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90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次日一早,叶阁老走进文华殿,觉得小阴风阵阵儿的。心里暗暗叹口气,大伙儿结盟时临阵脱逃之人,必定要受埋怨。老妻头晕之阵已是老.毛病,他确实有利用此事暂缓局势的想法,故,大伙儿埋怨的也没错。不过几个阁老面和心不和,埋怨就埋怨吧,谁没有自己的苦衷呢?叶阁老从容坐下,挑了最不对付的史阁老问:“房阁老如何了?”

    史阁老满嘴嘲讽:“您住他隔壁都不知道?”

    叶阁老笑笑:“半夜听见动静,却是不好使人去问。你们知道些什么吗?”

    如今内阁统共三位阁老,有些消息须得互通有无。圣上今日还不曾召见他们,准备是一定要先做的。钱阁老脾气好些,温和的道:“我今日来的早,听宫里的宦官说,房阁老一气儿跪到半夜,圣上原不想搭理他,半夜忽然醒来问左右,得知他还跪着,就恼了。使人把他架回家去,还命看着不许胡闹。叶阁老听到的动静只怕就是此事。我想着昨日半天热的很,他又穿着官服,太阳底下晒了半日,晚间又刮风,只怕对身子骨有些妨碍。回头我们去瞧瞧他,也劝着他些,事缓则圆,何必那么急呢?是了,夫人昨日还好?可要荐个好大夫?”

    叶阁老面色不变,回道:“劳烦您挂念着。没什么大事儿,我们家没什么好瞒的,老大老三媳妇儿都不大好,偏昨日老二媳妇儿有点事,家里只有几个孙女当家。可不就唬着了么?”

    史阁老不怀好意的道:“叶阁老家的孙女儿都能当家了?真是恭喜,比我家那帮不中用的强。”

    话是好话,偏语气让人听的极不舒服。叶阁老回敬了一个嘲讽:“读书使人明理,打小儿就逼着她们读书,总是要强些。”说的就是当日叶家宴席上,史阁老的小儿媳妇被庭芳当众鄙视没文化的事。此事在京中流为笑谈。堂堂阁老家,所谓书香门第,被一个九岁的女娃儿质疑没读过书,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

    史阁老是清流,全天下都没几个人能入他的眼。而清流最大的依仗除了清自然是才了。单有“清”,那就是满大街不得志的白衣秀才,指天骂地,毫无建树。故只有“清”不行,还得有才,众人才服他。史阁老自是有才的,三十几岁中的进士,恰是二甲榜首,名曰传胪。虽比不得一甲,却也不容小觑。不单科考名次好,还精通音律、擅诗词,写的一手好字倒不显,能混出头的,鲜少有字不好的。故他常拿眼白看人,是有资本的。偏偏自己家的人,被他最看不上的叶阁老家的小娃娃堵的说不出话,此恨难解!

    叶阁老一记解决了史阁老,钱阁老笑嘻嘻的看戏。横竖阁老们不用关系太好,铁板一块就该全被圣上弄死了。彼此不和睦,圣上才高兴。不过是制衡之术不足为奇。叶史两位心知肚明,更把彼此不顺眼之事发挥到了十二分,索性丢开城府,依着性子行.事。

    清流擅狡辩,横竖今日圣上不曾召见,别的事也搁下了,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挤兑道:“流民四散,要迁回本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章程竟是算不出来。想是朝上无人会算,不如我上本举荐贵府小姐?闻的她天纵英才,我等好生羡慕。”

    钱阁老差点一口水呛死。史阁老今日怎么了?便是有气,也不该明晃晃的拿着女眷说事。礼法都是一套的,不许女人不规矩,自是也不许男人随意冒犯。堂堂阁老,在文华殿里吵架,把人家家里未出阁的小姐拿在嘴里念叨,太过分了吧?忙截住话头道:“天不早了,还是说正事吧。”他若装死,传出去还不定说他们几个老头子如何猥琐呢!

    史阁老毫不领情,挑眉笑道:“不是正事儿么?”

    叶阁老呵呵:“虽说举贤不避亲,只我脸皮薄,不好意思去圣上跟前夸自己孙女。史阁老看的上她,自去举荐。”你有种去啊!有种上本白纸黑字啊!反正庭芳是恨不得名声“坏”到不用嫁人,看你史阁老要不要脸!

    史阁老果然被噎住,殿里对嘴对舌没几个人当真,到圣上跟前举荐就坏大了!知道叶四姑娘之才的,还要说他盯着小姑娘看;不知道的,更是说他倾轧叶阁老,否则何以叫小姑娘当大任,诚心捣乱不是?

    叶阁老抛开史阁老,扬长而去。所谓清流,不就是会胡搅蛮缠么?若跟他们混闹,一百年都闹不过他们。打蛇打七寸,我就没脸皮了,你怎地?除了能跳脚骂他小人之外,还能干啥?最没用就是这等东西,连太子都不屑拉拢。这货就是内阁凑数的!

    然而掐架掐赢了,事情却未解决。朝中暗流涌动,现如今大伙儿还没摸着圣上到底变了多少,依旧按照“圣人言”办事。可有些人已经松动,连叶阁老在内,都不想硬抗。如此,只怕要分出忠佞两系,而两系则会互相攻击对方才是奸臣。想着自己即将变成骑墙派,叶阁老郁闷非常。从来死最快的就骑墙派,然而他既不能跟圣上硬杠,也不能跟太子硬杠,更不能跟清流硬杠,夹在中间好不为难。钱只有那么一抿子,却是几处都要。偏偏在内库里弄不出来。眼看就要入冬,流民倘或不管,一冬就要死无数人。便是开春了他们回去,也没人种田。再有,买种子也是钱,农民短视,得派专员督导,否则一时饿极了或是不耐烦了,把种子煮熟吃了的也不少。给难民发种子,还得军队护着。军队……叶阁老揉着太阳穴,想着精锐皆在西北,余下的不过是花拳绣腿,全不顶用。虽说诺大的国家,哪日都有无数烦心事,可烦到如今这样的,真个不多。

    直忙到酉时二刻,赶着宵禁前才得以出宫。急急往家里赶,却是穿过自家前后门,往房阁老家去了。

    房阁老家正乱哄哄的,昨日下午暴晒,晚间又起露。房阁老傍晚已是中暑,硬是凭着那身骨头才坚持跪到半夜。圣上还怕扔出宫,他又在宫门口跪。实际上被人拉起之时,意识已有些不清。送回家里,房家连夜请了三个太医,才险险保住了性命。昏迷了一个大白天,此刻才幽幽转醒。听说叶阁老来探,挣扎着起身要见。

    房夫人实在拦不住,只得带着儿媳女儿避进书房,叫房知远与房知德留在卧室招待。

    叶阁老进门先看房阁老的脸色,十分灰败,不由劝道:“老房啊老房,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怎地急躁起来?”

    房阁老有气无力的道:“我只怕不急,圣上就真个学汉武帝印皮币了!为了天下苍生,豁出我一条命又算什么?圣上总不至于斩我满门!”

    叶阁老沉默良久,才道:“只怕拦不住。”

    房阁老惊恐的瞪着叶阁老。

    叶阁老干涩的道:“我今儿,求见圣上,没见着。”他这几日的主要工作,就是游说圣上把盐税吐出来。可就在方才,他接到消息,圣上为了炼丹,花钱如流水。炼丹本就花费盛大,方士又多骗子。圣上不是不会算账的人,他定不能放过盐税,否则炼丹就无法继续了。

    房阁老绝望了,失声痛哭:“怜吾百姓啊!”

    房知远忙劝道:“爹爹,爹爹,您别动怒,太医叫您静养。”

    不劝还好,劝了房阁老更怒,骂道:“你懂个屁!闭嘴,滚一边去!”

    房知远只得默默的退了好几几步远,低头不语。

    屋里再次沉默,只有房阁老的苍凉的哭声回荡。叶阁老低着头,心里对房阁老的态度,再无往日之锋芒。往日.他只当房阁老是伪君子,实乃往日天下太平,也无甚非要行“君子之风”。然而当圣上糊涂时,他想的是如何在风雨飘摇中站定,而房阁老却是一门心思为百姓斗争。叶阁老心中充满了羞愧,哑着嗓子道:“房老哥,我不如你。”

    哭了半日,房阁老的情绪稍微平稳了一些。摇摇头道:“我是无用之人。”

    叶阁老还想说什么,房阁老抬手阻道:“我想辞官。”

    叶阁老大惊:“不可!老哥辞官,再进来的人,可未必是……”

    房阁老沉静的道:“我替大伙儿试试水,圣上若留我,便是还圣明。圣上若不留我,只怕……”

    叶阁老急道:“那也不能如此冒险!”

    房阁老道:“我老了,该服老。你才说你不如我,实在过谦。我此刻辞官,圣上不好意思追究,恐怕还给些体面,我的儿孙也能受益。我是小人,对不住你们了。”

    叶阁老看着房阁老苍白的脸色,想起几个月前为了替自己说话气的痰迷心窍,今番又遭了大罪,哪怕不辞官,内阁也得换人。此情此景,拿来试探圣上,真是个好法子。劝说的话再说不出口,唯有叹气。

    房阁老道:“老叶,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

    叶阁老道:“老哥请讲。”

    房阁老真心实意的道:“宦海沉浮,我退了就无事了。你还在朝中,一个不好,满盘皆输。看着不好了,宁可丢官弃爵,急流勇退。余下的不用操心,我家里还有几亩薄田,哪怕你什么都没了,只管来寻我。好话我不会讲,叫你子孙有饭吃有书读,我是能做到的!”

    叶阁老登时觉得寒气从脚底涌上,他,是不是也该退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