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31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script>赵总兵笑道:“你想的美。我拎他来是叫你们商议一下,看还有没有更好的法子。”

    李矿道:“大人别小气,小少爷还小,别急着挣军功,好歹给我们指导几年。”

    赵总兵指着庭芳道:“不是我家的,我家的你尽管使。他是叶阁老之孙,不归我管。”

    李矿遗憾的叹口气,在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的时代,阁老之孙不可能自甘下贱跑来搞作坊,人家前程远大着呢。便是他自己想,家里的长辈都是不肯的。赵总兵出身不凡,只怕这孩子跟他有些个什么亲戚关系,才能到边疆。

    庭芳忙道:“我知道的不多,就是个思路,还得请你们做。方才我说的那个法子,你们看着用。好使就好,不好使还请别见怪,我小孩儿家口没遮拦的。”

    李矿笑道:“你口没遮拦一回,就行大运了。来瞧瞧我们新得的□□!”说着就引众人去看。

    庭芳看着装子弹的匣子,里头的子弹是圆柱形,很接近后世的子弹形状。不由大赞:“好想法!”无知的她还想的是球形呢。果然她对战争武器一无所知。幸好没随意卖弄。

    专负责弹药的匠人董修平笑道:“再好的想法也是您想的,我们不过顺着思路走。”

    庭芳指着徐景昌笑:“问我师兄就知道,我专管出鬼主意,什么事都他做。”说的是修建城墙时,所有的机械设备与调度都归徐景昌管,她职业开脑洞和做算术题,撑死了优化一下项目管理。尤其是战后补墙与长城的维护,她当时病的七死八活,全都撂开手。不过这也是好事,任何工程,都不能指望着某一个人。尤其是边疆,谁知道哪个人哪天就被砍死了。庭芳当日就没藏私,生怕别人不知道听不懂,她说了不算还写了一份,据说如今在九边重镇广为流传。不过也说明了,她修城墙的方式并不完美,土水泥没有水泥的隔水性,现在的钢材也太脆,城墙需要时时维护。真有时间了,还是按照老办法来。老办法万般不好,维修还是比混泥土的容易。只不过多一种法子总是好事。

    徐景昌只笑了笑。

    众人又看兵丁们演习。□□队心理压力减小,命中率高了许多。往日的战术,真考验心理素质。那样好心理素质的人,除非特别喜欢火器,不然一准儿不会送到火器营。好兵难得,谁舍的随便给炸膛弄死。所以火器营说是精锐也算,但死亡率实在太高了。赵总兵如今补的新兵都是流民,要训练的真能上战场,至少得小二年功夫。有了火器则不同,不需要力气,只需要练瞄准,大大减少了新兵训练的时间。这段日子,他除了照搬庭芳的法子给长城两处打了补丁,便是盯着定装弹药。如今两处都齐备了,蒙古又没动静,不由松了口气,终于可以休养生息一阵儿了。

    至于庭芳说的□□,也交由他们做。横竖养着匠人,便是要做东西的。如此,便算庭芳立了大功。看着小家伙就觉得可爱。看完□□,带着在平虏城内逛了半日,淘换了无数小玩意送她玩。庭芳摆弄着各种暗器,感叹劳动人民的确是有无穷智慧的。心里想着得打包一份,回家送兄弟姐妹们玩。

    走到打铁铺,赵总兵又给庭芳挑了个小匕首。匕首的好处在于小,便于携带,非常适合庭芳。尤其当庭芳换回女装时,一般人不防备她,出其不意一招制敌。但匕首实在太小,正经打起来没什么卵用。武器都是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还得正经寻把好刀才是。便问庭芳:“你喜欢什么兵器?”

    庭芳斩钉截铁:“波斯刀。”

    徐景昌喷笑:“回京里找你爷爷去,那是贡品,边疆少见。”

    庭芳郁闷的道:“我家肯定没有。不过可以问我爷爷试着弄一把。”

    赵总兵也笑:“你有眼光!”胡人的刀不仅华丽非常,还十分锋利。并不似大刀那般蠢笨,大小都有,在马上也很好使,确实适合庭芳。心中打定主意无论如何替她弄一把来,她一个女孩儿,功绩再大也无法出将入相,倒便宜了她夫婿。做舅舅的旁的没有,弄把刀还不是理所当然的。

    众人都忙,练兵的练兵,学习的学习。实在是定装弹药太厉害,赵总兵高兴的要给庭芳奖励才带出来耍半日。在平虏吃过中饭,大伙儿就往回赶。古代能骑马确实方便,要搁京里头女眷用马车预备出门,这头还在铺垫子,那头都到了目的地了。回到大同,庭芳和徐景昌立刻被拎去学骑射。为了锻炼庭芳的体能,还叫她负重长跑。真是恨不能折腾死她。

    好容易一天训练结束,庭芳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回走,就撞见了个嘴贱的家伙。这货名唤华松,算唐池瀚的老友。当年唐池瀚回京养老,他因是军户,不得随意离开大同,只得两厢别过。再遇时,喝酒不到两回,唐池瀚战死。而他则家眷没了,年纪又大了不能再上战场,不过寻些营生度日。他是老人儿,除了嘴贱了点人倒挺好,大伙儿敬他三分,他闲来无事就喜欢逗弄一下庭芳。

    庭芳才跑了圈回来,华松噼里啪啦的挑了一堆毛病。气的庭芳上前就打。华松正闲,逗的庭芳满地乱窜。今日也是合该华松倒霉,不小心踩了块石头崴了脚,庭芳立刻抓住机会一顿暴打,丝毫没有欺负瘸子的羞耻感。周围的士兵哄堂大笑。还有一人嗷嗷叫唤:“华松你故意的吧?小爷压你赢,你还放水了!”

    又有人狂笑:“我说了小四爷手段好,早晚打的过那老货,你们通不信!”说着扑上来一把将庭芳搂住,“好四爷我爱死你了!你要是个女的,我定娶你做媳妇儿!”

    庭芳一个过肩摔把那个傻里吧唧的新兵蛋子扔地上,顺道补了一脚:“你长太丑了,你要长的好看点,爷的后院给你留间屋。”

    众人又哄堂大笑,纷纷举荐军中谁谁长的好,够当庭芳的小老婆。华松从地上爬起来,弹弹身上的灰尘,道:“那都比不上徐提调,就是不知道谁当谁的小老婆!”说完对庭芳挤眉弄眼,“你打不过他,哈哈哈哈哈!”

    卧槽!赵舅舅你带的什么鬼兵,一个个被腐女之魂附体了还!冲上去飞身一脚,正中华松的肚子。

    华松大叫:“你怎么偷袭!”

    庭芳呵呵:“小爷告诉你一句道理,能动手就别bb。”拍拍手,“今日是我占你便宜,你给我等着,待过几个月,非揍的你心服口服不可。”

    众人再次大笑,纷纷开启了赌局,还要求庭芳约定比武日期。庭芳鄙视的看了众人一眼,转身回房。

    走到家里,进门撞见刘达正陪着平儿跳皮筋,脚底一滑,哇擦,这俩货怎么搞到一起去的!你能给个前情提要吗?平儿见到庭芳回来,立刻抛弃刘达:“四爷回来啦?累了么?我去给你放水。四爷先同刘叔叔耍一阵子吧。”

    听到刘叔叔三个字,在正院里守卫的亲兵全都爆笑,纷纷指着刘达喊:“刘叔叔好!”“刘叔叔你吃了饭没?”“刘叔叔您今年高寿啊?”开玩笑,全都是竞争对手,必须往死里踩。

    庭芳捶墙大笑,不愧是她的丫头,这杀人不见血的本事,强!笑完进屋洗澡,因天气逐渐转暖,庭芳喜欢开窗通风,就不再像以前那样穿睡衣在屋里,而是洗完澡又换了身干净的短打,散着头发四处游荡。现如今站桩的时间长,她练完字了还有空儿看书,索性边站边看,两不耽误。不然书丢了,回到京中,康先生非气死不可。

    总兵府里吵吵闹闹的,再是军营,到了这个点儿,也都不拘着大伙儿休息。只不许赌博,却又哪里管的住。赵总兵治军够严了,傍晚还有人拿庭芳下注呢,控制住不开赌庄就不错了。当然,这是喜欢安静的赵总兵出门的时候,等他回来,再没人敢乱嚷了。庭芳趴在窗户上看着一群逗逼发呆,一天下来太累了,什么都不愿想。

    哪知徐景昌推开窗户,扬了扬手中的纸。庭芳哀嚎一声:“师兄你有完没完了啊?”

    徐景昌却是另有目的,待庭芳进屋时,直接扣住了庭芳的脖子。庭芳顿时吓的站不住,徐景昌拖了一把才稳住身形:“不错,比昨儿强。”

    庭芳心如擂鼓:“没,昨儿我还坚持了一小会儿。你这会儿把灯熄了,我还能尖叫。”

    徐景昌道:“我会不时袭击你,你要习惯。”

    庭芳抓着徐景昌的胳膊才能站稳,苦笑道:“师兄,脚软,扶我去坐会儿。”

    徐景昌把庭芳安顿在炕边,塞了颗糖进她嘴里。庭芳含着糖奇道:“你哪来的?”

    “问平儿要的。”

    庭芳满脑袋黑线:“你借花献佛太熟练了吧?”

    徐景昌笑了笑,再问:“好些了吗?”

    庭芳忽然站起来伸手一抽,把徐景昌的发髻给拆了。长发如瀑,美不胜收!扒拉两下,弄顺了,这才是正确的治疗心里阴影的方式!

    徐景昌:“……”怎么就能想出那么多“报仇”的法子……

    庭芳盯着徐景昌看了个够本,拍拍屁股,走人,睡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