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2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本来就不是定国公家的主场,在座的几乎都与叶家交好。便是有人觉得叶家刻薄,也不会当面说出来救场。定国公夫人顺了半日的气,才勉强坐稳了。在一旁看着众人说笑。

    拜年多是小辈出门,长辈在家里看家。陈氏与杨安琴相携出门,只剩老太太和越氏在家招待。不然就杨安琴那张嘴,不定怎么损人。偏镇国公夫人来了,越氏先恭喜:“得了个好女婿儿。”

    杨怡和定了靖国公燕家,其女为皇后,加封承恩公。杨怡和嫁的是嫡次孙,却是很有可能袭公爵的。镇国公跟文臣亦不大熟,不过也比较低调,不招人眼。挨着定国公夫人坐了,没有多话。定国公夫人松了口气,当日镇国公夫人有意结亲,被她婉拒,只怕她记仇。再被同是勋贵的人家奚落,她就真坐不下去了。她想的很明白,多跑两趟看庭芳,时间长了就有人会转风向。毕竟是母亲,都做小伏低到那份上了,庭芳再绷着,就该庭芳两口子吃闲话了。虽然那闲话并没有什么卵用。

    过了年,各处开张,包括去边疆的信件也可以发了。庭芳送夫婿的东西,从来与众不同。旁人都是做针线啦点心啦,她是出教材。正儿八经的微积分入门,顺手抓了房知德的壮丁,替她誊抄一份预备给福王。时间紧,内容比较少,不过来日方长,写多了徐景昌未必看的完。

    拿到教材的福王两眼一抹黑,带着刘达就跑到叶家请教。陈氏原先觉得福王挺好,对人没架子。哪知发起脾气来,对女孩儿也能下那么狠的手,顿时敬而远之。庭瑶只得解释:“从来伴君如伴虎,殿下已经够好的了,毕竟是娘娘教出来的孩子。”看圣上那老疯子就知道了,太子够好的吧?太子妃够有范儿的吧?为了添堵,抬着平郡王斗。像平郡王那样的跳梁小丑,她就不信圣上真个就寄予厚望了。就为了添堵,闹的乌烟瘴气。比较起来,能发完脾气还能承庭芳情的福王,能实实在在给利益的福王,比他亲爹强百倍不止。

    福王其实还是有点别扭,再怎么说翻篇,他抽过庭芳。由此及彼,他到现在见都不愿意见严春文,不信庭芳就真的毫无芥蒂。哪知见了面,庭芳还和往常一样,调侃道:“殿下不看前头的内容,这本是看不懂的。”

    福王稍微有些愣神,还真不记仇儿?要是庭芳知道福王的心态,一准儿暗戳戳的呵呵他一脸。谁闲的没事跟不能换的老板记仇,纯添堵。何况本就对福王没什么感情,她只是最佳员工而已。客户是上帝啊亲,被客户指着鼻子骂垃圾什么的,早习惯了。然而庭芳不知道,她还笑的甜甜的:“中间有好些公式,殿下不曾看见过。我回头写了,再使人送去王府。”

    福王点头:“今儿是没法子解说了。”

    庭芳无奈的道:“去年我在大同,给师兄上的课超前了。”

    福王表示理解,就是在京里,庭芳也教徐景昌比较多。岔开话题道:“你丫头呢?”

    庭芳笑道:“衙门才开了印,正办放良的手续。本来是预备过几日请一台小戏酒,叫平儿同我娘磕个头,认作干娘。偏被舅母抢了去,原是要叫刘大叔做姐夫的,硬变成表姐夫。倒省了我好些添妆钱。”

    福王心道:此事办的漂亮,手法竟有些母后的范儿。刘达是他的亲兵,娶妻好看当然是他脸上有光,严春文固然有吃醋的成分,却是只想得到做妾,岂不是与平儿委屈?平儿吹吹枕边风,刘达就能对严春文有意见了。而庭芳则是抬高平儿的身份,你好我好大家好。有了这一遭儿,平儿终生都不能背叛对她有再造之恩的庭芳,否则就会被千夫所指。她不蠢的话,就得不停的说庭芳的好话。便是刘达不认识庭芳,长此以往,也得对庭芳另眼相待。刘达日日跟着他,又岂有不说好话之理?倘或庭芳再犯错,刘达一直求,他又真好意思罚了?

    福王头一回觉得她家母后也有看不准的事儿。曾经皇后说庭芳不适合做王妃,从她最近的表现来看,哪里就不适合了。可见太子妃喜欢她,还未必全是做戏。聪明的女孩儿,不管秉性如何,日常事务的处理总是差不离的。

    说曹操曹操就到,杨安琴老远的就喊:“女婿儿,上门也不提二斤糕来,找抽呢!”

    福王喷笑:“你性子不随你娘,随舅母!”

    刘达颠颠儿的跑到杨安琴跟前,不住作揖:“岳母好,小婿见过岳母,今日来的匆忙,明儿一准称四斤糕过来。”

    杨安琴叉腰道:“聘礼呢?”

    刘达忙道:“在预备了,马上,马上……”

    杨安琴上下打量着刘达,身形魁梧,长相一般,打趣了几句,见刘达不摆官架子,也不着恼,脾气看着不错。凑活吧,毕竟只是个便宜女婿。

    杨安琴拉着刘达问长问短,福王笑道:“这辈分乱的,改明儿你管刘达不能叫刘师父了。”

    庭芳道:“师父也好,姐夫也罢,横竖比我大。”说着朝屋里喊,“是吧,表姐!”

    躲在里屋的平儿:“……”

    水仙磕着瓜子笑道:“你是个争气的,给姑娘长脸。”上回嫁丫头,简直了!平儿虽有些羞涩,行动却是大气。水仙服她,“你比我强。”

    平儿正色道:“水仙妹妹仔细跟姑娘学着,将来有你的好日子。别姑娘替你操劳了,你自己却抓不住。日子还得自己过。”她算看出来了,跟过她们家姑娘的,有一个算一个,必能捞个前程的。

    水仙点头:“表姑娘说的极是。”

    平儿:“……”

    水仙抚掌笑道:“可再不能叫我妹妹啦,认了亲,就不能落舅太太的脸。你原就是小姐,不过捡起来,怕甚?”

    平儿想起父母在世的日子,恍如隔世。她打小儿也是丫头婆子捧大的,才做丫头的时候,傲骨犹存,不知在王府吃了多少苦,才彻底死了心,不敢再想过去。哪知如今猛的一翻身,竟比过去还体面了。

    “‘一汀巫峡月,两岸子规天’,咱们家姓巫,你又生在月夜,便叫你巫峡月。姐儿觉得好听不好听?”父亲抱着年幼的她,在中秋时节,指着天上一轮明月,述说着她名字的来历,“以诗为名的女孩儿,人家听到你的名字,便高看三分。我们家的姐儿,将来要嫁大官,穿着凤冠霞帔给爹磕头。”

    “我竟真能穿着凤冠霞帔……”平儿回忆起父亲的音容,喃喃自语,“正五品,便是您也不敢想吧。”平儿眼圈一红,爹爹,我嫁了人,就去给你磕头……

    三书六礼,可以走的很慢,比如庭芳,没有三四年功夫,且到不了洞房花烛;也可以走的很快,譬如平儿。放良的第二日,除了拜堂,连婚书都在衙门过档了。第三日杨安琴就借了叶家的花厅,请了一班小戏,再请了亲近的人家来吃了一日酒,从此叶府改口叫平儿为表姑娘,陈谦陈恭称之为姐。干女儿,不过叫的好听,平儿还姓她的巫,只身份不同。

    说是杨安琴的干女儿,嫁妆也不需她置办。赵总兵对平儿印象颇好,在大同用医术照顾过不少兵士,又是刘达娶妻,大同的熟人纷纷送来贺礼,名义都是给平儿添妆。看在刘达的份上,庭瑶姐几个也有贺礼,再加上老太太赏的,陈氏并越氏赏的,平儿的嫁妆眼看着就丰厚起来。待到出嫁那日,竟是凑齐了十二抬,与小官人家的女儿也差不离了。

    刘达无亲眷,摆酒在福王府分给他的院子里。到底是五品官,陈氏杨安琴带齐了叶家的孩子们,还有凑热闹的房知德与小胖子,齐齐去吃酒。到了地头,把小孩子们都往床上赶,令他们压床。庭理几个登时在新房里闹做一团,好不热闹。

    又有福王府的同僚来吃酒,福王没来,正照看女儿怀孕的江淑人倒来了。有长史太太主持婚礼,很不用旁人操心。福王没出现,大伙儿就乐的发疯。庭芳正拿花生瓜子与姐妹们打仗玩,江淑人拍了拍庭芳的肩,示意有话同她说。

    庭芳深吸一口气,老板的岳母还是不能太放肆,乖乖的跟着江淑人,找了个清净的地界儿坐下说话。江淑人有些尴尬:“上回,多谢姑娘。”

    庭芳道:“不值当什么,掌院与家祖交好,应该的。”

    江淑人又笑了笑:“还不曾恭喜姑娘。王妃原想备份礼,王爷却是说已经送了。待来日姑娘出门子时,再添妆。”

    庭芳但笑不语。

    江淑人道:“我们都是浑人,此番来,还请姑娘教导一二。”

    庭芳忙道:“不敢不敢。”

    江淑人苦着脸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做娘的,还是想让王妃和王爷过到一处去。”

    庭芳默默吐槽:严掌院你眼瞎!夫妻之事,等闲婆婆都不好插手的,王妃哄不了男人欢心,关她什么事。重点是江淑人你没问题吗?她膝盖才好呢!得寸进尺了吧?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故作天真的道:“我也不知道夫妻怎么处呀?我娘还不曾同我说这个。”

    江淑人:“……”

    庭芳拿话堵住了江淑人,借口还要去闹洞房,一溜烟的跑了。

    江淑人跺了跺脚,终是无可奈何,闷闷不乐的回去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