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1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叶俊文带了平儿回京,叶家自是喜气洋洋。天已入冬,各处年货都已齐备。叶俊文在大同吃了好一年的苦头,回到家中,觉得连庭芳都顺眼了几分。调动的圣旨已明发,回到部里交接,四处都是恭喜他的人。一年的苦没白吃,能调去礼部,不再跟工程打交道,值!

    然而庭芳很不高兴,徐景昌给她的信就四个字。庭芳瞪着信纸,恨不能用眼神烧出个窟窿来。看完自己的信,还得亲把福王的那一份送到地头,果不其然,被无情的嘲笑了一番。

    福王接到信笑的半死,徐景昌给他写了一摞纸,几乎涵盖了战争的全部细节,看的他热血沸腾。待知道庭芳才捞着四个字时,简直是一脸的大仇得报!叫你在数学上虐我,叫你在做玩具上虐我,老天开眼啊!哈哈哈!

    庭芳气的一口气出了二十道微积分题砸在福王脸上,徐景昌经过她的一对一辅导,数学成绩突飞猛进,但福王显然没有此等待遇,还停留在高中生的水平。看到题目后,又不会解,又好奇,急的抓耳挠腮。

    庭芳哼哼,小样儿,几十页纸了不起啊!抢过福王的信,细细看了一遍,才知道徐景昌到底受了多重的伤。徐景昌从小就没被丫头贴身伺候过,所以也不习惯平儿的照顾。因此平儿知道的不过大概,他自己写出来的估计都是减轻了分量的。想想古代的箭羽都有倒刺,庭芳的火气顿时飞了。她知道徐景昌为何不趁升官之时正式向叶俊文提亲。刀剑无眼,死了残了都会累的庭芳更不好说亲。

    喜欢一个人,就会希望她过的很好。四个字犹如千钧,每个字背后都饱含着他们两个才明白的深意。轻叹一口气,怎么能那么温柔还那么帅?这可拔不出来了,老天真是亡她啊!

    福王浏览完数学题,真不会做。知道庭芳是恼羞成怒,反而更乐。笑嘻嘻的说:“徐景昌的字儿有进步,你教的?你们俩倒是取长补短了。”

    庭芳道:“段文书教的,我就提点一二。”

    “哟,还会谦虚了。”福王笑道,“你不是挺能教的么?赵安邦都被你收拾的服服帖帖。”

    庭芳撇嘴:“小男孩儿,哄他几句男子汉气概,便是不想写也要写,有什么难的?他又不是殿下,不听话了还能揍呢。”

    福王鄙视的看了庭芳一眼:“看把你气的,直接就对我冷嘲热讽了。行吧,你就少吃醋了,回头我写回信时捎上你。这事儿你爹还不知道吧?”

    庭芳道:“我娘知道了。”

    福王不明白:“藏着掖着的作甚?早说出来,大伙儿该往你家送礼了。顺道捞点嫁妆嘛!”

    “是他藏着。”庭芳道,“他不愿意说。”

    福王好心替伴读说了句话:“那是他疼你。他怕自己有不测,连累了你。啧啧,有了媳妇忘了哥,对我再没这样细心过的。”

    庭芳认真道:“那我正好不嫁人了。”

    福王:“……”

    庭芳道:“本来就是意外么!”古代就是个直男癌遍地走的时代,也就徐景昌那样的颜值和节操能打动她了。换个人,呵呵。一切想把她摁跪下的都滚,包括眼前这只搁现在算平易近人的福王。

    福王头一回见庭芳耍小女孩脾气,还挺新鲜。正打算再调侃几句,严春文来了。笑请二位吃中饭。福王看了看日头,已是中午。就对庭芳道:“跟我们吃饭?”

    庭芳果断的摇头,人家两口子舒舒服服吃饭,她做什么电灯泡。再搁她面前秀个恩爱,她今晚都不用睡了。跟严春文见礼后,跑去调戏小胖子。福王笑的打跌:“她也有今日!”

    请吃饭原不需要王妃亲自来,只福王同庭芳说了好久的话,她隐隐有些不安。婚前与福王见过一面,彼此觉得印象尚好。可婚后的日子并不大顺,福王随性,喜好又异于常人。严春文很跟不上他的思路,温柔随和不讨他喜欢,便送了活泼的秋儿给他,亦是不招他待见。日日泡在作坊里,除了几个叫的上名号的工匠,真个谁都没能捞着他一个笑脸。

    但自从庭芳从大同回来后,福王明显开心多了。严春文从没见福王对哪个女眷如此和颜悦色过。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昵,她好似才是那个外人。庭芳与秋儿不同,秋儿丫头出身,无论如何也威胁不到她的地位。可庭芳真的入了福王府,那样的家世,那样的宠爱……严春文不由打个寒战,王府里侧妃比正妃有脸面的多了。赵贵妃至多能保证福王娶谁做正妃,却是绝无可能管着福王宠爱哪个侧妃。到了那日,她又该如何自处?她并非一味吃醋的妇人,嫁了皇家人,便不敢多想。唯愿嫡庶有序罢了。

    原先严春文还不信谣言,到如今却是不得不信。前几日福王与她了庭芳与徐景昌之婚约,却是半点不见叶家张罗。既是有约,何不光明正大?徐景昌是福王伴读,严春文的怀疑只有更甚!几个月了,福王同她说过的话,还不如跟庭芳几日说的多。严春文看着庭芳出入福王府如无人之境,亲兵待她比待自己还热络,怎能不防?

    论起来,倘或福王是个普通的王爷,严春文猜的倒也没错。偏偏福王是个不按理出牌的。他是圣上幼子,皇后亲自抚养长大。打小皇后贵妃太子妃三个宫里最有权势的女人围着宠,加上圣上与太子的溺爱,他能不祸国殃民已是万幸。生活上自然得顺毛捋。严春文不是不想顺,实在是福王性格太奇怪。他除了作坊,几乎没有任何喜欢的东西,包括女色。他像个不会开窍的大孩子,满脑子只有各种各样的玩具。偏偏严春文对此一窍不通,几句话之后,福王就对她失去了兴趣。

    更可悲的是,严春文是大户人家娇养出来的小女人。她能把福王的衣食住行伺候妥帖,能在婆婆跟前讨好儿,偏偏不能陪着福王疯。尤其福王的文化水平一塌糊涂,她的优势一点都发挥不出来。福王不耐烦了,他觉得严春文不好玩,跟他妃母一样无聊。见天儿家长里短,说外头的事一个字儿都听不懂。久而久之,两口子能说的话越来越少,最近几乎都是相对无言。

    今日庭芳的到来,福王不单跟她在书房说了半日,还高兴的同严春文多说了两句。怎怨的严春文不吃醋?忍着满腹酸水,强挤出一个笑容:“殿下吃了饭,还去作坊么”

    福王不知道自家王妃都快开酿醋坊了,还笑答:“难得看叶小四吃瘪,待会儿我瞧她热闹去。她还有二十道题没跟我讲呢。”

    严春文干笑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吃了饭,福王没来得及找庭芳,他被太子的人叫进了东宫。太子面色有些沉重,见福王来了,开门见山的道:“赶紧信与你舅舅,父皇欲清理军屯,只怕边疆有变。”

    福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清理军屯与边疆有什么关系?”

    太子一噎,只得解释:“军屯已被人占了,想清理哪里是容易的事。前朝便因清理军屯致使宁夏造反。要人吐出已占土地已是难为,现如今派出去的人,没准比那些人还贪。你知道宁夏叛乱么?”

    福王摇头。福王的史书,就比徐景昌好一点儿。徐景昌是真偏科太令人发指,看谁都觉得文科比自己强。一样的纨绔,哪里就有两样本事了。太子对幼弟的这点上早已绝望。

    太子知道说人物是没戏的,福王他老人家一准不知道谁是谁。大致说了下过程:“刘瑾知道吧?刘瑾贪的太过,贪便罢了,忽有一日,竟想要青史留名,便想清军屯。哪知派了的人比他还贪,到了地头,将那原先军户的田也报作军屯,收归国有。夺人口粮岂有不反的?此弊端本朝亦有,然只得徐徐图之,急了必要惹事。你舅舅那处……难免有一些,你先写信与他,有些事别太过分。”

    福王点头:“知道了。”所谓文官不爱钱武将不怕死。默认便是武将理应爱钱。想要收拾住手底下那些流民组成的军队,没点好处怎么行?边患甚重,打一回不知死多少人,流民再无处去,九边重镇,总能挑拣吧?送死的买卖,靠着朝廷那点子晌银,早饿死了。赵总兵还得跟京里打好关系,三人成虎,别人下黑话的时候,总得有人替他拦。福王的亲外祖,家宅巨富,就有赵总兵的一份功劳。别提本家,便是叶阁老,也未必就没收过边境将领的礼。再有宫内的大太监,离圣上那样近,不喂饱了他们,怎么死都不知道。

    贪污*,非一朝一夕之功。赵总兵亦非海瑞。福王虽不贪,身在局中,也是知道的。太子愿意报信,他自愿意承情。至少,别让才打了胜仗的舅舅立在风口浪尖。必要时,便吐一些出来,先糊弄过去再说。

    太子鲜有同福王说正事,并非不想拉着弟弟一道儿掐,实在是福王兴趣点全不在朝政。能为了他把自己憋家里已是不易。说了会子话,有寻了好几样玩意儿,便把福王打发走了。

    福王回到家中,庭芳早回去了。她今日本来就只是来送信,信已送到,便没必要等福王回家。严春文见福王带回来的一堆玩意儿,忍不住道:“殿下,回回去太子处就带东西回来,咱们无甚好孝敬的,不大好吧?”

    福王拿着严春文个内宅妇人无奈极了,怕她真的弄出点什么来给太子妃送去,深入浅出的道:“你知道叶小四,是怎么从我手里闹东西的么?”( 就爱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