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2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严春文最不想听到庭芳的名字,没有说话。

    福王道:“每回做了东西,她不问我要钱。稀奇古怪的,总有理由。”福王顿了顿,“调皮捣蛋,就要别出心裁。我不去太子家闹事,去做什么呢?”

    严春文呆了一下。

    福王接着道:“你是王妃,不该只考虑人情来往之事,更不应该局限于内宅。”

    严春文脸瞬间变的通红。

    福王继续:“不要说女孩儿如何,平郡王上位了,不会因你是女眷就放过你。为了家族利益,庭芳的名声都差到什么样了?我不信你们女眷背地里没说过她。但她在乎过吗?因为她明白,覆巢之下无完卵,船沉了她就会淹死。”

    严春文鼓起勇气道:“殿下喜欢她那样儿的么?”

    福王的失望只差没写在脸上,堂前教子,枕边教妻。时政不是没同她说过,与庭芳的关系从最初也解释明白。他一个闲王,许多事自己都嫩的很,说到严春文跟前的,更加简单,她却还是不懂。福王不需要能把他的生活照顾的多妥帖的王妃,不需要大度和气不拦着他纳妾的贤妇。他需要的是一个可以跟他商议正事的妻子。他自己且一团乱,又没有正经幕僚,又不敢过分蹦哒,几乎就是眼瞎耳聋。他现在唯一能问的几乎只有庭芳,以及庭芳身后的那个老狐狸。他至少不能给太子拖后腿,再隔了他与庭芳,真做错了事都没人会提醒他。

    严春文知道福王恼了,有些喏喏。

    福王道:“此话不可再说。”

    严春文低头称是。

    福王郁闷的道:“她跟徐景昌,才不想搭理我呢!”

    严春文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

    “直说!”

    严春文道:“殿下前日同我说了,她同徐公子的事儿。可是徐公子……乐意她常来么?”

    福王:“……”

    严春文彻底闭嘴了。

    福王忍着把严春文掐死的冲动,深吸一口气,慢慢解释道:“他们两个,旁人是插不进去的。”不用太多的信息,光庭芳的态度就可窥见一二。他是朝堂上两眼一抹黑,但人心总是懂的。庭芳原本就跟徐景昌志趣相投,又凑在一起习武,朝夕相对。两个人还都长的好。老早庭芳那货看到徐景昌会武的时候,哈喇子就流了一地,不用说,八成是她勾引的徐景昌那个雏儿。那个狐狸精!

    “徐景昌是我弟弟。”福王道,“一起长大的兄弟。他媳妇儿便是你妯娌,庭芳性子跳脱,有什么不当之处,你担待点吧。她就那样儿,徐景昌纵的她!”

    严春文只得道:“这是自然。”

    福王点点头,转身去了作坊。严春文看着福王的背影,眼泪蓄满了眼眶,强忍着没落下。怔怔的站了好一会儿才默默的回了自己房间。

    庭芳全然不知福王妃的心思,便是知道她也没空管,平儿回来了,她要放良。

    平儿却是不愿:“我又没个本家,便是姑娘放了我,我去哪儿呢?”

    庭芳挤眉弄眼:“福王府啊!”

    平儿瞪着庭芳:“姑娘再胡说,我可恼了。”

    庭芳笑嘻嘻的道:“你跟了姑娘这么久,一点都没学到。姑娘家不用害羞。刘大叔虽然年纪大了点儿,到底哪里不好了?姑娘我这七品诰命还没捞着,你嫁过去正五品。好平儿,你到了年纪了。你若有喜欢的人,自是要挑那喜欢的。你若没有,他单在那儿,福王妃一出手,就没你的份儿啦。”

    平儿苦笑道:“我的好姑娘,你是与众不同的主儿。你从不拿丫头当丫头,可旁人呢?您也说了,他正五品。他便是娶我,也是个妾。去人家家里当妾,还不如跟姑娘一辈子。”

    庭芳道:“你原先也是好人家的闺女。爹妈教你读书识字习医,只盼着你做丫头不成?你哪点比人家家的小姐差了?你若不嫌弃,我现就磨着娘认你做干女儿。叶家女总配得上五品官了吧?”

    平儿为难的道:“姑娘……”

    “你给我个准信儿,”庭芳正色道,“你要不想嫁呢,是一条路。你有想嫁的人,则是另一条路。再有,便是你想嫁人又不知道嫁给谁。第三条儿,就不能错过刘达那条大鱼。”嘶,正五品呐!实权是不怎样,但名义上跟陈氏诰命一个级别,谁丢谁傻!唯一不好的就是年纪大了点儿。可是十七八岁就能混到五品的,公主也娶得了。三十多点儿,身体素质又好,庭芳觉的还凑活。好事总不能一个人占全了。重点是刘达的表现,是真喜欢平儿。平儿待刘达,也未必就不喜欢了。真不喜欢,她能让刘达陪她跳皮筋玩?像平儿这样历经颠沛之人,有一个人全心待她好,是很难不动心的。

    平儿道:“我不想现在嫁!至少得守到姑娘嫁人才行。”

    庭芳翻个白眼,喊了一声:“小百合,你去外头同朱兴业说,叫他去福王府请刘营长来家一趟。”

    平儿跺脚道:“姑娘!”

    庭芳不搭理平儿,扭头问水仙:“您老人家呢?”

    水仙也冲庭芳翻个白眼:“丫头不想嫁!男人没有好东西!”她不如平儿,平儿出身不错,命不好才被卖的。而她则是穷人家的女儿,更容易被人看不起。还不如跟着姑娘,省的去夫家受气。

    庭芳:“……”

    平儿低声道:“姑娘,我是福王府的丫头,嫁回去,人家看不起……”

    庭芳一巴掌拍在平儿后背上:“脊梁骨挺起来,你立直了没人看不起你。别给我想有的没的。你嫁过去,顺道儿照看下安儿的父母。”

    平儿快哭了:“姑娘,我就一个丫头。做正妻,旁人连刘营长都要笑话了。”

    庭芳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就我的名声儿,师兄都要被人笑死了。看我们俩谁在意了?旁人?你管旁人去死?”

    平儿瞪大眼:“姑娘,你跟徐公子!!”

    “嗯呐!”庭芳点点头又道:“过日子是你的事,你管别人怎么说?实在他狼心狗肺了,你再回来。旁的不说,我有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再差能比你做个丫头差?你笨不笨?”

    平儿低头不语。

    庭芳又看着水仙:“随便做点什么比做个丫头强吧?你又闹什么?你还小,我不催你,你自己看着办!”

    两个丫头齐齐不肯再说话,庭芳无语的趴在桌上,练字!

    不多时,刘达来了,一同来的还有福王。福王吊儿郎当的道:“弟妹啊,想问我要人,总得给点好处吧?那二十道题是不是该给我解了?”

    庭芳双膝还未着地,硬生生的止住,然后端庄一福:“还请表哥做主。”

    福王跳脚:“娘的!我就不指望羞着你。”

    庭芳呵呵,淡定的从屋里抽出方才练字的纸,扔给福王:“昨儿哥哥说回信要捎上我的,现我写好了,劳哥哥替我送往边疆可好?”

    福王接过一看,正是那日被陈氏团成团子扔了的《凤求凰》,庭芳实在觉得好,又写了一份。

    福王彻底被庭芳震撼了:“我就知道是你欺负了徐景昌!”

    庭芳才不承认呢:“我比师兄小那么多……”

    福王:“……”

    刘达满脑子浆糊:“四姑娘,你请我来作甚?”

    庭芳看了一眼屋内,平儿死活不肯出来,便把福王与刘达引到游戏间说话。

    三人席地而坐,庭芳低声道:“我家平儿你打算怎么办?”

    刘达登时喜笑颜开:“姑娘嗳,你真是我的亲姑娘!”

    庭芳扭头对福王道:“殿下哥哥,他占我们便宜。”

    刘达:“……”怎么以前没发现这货这么不要脸!啊,对,他以前也没发现这货是女的!哇擦!这女的还会说荤段子!刘达三观都裂了。

    庭芳正色道:“她原先亦是好人家的女儿,叔叔婶婶作恶霸占了她的家产,还卖了她。到底做过丫头,你倘或嫌弃,就别提。倘或现在不嫌弃,将来嫌弃,我可是要翻脸的。”

    刘达道:“那日后丫头坐着姑娘站着,您不委屈?”

    庭芳道:“刘师父啊,咱这师徒呢,也没拜过香案请过客的,你就未必有师兄爬的快。我倒看看将来他站着你敢不敢坐着。”

    刘达气结:“你个死丫头!”藩王家的亲兵长,怎么可能有徐景昌爬的快!

    福王捶地大笑。

    庭芳微笑,地位之事,在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国度,颠来倒去不是常有的么?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说个极端的点的,嫁了皇帝,谁家亲妈不得朝自己闺女磕头?严春文回娘家,亲妈敢受她的礼?孙姨娘一个奴婢出身,见了面她也得道个万福。陪着自己出生入死的人,日后不过彼此谦让几下,有什么要紧。

    刘达想了想,道:“姑娘,你是到过大同的人。大同不似京里规矩,看对眼了彼此父母走个过场。我原是流民,幸入总兵账下,方得今日。不是什么好出身,亦不想讲那规矩,我自是愿意娶平儿姑娘,只平儿姑娘愿不愿意嫁我?再有,我是粗人,大字不识一箩筐。我是见过平儿姑娘练字的,她嫌不嫌弃我是个武夫?”

    庭芳点头:“我去问问?”

    刘达笑着对庭芳拱拱手:“多谢徐夫人。”

    庭芳:“……”靠!小舅舅带出来的,没一个好人!( 就爱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