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07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大同,即山西大同。距离京城约八百里。是明代长城九边重镇之一。管辖的长城东起镇口台,西至鸦角山,全长七百多里,现官兵约十二万,战马五万匹。先后修内五堡、外五堡、塞外五堡、云冈六堡。大同地势平漫,地处山西北部,西则平虏、威远,中则右卫、水口等处,皆称要害,盖虏南犯朔应诸城必窥之路也。

    此乃明朝资料。然而……坐在马车上听窗外福王的亲卫营长唐池瀚科普的叶.庭芳,想死的心都有。一般而言呢,文臣家的孩子学历史,多半捡朝堂上的事儿讲。军事大伙儿不感兴趣,就讲的少。庭芳知道个九边重镇都已是很不错。问题是,九边重镇里的内容她不知道。这还不是最郁闷的,因为不知道好说,可以听知道的人讲。郁闷的是当她听到本朝军事孱弱,长城开了口子至今还没补好的时候,差点晕了过去。怪不得堂堂两个长城夹着的大同居然能破城,合着长城都没了!圣上您治国能不能走点心啊?庭芳一口老血喷出,掉转车头回去造反还来得及吗?

    徐景昌也气的连马都骑不住了,索性跳下马,钻进庭芳的车里,靠着壁板发呆。真是难为小舅舅了!

    庭芳吐槽:“怪不得大同没有巡抚!”合着没有文官肯去送死。大同地理位置何其重要?就算历史没学好,稍微爱看点历史剧,这个地名就常出现。结果到了本朝,好么,胆敢连长城都没修!艾玛□□是您老打败的女真还是女真自己内讧啊?庭芳到此时,是真后悔了,她宁可在京城玩阴谋,也不想去边疆。真是万万没想到连长城有豁口的事儿都有!!!可是圣旨已领,后悔无用。庭芳以头抢壁:妈妈,我再也不冲动了。

    徐景昌同学对边疆仅限于赵总兵偶尔寄回来的只言片语。大概是长城塌的太久,他都懒的提了。头一回知道大同门户大开,只有几个城孤零零的戳在那儿。小舅舅您真有才!这特么都能守住。

    唐池瀚笑笑:“姑娘还要听么?”

    庭芳探出头问:“有开心点儿的吗?”

    唐池瀚道:“跟大同有关的,没有开心的。唔,赵总兵长的好算不算?”

    庭芳:“……”痴汉叔叔你也给我走点心!

    庭芳气的把帘子甩下,将唐池瀚隔绝在外。扭头对徐景昌道:“你有毛病不骑马进来坐车?这车晃的我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徐景昌蔫蔫的道:“说点高兴的。”

    庭芳:“……”

    马车突然剧烈晃动了一下,庭芳没坐稳,直接砸在徐景昌身上。庭芳苦逼的想:得,栽在帅哥怀里,是挺高兴的。毕竟上辈子吃过的捆一块颜值也赶不上她家师兄的一半。咱毕竟是凡人啊,吃不到吴彦祖啊!

    徐景昌道:“官道也没救了,离京不到一百里,路上全是石子儿。我说你要不要出来骑马?我瞧着骑马跟坐车差不多累。”

    庭芳摆摆手:“我腿上的伤没好,疼。”

    徐景昌同情的看了庭芳一眼,道:“将来起茧子就好了。”

    庭芳泪流满面,大腿根这么性感的地方起茧子真的好么?好吧,那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的好痛痛痛。第一天在自家学骑马,只是稍微走动一下,没感觉。次后跟着福王出门吃饭,小小跑了一阵还挺带感的。结果到了宁王府的马场,动真格儿的了,就把她折腾的半死。

    庭芳的运动细胞自然极好,很快领悟了什么叫做跟着马的起伏做配合。可真的跑起来,即便穿着骑装,各种保护之下,只用了三天,大腿根就全都是泡。痛的她眼泪哗哗,出门的时候一上马就疼。只好坐进颠死人的马车。古代的轮胎没有橡胶,减震就是浮云。弹簧倒是能定做,可出门就太赶来不及。车上垫了很厚的一层棉絮,却是不中用。偏偏路还不好走,坐在马车里,享受的是全天七级地震的待遇。要不是马车内壁都加了棉絮做的软垫,关往壁板上撞的次数,就够撞成脑震荡了。

    从徐景昌怀里爬出来的庭芳,根本顾不得形象,再不肯坐着,直接躺倒:“这样砸的轻些。”

    徐景昌道:“仔细背心疼。”

    庭芳:“……”

    徐景昌笑道:“知道出门多遭罪了吧?”

    庭芳呵呵:“说的你好像出过多少次门似的,有出过京畿吗?”

    徐景昌知道她被颠的难受,不跟她计较,笑道:“我下盘稳,坐的住。”

    庭芳尖叫:“老天!你还我厚道的师兄!眼前这个我不要了!”

    徐景昌立刻捂了耳朵,然后窜出了马车,认命的爬上马继续往前走。小师妹心情很糟,不能招惹。

    唐池瀚笑的直抖:“我调回京城的时候,恰好顺路护送一个总兵的家眷。还是武将家的呢,都不如四姑、公子精神头好。”出门在外不方便,庭芳直接女扮男装,被人叫做四公子了。

    徐景昌问:“咱们有马,跑的快的话三四天就到大同了。现如今不急,也只要七八天。后头的辎重要多久?”

    唐池瀚答道:“辎重一般一日最少八十里。十来天能到。跟着他们走得多遭几天罪。要不是叶郎中,咱们还可以走快些。不过两天与四天,耽误不了多少工夫。”

    此时的马小跑的情况下,一天约能走四百里。但有文臣,一行人就走的很慢。快天黑时,不过二百里,正好进驿站可供休息。京城去九边的道路上,经常有军需传递,场院极大。不过屋子不多,尽管驿站只住官兵,还是很拥挤。按理来说,官道驿站都只给朝廷使,庶民只能走小道。不过四处发财的商人有钱,驿站的油水全靠他们,就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院子本就小,乱七八糟的人一住,更加觉的转不开身。此行官职最大的便是叶俊文,其次则是正五品的唐池瀚,都不够看的。驿丞瞥了瞥叶俊文的勘合,就道:“只得一间上房了,两位官爷住上房吧。”

    叶俊文指着庭芳问:“犬子……”

    驿丞装作为难的道:“你们这么多人,实在排不开。两位小爷是兄弟么?暂时去通铺挤一挤吧。”

    徐景昌:“……”

    叶俊文道:“不合适。”

    驿丞陪笑道:“出门在外,官爷别为难小的。如今朝廷困难,又成天兵啊丁啊的来往。不独爷这一行一百多人,来往的哪个不是那么多人?这还没算上在外头打帐篷运辎重的呢。您也看到了,屋子就这几间。上房通只有三间,有两间已是叫人占了。小公子们不习惯,还有间小屋,也是通铺,只是四人的小通铺,您看如何?”

    此番庭芳一行有百多个人。按制,亲王亲卫一百二十人。福王拨了一百人照看他们,加上庭芳带的平儿安儿,徐景昌带的算盘算筹,以及叶俊文开济开烁,确实不少。庭芳看了看环境,没招儿了,便道:“就要那个小房间。”

    叶俊文立刻瞪了庭芳一眼。庭芳直接当他不存在。驿丞做熟了的人,立刻就安排好了。兵丁们跟小厮们,自然都是睡那种超长的大通铺,边上搞不好还有生人,以及各种虱子乱跳。庭芳得的地方看着还算干净,平儿进门先撒了一包驱虫粉,才叫庭芳靠近。

    徐景昌跟在后头,望天。

    庭芳笑道:“师兄打地铺,我们三个睡通铺。”

    徐景昌笑道:“我就是送你来,回头跟唐大叔挤一挤便罢。咱们离的不远,夜里锁好门,有事儿就扯嗓子喊。”

    庭芳点点头,与徐景昌挥手告别。兵荒马乱的,洗澡就别想。庭芳有些难受,少不得忍了。三个女孩子出门,都做男装打扮。庭芳还小,装了男孩儿,人家只当她长的秀气。安儿更是五大三粗,日常穿着女装比穿男装还别扭。唯有平儿,整个就不像,一看就知道是女眷。但出门在外经见多了,众人都不放在心上。有时候农妇去投亲,赶上寸劲儿,客栈没设女间,又住不起单间,还不是得跟男人混一块儿?庭芳小时候卧铺车还没改良,都是双人铺,运气不好边上就睡个男人。后来是发生了太多起卧铺强x案,国家才勒令卧铺车只能有单人铺了。可见在外头,别说身边可能睡个徐景昌,就算睡个武大郎也得忍啊!

    叶俊文正想去把徐景昌拎进来跟自己睡,徐景昌就晃进来了。冲叶俊文笑笑,又对唐池瀚拱手:“大叔,收留我一晚。”

    叶俊文讽刺道:“我还道你不知道进来呢。”

    徐景昌正色道:“四妹妹那处有安儿,不然我真宁可去打地铺。在外头扔女孩儿住里头,万一有个什么,咱们都不知道。”

    叶俊文一噎。

    徐景昌笑道:“可见有个能干的丫头很是要紧。”

    唐池瀚不大看得惯叶俊文那等酸人,拍拍自己的床沿,笑道:“委屈公子了。我才说要去同四公子换来着,你倒摸了进来。”

    徐景昌道:“她们那边是通铺,三个人睡的开。挪到此处。”目测了下床铺的宽度,笑着摇了摇头。

    驿站的床铺是很窄,两个人都有些挤,别说三个人了。唐池瀚也觉得徐景昌安排的妥当,就不再言语。他出门惯了的人,随口塞了些东西,倒头就睡。徐景昌也只好跟着睡。床板极硬,徐景昌躺下方才想起,怎么就没把铺盖挪过来?那丫头没吃过苦,明儿早上得哭鼻子了。荒郊野外的,这可怎么哄?(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