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2章 加更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差点疯了,但很快外面的火把都冲了进来。唐池瀚爽朗的笑声窜进耳朵:“总兵大人,好久不见!”

    抓着徐景昌的人点点头,嗯了一声。

    庭芳软倒在箱子里,大口的喘着气,原来是友军。随即又觉得不对,见徐景昌还被扣着,一句师兄已脱口而出。

    赵总兵嗤笑道:“荒废成这副模样,还敢来边疆,胆儿挺肥哈!”

    徐景昌早已痛的说不出话来,只剩喘气的力气。

    赵总兵放开徐景昌,徐景昌立刻重重的摔倒在地。庭芳爬出箱子奔过去,抓着徐景昌的袖子喊:“师兄!师兄!”

    徐景昌依旧只能喘气,剧痛几乎让他的头脑都失去清明。庭芳不知道徐景昌哪里有伤,急的都快哭了。

    赵总兵看了庭芳一眼,问:“方才,你拿的是什么东西?”

    庭芳抬头望向赵总兵,四目相对后,不由的瑟缩了一下。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不同于在皇宫里对特权的畏惧,而是一种单纯的、直击灵魂深处的恐惧。余光扫过他刚才扣着徐景昌的大手——他一定能轻而易举的扭断我的脖子,庭芳如是想。

    赵总兵见庭芳没回答,不再追问。只道:“没功夫陪你们守着,回城。”

    唐池瀚应了声:“是!”

    赵总兵又看了一下还在地上抖的好几团,吩咐了句:“绑上马,带走!”

    说完带着人就出去了。

    庭芳目瞪口呆,出去了……出去了……你外甥还躺地上呢!

    哪知徐景昌咬紧牙关爬起来,庭芳忙伸手去扶。徐景昌摆摆手,试着活动了下胳膊,并没有骨折,暗自松了口气。听见外头已在列队的动静,火速拉着庭芳就往外头冲。

    一口气冲到赵总兵跟前,赵总兵骑着马,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上马!”

    庭芳:……舅舅您是拿外甥当斯巴达在养么?

    徐景昌二话不说,看见一匹空马,就单手捞着庭芳上了马。徐景昌低声道:“抓紧!”

    庭芳听话的死死抓住马鞍前方的突起。还没做好准备,大军就开拔了!

    徐景昌单手持缰差点跟不上大部队的速度。好在路程并不远,赵总兵也没有诚心想撇下一群老弱病残。等到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们终于看到了大同的城墙。

    马速放缓下来,庭芳再次被颠散了架。抬头问徐景昌:“师兄你没事吧?”

    徐景昌的脸色还是有些难看,语气倒是平稳了许多:“没事,被打习惯了。”

    庭芳:“……”

    徐景昌扯了个笑脸:“吓着你了吧?小舅舅是那样的性子,看着严肃些,你别怕。”

    庭芳看徐景昌还笑的出来,心想舅舅打外甥么,打也白打,她还是少操心。然而传说中英明神武的小舅舅是那副模样,叫她不怕?请问当柔弱的omaga遇上强势的alpha有几个不害怕的嘛!哀怨的看了徐景昌一眼,帅师兄你居然帅不过三集!

    大队慢慢的走进了城门,庭芳好奇的打量着古代城门的模样。可穿过城门后,立刻就呆了!整个大同一片狼藉,几乎夷为平地。这就是九边重镇的咽喉大同!?

    赵总兵控马走到徐景昌边上,看着惊呆了的两人道:“蒙古兵四度袭击,圣上没同你们说吗?”

    徐景昌僵硬的摇摇头。

    赵总兵哦了一声:“没房子住,住帐篷。”

    徐景昌半晌才道:“百姓呢?”

    “住帐篷。”

    徐景昌悄悄松了口气,还以为被屠城了。

    赵总兵淡淡的道:“数次能守住,也没什么稀奇的。地底下挖了地道,众横交错。一有敌袭,妇孺立刻撤走。粮草也在那里头。实在被打进城内了,就利用地道打巷战,总也叫蒙古死些人。不然真当我是好惹的?”

    庭芳几乎一脸崇拜的看着赵总兵,靠!古代版地道战!

    然而赵总兵接下来就道:“于是他们这回把房子都烧了。满城残壁断垣,马上就要入冬,只怕冻死的人还多些。情况就这样,你还想留下么?”

    徐景昌斩钉截铁的道:“要。”

    赵总兵似笑非笑的看着徐景昌:“不怕死?蒙古人可不是昨儿那种虾兵蟹将的流寇。别以为自己杀了几个流寇,就觉得是战神下凡了。”

    徐景昌沉默了好久才道:“我回不去了。”

    赵总兵道:“也是。早想带你出来,只娘娘不肯。闹到如今的份上,你连个爵位都没有,起步还更低些。妇人之仁。”

    徐景昌笑道:“无事。摆脱了他们更自在。成天价儿的陪着演戏,累。”

    甥舅两个在说话,庭芳就在观察。只要不对练眼刀,庭芳还不至于那么胆小。仔细打量了一番,才发觉赵舅舅很帅啊!跟徐景昌是完全不同的流派。徐景昌好似后世网上流行的比女孩子还漂亮的明星们,身形纤细修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弱鸡。她就看走眼了。但赵总兵无论如何都不会错认他的气质。五官比福王和徐景昌都要粗犷许多,常年征战的脸呈现出古铜般的色泽。很魁梧,今晚可能应对的不是蒙古人,所以没穿全幅铠甲,只有胸甲。隔着衣料,可以隐约看出手臂肌肉的形状。只消一眼,就能感受到那种逼人的力量。原来,这就是边关将领!不用说了,帅!就一个字,我会暗戳戳的说无数次!

    赵总兵何其敏锐之人,早感觉到了庭芳在看他。跟徐景昌说完话,就开始看庭芳。脸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头发乱的像鸟窝。拨开外表看本质,即便狼狈不堪,也能看出精致的五官。血迹没有遮到的皮肤,更似白玉无瑕。赵总兵酝酿了一下,问:“你家里人也舍的把你丢出来?”

    徐景昌笑道:“野猴子,自己要跟来的。”

    赵总兵瞪着蠢外甥简直不想说话。半晌,扭头问庭芳:“想回去么?”

    庭芳苦笑:“我也回不去了。”

    徐景昌惊了:“什么情况?”

    面对她目前最大的二位老板,庭芳没必要隐瞒:“家里人坑我。”

    徐景昌紧紧抿着嘴,良久,才道:“疏不间亲,早觉得你家不对了。”

    庭芳笑了笑:“没事儿。野猴子么,自然是野地里才长的好。我又不是家养的。要我跟他们似的在那四方院子里关一辈子,还不如让我野着。”说着在马上对赵总兵躬身行礼,“我们家给您添麻烦了。”

    赵总兵点点头,算是回应。

    入得城内,兵马自然散开。庭芳想着自己的任务,索性一鼓作气。对赵总兵道:“总兵大人,能带我去看看西边的城墙么?”

    赵总兵满脑子八卦被庭芳喊的中止,又看了眼庭芳,却道:“你也叫我小舅舅吧。”

    庭芳:“……”这么帅的家伙立刻变成了她的小舅舅真的好吗?

    赵总兵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庭芳道:“我叫叶.庭芳。”顿了下,才道,“小……舅舅叫我庭芳便好。”男神,我真不想叫你小舅舅,真的!

    赵总兵道:“姑娘家的闺名可不好乱叫。”

    庭芳道:“我女扮男装来着。”

    这回轮到赵总兵:“……”

    庭芳继续道:“倘或有人问起,我还说叫庭芳。只写作方向的方便是。”

    赵总兵道:“我还是叫你小四吧。”

    庭芳:“……”别介!她现在刚好一米四,您这不是咒我吗?

    赵总兵到底更关心徐景昌。揍归揍,疼归疼。何况当时他进去时,徐景昌劈过来的那一刀破绽多的快成筛子了都。他离京几年没管事,看来宫里的武师傅就混日子了。不给他一个教训还当镇守边疆好玩呢。他手法极好,军营里总是充满了各种上级对下级的暴力。整人的手法层出不穷,有他在徐景昌倒不用再遭当年他那个罪。可依旧得让他明白,打仗不是京中游戏,是会痛,甚至会死的残酷现实。后来见徐景昌虽然有些荒废,但能立刻爬起来,还有余力带着个小丫头,就觉得还有些救。加之态度尚可,没给他使少爷脾气,赵总兵很愉快的决定今日暂时饶过他了。

    徐景昌不知道的是,如果他今天稍有松懈,估计会很惨。幸好徐景昌在武艺上没人监督,确实松懈了不少,但对福王家的小舅舅的恐怖程度是决计不会低估的。不然在庭芳心里,帅师兄不单只是帅不过三集的问题,估计这辈子都没法帅起来了。

    赵总兵不停的问徐景昌京中近况,徐景昌捡知道的说了。赵总兵在京城里亦是有人的,不过两厢应对。庭芳见赵总兵不搭理自己,也不着恼。只是认真的观察着周围环境,暗自背下路线,省的自己犯路痴。自己蠢的掉沟里,如今她只身在外,只能靠自己了。好在打起仗来,大约是有人保护她的。只要解决了暴力威胁,对于独自生活的事并不恐惧。到底衣食无忧,比当时她一个人在帝都奋斗的时候,强太多了。

    终于走到了塌方的城墙处。见到大同的破败,就知道对城墙不用报什么希望。现在一见,果然如此。也有人在试图修补。但没出乎她意料,连个滑轮组都没有。想想八国联军打进北京时,那一箱箱没拆封的现代武器。横竖再差也不会比那个时候更差了;再想想自己的状况,则是横竖是不会比关在家里斗姨娘更差了。想到此处,心里平复了许多。至少现在还没到最糟的地步,不是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