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4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摆摆手:“我每天学完趴下了,你跟着学,谁给我洗澡做饭?”

    平儿犹豫了,她的主要职责是照顾庭芳。

    庭芳笑道:“正经把骑马练好,别的在看吧。”习武需要天赋,平儿已经十六七岁,又不像她一样从小打底子,已是错过了最佳年纪。上场没两下就得被徐景昌打哭。一时冲动的,别去给人添乱。实在想学,也得一步一步来,先能把马跑起来再说。就平儿连上马都不利索的体能,还是别去找虐了。嘶,疼!

    洗完澡的庭芳,跟死狗一样趴在床上呼呼大睡,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天还没大亮,徐景昌就在敲窗户催起床。庭芳根本没睡够,从来她祸害陈氏和庭瑶,如今轮到自己被祸害,可真是报应不爽。尖叫着起床,推开窗道:“你干嘛这么准时!”

    徐景昌一脸无辜:“你再晚点,小舅舅就起来了。”

    庭芳立刻把窗一关,火速换衣服洗脸刷牙。冲出房门时,赵总兵刚好出门。徐景昌悄悄道:“师兄疼你吧?”

    庭芳扶额:“后悔还来得及么?”

    徐景昌道:“你说呢?”

    庭芳深吸一口气,走进倒座。第一关,站桩。赵总兵放了个超大的沙漏在桌上,然后自己跑去巡营了。他走了,留下亲兵刘达盯着场子。庭芳跟徐景昌完全不敢交谈。站桩其实挺无聊的,庭芳觉得如果自己傻傻的熬着,必然更难。于是从脑海里翻出一本背过的书重新背。偶或还有一句两句记不起来了,使劲回忆。这一折腾,一个时辰很快溜过。兄妹两个被放去吃早饭,吃完赵总兵终于亲自下场胖揍熊孩子。

    赵总兵一挑二,徐景昌与庭芳谁也没法子占到便宜。二人甚至眉来眼去打手势商议玩偷袭的路数,全被破解。徐景昌每次与赵总兵对决,都有一种被泰山压顶的感觉。无论哪个角度,无论哪种力道,好似都轻而易举的被化解。徐景昌知道自己在起势的时候就被看穿,所以赵总兵能预判他的动作,与他同时出招。这一点,还是在教庭芳的时候想到的。故庭芳进步很大,他也进步不小。赵总兵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是极高兴。谁家当老师的,都喜欢勤奋且有天赋的学生。他一回教了俩,心情大好。

    半个时辰过去,赵总兵没出什么汗,徐景昌跟庭芳全都趴下了。赵总兵弹弹袖子:“我还有事,你们自己练。”

    庭芳喘着气问徐景昌:“练什么?”

    徐景昌也喘着气回答:“你不是要学弩么?我练弓箭你练弓.弩,我们做个伴儿?”

    庭芳笑问:“比准头?”

    徐景昌道:“我练多久了?不占你便宜,起来吧,刘达盯着我们呢。”

    庭芳不肯起来:“劳逸结合,你让我缓缓。”擦,她体能不行,大师兄你吃什么长大的?这特喵的还能爬起来!快两个时辰了好吗!她是女汉子,不是女金刚喂!

    徐景昌习武是上战场的,庭芳习武是回京揍夫婿的,赵总兵对他们二人的要求就不同。不过刘达还是道:“徐公子也歇着吧,吃了中饭再练。”

    还没到吃饭的点儿呢!但庭芳很珍惜休息时间,欢快的喊着平儿拿点心。徐景昌最不耐烦吃甜的,躲了好几下,硬被庭芳塞了一嘴糕,难受的想吐。看庭芳得意的笑脸,就知道死丫头故意的!为了避免庭芳的再度袭击,徐景昌跳开了好远,简直怕了那熊孩子。

    休息够了,庭芳开始研究弓.弩。弓.弩有无穷多种,庭芳拿到手中的是小弩。掂掂重量,还算趁手。倒座里竖着靶子,庭芳试着瞄准了一下,道:“师兄,改明儿咱们做个移动靶。”

    徐景昌在边上练拉弓,问道:“怎么做。”

    庭芳默默吐槽,咱俩谁是工科生啊?还是解释道:“做个机关,叫平儿胡乱拉。靶子四处窜,咱们练的才有效。”

    刘达道:“四公子,你固定靶还没开始打呢!别说话,练瞄准。”

    庭芳只得静下心来感受弓.弩。刚开始离的近,准头还凑活。稍远一点点,简直惨不忍睹。但庭芳耐心极好,一直不准就一直练,没有丝毫暴躁。庭芳全神贯注时,总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场。刘达稍微觉得有些难受,退出门外,就看到靠在门廊柱子上的赵总兵。

    赵总兵看到刘达,就问:“怎么了?”

    刘达笑着给赵总兵见礼,道:“大人很不用留我下来,他们两个自觉着呢。”

    赵总兵问:“你觉得小四怎样?”

    刘达点头道:“很好!沉稳有度,是个将才。”

    赵总兵轻笑,遗憾的说:“她要回京的。”

    刘达有些遗憾:“不能留下么?”

    赵总兵摇头:“他们家是文官。我留着小四练武,他爹在后头上蹿下跳呢。”

    刘达撇嘴。

    赵总兵叹道:“小家伙,集中力真好。”怎么就不是他闺女!嗯?要不抢回家做儿媳妇好了!是时候把儿子拎到边疆,省的在京里奶妈子惯着,比姑娘还娇贵。打铁还要自身硬,想拐个高手回家,自己没本事怎么行!赵总兵想了一回,决定过完年就写信。圣上不至于在这上头怀疑他。实在不放儿子出京,那也得开始抓紧。

    看了一回,两个孩子的确没什么需要叮嘱的,转身回房。弓.弩主要是准头,力量倒还好。庭芳练了半个时辰,反倒像是休息了一样。徐景昌拉弓又是不同,停下时手有些发颤。平儿走进来问:“有人送了只兔子,赵总兵说不吃,徐公子和四爷想怎么吃?”

    徐景昌看了看外头的雪,笑道:“烤着吃?”

    庭芳立刻就兴头起来:“怎么烤?”

    徐景昌道:“你等我一下。”说完就喊人,在雪地里刨出个坑,使人架了木炭铁丝网,又拿了刀来分兔子。平儿早知道自家姑娘的性子,怎么野怎么来,又不是真老妈子,她实在懒的唠叨了,索性替他们准备调料。

    刘达对小孩子玩意儿不感兴趣,自去后头吃饭。于是徐景昌利落的拆着兔子肉,一片片削好,放在铁丝网上烤。庭芳两辈子就没下过厨房,上辈子不是食堂就是外卖,别说烤兔子了,点火都不会。徐景昌早料到她就是个等着吃的主儿,先把兔子腿划了几道,扔到火上,问庭芳:“你有蜂蜜吧?”

    庭芳点头。

    “去拿来吧。蜂蜜刷上去,会有一层糖浆,烤着好吃。”

    庭芳火速跑回房翻蜂蜜。上回京里送东西来,陈氏给她弄了三大箱子,生活用品应有尽有。拿出蜂蜜来,递给徐景昌,狗腿的道:“师兄好手艺!”

    徐景昌笑:“我也就会这个了。”

    庭芳大加点赞:“会做饭的男人是好男人。”

    徐景昌指了指外头:“你去瞅瞅,谁不会做饭。”当兵打仗的,不会做饭早饿死了。

    庭芳:“……”马屁拍到马腿上,真惨!

    兔肉片的极薄,不一会儿就烤的焦黄,徐景昌快速的撒了一层薄盐,用筷子一卷,放在庭芳的碟子里:“吃吃看。”

    庭芳夹起来送入嘴中,幸福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好吃!”

    徐景昌一片一片的烤,庭芳就一片一片的吃。赵总兵听到吵闹,往外头一看,发现两个人无比和谐。愣了半天,心中暗骂:死小子下手倒快!他儿媳妇八成要飞!

    把庭芳喂的饱饱的,徐景昌才想起来自己吃。庭芳不好意思的笑:“师兄手艺真好。”

    徐景昌道:“你愿学,手艺更好。我就没见你有什么学不会的。有些人呀,就是聪明,不得不服。”

    庭芳笑道:“也没有多聪明,告诉你个好办法。”

    徐景昌笑道:“看在兔肉的份上?”

    庭芳大笑:“嗯。看在兔肉的份上。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你做一件事的时候,只想一件事。满脑子满心满肺的那种想。集中精神了,事半功倍。三心二意,便是时间再长都是不中用的。”

    徐景昌猛摇头:“别让我看四书五经,拿着就能睡着。”

    庭芳又大笑,她家师兄偏科偏的太厉害了:“不过你弓箭的准头真好。”

    徐景昌道:“不算好了,屋子里再远也就那样。等天气好些,咱们去外头练,再看看小舅舅,你就知道什么叫好。”

    庭芳认真说:“你已经很厉害啦。”

    徐景昌笑问:“真的?”

    庭芳点头:“看其他人的水平就知道。你只拿小舅舅比,自然样样不如他。可是他比你大那么多。”庭芳又压低声音悄悄道,“小舅舅刚入伍的时候,一准没有你厉害。”

    徐景昌拍了庭芳的头一下:“咦?你是不是长高了?”

    庭芳道:“一点点。”

    徐景昌道:“哟,小家伙开始长啦!过两年就不能疯了。”说毕,自己先顿了一下。

    庭芳毫无所觉,吃饱拍拍肚子:“我们歇一会子,骑马去?”

    徐景昌看着庭芳秀丽的脸庞,心里微微一动。四妹妹……好像就要长大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