过。心里盘算着搬了人家的桂花,得用什么还礼。

    又闲话了几句,就有个丫头捧着个食盒进来,对众人道了个万福,笑道:“回老太太并诸位太太姑娘,二老爷听闻老太太待客,特敬上一碟子点心。”

    房夫人道:“偏他婆妈,是什么点心呢?”

    丫头揭开盖子,里头是碧色的绿豆糕。房太太笑道:“热天吃绿豆糕倒应景儿。”

    老太太道:“你们二老爷年纪不大,辈分挺高。”房知德是房阁老的老来子,同嫡长子房知远的儿子差不多大,不过十六七岁,就被人叫成了老爷,平白叫人觉得老了许多。还有房夫人,年纪也不大,偏是老太太的辈分,女人家听在耳朵里,得多少年才能释怀?

    房夫人道:“他也就是辈分高了。”

    老太太微微一笑:“我却听说他文章好,请来我瞧瞧可好?”

    房夫人笑道:“只怕冒犯了姑娘们。”

    老太太道:“通家之好,倒是不妨。”

    房夫人便一叠声的叫请二老爷。不多时,房知德从容走来,朝众人见礼。

    庭瑶等人也都纷纷起身万福。

    老太太是长辈,毫不掩饰的打量房知德。生的不算顶好,气质还行。衣裳干净整洁,没有多余的纹饰。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肤色还挺白净。总而言之,从外貌上看,挑不出什么来。

    再看行动,朝姑娘们见礼后,眼神再不往姑娘席上飘,却又忍不住想往那处看。老太太抿嘴笑,少年心性皆是如此。十分假正经,倒叫人觉得虚伪了。

    国人传统,孩子不在跟前便罢,孩子都做堆了,当长辈的就要显摆。房夫人立刻提议:“枯坐无味,不如击鼓传花。”

    房太太立刻捧哏:“不知如何个玩法?”

    房夫人笑道:“我们都年纪大了,叫他们小人儿出主意。大姑娘以为何?”

    庭瑶便道:“不敢喧宾夺主。”

    房大姑太太道:“还是四姑娘说吧,独你最小,我们不好欺负你的。”

    庭芳无所谓的道:“寻常的没趣儿,依我说传到谁手里,谁就要出一题,倘或旁人能答出来,他罚酒。倘或旁人都答不出来,就大伙儿喝酒,如何?”酒能助兴,宴席不可能无酒。因天热,今日的酒极淡,跟醪糟差不多,庭芳才破天荒的要求罚酒。搁别的场合,她能干出罚喝饮料的事。横竖能不喝酒尽量不喝,那玩意不是好东西。

    众人都说有趣,庭芳的法子很考文化功底。几位太太自然不行,双方却都肩负着考察对方的任务,当然齐声叫好。庭芳也是想试试房知德的斤两,才故意如此出题。

    说好了规则,家下人拿剪子剪了一枝桂花,用帕子沾水把叶子一片片擦净,方递到场子里。房家人击鼓传花不用鼓,而是拿了个小玉磬,敲击时尤其清脆悦耳,在炎热的夏天似能激发些许凉意。家里一年到头少说也有十几二十回家宴,敲磬的婆子都是熟练活,见众人准备好了,便利落开始。

    女眷们带着唯一的汉子,在水榭里嘻嘻哈哈。两圈之后,桂花落到老太太手里,众人都笑请老太太出题。可怜老太太根本不擅长文化,想了半天,只得出了个字谜:“竹高草低秋波里,打一字。”

    房知德笑了笑,不说话。

    庭芳知道他猜出来了,故意不说。便笑嘻嘻的道:“可问着我本行了,老太太定是贪夫人家的美酒,才故意放水。”

    房夫人一时没反应过来,笑问庭芳:“快说谜底,说的不好,我们不算的。”

    庭芳道:“可是算盘的算?”

    老太太笑骂一句:“偏你拆我的台。”

    庭芳吐吐舌头:“房叔叔早猜出来啦。”

    房知德被一句叔叔梗的半死,他才十六岁,哪里叔叔了?哪里像叔叔了?可偏偏按辈分,就该叫他叔叔。想着在座的三位姑娘,都要管他叫叔叔,整个人都不好了。

    房太太见到小叔子的窘样,也忍住用扇子挡着嘴笑。辈分大可真不是好事。

    笑了一回,游戏又开始。清脆的磬声或急或缓,或高或低。众人一面要关心着花是否传来,一面又得听着磬声,一心二用,难度颇大。忽然一声脆响戛然而止,庭芳立刻犯规的越过庭珊,把花枝往房知德怀中一抛。余声回荡中,房知德拿着花枝,登时不知该如何办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