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91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叶阁老猛的醒过神,抓着房阁老的手,几乎落泪:“悔不该往日赌气,不曾与你好好说话!”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他要真翻了船,落井下石的不知凡几,能给他留条后路的,便是大恩。他们家四处买小宅子藏细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有个万一,子孙还有翻身的资本么?

    房阁老苦笑:“我说了,我不是好人。乡间虽富,却没有好先生。”

    叶阁老立刻懂了房阁老的言外之意,天下英才聚京都,京畿地区的考试又更加容易,所以高官显贵之子孙,机会大的不是一点半点。房家和叶家类似,宅子都是圣上赏的。辞官后,除非是圣上特许,否则要搬出去住。京城不易居,加之叶落归根人老还乡的风俗,必定要往原籍迁。房阁老是江南人,江南考场自古以来就厮杀惨烈。说没有先生是假,考试难度太大是真。可把孩子弄成京城户口容易,每年来回的童子试岂能轻巧?只得把孩子留京,又怕他们学坏,便想着托孤了。叶阁老忙道:“此事容易,我家有个家学,只别嫌那帮混小子淘气,上学的地方尽有。你若回乡,索性叫孩子拜了康先生为师,就同康先生住着,怕他不成才?”

    房知德寒毛竖起,跟先生住?岂不是一日十二个时辰全在先生眼皮底下过活?吾命休矣!

    房阁老久闻康先生大名,终于展露笑颜:“如此,我便放心了。”

    叶阁老也跟着笑:“两位公子一起?”

    房阁老摇头:“哪里能那样厚的脸皮?小儿子年纪小,拜托你了。”

    都是阁老,彼此家中情况心里都有个数。房知远平平,连童生都还没中,科举之路只怕艰险,叫他也欠着人情住叶家,还不如省着人情砸在房知德头上。可怜天下父母心呐!

    叶阁老瞧见房阁老精神不好,不便过多打搅,起身告辞。房阁老亦知需要将养,不敢做足全副客套,在床.上朝好邻居拱拱手,权当相送。房知远作为长子,替父亲把人送回家,才算全了礼。

    叶阁老回到家中,刚好吃晚饭。又是不爽的一天,决定找点乐子。挥退了一群晚辈,留下庭芳与庭玬两只小猴子陪吃饭。叶俊文近来常感到别扭。先前叶阁老说先培养大房的两个女孩儿,再叫小八接上。可如今小八夭折,叶阁老依旧不拿正眼瞧庭树,心中不由焦急。他好歹混迹朝堂多年,再蠢也有个底线。庭芳与庭珮常出入外书房,叫他心生警觉。对庭芳而言,她是外姓人,哥几个都是她兄弟。大房好不好,能有多好,跟她有点关系,但关系不大。但于叶俊文自己而言,家主是他儿子还是侄子,关系就大了。他不担心叶阁老百年之后弟弟跟他抢族长,却是担心庭珮有了大出息,庭树全然制不住他。好几次想与庭芳分说利弊,却无机会。今日又见庭芳留下,正想截人,忽又见庭玬留下了,心中暗自松了口气。一对活宝,只怕真的是消遣。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到底没再说话。

    叶阁老累了一天,就不想说正事。依旧同昨日一样,叫了满桌好吃的,看着两个孩子吃东西。庭玬最近长大了些,没有以前那么二了,但庭芳知道叶阁老就是想享受投喂的乐趣,故意招他,没几筷子,兄妹两个就开抢。

    庭芳弹琴之人,筷子十分灵活。庭玬气结,扔了筷子就用勺子舀。庭芳偏拿筷子去夹他勺子里的菜,几个回合,竟是没吃几口。庭玬怒了:“四!妹!妹!”

    庭芳笑嘻嘻的道:“三哥你筷子拿的太差劲了,得好好练!”

    庭玬丢下勺子,整个人向庭芳扑过来。庭玬比庭芳大不到一岁,但长的比寻常孩子都高大些,一把就把庭芳扑个正着,捏着庭芳的小.脸道:“你还抢!我看你还抢!”

    庭芳挣扎不过,十指灵活的袭击庭玬的痒痒肉,庭玬顿时没了气焰,在炕上笑的打滚。庭芳抚掌大笑:“怕痒的人怕老婆!哈哈哈!”

    老太太笑骂:“哪学来的乡野村话,你们大哥还没老婆呢,就轮的到他了。”

    庭玬缓过气来,赶紧跑到叶阁老的另一边撒娇:“四妹妹抢我的火腿!”

    叶阁老笑着夹了一筷子火腿送到庭玬嘴里,庭玬嚼的得意洋洋,咽下去之后,还冲庭芳扮鬼脸儿。哪知庭芳知道他最爱吃松仁玉米,直接把桌上的盘子抄到自己怀里,低头猛吃。

    庭玬目瞪口呆,指着庭芳:“你!你!”叶阁老和老太太还没吃的!!见庭芳大口大口的吃着,庭玬哪里能忍?抓起叶阁老的勺子就冲过去,跟庭芳抢的天翻地覆。

    老太太没好气的对叶阁老道:“你就教坏孩子!回头大太太与二太太来寻我哭,我就卖了你。”

    叶阁老看着两个活宝吃的香甜,只管呵呵笑。抢着吃的东西最香,大户人家的菜肴本就精致,没两下就被兄妹两个清盘。调戏了庭玬一场,庭芳的心情也跟着拨云见月。心情一好,就不逗庭玬玩了。夹起颗香脆花生米,送到庭玬嘴边:“吃这个,好吃。”

    传说香脆东西易生蛔虫,家里极少让孩子吃。可孩子们谁又不喜欢香脆之物的?每回看着都想吃,又怕家里人骂。此回是庭芳送到嘴边的,庭玬毫不犹豫的接了,美美的在嘴里大嚼特嚼。叶阁老使人翻出梅子酒来,轻啜了一口,摸着胡子看孙儿们闹腾。

    又续上一杯,正要拿着往嘴里送,就被庭芳劈手夺了,满脸严肃的道:“不许贪杯!”

    叶阁老哭笑不得:“梅子酒,甜滋滋的,你试试?”

    庭芳义正言辞的道:“什么酒都不能多喝,方才一杯已经够了。”

    叶阁老还没过瘾,怎肯罢手?笑着另拿了个杯子,一边倒酒一边笑:“我知道了,你嘴馋,见不得我喝。你手上那杯就赏你了。”话音未落,胡子已被庭芳揪住:“坏爷爷,不许喝酒!”

    叶阁老忙丢开酒壶,哎哟哎哟的叫唤:“你个臭丫头,学谁不好,尽学你奶奶!快放手快放手,胡子全掉了。”

    老太太幸灾乐祸的道:“你该!往日我很劝都不听,就得有个混世魔王来治你!”

    庭玬疑惑的问:“老太爷不能喝酒吗?”

    老太太道:“太医叫他少喝,他偏不听。家里还能管着些,到了外头就管不住嘴!”

    庭玬听到是太医的吩咐,立刻跳起来支援庭芳,一齐扯胡子。叶阁老被两个孙子弄的狼狈不堪,满炕的躲,硬是没躲过,只得告饶再三保证不贪杯了,才把胡子解救出来。才坐定,就冲庭玬踹了一脚!庭芳还能控制力道,这熊孩子真个下死力气,能不能学点好?嘶!痛!

    庭芳和庭玬又合伙做了坏事,把方才抢菜的仇恨一笔勾销,对着挤眉弄眼,齐齐大笑。

    叶阁老揉了半天下巴,觉得不疼了,才笑呵呵的对老太太道:“你看他们多可爱啊。等中秋节,请个杂耍班子,叫他们跟着一起耍更好玩。”

    老太太白了丈夫一眼:“知道了,不会把你的孙子们关到中秋的。”说着撇嘴,“叫他们长个记性,凡是别跟他们太太学,丁点的事儿都沉不住气。我虽没见他们,也放了耳朵在西次院。姨太太带着孩子们倒好,可惜了了的,早知道说什么也把姨太太抢来做儿媳了。”

    老太太都有耳报神,亲爷爷岂能袖手?叶阁老跟着叹:“姨太太是个好的,孩子们下了学回家,她都拢做一处学习。可怜认不得几个字,只好抓量。课业本子都叫她打了格子。五个一行,一张三十个。她只管数张数便罢。三太太倘或把心思放在这上头,何愁子孙不成才?”

    老太太没说话,秦氏的孩子统共只有一个无需刻苦的庭琇,她哪里能想得到这样的法子。不是亲生的,能一样么?不过苗秦氏真不错,三房一群孩子加上她自己两个,都管的井井有条。苗惜惜爱同庭兰耍,她就自带着庭苗做活。顺道看着哥几个写作业了。两下里都不耽误。又忍不住叹道:“姨太太可惜了。”

    庭芳在边上同庭玬说小话儿,一只耳朵还听着叶阁老说八卦。待老太太叹苗秦氏可惜,她觉的何止可惜?是个角色啊!普通女人被亲妹子当众冤枉与妹.夫那啥那啥,不真抹脖子上吊,也要一哭二闹的。她为了孩子,硬是忍了。秦氏不过撞见叶俊民从苗秦氏院里出来,就闹的天翻地覆。她正经被闹了一场的,还能冷静的以不变应万变,硬是替自家孩子争取到了落脚的地方。庭芳是极佩服的,别的不说,心理素质爆表!顺着已有的路走不算本事,硬生生从荆棘里踏出一条道儿来,才叫牛!

    事情过了那么久,老太太早冷静下来了。到底都是叶家人,她并不想把三房全摁死。心里默念了三遍多子多福,才睁开眼道:“中秋节,邀上亲戚们一起喝酒吧。”

    叶阁老的皱纹瞬间舒展开来,答了一声:“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