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总兵舅舅特别忙,也就是看在徐景昌的份上,愿意带她去看看城墙,横竖在哪里说话不是说话,说完了自然就把他们扔在帐篷边处理公务去了。

    叶俊文被当个货品一样捆在马背颠了几十里地,昨夜又受了惊,下了马就吐的天昏地暗。幸而平儿懂些医术,替他开了方子,在常备药品里捡了能用的熬着。叶俊文分得一个小帐篷,艰苦自不必说。大同刚被洗劫一空,床铺是没有的。叶俊文的小厮开济想了半日,才道:“不若等后头咱们马车跟上来,老爷就睡马车里。马车是家里预备的,睡着比帐篷还暖和些。”

    叶俊文一想也是,马车里什么都有,还有个小书架呢,便同意了。庭芳回来时,叶俊文已安顿妥当,喝了药在马车里睡觉。庭芳看了看,也觉得马车配置优良。便学着叶俊文,将马车当做卧室,自己分得的帐篷则做了洗漱间。

    大同有条御河穿通南北,并不缺水。安儿脚上有伤,平儿要照看一群病号,自己也不大舒服,庭芳就没叫她们伺候。自己打了水,找了个石头,架上盆子就把头发洗了。拧干头发后,再打水,躲进帐篷里洗了个澡才觉得清爽了。一折腾就到了晚饭的点儿,安儿瘸着腿坐在一块毡子上生火做饭。她第一份工就是在厨房劈柴,对煮饭很是熟手。不一会儿,唐池瀚也来了,他就是被派来专管照看庭芳的,寻了块地方坐下,准备今晚就跟庭芳混饭吃。

    庭芳见到唐池瀚就有些郁闷:“咱们一块儿来的,还剩多少人?”

    唐池瀚道:“五十来个吧。”

    庭芳垂下眼:“家里人怎么办?”

    “殿下操心去了。”唐池瀚道,“我们卖命,殿下出钱。你别想那么多,打仗没有不死人的。”

    “嗯。”庭芳低低的应了一句。这年头人命不值钱,流民四散的时候就更不值钱了。女孩儿还能卖一两银子,男孩儿白送都没人要。至于一两银子买了女孩儿去做什么,就不用多说。能有地界儿混口饭吃,哪怕是打仗,也好过立等死了。道理是这个道理,庭芳都懂。只不过还是有些难过。人要是只靠理智活着,就是计算机了。

    腊肉饭的香味弥漫开来,庭芳问平儿:“我爹呢?”

    平儿道:“老爷喝了药睡着了。”

    庭芳道:“替他留些饭。”又喊开济和开烁来吃饭。这二位,跟庭芳很是不熟。老爷的小厮,等闲不跟姑娘打交道的,毕竟姑娘不当家,他们又不大好在内宅混。还是头一回跟庭芳坐这么近。别扭的不行。可再别扭也得忍着,谁让他们老爷得罪了圣上呢?

    腊肉饭很香,油脂全都渗进饭里,嚼着十分有滋味。大同倒是不缺蔬菜,只是品种少。打了一锅菜叶汤,一顿饭就算解决了。

    平儿笑道:“四爷在外头竟不挑嘴了。”

    唐池瀚扒着饭道:“人是苦虫,福也享得,罪也受得。”

    庭芳深以为然,小时候挺苦的,长大了日子好过了,适应的相当好;现代那么爽,穿到古代,郁闷是有点,但不至于真过不下去;锦衣玉食十来年,出门在外,菜叶汤腊肉饭也吃的香甜。只要别饿着就行,有饭有菜有汤,至多三五个月的功夫,熬一熬就过去了。

    吃了饭,徐景昌晃了过来。一样洗了澡换了干净衣裳。在庭芳身边坐下就道:“得了个小官职。”

    唐池瀚笑道:“舅舅亏不了外甥。”

    徐景昌道:“有点亏,是个提调官。管后勤土木之类的。倒也相宜。方哥儿我就指着你了。”

    庭芳道:“叫的那么奇怪!”

    徐景昌道:“不然我叫你什么?”

    庭芳摆摆手:“算了,随便。名字起了就是给人叫的。说正经事,咱们明天再去看现场,做测量。我先算出要挖多少土方。还得跑作坊,得叫他们专腾一个作坊给我。我要做土水泥。”

    徐景昌问:“什么是土水泥?”

    庭芳叹道:“不大好的玩意儿,凑活用吧。”说是钢筋混泥土,借用的其实就是个概念。首先钢才少,再说土法钢太脆,工程上就别指望了;其次没有水泥,只有土水泥,强度也别指望了。但好处是速度快,省材料。古代的城墙都是一块一块石头磊起来的。就得把石头弄成砖块一样,非常麻烦。混凝土的好处是不规则的碎石头也能用,里头加以钢筋固定,对付投石机应该差不多了。重点是先对付过了今年,实在不好使就再改回原来的方法。城墙再豆腐渣,也比没有强。庭芳来的目的就在于此,以个人智慧弄出个屏障来。

    徐景昌张嘴就问:“你有方子吗?要先试还是已经调配好的?”

    艾玛,跟行家说话就是轻松。庭芳道:“我纸上谈兵的东西,必然要试啊。”

    徐景昌叹了口气:“罢了,来吧,咱们去找总兵。今晚就先做起来。蒙古人一月来四回的,再不快点修好城墙,咱们只怕不够他们消遣的。”

    庭芳累的好想倒头就睡。可她有一点好,天生工作狂。认命的站起来,跟着徐景昌往大帐里走。平儿急道:“什么时候回来?”

    庭芳道:“不知道,你们先睡吧。丢不了。”

    平儿跺脚道:“姑……四爷,你好歹早些。”

    庭芳苦着脸道:“平儿姑娘,告诉你个巧宗儿。倘或日后你男人出门干活儿,别催!欠抽!”

    唐池瀚拍腿大笑:“我说方哥儿,您真了解男人。”

    徐景昌也笑个不住,本着早去早回的原则,赶紧带着庭芳跑了。走到赵总兵的大帐,他还在看文件。帐中放着个大大的沙盘,正是大同周遭的地形。只不过一看就知道不大准,专业的测绘还没诞生,详细地图是不会有的。其余的就只有书桌杂物盔甲和一张单人床。标准的单身狗宿舍,就是面积大点。

    徐景昌晚饭就是跟着赵总兵吃的,对他的去而复返,头也不抬的问道:“什么事?”

    徐景昌指着庭芳道:“她要个作坊。”

    赵总兵无可无不可:“这些小事别烦我,你自己找人去。”

    徐景昌:“……”

    赵总兵猛的想起,徐景昌没正经学过东西,只得细细分说:“你在宫里长大的,行动就往上找人。并不是不好,能找到人是本事。但是很多时候往上头找常耽误工夫。你想要快,就找对人找对事。什么事都找我,我忘了怎么办?”

    徐景昌就是个菜鸟,十六岁的娃儿,高中都没毕业呢。庭芳知道这上头指望不上他了,索性直接问:“回大人话,我们才来,两眼一抹黑。还请大人派个人与我们分说分说。作坊找谁?打铁找谁?要走什么程序?我们调何处的人修城墙?工程队的管事的是谁?什么时间可以修,什么时间他们要练兵。这些通不明白,只怕干不了活。”

    赵总兵赞赏的看了庭芳一眼:“比你那二愣子师兄强。”

    庭芳笑道:“我管家的。”

    赵总兵笑了笑:“行吧,回头指一个人与你们。再说一次,没事别来烦我。另,徐景昌替小四打下手就行,至少给我腾出半日来练武。我得闲了要查的。再那个样子,我就不止像今儿一样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了。”

    庭芳:“……”今儿要赶路的前提下都打成内样了,还叫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好狠!

    两个人被丢出门外。徐景昌道:“好师妹,你跟我说句实话儿,我是不是特蠢?”

    不像徐景昌说的话!庭芳看了徐景昌半天,才问:“你今儿,是不是不高兴?”

    徐景昌没说话。

    庭芳问:“你不说,我猜不到你为什么不高兴。”

    徐景昌道:“不知道怎么说。”

    庭芳苦笑:“好哥哥,我在这里就指望你了,你可千万别板着脸,我真怕。”

    徐景昌笑道:“不是你的缘故。”顿了顿,才道,“我心里难受。”

    “是因为杀了人么?”

    徐景昌沉默。

    “很恶心,还是很怕?”

    徐景昌道:“都有。所以我觉得……真没用。”

    庭芳笑了:“挺好的。”

    “嗯?”

    庭芳道:“我就觉得挺好的。”就算是古人,头一回杀人,杀完跟没事人一样,那才恐怖好吗。

    徐景昌郁闷的道:“读史书的,能跟我说说么?我也不知道问谁去了。真不敢去招小舅舅。”再说都一表三千里的舅舅了。

    庭芳停下脚步道:“咱们先站着。说完再回去。”

    徐景昌有些犹豫:“太晚了,明儿说吧。”女扮男装也不是真变男的了啊。

    拍领导马屁也是工作范畴,工作狂表示今日事今日毕。庭芳道:“明儿我可以睡懒觉。先解决一桩是一桩吧。”

    徐景昌只得无奈的道:“四妹妹。男女大防。”

    庭芳愣了愣,不知道徐景昌怎么突然切话题。

    徐景昌道:“你还小,不大懂。我却大了,不能装不懂。叫人传点什么,你这辈子都毁了。”

    庭芳想起叶阁老那句“谁管着你是好人,谁纵着你是坏人”的话,噗嗤一笑:“师兄,你觉得我还能嫁人么?”

    徐景昌无话可说。

    庭芳道:“你别太在意了,我自己都不在意。我不想嫁人。”

    徐景昌不由问:“为什么?”

    庭芳道:“你想入赘么?”

    徐景昌摇头。

    “那不就结了!”庭芳道,“你去别人家会受委屈,我也会。我不想受委屈,尤其是我现在的样子。总要被人挑拣。索性不嫁了。女人不嫁人会被外人欺负,可只要咱们的事儿成了,我嫁不嫁都不打紧。人和人没什么不同,你们男人不愿做的,我也不愿做。所以,这些个男女大防啊什么的,就都丢开手。你那我当哥儿使,我就真谢谢你。”

    徐景昌似有所悟:“说来说去,都是实力最重要。”

    庭芳道:“枪杆子里出政权。大师兄,你小舅舅真的不能死。他死了,我们全完。这辈子可就真不愁男人了。”

    徐景昌猛的窜出一股火气:“你们家,太过分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