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6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江淑人干嘛来了。她叶庭芳又不是左脸写着圣母右脸写着傻x,福王正恼,她去替严春文填火坑?让她再享受一次拶指么?刘达见庭芳有事,拍拍屁股走人。

    福王妃被撵回娘家,福王不张扬,奏折又被通政使扣下了,是以知道的人不多,要过年了家家户户都忙,更没空乱传。江淑人连续跑了三日,庭芳都闭门不见。这时候她才知道,想服软也未必有机会。严鸿信没法子,只得跑去求叶俊德。严鸿信是叶俊德上司的上司的上司,虽翰林都是清流,着实得罪不起。叶俊德被拉下水,庭芳暗恨不已,偏不见江淑人,而是提出要见严鸿信。

    庭芳是女眷,虽是晚辈,也只能让严鸿信上门。严鸿信想着自己在朝中好赖是个人物,竟被逼的上门求助,岂止颜面扫地。可福王那头不松口,通政使更是不敢无限度的扣着福王的折子,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叶家门。叶阁老还在养病,勉强起身见了严鸿信,闹的严鸿信十分不好意思。匆匆见过叶阁老,严鸿信就往外书房走去。庭芳要待男客,只能在叶阁老的外书房。

    庭芳的主场,她自然先到。见严鸿信进门,依礼拜见。严鸿信头一回见庭芳,面容坚毅、气质沉稳,他自问看人有几分准头,见状已是知道她非轻浮之人。庭芳的轻浮全给了徐景昌,其余人只好见她如何端庄。

    引严鸿信上座,庭芳坐在下首位,垂眸不语。

    严鸿信扯出一张笑脸:“还请姑娘施以援手。”

    庭芳道:“掌院大人真是为难我了。”

    严鸿信道:“姑娘得殿下青眼,还望姑娘高抬贵手。”

    庭芳木着脸道:“贵府老太爷在京时,倘或受了圣上训斥,大人也叫旁人去求情么?”

    严鸿信语塞。

    庭芳道:“我为殿下之幕僚,岂敢参详夫妻之事。”

    严鸿信愕然:“姑娘自认幕僚?”

    庭芳好笑:“不然呢?我非要自认殿下的狗,您才听的高兴么?”

    严鸿信勉强道:“姑娘过谦了。”定位好准!怪不得受宠。

    庭芳叹道:“说你们的行话,叫恪守君臣之义。您让我如何替王妃求情呢?”

    严鸿信站起身来,冲庭芳作揖:“实在无法了,新年朝贺,王妃不能缺席。”

    庭芳避开,苦笑:“大人……”

    严鸿信又道:“姑娘想见我,必不止告诉我你有多为难。”

    庭芳被看穿,也就不再废话:“是以我不愿见淑人。”养出严春文那种女儿的母亲,其水准可想而知。见了面不过一哭二闹三上吊,夹杂不清,更无法指出事情的源头。便是这次逃过了,严春文再闹腾,可真是硬生生把严掌院往平郡王处逼。福王是太子弟,亦是平郡王之弟。他无野心,平郡王上位,没准还要拿他当兄友弟恭的牌坊。是太子想笼络严鸿信,而非福王。她是福王的人,叶家却是太子的人。跟家族不在一边,真是左右为难。

    严鸿信正色道:“还请姑娘指教。”

    庭芳道:“子不孝,父之过。”

    严鸿信满脸疑惑。

    “大人应该极少管过女儿,”庭芳肯定的道,“便是得闲,也只教导儿子。盖因女儿是别人家的人,懒怠费心,不过令淑人教导即可。可大人不曾想过,女儿教不好,一样害全家。”

    饶是严鸿信久居官场,也差点被庭芳一句话刺的抬不起头。

    庭芳继续道:“我便是此次求情,下次呢?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大人比淑人清楚,何以要淑人去教导?”

    严鸿信惊讶了:“莫非贵府是父亲教导的么?”

    庭芳道:“我们家,大人可能在外头听见过。兄弟姐妹,甭管亲的表的远房的,都在一处上学。极不合规矩。但我肯定,将来我家的姐儿,没一个会在夫家吃这样的亏。”

    严鸿信的脸腾的红了。

    “不是我刻意落大人的面子,”庭芳道,“大人与幕僚议事之时,淑人三番五次打搅么?大人娶亲了,好话赖话淑人都不听,只管自作主张,大人又高兴么?”

    严鸿信道:“此后,只教王妃闭嘴不言。”

    庭芳道:“殿下已是不错,王妃……”庭芳说不下去了,却是知道严鸿信跟自家是一条船上的,这个人情不卖也得卖,深吸一口气道,“王妃见了我就打翻了醋坛子,翌日见了徐百总,又如何?”

    严掌院顿住。

    庭芳道:“殿下跟前,我的脸面,一半儿看徐百总。多少次冒犯殿下,都是徐百总求情。殿下倘或真个龌蹉无耻,大人亦是见过徐百总的,比王妃如何?”满大街的相公馆,满世界的包养小戏子做外室。对本朝的上位者而言,男女有区别么?福王就是个没开窍的,真开窍了,徐景昌头一个逃不掉。福王十五六岁情犊初开的时候,徐景昌才多大?要么从要么死。就这都看不出来,乱吃飞醋,怀疑夫主的人格,真是作大死。现在就疑神疑鬼,等徐景昌回京,还不得怀疑他们玩3p!庭芳是真的给严春文的智商跪了,丈夫没开窍,你引着他,将来就独宠你一个,有什么不好?

    严家更是,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严春文就是普通水平的宅斗,你放福王那喜怒无常的人跟前,找抽么?青梅竹马的徐景昌尚且畏惧福王,严春文竟蹬鼻子上脸。也是有种!

    庭芳接着道:“我与徐百总有婚约。”

    严鸿信道:“什么时候的事儿?怎地不见贵府摆酒?”

    庭芳道:“刀剑无眼,他不愿连累我,便不张扬。此事,殿下知道,王妃亦知道。”庭芳苦笑,“殿下脾气急了些,但人真的不坏。当日我表弟拿弹弓打了殿下的眼睛,也就当场打了一顿。够心软的了,换个人把我们往刑部一扔,现如今坟头草都有人高了。王妃在疑殿下的良心,殿下哪里对不起王妃了?我爹还有仨妾呢!殿下一肚子委屈,大人叫我去劝,我怎么说话呢?”

    严鸿信道:“是为难姑娘,只是……没法子……”

    庭芳知道自己逃不掉,只得道:“我去一试,不敢打包票。此事,徐百总在京都是不敢揽的。”

    “多谢姑娘!”

    庭芳头痛不已,她对福王的脾气真没底。可现在平郡王虎视眈眈,废王妃的折子真个递上去了,严鸿信未必好意思再呆在翰林院掌院的位置,这个位置,被平郡王的人顶了就乐大发了。平郡王系的姜阁老又不是吃素的。就算严鸿信死皮赖脸,严家女儿污蔑了皇帝的儿子,这口气皇帝能忍?她现在更不想呆在风口浪尖上,在男权社会里,女人出头比男人难的多的多。付出百倍辛劳,未必能有一分收获。两大集团掐架,她因是女的,给点子流言就能重创她,对手傻了才不拿她做筏子。她不怕出头,但也得有意义啊?起码出了头,她没好处,叶家得有好处吧?再不济太子系得有好处吧?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猪一样的队友。严鸿信也是给亲闺女坑的不轻,堂堂文坛领袖,低声下气的来求个小姑娘。庭芳看向严鸿信的眼神里满满都是同情,顺便同情了一下要倒霉的自己。罢了,劝住了福王,是做给太子看。狗腿子就要有狗腿子的觉悟。

    庭芳站起身,对严鸿信福了福:“我去一趟福王府,尽力而为。”

    拿着人家当炮灰,严鸿信也是知道自家真的过分。见庭芳一个人都不肯带,亲自送了庭芳到福王府,才叹着气回家。

    福王在作坊里做他的新玩意。庭芳到跟前见礼:“殿下。”

    福王头也不抬:“来做什么的?来耍的就坐,来求情的就滚。”太子妃使人苦口婆心的劝倒也罢了,赵贵妃把他拎进宫,足足说了半日大道理,越发激起了他的逆反!为了大业,太孙要娶庭瑶,他让!虽然不喜欢庭芳,但娶庭芳比严春文好百倍吧?他让的心甘情愿;为了大业,他硬改了满城乱窜的毛病,自己关在家里,看在太子待他亲厚的份上,他忍!为了不得罪严鸿信,严春文一次次犯蠢,他教!结果呢?他付出了那么多,谁在意他的感受了?他一个亲王,被一个娘们欺负了,还不许反击了!?他所追求的无非是个闲王,竟也要跟太子一般仍辱负重吗?太子所求与他所求,是一个概念么?特么文官了不起啊?特么文官的女儿了不起啊?他孤独终老行不行!?

    庭芳真是来求情的,哪里敢坐。

    福王抬头看着庭芳:“你算哪一拨儿?”

    庭芳低头道:“我二叔在翰林院。”

    福王连道了三声好:“严鸿信手段高超!”

    庭芳只得劝道:“严家的意思是,王妃任凭处置,只别上折子。”

    福王腾的站起,一巴掌甩在庭芳脸上:“你是谁的人?嗯?”

    庭芳立刻跪下,匍匐在地。

    福王冷笑:“这才是求人的态度。”

    庭芳的脸火辣辣的疼,一个字都不敢说。作坊的地,是石头凿的地砖。王府奢华,处处有雕花。庭芳不巧,刚好跪在了雕花上,体重压的她膝盖剧痛。

    福王冷冷的道:“不看在徐景昌的份上,我今儿就收了你,成全那帮人的龌龊念头。”

    庭芳低头不语。

    “我待你不薄,连你也跟着蹦哒!”福王一脚踹在庭芳身上,“你给我好好跪着,仔细想想,谁才是你主子!”别特么仗着得脸就什么活都敢揽。

    “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