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94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欢乐的中秋家宴,在叶俊文的忽然抽风以及老太太的使坏下,圆满结束。只有丧失了金牌主持人地位的庭芳怄的半死,然而大家都愉快的把她无视掉了。最终的赌局没有进行下去,因为大人们全都玩花生玩累了。彩头分给了打猪猪的诸位,因此最近叶家的孩子们都很壕,特别壕!当然,还是除了主持人庭芳。她啥也没捞着,绝对是叶阁老在报复她白天玩水枪的事!小气!

    愤怒的小鸟装备拆回了东院,花厅毕竟有外客,叫人看见了总是不大好。现在叶家要的是低调。能不被人讨论,就别被人讨论。至于必然招来福王之事,大家已经没兴趣讨论了。福王一伙子不正经了二十年,添上个叶.庭芳也不算稀罕。也就是庭芳是姑娘,后面有人阴她,才被挂了墙头。她要是个男孩子,估计人家都不稀罕的说她。

    中秋版愤怒的小鸟做的很急,非常粗糙。愤怒小鸟的随机性几乎没办法体现,而且只能瞄准猪打,而不是像原版游戏里那样还能对着架子打,迫使猪掉下来。所以初见好玩,多了就容易腻,不过是个弹弓打猪罢了。然而这么好的创意,既然山寨了,怎么能轻易丢弃呢?中秋过后,庭芳立刻对游戏进行了改良。首先架子不能是浑然一体的,改由积木搭建,这样架子会被鸟砸的倒下。各种组合有各种不同的效果,而后衍生出无数的玩法。小鸟也做了改良,布与棉花做的玩偶没有力道,能砸到猪,但砸不垮支架。于是庭芳定做了各种规格的圆木球,塞到小鸟里面,加大重量。同时因为外面包裹着棉花,万一不幸打中了谁,也不至于受重伤。青两块紫两块的,那不是孩子们的必经之路嘛!

    经过七八天的调试,接近原版的愤怒的小鸟才初具雏形。天气也终于变的凉快,回归到金秋时节正常的轨道来。

    愤怒的小鸟差点让叶家疯狂。想也知道,后世风靡全球的游戏,能不勾人么?通常而言手机游戏的一大要素,就是不能让玩家过分满足,否则很容易对该游戏丧失兴趣。但愤怒的小鸟在没有精力值限制的前提下,硬生生的爆火了好几年,可见其凶残程度。山寨版的肯定比不上原版,但叶家的孩子们也不能连续玩,设备只有两套,大伙得排队。客观上造成了“精力值”的限制。并且作业没写完不许玩,作业写不好扣次数等硬点子,越难玩到越想玩,能不疯狂么?当然,如果作业得了好评,可以获得插队机会。大伙儿被庭芳的各种规矩刺激的死去活来,作为被坑的最惨的陈恭学渣,也只好奋发图强。而一切规则的监督者,就是夏波光。

    夏波光表示非常非常喜爱这份工作,一定兢兢业业,不负庭芳所托。就是孩子们跑去上课的时候,她一个人闷声不响的在屋里疯玩。就她沉迷的程度,搁后世必定是关关三星的主儿。

    从此,东院经常会发出碰碰的怪声。陈氏推开窗子,分辨出声音又从游戏室里传来,就对庭芳叹道:“你看看你,人家夏姑娘挺斯文的一人,硬被你带坏了。”

    庭芳道:“现在在里头玩的是舅母。”

    陈氏:“嘎?”

    庭芳又补了一句:“还有老太太……”

    陈氏:“!!”

    “所以我今天请大师兄来了。”

    陈氏奇道:“请你大师兄来作甚?”

    庭芳无奈的道:“刚得了一套崭新的,叫他送给福王去。对了,老太太给的钱。毕竟是送福王的,猪头上的装饰我用了金子。装东西的箱子也用了花梨木。嗳,皇家就是难缠。”

    陈氏对庭芳投了个鄙视的眼神:“说吧,你又打算敲诈福王殿下什么?”

    庭芳嘿嘿笑:“我听说朝廷有往欧罗巴贩卖锌锭子,我去找福王讨几个来玩。”问上司讨东西是个技术活,她不做好工作是不行的,但做好了工作怎么拿工资,差点就愁死人。要钱不是不行,却不大对上司的胃口,更不好估价。只得捡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要。

    胡妈妈道:“你还不如讨些绸子,原先给的,全叫你分了。你自己的衣裳呢?怎么又穿着布衣了?”

    庭芳道:“家里穿布衣就好。横竖天气终于凉快了,穿着不热。”

    “你也不嫌硬的慌。”胡妈妈抱怨道,“他们几个活猴成天在游戏间里滚,穿布的倒是相宜。”

    陈氏道:“还说这个,前儿他们哥几个闹的沸反盈天,房家都听见了,房夫人还来问咱们家什么喜事。闻得是孩子捣蛋,哭笑不得。”

    庭芳问:“房家什么时候离京?先说好中秋过了就离京的,这都快九月了,怎么还没动静?”

    陈氏道:“就这两日。房阁老病情反复,谁真敢驾着病人上路?前儿我打发人去问,都说已是好了,九月初二就起程。对了,房家公子要来咱们家上学,你可不能再打架了。”

    胡妈妈笑道:“太太放心,姑娘定不会打架。房公子比四姑娘高那么多,四姑娘最多叫安儿去打。”

    庭芳大笑:“知我者妈妈也!”

    陈氏白了庭芳一眼:“你就混闹吧!”话虽如此说,却是知道庭芳少有惹事,不过白嘱咐一句罢了。

    说话间,徐景昌到了。先同陈氏见过礼,就跟着庭芳去房里看新得的玩意儿。庭芳把箱子放在大厅中央,整四大口。一个是放鸟和猪的,一个是放组装木架的,还有两个放的就是自由组合的积木了。庭芳出品,必须色彩斑斓。徐景昌看了半日,没看出名堂。庭芳引着徐景昌去游戏间。

    徐景昌彻底被震撼了,不是因为愤怒的小鸟,而是因为老太太居然撸着袖子玩的热火朝天。徐景昌僵硬的问庭芳:“有那么好玩么?”

    庭芳道:“四口大箱子自己拖走,叫殿下组装起来,自己玩玩就知道好不好玩了。另,报酬!”

    徐景昌好半天才回过神:“你要什么?”

    庭芳道:“我要锌锭子,呃,我不要锭子,我要片,你们给我切好了!我还要云母片!”

    徐景昌笑道:“又想做什么好玩意儿?”

    庭芳笑嘻嘻的道:“不告诉你!”说着二人回到庭芳房中,庭芳又去书房拿纸笔大致写了下游戏规则。徐景昌看了一回道:“人多才好耍。”

    庭芳道:“你们不是一堆人么?”

    徐景昌道:“那得去殿下府邸闹去,只殿下近来兴致不高,不知能不能因此开颜。你这主意好,谢了。”

    庭芳不怀好意的道:“我替殿下做事,你谢我作甚?”

    徐景昌呵呵:“你就信外头的谣言吧,横竖心脏的人看什么都是脏的。”

    二人说话,自有丫头忙着摆碟子上茶。偏今日是安儿个毛手毛脚的摆碟子,一不留神就把茶盅带到地上,哐当一声砸个粉碎,泼了徐景昌一脚的茶。

    庭芳忙把徐景昌拉开碎片所在地,对安儿道:“你那个粗心大意的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了!”

    安儿挠头,就要跪下给徐景昌赔罪。

    徐景昌知道安儿的来历,摆摆手:“罢了罢了,不过小事。”

    庭芳却道:“这两日又凉了,仔细湿鞋子穿着着凉。”说着对安儿道,“还不快去借谦哥哥的一双鞋来。”

    安儿立刻飞奔出去了。

    湿漉漉的鞋子粘在脚上很不舒服,徐景昌寻了个凳子坐下,把脚从鞋子里□□。不料鞋垫遇水粘粘,一块儿掉出来了。庭芳余光扫过,呆了!春宫图鞋垫!涨姿势!!

    徐景昌才想起自家鞋垫上的风光,羞的耳朵都滴血般的通红。手忙脚乱的把鞋垫塞进袖子里。装傻!

    庭芳爆笑:“师兄!你个闷骚!哈哈哈哈!”笑完,发现卧槽,她能笑别人,岂不是代表自己看的懂。娘唉!她穿了九年,还是没办法伪装土著。啊啊啊,掉马了掉马了!怎么办?

    徐景昌情急之下,也没反应过来庭芳应该不知道,反而恼羞成怒的解释道:“福王殿下送的!他送了我一箱子,还把我原先的都收缴了!”说完,才想起庭芳怎么会看得懂?指着庭芳道:“你居然偷看过!死丫头你无法无天!”

    庭芳想装傻已经来不及了,只得摊手:“妹妹我学富五车。”

    徐景昌:求别侮辱学富五车这个词!

    庭芳看徐景昌的眼神里全是控诉,顿时又大笑:“殿下送的,不应该是两个男的么?怎么是一男一女?”

    徐景昌炸毛了:“都说了我跟殿下没什么!没!什!么!”

    庭芳挥挥手:“没事啦,我不会笑你的!”

    徐景昌再也忍不住,赤着脚起身,一把将庭芳逮住,抄了根直尺,威胁道:“再胡说试试?”

    庭芳挣脱不开,嗷的尖叫一声:“臭师兄你怎么那么大力气!”

    徐景昌怕引来长辈,只等放开庭芳,却是恐吓道:“师兄是武将家的孩子,还抓不住你个小丫头。再胡说我就真揍你!”

    庭芳撇嘴:“好男不跟女斗。”

    徐景昌呵呵:“我不是君子,我是不懂道理的赳赳武夫。”

    庭芳惊悚了,师兄你的脸皮肿么又变厚了?

    徐景昌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庭芳。怕她个熊孩子半懂不懂的给他捅出去,拎着庭芳的领子威胁道:“你再敢胡说我就告诉你们家的长辈,说你偷看杂书。咱们互相保密,如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