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4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刘达次日来接人,被夏波光截住,笑的很不怀好意“姑爷可要温柔些。”

    刘达并不认识夏波光,疑惑的看向平儿。平儿只得解释“此乃夏姑娘。”

    夏波光自我介绍道“我是我们老爷的屋里人。”

    刘达“……”叶家风水真……一言难尽。

    夏波光继续道“平姑奶奶,别忘了我昨夜说的。”

    平儿的脸又红了。刘达莫名其妙,总感觉哪里不对。

    庭芳趴在窗子上大笑“姐夫留下来吃晚饭。”

    刘达笑道“行,我正休息。”

    夏波光在屋里闷的很了,就邀请庭芳“姑娘又写了一下午,咱们去园子里走走?”叶俊文出门一年,家里没了男主人,夏波光反倒在家里混的开。她本是个爱笑爱闹的性子,又不错规矩,陈氏还挺喜欢她的。时间长了,本性毕露,只在叶俊文跟前装。陈氏看的分明,哭笑不得。只夏波光瘦马出身,为了窈窕,小时候就一直挨饿,到现在还是瘦的很,极不利生育。是以叶俊文再宠她,她也怀不上。瘦马么,就没几个人能怀孕的,夏波光早想开了。生孩子是为了好养老,就叶家的门第,还愁老了没人给碗饭吃?替爹守了孝的女人,儿子总是要供起来的。索性放开性子撒欢,不是缠着庭芳玩,就是缠着庭瑶玩。

    大冷天的,谁想去园子里啊?庭芳无奈的对精力旺盛的夏波光道“前儿我出的题你做完了么?”

    夏波光满脸得意“做完哒!很好玩。我同七姑娘一起做的,七姑娘也做的好快。陈五爷就做不来。好姑娘,你什么时候往后头教?还有以后姑爷能教我做玩具么?姑爷手真巧!”

    庭芳“等他回京叫他教你。”夏姑娘,你做瘦马真心屈才。

    夏波光欢呼一声“可不能叫姑爷藏私。”

    庭芳囧囧有神的想,也不知道瘦马都是这一款,还是她们家的略奇葩。要是有人往福王府里送这么一个,严春文真不用混了。

    正说笑间,突然听到后头一声尖叫“快来人啦,五爷落水了!”

    刘达立刻往后头冲去,庭芳也跟着往后头跑。到花园时,只见庭理跟庭杨两个在混着冰块的水中扑腾。荷花池都有围栏,不知两个孩子怎么掉下去的。京城地处北方,仆妇中几乎没有会水的。两个孩子看着要沉了,刘达跟庭芳同时跳下水,冰凉的水刺的庭芳一个激灵,却是奋力划着。她没有预备就下水,再不动弹,成就要抽筋了。冬天的衣服很厚,坠的她一直往下沉。适应了好几下,避开庭杨下意识抓人的手,绕到后头揪着发髻往岸边拖。那一头,刘达也把庭理救上了岸。

    刘达对庭芳竖起大拇指,好身手!

    赶来的越氏吓的魂都没了,刘达忙道“快抱去火边!”

    仆妇七手脚的过来抱人,庭芳怒道“还有一个呢!”庭杨就不是主子了啊?众人见庭芳发火,又赶来几个来抱住一直在咳的庭杨。飞快的送回房去。

    寒风吹过,庭芳冷的牙齿打颤,顾不上礼仪,直冲回房内,一件件湿衣裳往下脱。老太太忙招呼刘达“姑爷去爷们房里换件衣裳。”

    刘达点点头,平儿引着刘达往东院庭树屋里去。

    庭芳索性洗了个澡,缩在炕上取暖。打发小百合去寻刘达,得知刘达已在庭树屋里休息,才放下心来。荷花池那么高的围栏,还掉下去,熊孩子真心是防不胜防!庭芳咬牙切齿的道“传板子了没?”

    水仙替庭芳擦着头发道“二太太同姨太太差点哭晕了过去,谁记得那个。两位爷都吓的不行,正哭呢。”

    庭芳气的半死“跟着的人呢?都死了啊?大冷天的放他们哥俩个在园子里疯,也不管管!”她今天要去了福王府,刘达也不在,那俩熊孩子成就淹死了。有没有点安全常识啊?

    正骂着熊孩子,熊胖子就窜了进来。他如今跟陈恭混做一处,见天儿淘气。直接住在叶家不肯回去,上午在叶家学文化,中午去福王府学骑射,饭点前他又回来了。小胖子扑到跟前,一脸崇拜的喊“姐姐,你会水啊?好厉害!还有什么不会的?”

    庭芳木着脸,她是会水啊,大学必须课好么。为了吃豆腐,还装作不会要徐景昌教来着。哪知用到了今日。气的一拍小胖子的脑门“你敢下水试试?我打断你的腿!”

    小胖子撇嘴“我也会。”

    “嗳?”

    小胖子道“上回爹回京教的。挺容易的嘛。谁料别人都不会。庭理定然不会,不然就不让人救了。我爹说了,小孩子要会水,万一掉到什么河里井里,自己能爬上来,没那么容易死。”

    好有道理!庭芳把头发挽了个攥儿,寻了件斗篷,把小胖子扔给水仙,自己先去看刘达。刘达抱着个手炉取暖,见到庭芳,笑道“嘿,我瞧着四妹妹下水比四妹夫还利落。四妹夫就是个秤砣,下去就沉。”

    平儿替徐景昌辩解道“哪有,他就头几日沉,后头还能教姑娘呢。不过我们姑娘学的可快啦!”

    “看来你是没事了?”庭芳对刘达福了福,“今儿真个谢谢你。”

    刘达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道“这是跟我客气上了?你竟没事人一般,年轻人身体好啊!”

    庭芳道“我才一直在打喷嚏,好冷。咱俩运气好,没抽筋。真是……我先去瞧瞧那俩孩子。”

    刘达道“不用管我,往常冷天我还下河捞鱼吃呢。”

    庭芳点点头,又往西边走去。庭理落水又受了惊吓,立刻就发起烧来。越氏见庭芳来了,眼泪唰的流下“好姑娘,今日多亏了你!”

    庭芳问“没事了吧?”

    越氏道“不知道,看今晚了。”

    庭芳道“明儿好了,打一顿,我亲自动手!越发没个谱儿了。”

    越氏抹泪道“可不是。我才问了人,说是哥俩个站到围栏柱子上耍,庭理先掉下去,庭杨吃了一吓,也跟着掉了。奶妈子全是死人!看我怎么收拾她们!”

    庭珊道“那样高的围栏,竟也敢爬。老太太好悬没撅过去。”

    庭芳道“才听见说五爷的时候,我还当是陈恭。好么,这行五的风水不对!”

    庭芳的吐槽,越氏笑不出来,只不住的谢庭芳,又说要谢刘达。庭芳安抚了几句,往隔壁的西次院去。西次院冷清许多,三房的孩子都是苗秦氏带着,她本就喜欢孩子,时间长了自是处出了感情,正守着庭杨。庭杨不知掉下去撞到了什么,一直吐,又一直喊头痛。庭芳进来时,丫头才打扫了一回,空气里全是恶心的味道。庭芳忙问“太医瞧了没?”

    苗秦氏眼睛肿的似核桃,哽咽着道“才走。我才说要去谢刘姑爷,姑娘先来了。”

    庭松对庭芳行礼“多谢四姐姐。”

    庭芳道“你再谢我,我揍你。只是你弟弟不成?不要往牛心古怪里钻,钻进去就出不来了。”

    “姐姐……”

    庭芳道“姨太太不管家,那起子小人难免慢待,有什么事还请姨太太寻老太太去。我不懂医,庭杨这个,还得请姨太太看着。待到他好了,我在亲手打板子!”

    苗秦氏哭着点头。

    庭芳看了一眼周围,问“五妹妹呢?”

    苗秦氏道“才走,看着仆妇熬药去了。”

    庭芳叹气,三房不得脸,熬药必然糊弄。中医十分讲究火候,可不得亲姐姐守着。秦氏也真是祸国殃民,跟严春文是亲生的!

    郁闷的走出西次院,跑到正院,老太太脸色煞白的在吃药。见了庭芳,好似见了救星“可吓死我了。”

    庭芳道“我也快吓死了。寻个日子,还是教他们凫水吧。家里有个荷花池,竟是没几个人会水。防是防不住的,索性教会了。将来也是个本事。”

    老太太拍着胸脯道“我是会水的,你打哪学的?”

    “大同。”

    老太太道“我谢赵总兵去!”

    庭芳道“那您说服几位老爷,他们可是……”

    老太太道“叫你爷爷凶他们。我再不想经历这一遭儿。你到水里滚了一圈儿,没事么?太医看了没?”

    庭芳道“哪里就那样快了。才喝了姜汤,我反应慢,只怕明儿得躺着。”

    “那你快去躺着,有我呢。”

    庭芳点点头,不想强撑,自行回房。房里十分热闹,小胖子趴在炕上,解说游泳的姿势,陈恭跟在后头学,庭芜歪着头看,夏波光则是指导“哎哟,陈五爷你姿势不对,要蹬腿,像青蛙一样,腿蹬出去。”

    庭芳笑问夏波光“你竟也会水?”

    夏波光道“我船上长大的,哪能不会水呢?”秦淮河边的人家,个个会水。万一客人掉下去了,还能顺手捞上来。又笑道,“我才要跳,姑娘比我还快。”

    庭芳点头“可见会水的好处了。到夏天时,教她们凫水,哥儿寻个人教,姐儿们我同夏姑娘一起教如何?”

    正走过来的庭瑶脚底一软“莫不是我也要学?”

    庭芳道“你说呢?”

    庭瑶“……”荷花池的水看着就脏好么,里面有那么多鱼,鱼会拉屎的!

    庭芳毫不留情的说“老太太已答应了,大姐姐你认命吧!”

    庭瑶“……”

    庭芳长长的叹口气,家里只要有孩子,哪日都是无数的事故。一窝孩子……谁特么说多子多福的!?靠!(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