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外面锣鼓喧天,宾客们都出去院子里吃酒,平儿坐在床上,紧张的手心里都是汗。陈氏在她耳边悄悄道“那个画卷,前日与你看了,新婚之夜,千万别扭着。”

    陈氏说的隐晦,平儿听的满脸通红,只有庭芳在默默吐槽俩雏儿,要不要紧啊?啊,不对,刘达一定不是,当兵的,哼哼,哼哼哼。

    待到陈氏也出去吃酒,房里就剩庭芳跟平儿时,平儿喊了句“姑娘……”

    庭芳道“怎么了?”

    平儿深吸一口气“那个……有点怕……”

    庭芳“……”看吧,这就是硬把男女分成两种生物的后果!忙安抚道,“怕什么?你跟姐夫都那么熟了。”

    平儿紧张的没话找话“我想得空回去给我爹磕头,姑……妹妹看如何?”

    庭芳笑道“好呀,锦衣还乡,应当的。”

    “但我怕叔叔婶婶缠上我们。”平儿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待要不理,只怕于他名声有碍。”

    庭芳拍拍平儿的手“好姐姐,妹妹告诉你一句,凡是跟咱们殿下混的人,名声都剁了喂狗。你想回去便回去,明儿就能回去。穿着你的大衣裳,也带了丫头婆子,走着。叫你父母瞧瞧,没白养你一场。”那样精心养大的女儿,都是做丫头,素质确实比百合水仙都强。教育乃百年大计啊!

    说话间,刘达进来了。十三四岁入军中,刘达的酒量甚好,没被灌醉。刘达满面红光,笑对庭芳道“好妹妹,出去吧。”

    庭芳点点头,自去酒席上吃饭。她出去的时候已经准备散场,随便垫了下肚子,陈氏就带着叶家的大部队撤了。余下的亲兵们,全都趴在窗户底下听墙角。刘达恨不得出去打死那帮同僚,然而他无法以一敌多,只得在平儿耳边悄悄道“外头有人,我们轻声点儿。”

    平儿想起杨安琴与陈氏前几日教导的东西,紧张的全身都在抖。被刘达碰到的那一瞬间,条件反射的往后缩。刘达轻声道“别怕。”然后开始拆衣服上的带子。

    平儿颤声道“我……”

    刘达轻笑“你怎么一点儿也不像你们四姑奶奶啊?”看样子平儿是没办法冷静了,刘达索性直接扑倒,“交给我。”

    平儿心一横,杀人都见过了,别的还怕什么?闭上眼,放松,任凭刘达摆弄。

    一夜无话。

    次日醒来,平儿有一瞬间的闪神。转头,刘达已不在身边。心漏跳了几拍,身体略微有些不适,有点讨厌。换上衣服,准备梳头时,刘达一声薄汗进来了,笑问“好早,我以为你还要睡会子。”平儿爱睡懒觉,他是知道的,在大同的时候,他们都打过三圈了,平儿才肯起床。那样纵着自己丫头的,庭芳算是独一份。

    平儿脸一红“我起晚了。”

    刘达笑道“没事儿,你爱睡就接着睡。往后也不用早起,不用就我的时间。饿了么?我煮了粥。”

    平儿的脸更红了,应该是她起床做饭的。忙拿梳子梳头。刘达倚在墙上看小平儿梳头发,真赏心悦目。犹带稚气的脸庞,真年轻。抬眼看见桌边有个小书架,上面满满都是医书。感叹,想不到他刘达竟也能娶个识字的老婆。想起徐景昌被庭芳拿着戒尺打着练字的情景,没来由的觉得手心发痛,嘶,他要不要去练个字什么的?

    新婚三朝回门,平儿被迎进了东院。杨安琴笑问“如何?”

    平儿腼腆笑着,并不答话。干亲处的好了,比亲生的不差,但多数都是要巴结权贵,借个名头。陈家虽是太子系,但杨安琴不介意跟太子系加深点联系,才抢着表现。对平儿,她印象不深,平儿同她也没多亲近。现只是开始,将来处的好不好,就看各自的秉性了。

    回门是有回门酒的,不过在东院摆了几桌,有点类似自助餐,大家凑个热闹。闹哄哄的,有私房话也没得说。到下午时,平儿有些不舍得庭芳,刘达看出来了,笑道“我先回去,明儿来接你。”

    平儿笑着摇头“我明儿再来也使得。”

    刘达娶到了心上人,恨不得捧在手心里惯着,摆摆手道“我们家就咱俩,规矩什么的都别提吧。我就是一野人,你有什么直接同我说。我不大会猜心思,你不说我可就会错意了。”

    庭芳顿时对刘达刮目相看,也对,能从流民爬到亲兵营,没点脑子是绝对不行的。夫妻间,顺畅沟通是一切的前提。见平儿似有心事,只怕还是回娘家之事暂不欲让刘达知道,便做主留下了平儿。

    刘达爽快的走了,约定次日来接。杨安琴等人都不以为意,规矩是规矩,实际上除了皇家和聚族而居的大族,普通人过日子谁也不会刻意按着规矩走,说清楚了就行。尤其是刘达这样的孤儿,什么事还不是他们两口子说了算。庭芳把丫头都撵了出去,引平儿到炕上坐,才问“怎么了?”

    平儿别扭的不行,她当然不能跟庭芳说她的不适,只含糊道“就是想姑娘了。”

    庭芳笑问“我以为你会回家一趟,你家就在外城吧,来回挺快的。”

    平儿勉强笑道“看他哪日休沐再去。还想请姑娘借些人与我,先修了坟,我回去磕个头就走。省的歪缠。”

    “你不是都心中有数么?怎么还有心事的样子?刘大叔定然不会在这上头小气。何况你还有嫁妆银子呢。”

    平儿笑了笑“初嫁人,不大习惯罢了,你不用忧心。”

    庭芳眯着眼,压低声音道“床笫之事?”

    平儿的脸瞬间血红。

    庭芳摆摆手“我三岁就偷着看娘的压箱底了,没啥不懂的。”

    平儿“!!”

    庭芳笑道“师兄还被我逮着了一回。”说毕,又想起安儿,笑容里带了些怀念,“那回,你病了。安儿伺候茶水,泼了师兄一鞋子茶。师兄脱下鞋子,鞋垫恰是春宫。他被我羞死了。”

    平儿“……”我家姑娘永远与众不同!徐公子你自求多福!

    “安儿的父母……”

    平儿道“我会照应,安儿救了姑娘,何曾没有救了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权当是我自己的爹妈。”

    庭芳点头“算我一份,银钱上不凑手,只管找我。人有生老病死,到老了,总是病痛缠身。”

    平儿笑道“姑娘忘了我会医?寻常小病都无妨的。昨儿还撞见了给王妃看病的太医,我问他能不能指点我一二,他已是答应了。”

    庭芳赞道“干的漂亮!”

    平儿笑的开怀“我也没想到太医那么好说话。”

    “医者父母心,好说话的多了。”庭芳笑道,“多门本事总是好的。王府下人多,他们病了全靠硬抗,你既懂,便帮他们瞧瞧。既帮了人,也练了医术。”

    平儿欢快的点头。

    庭芳话题拐回来“方才你别扭着,怎么了?同我说说。我不信你还能对别人张的了那个嘴。”

    平儿又蔫儿了,她对庭芳也张不开嘴啊。

    庭芳个黑车司机,啥看不出来?鄙视的看了平儿一眼“我跟你说,他毕竟是官身,你不拢住了,纳起妾来我是没法子替你出头的,强扭的瓜不甜。”

    平儿一窒。

    庭芳叹道“夫妻间啊,头一条好好说话,第二条好好办事。缺一不可。缺了就完了,懂?”艾玛,说的头头是道,好像上辈子嫁出去过一样!不过人际关系都是一样的,老板都能哄,个男人还不是小意思。

    平儿最信任的人便是庭芳,没有之一。在庭芳的追问下,才低低道“觉得讨厌。”

    庭芳歪着头问“他太粗鲁了?”

    平儿又有点崩溃,姑娘,你别一脸天真的表情问这样的问题好么?好半晌才道“痛……”

    庭芳拍拍平儿的肩“多研究画卷,回头我悄悄淘几本书送你。嗯!”

    平儿“……”

    “又怎么了?”

    平儿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庭芳叹气“你有什么,要同他说。你不说,他就不知道是不是弄的你不舒服,明白?党指挥枪啊平儿姑娘!”

    “哈?什么?”

    庭芳一时说漏嘴,咳了一声“总之呢,你别憋着,他是跟你过一辈子的人。现新婚,如胶似漆,他大你那么多,生活经验也丰富,有问题就问他。有些事我没法子解决,譬如这一桩,我便是听懂了,又能怎样呢?”啧啧,古代的姑娘真羞涩,要不要扔平儿去跟职业的夏波光学习学习?好主意!庭芳想着就跳下炕,拉着平儿往夏波光房里去,推开门就道,“夏姑娘,平姐姐有话想问你,求我引荐。”说着把平儿往夏波光怀里一推,跑开了。

    平儿目瞪口呆“姑娘你!!!”

    夏波光咯咯直笑“平姑奶奶要问我什么呢?”

    平儿的脸羞的通红,张了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庭芳是黑车司机的话,夏波光便是那黑车司机联盟会的会员。毕竟庭芳前世属于无师自通,而夏波光那是职业训练。看看平儿的神色,再想想今日回门,就猜着了七成。平儿又不是她的竞争对手,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庭芳吃个晚饭回来,见夏波光还没放人,就隔着窗子道“夏姑娘,你们还没说完?”

    夏波光推开窗子,笑的极其猥琐,抬抬眉毛“平姑奶奶今夜跟我睡,姑娘先回吧。将来……嗯,姑娘出嫁前,也同我来睡一晚。”

    切!姑娘身经百战,你再牛那也是理论知识加一个男人,姑娘她……咳!啊~啊~徐景昌将来其实挺幸福的嘛~回忆了一下去年夏天徐景昌学游泳时的情景,庭芳抓狂的想,娘嗳!啥时候才长大啊,好漫长!(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