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06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陈氏坐在炕上,边上放着个箱子,里头全是厚重衣裳。庭芳进门时,她还低着头翻检。庭芳喊了一声:“娘。”

    陈氏抬头,对庭芳招招手:“快来挑下大毛衣裳。眼看就要入冬了,外头不比家里,要什么没什么。别怕麻烦,多带些衣裳,一时没那么多炭也好过些。我给你爹也预备了一大箱子。再有你师兄,比我们身量都高些。他是哥儿,只怕还要长,我已是拿了皮子叫外头赶了。做的急,粗糙了些,你同他说一声儿,就说日后回来了再做好的吧。”

    庭芳抓着陈氏的手,满是歉意的道:“娘……”

    陈氏笑了笑:“我没你想的那么不经事儿。”

    庭芳低头不语,她不知道该怎么劝陈氏。原想瞒着,庭瑶却是告诉了她大同的凶险。庭瑶考虑的也没错,叫陈氏有个心理准备,好过忽然听到噩耗。已是没了一个孩子了,再没一个,哪个当娘的受得住?不若叫她自己想明白。何况庭芳出远门,便哄她外头风平浪静也是要担心的。还不如告诉她真相。

    良久,陈氏道:“我知道你是有来历的,只别同你弟弟一样,便是要回家,好歹告诉我一声儿。”

    庭芳苦笑,行,陈氏信她是神仙更好。

    陈氏又道:“还有些药材,平儿懂些医理,正好用上。我使人出去打听了,再多备些。再有,上回你不是说银做的器皿放东西不会坏么?那波斯来的水壶你带走,我还使人打了写盒子碗筷,你都带着。再有,路上都吃干粮,难受的很。你还小,只怕营养跟不上,我买些奶豆腐给你。记得日日吃点子。好生照看自己,别叫我悬心。”

    庭芳道:“圣上还未必答应我去呢。”

    陈氏道:“答应不答应再说吧,我先预备着。便是圣上不叫你去,你爹总是要去的。你爹……”陈氏顿了顿,“是个混人,你劝着他些。”

    庭芳点点头。

    陈氏觉得该说的都说了,一把将庭芳搂在怀里,力气之大,恨不能将庭芳揉进自己的骨血:“姐儿,是家里对不住你。”

    庭芳安慰道:“正好我要去撒野,高兴着呢。”

    陈氏紧紧抱着庭芳,硬忍着没哭。什么撒野,当她不知道么?外头早已不是先前的天下太平,别说蒙古人,路上盗匪横行。她虽不懂外头的事,却是知道不到紧要关头,老太爷是必不肯放庭芳出门的。

    庭芳窝在陈氏的怀里,什么话也不想说。她怕的要死,还要装的云淡风轻,好似去外头郊游一般。说到底都是为了安陈氏与庭瑶的心。可是她真的怕。两辈子都是良民,搞阳谋阴谋是熟练活,可直接撸胳膊上,不单手生,连脑子都是生的。别看她方才对着徐景昌给安儿喂招欢欣鼓舞,可那两根柴禾换成大刀会怎样?如果大刀砍向她又怎样?被福王夹手指的时候,还没怎么用力她就自救成功了,就那样都痛了好几天。一刀砍下去是什么滋味?安儿来不来得及救她?徐景昌来不来得及救她?都是未知的事儿。

    她没出过远门,没受过苦。到了大同,即便什么危险都没有,她能安生的活下去吗?再想到一路上全都得吃干粮,再没有爱吃的菜香甜的点心,立刻嗓子就疼了。两辈子的娇生惯养,真是头一回遭这样的罪!母亲的怀抱总是让人放松,庭芳郁闷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陈氏感觉到庭芳的哭泣,忙放开庭芳,严肃的道:“别哭!”

    庭芳愣了下。

    陈氏用帕子擦着庭芳的脸:“回来再哭。现在给我憋着!”

    “好。”

    陈氏道:“去吧,同福王耍去。我还有事,别裹乱。”

    庭芳道:“我陪你吃饭。”

    陈氏推着庭芳:“我吃过了,你们先去耍。跟福王一起吃饭也使得。”说着就把庭芳往外赶。等庭芳退到门外,陈氏砰的一声把门关上。背靠着门,陈氏慢慢滑下,用袖子抹了一把泪,深呼吸了好几口,告诫自己:不能哭,不能让她出门在外还担心家里。能忍住的,使劲儿,能忍住的!

    庭芳在门口站了好久,见陈氏没有开门的意思,只得往园子里去。徐景昌与安儿已经停下,坐在边上喝水休息。安儿一脸菜色,大口的喘着气。平儿在边上照顾着她。

    福王道:“安儿那丫头,给定两个铁锤,用铁链绑了带在身上。不影响行动又好使。马上马下都使得。她没什么招式,临时抱佛脚用途不大,还是得发挥长才。”

    徐景昌道:“那是,我都练多少年了。”

    福王看到庭芳:“咦?你的眼睛怎么红了?”

    庭芳哼唧两下,道:“殿下要吃中饭么?”

    福王道:“走着,我带你门外头吃去。陶真楼知道吗?你想吃什么尽管点,我请客。”

    庭芳看了看身上的衣裳,就道:“我去换身青色的短打。粉红色的人家一看就知道是个丫头。”

    福王点头:“去吧,快着些。”

    南书房内。

    圣上看着手中的折子,不知该如何批复。折子是叶阁老上的,大意为圣上派了叶俊文去修城墙,叶俊文自不敢辞。可叶俊文不懂工事,只得带女儿随行,望圣上批准。

    太子立在边上,默默的等着圣上。要说这世界上除了士兵还有谁最能站,就莫过于太子了。从小站到大,还得站的笔挺,习惯了竟也不觉得累。接过圣上递过来的折子,快速扫了一眼,不知如何作答。

    好半晌,圣上才道:“连同徐景昌,叫他们爷三个一起去吧。”知道徐景昌被出族后,圣上有些后悔。他其实就想敲打众人,没想到定国公反应那么大。想到定国公,心中厌恶。又想起听人来报,叶俊德接了消息就去福王府接人,对叶家的印象又好了些许。到底厚道些,还知道雪中送炭。

    太子便问:“那给徐景昌什么职位?”

    圣上道:“叫他舅舅操心去,爱给什么给什么。我们给了,那头的兵士不服,他还得去弹压。不若先去了,立了威再升就容易了。”

    太子摸不准圣上的态度,不再多话。哪知圣上又问:“叶家四姑娘,当真会修城墙?”

    太子道:“儿子也不知道。看着她写的书里,多半是跟水利有关。说她会修沟渠倒是可信,城墙实在是……”

    圣上道:“小姑娘儿去那种地方……”

    好半晌,没听到太子说话,圣上又道:“一个姑娘,倘或她真修好了,我们又拿什么赏她?又不能赏出身,赏钱却是看轻了。”

    太子无语,还没出门,想那么远作甚?然而圣上问了,只好答道:“赏她个好夫婿,再赏个大作坊与她做嫁妆。”

    圣上笑了:“早知道做你弟妹得了。”

    太子跟着笑:“小十一不肯,有什么法子?”

    圣上问:“小十一呢?怎么好几日不见人影儿?”

    太子道:“前几日不知道,今日一早我使人寻他,说是去了叶阁老家,要教四姑娘骑马。还问他十个借马场,说自家没有女眷,不好带四姑娘上门。要借老十家的马场呢。”

    圣上笑道:“他笃定了四姑娘能去大同?”

    太子道:“他笃定是人来疯。前几日几个人就鬼鬼祟祟的寻东西。父皇忘了?他把上回搁在您库里的锌锭子摸走了好几块。谁知道他们几个又弄什么?骑马八成是借口,我看像是要淘气。”

    圣上喷笑:“他怎么还是这么着啊?”说着情绪又低落了下来,“也好,叫他开心两日。自打你母后去了,他老不开笑脸儿。可惜他的小朋友都要出门,他落单了。”

    太子心道,你儿子不开笑脸全叫你折腾的!还有后宫,赵贵妃戳那儿呢,你倒是给她一个名义上的协理宫务啊!叫人架空了好过连名分都不给。统共只去坐了一回,还赶上大同军报,把人阴了一把。福王能高兴才怪!

    圣上看完了叶阁老的折子,又看另外的。过了一阵儿,忽然道:“国事越来越多,有些忙不过来了,把你三弟四弟都叫来一起见习见习。成天在家憨吃憨玩,将来去了封地,怎么管事都不知道。”

    太子恶心的胃里直翻滚,三十好几的儿子了,你现想起来见习?是见习,还是分权?老二分不了,就抬着老三老四。本来大伙儿相安无事,亲爹却拿着权力去喂他们。武后便是批折子批出来的野心。他不想杀亲弟弟,更不想被亲弟弟杀。能让他们兄弟好好处吗?你非要兄弟阋墙才甘心吗?

    圣上浑然不觉,还笑问太子:“你说叫他们跟着谁好?”

    太子气的好悬绷不住,稳了半日心神,才道:“先去户部吧,户部正忙,他们正好搭把手。”

    圣上点头:“你想的周到。还有内阁,要补人了。叫大理寺的姜正信与都察院的韩自珍补上吧。”

    太子眼前一黑,韩自珍也就罢了,不过又是个牛心古怪的清流。那姜正信是平郡王妃的远房舅舅。太子死死咬紧牙关,用尽全力平复情绪。对之前犹豫之事,终于慢慢的倒戈向了另一边。(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