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9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魏娘子是来常规请安的,先给陈氏并庭瑶见礼,再看到躺在床上的庭芳,惊道:“姑娘可是病了?”

    陈氏道:“可不是病了,娘子正好来同她说说话,她先前眯了一阵儿,可别再睡着了,晚间不好睡。”说毕带着庭瑶走了。

    庭芳微笑:“娘子坐。”

    魏娘子急切的问:“姑娘身子骨素来好,怎地病了?”

    “吹了冷风,太医已瞧过了。”庭芳道,“娘子今日得闲来走走?”

    魏娘子笑道:“姑娘别担心。今冬不算冷,我瞧着路上好走,来给姑娘请安。带了些乡下土产,姑娘看着赏人吧。”

    庭芳笑问:“什么土产?”

    “一些干菜干蘑菇,不值什么。”魏娘子道,“再有他做了些小玩具,一并送了来。”

    庭芳早已丧失对玩具的兴趣,笑着谢过,又问:“文昊呢?学问可有进益?”

    提起儿子,魏娘子喜笑颜开:“康先生给的红圈儿越来越多了。”

    说话间,丫头又来报:“姑娘,理国公世子来了。”

    庭芳点头:“请进来吧。”

    不多时,小胖子红着眼睛进来了,张嘴抱怨:“姐姐怎地不告诉我知道?”

    庭芳不欲魏娘子知道那些事,从床头柜拿出波斯刀递过去:“太子妃赏的,借你玩一会子。”

    小胖子眼睛一亮:“好刀!”

    庭芳笑道:“是好呀,我前儿问小舅舅讨,他没给我弄来,太子妃倒赏了。”

    魏娘子见庭芳有客,嘴里又提到舅舅,不知是哪门子亲戚。国公世子还是能听懂的,便不好打搅:“姑娘,我先告辞了。”

    庭芳忙留人:“天不早了,娘子在家住一夜。”

    魏娘子摇头:“不大好,我还是家去。家里也放不下。”

    小胖子道:“那我也住姐姐家!我家单我一个,不好玩。”

    庭芳道:“那住师兄的屋子可好?”

    “昌哥哥在你家还有房间?”小胖子惊讶了,“我还当他只在福王府有个窝呢。”

    提起徐景昌,庭芳顺便告诉魏娘子:“好叫娘子知道,我定亲了。”

    魏娘子吓了一跳:“怎地这么早?”又看旁边的小胖子。

    小胖子扑上来问:“哪个?哪个?喊出来叫我打一顿。”

    庭芳笑道:“你且打不过他。”

    “谁说的?我叫刘营长一块儿打!”

    庭芳大笑:“哎哟,他还真未必打的过刘营长。”

    小胖子扯着庭芳的胳膊死命摇:“谁谁谁?快告诉我,非打一顿不可。”

    庭芳从容道:“姓徐名景昌,暂无字。”

    小胖子惊呆了,捋了半日关系,才道:“那我叫你姐姐还是嫂嫂啊?”

    庭芳道:“你看着办!我有客呢,你先出去玩。”说着又喊丫头,“陈恭呢?喊他来待客。”又嘱咐小胖子,“我家姐儿就我会打架,哥儿随你们闹,但姐儿要被你弄哭了,我揍人的哈。”

    小胖子猛点头,他只要有同龄人玩就好。堂兄弟们不是不好,玩不到一块儿。他一个人住在偌大的公府,快无聊疯了。庭芳指了指当仓库的耳房,叫他们自挑玩具。把小胖子打发走了,才有空对魏娘子道:“娘子休同我们客气,我出门一年,都顾不上京里。家里还好?”

    魏娘子道:“太太照应着呢,今夏发了洪水,太太还特特使人送了东西去。太太真个是菩萨心肠。”

    庭芳笑着点头。

    魏娘子又问:“姑爷是什么样的人?听方才的世子爷叫哥哥,可也是公侯府邸?”

    徐景昌那一摊子事说半天都说不完,庭芳言简意赅的道:“是亲戚,主要是二叔的学生。日后他回京,可与阿叔见一面,他手很巧。”

    魏娘子呆了下:“那尊贵的人儿,怎地做起木匠活来了?”

    庭芳笑:“他玩呢。”说着又拿出徐景昌送她的小玩意给魏娘子看,“他就喜欢这些。”

    魏娘子有些接受不能:“喜欢这些有什么前程啊?”

    庭芳道:“不相干呀,他已是七品。”

    魏娘子复又高兴了:“才多大?已经是县令老爷那样的官了?”

    庭芳笑:“那可不如县令老爷。”

    魏娘子一世也搞不清楚官制,只笑道:“回头姑娘要打家具了,只管同我们说。姑娘还小,咱们慢慢做,雕的好花儿才好哩。”

    外头小胖子跟陈恭接上头,院子里立刻就大呼小叫起来。杨安琴头痛的走进来道:“我的好姑娘,你怎地又招了个混世魔王?”

    庭芳大笑:“过年热闹!”

    杨安琴斜了庭芳一眼,又笑问魏娘子好。

    魏娘子忙站起来给杨安琴见礼。杨安琴随意的摆摆手:“不用客气,都是姑娘跟前的客。”

    庭芳噗嗤笑道:“好舅母,你又要坑我什么呢?”

    “谁坑你了?”杨安琴从丫头手里拿过一个匣子,打开,“项圈儿,江西送来的,你们姐妹都有。我收礼算账收的烦死了,好外甥女儿,你什么时候得闲帮我算一回。”

    庭芳撇嘴:“就懒死你们。我娘还怕我走了困,就你们的折腾劲儿,我竟是不用养病了。”

    杨安琴嗤笑:“不是我做主替你拦了人,你看你今天要见多少。圣上的赏不瞒人,太子妃还说过年带你进宫。也不知道谁家耳报神那么快,一下子便传开了。再有理国公府的姨娘在上房说话。本来过年就人多,谁不想见见你呢?我不跟你废话,记得好些了替我算账,走了。”说毕,真个走了。

    庭芳无奈的对魏娘子道:“今儿不巧,不是有心慢待您。”

    魏娘子不以为意:“姑娘过年要进宫?是不是见过圣上?”

    庭芳道:“还是早先见过的。器宇轩昂,十分威严。”

    “姑娘怕不怕?”

    庭芳点头:“我爷爷还怕呢。”

    “姑娘真是有福的!”魏娘子觉得自己又可以回乡间吹牛了,心情大好。顺道八卦,“姑娘还记得岳娘子么?”

    肯定不记得了,但被魏娘子提起来的,猜也能猜到时昔日给百合寻的婆家。遂点头道:“他家哥儿娶亲了没?”

    魏娘子道:“娶了,但小产又没了。可惜了了的。”

    “嗳?”

    魏娘子叹道:“女人就是那命。生吧,鬼门关里外走;不生吧,还不如鬼门关里走。”

    庭芳笑问:“又想问我要丫头啦?”

    魏娘子道:“哪能呢?要过年了赶上这样的事儿,一家子都缓不过来。”

    庭芳想了想:“且看吧,我问问家里有没有要放的。他们家还不错。”

    闲话了一回,庭芳打发人送魏娘子去休息。年前本来就访客络绎不绝,本不与庭芳相干,偏圣上单赏了她一份东西,接着太子妃有赏,众人都想看看圣上亲赞的才女。有些能因她病着推掉,但有些实在不好推。见客还不是见魏娘子,得正儿八经换大衣裳。到晚间,真是累的话都说不出来,晚饭也不肯吃,蒙头睡了。

    陈氏在屋里大骂那群没眼色的东西,赶热灶都赶不对头!次日人更多,连姜阁老的夫人也来凑热闹。庭芳不胜烦扰,只能跟福王求助。福王把严春文扔去宫里,本来就是撒性子。严春文必须去宫里朝贺,但她不能在宫里过年,她得守在福王府。严春文在宫里住着自然比在府里住着麻烦,福王去接她回家,真是巴不得。她刚一到家,就乖乖听从福王的话,下半晌就把庭芳接过去了。

    庭芳被折腾了两天,病情加重。而严春文胎不稳,太医在府里常住,顺道儿给庭芳看了。庭芳没什么事,主要是被折腾的。那帮贵妇嘴里都是机锋,还得打叠精神应对,可不是折腾人么?庭芳在福王府,没人打搅她,狠狠睡了三天,原地满血复活!这都腊月二十三过小年了。严春文卧床休息,庭芳一点不想见她,要招的她哭一场,孩子有个闪失算谁的?再说严春文也不知道还防不防着她,就她养病的经历来看,真是烦死人来跟前晃荡了。便直接找到福王,表示养好了,要回家过年。

    福王一脸同情的看着庭芳:“人怕出名猪怕壮啊!”

    庭芳苦笑:“平日里倒没什么,偏病了。”身体好的时候一天应对比这个复杂百倍的事都有。

    福王点头:“你回吧,顺道儿把赏带回去。估摸着徐景昌的信快到了,我使人给你打了好几匣子首饰,做你嫁妆。”

    庭芳哭笑不得:“怎么一说定亲,个个都给我打嫁妆。”

    “不然呢?”福王笑道,“婆婆妈妈的事儿,我转脸就忘,不现在给你,到了点儿看你好意思找我讨。”

    庭芳知道添妆是假,对前几天的那场乌龙的补偿才是真。看了看几个匣子的大小,真.年终大奖!福王在亲王里算比较穷的,因为他懒的算计钱财,花钱的地方不多,就更没*了。但凡王爷,少有不欺欺男霸霸女抢抢别人的田庄的,福王通懒的干,所以相比之下就显的穷。但再穷,那也是王府!心腹二合一的情况下,砸钱格外爽快,反正庭芳是收的很高兴。

    抱着一堆赏赐回家,扑过来的人从两个变成三个。小胖子满脸哀求的道:“好姐姐,好姐姐,我在你家过年好不好?”(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