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1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芜脸登时通红,推了庭芳一把,跑开了。庭芳大笑,却是引来了夏波光。她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庭芳桌上的模型,一脸讨好的问:“姑娘,借我瞧瞧?”

    庭芳:“……”

    夏波光跳进屋内,冲着庭芳撒娇:“好姑娘,我就瞧瞧。”

    庭芳把模型交给夏波光:“在我屋里拆着玩,别带回你屋里。赶上我爹心情不好直接给扔了。”

    夏波光欢呼一声,立刻拖了个凳子来,把模型给拆了:“姑娘,谁送来的?”

    “姑爷。”

    夏波光一脸羡慕嫉妒恨!她也想要这样的男人!!

    庭芳无语,这萝莉怎么就长不大。扔了夏波光在自己屋里玩,她自捡了块地方,接着写她的数学书。顺便给熊孩子们做明年的教学大纲。

    年二十八正式公布了庭芳的婚讯,晚间就谣言满天飞了。庭芳在下人中的人缘确实挺糟糕的,她总恐吓人家,被人讨厌也算人之常情。第二日已是有鼻子有眼的传说庭芳失了贞,不得已许人。庭芳笑着摇头,可真是家家领导被人骂。她当初还被人说是睡上去的呢。真是的,上辈子长内样,你们可以怀疑老板的节操,但不要怀疑老板的审美好么!

    平儿替庭芳整理着头发,抱怨道:“没得烂了舌头,且看老太太怎么收拾他们。诚心不想让人好好过年。”

    庭芳撑着胳膊想,按照古代被男人碰一下就得剁手的说法,她对徐景昌又亲又抱,好像是没啥贞洁可言。明清两代的人真可笑,没把《诗经》给封做禁.书也是谢谢您呐!孔子他老人家都是约炮约出来的,也不知道他们满嘴仁义道德个什么劲儿。强者的刀砍向更强者,弱者的刀就只会砍向更弱者。男人怂包了,就知道欺负女人,也是有脸。庭芳懒的管那些琐事,全心准备过年事宜。

    因年初一要进宫朝贺,除夕夜就没玩的太晚。在家关了些日子,庭芳终于白回来了好些,扑上粉,看起来跟京中少女差不离了。宫里没有皇后,命妇拜的自然就是宫妃们。朝贺都是彩排过的,唯有最后一点子时间,够给大伙儿说话。赵贵妃是个单纯的人,见了庭芳,就笑道:“快来给我瞧瞧,好久不见,长大了。”

    庭芳只得走进前去被赵贵妃围观。景王之母淑妃笑道:“是长大了。”

    赵贵妃笑道:“除夕夜里宫中家宴,小十一同我说你定亲啦?”

    阮嫔笑问:“好早,定了谁家的?”

    赵贵妃道:“是昌哥儿。你们都熟的。”

    定国公夫人愕然,徐景昌都被出族了,竟还可以娶阁老之孙么?很显然大伙儿都是这么想的,底下眼神乱飞,先前定国公夫人说什么来着?徐景昌不孝不悌,骄纵任性,才被出族。转脸人家升官了不算,还定了首辅之孙。就定国公家的熊样,世子能否娶到首辅之孙都是两说,出了族的竟能捞着个如此强势的妻族,可见其个人素质了。再看上头,赵贵妃拉着庭芳有说有笑,猛的想起徐景昌算赵贵妃养大的。赵贵妃么,都是恨不得睡在坤宁宫的主儿,她养大的,跟皇后养大的有啥区别?

    定国公夫人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幸而脂粉上的厚,没叫人发现。还有一个被鄙视的就是成国公夫人,徐景昌的亲舅母,当日连门都没让外甥进。幸而理国公没夫人,不然这会儿该有人放嘲讽了。

    阮嫔摸不准这桩婚事的含义,笑问:“姑娘还小,怎底想着定亲了?”

    赵贵妃笑道:“昌哥儿不小啦。先前我就同我父亲并理国公说了一回,叫他们替昌哥儿说亲。年前理国公写信回京,说恨不能认了她做女儿,便厚颜求了叶阁老。不料叶阁老竟答应了,便定了下来。我还说要赏东西呢,偏除夕夜才告诉我准信儿。”说着一叠声的叫宫女,要赏庭芳布料回家裁衣裳。

    阮嫔不怀好意的笑道:“理国公世子倒与叶姑娘一般大,理国公那样喜欢她,怎地不抢回家去?”

    赵贵妃嗳了一声:“我还想呢,只是世子年纪小不懂事儿,配不上叶姑娘,理国公没好意思提。”

    众人眼神再次乱飞,是理国公的借口,还是徐景昌真个那样好?往常在京里没发现多厉害啊!莫不是武学上有天赋?是了,他才在边疆立了功!

    赵贵妃是名义上的后宫之首,掌实权的阮嫔在朝贺的场合不好拂了她的面子,跟着就凑趣要赏东西。庭芳又发了一笔小财,心情甚好。

    见过妃嫔们,还要见太子妃。本来庭芳个小姑娘能进宫,就是太子妃宣召。投桃报李,庭芳替太子干了活,太子妃就要给她些体面。这个体面,是告诉叶家,你们的忠心我看见了。当然可以不给,太子的人缘就不会那么好。福王妃之事,虽没有广泛流传,核心人物都是知道的。因此,太子妃不单做给叶家看,还做给旁人看。就是如此手段,文臣们才对太子交口称赞。琐碎至此,太子妃确实不易当。

    见过太子妃,各命妇就可以去寻自家宫妃说话。太子妃留了娘家人,同时把陈氏与庭芳留下了。不消说什么,明日全京城有官爵的人家就能知道庭芳被太子妃另眼相待。顺着她订婚的消息,别的都不用猜了,太子妃就是纯喜欢她。

    定国公夫人出了宫就怄的半死,他们家显然是干不过叶家的,生怕徐景昌又杀了回来。欲要放消息出去,又怕狠得罪了赵贵妃与太子妃。愁的几夜都睡不好。恨恨的道:“偏他那样的好命!”

    最惨的还不是徐景昌得势,徐寄秋的婚事一直不顺。定国公府本就不算牌面上的人,联姻的多是往日勋贵。偏定国公夫人出身不高,与公侯府邸没有亲戚关系,搭不上线。嫁给文官更是没谱儿。众人又不傻,你那样对继子,谁敢娶你家闺女?本来大伙儿就犯嘀咕,往宫里走一圈儿,得,见到了徐景昌的未婚妻。

    在京城赫赫有名的叶庭芳,流言蜚语缠身是真,可那是圣上赞过、皇后赞过、赵贵妃赞过、太子妃还赞过的大才女。她能出几何书,她能远赴边疆修建城墙,她能想出定装弹药,她能得理国公青眼几乎当做亲生,她有一手好字,最狠的是据说还弓马娴熟。没事的时候不显,有事了扒拉一下她的履历,简直闪瞎众人狗眼。这特么要是个男的,直接出仕了好么!这样的女孩儿,落徐景昌手里了,徐景昌得多狠?

    定国公府本来就颓的人不想提,年少有为的长子还撵了出去。你有病啊不是?别人家的奸生子聪明些还要拢在家里呢,你家嫡长子往外撵!光抢了个中看不中用的世子有啥用?看到赵尚书家的潇洒了没?家里有个顶用的国公,他家便是庶支又怎么了?别说他自家争气,不争气也可以在京城横着走。这么蠢的妈养出的闺女,谁爱要谁要,反正咱家不想要!

    幼年同徐寄秋一起耍过的姑娘们纷纷有了人家,譬如镇国公家的杨怡和,就定给了皇后娘家靖国公府的嫡次孙,侯景荣家算计叶家不成,也寻了个相熟的人家。晃荡一圈儿,差不多的女孩儿,竟只剩下庭瑶和徐寄秋没动静。庭瑶是在挑人,徐寄秋是在被挑。定国公夫人觉得有些不妙,当日是不是做的太狠了些?叫人忌惮了?

    定国公夫人是个不要脸的,有心想跟叶家修复关系。徐景昌自是不能回来,但走动走动亦无妨。想叫众人看看,不是他们家如何,分明是下了圣旨。便在年初三,带着女儿就去了叶家。叶家门庭若市,命妇挤了一屋子。定国公夫人诰命最高,众人只得纷纷让座。

    老太太抽抽嘴角,这货怎么来了?大过年的不能赶人,只得请坐。徐寄秋在家中得了母亲的嘱咐,见了庭芳,就笑着行礼:“嫂嫂好。”

    庭芳避的老远,冷淡的道:“不敢当徐姑娘一声嫂子。徐姑娘还是叫我小四的好。”

    当众扇脸!好泼辣的姑娘!众人的目光又全集中在庭芳身上。庭芳笑的端庄典雅,天生一股气势,压的徐寄秋无所遁形。

    庭珊出手神补刀:“嫂嫂不用客气,徐家姐姐随着我叫呢。”

    现场绷不住的夫人喷笑出声,定国公夫人气的差点拂袖而去。为了长久之计,还是硬忍了。扯出一张笑脸道:“这可是向着夫君了。昌哥儿有福。”

    越氏凉凉道:“我家弟子,自是有福的。”又笑着对众人道,“你们不知道,我们家老爷,最是古板,前儿收到昌哥儿的信,竟在信上画红圈。画完气的拍桌子,一张信纸统共就仨红圈,嚷着要请家法,回来打断他的腿。哎哟,我劝了半日,那样大的当了官的儿子,你好赖给留些体面儿。”你当日扔出门了,现在出息了又来捡,当叶家是收破烂的?折了个那样好的闺女进去,不把人扣死在叶家,亏掉底了好么?别以为仗着是继母,宗法上占了大义,哄的迂腐之人替你说话。这上头,正经是有爷爷奶奶师父师娘的,你想抢,还看人家放不放。生恩不如养恩,你扔了,人家捡了,跟你还有半毛钱关系

    就有厚道的皱眉,叶家,是不是奚落的太狠了些?(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