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0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去年岁入,不过一千八百万。”庭芳无奈的道,“这几年,灾荒多,真收不上来。我听说江南都有流民,舅舅说了此事么?”

    杨安琴道:“说了,不严重。”但富庶如江南都有流民,可见一斑。陈家几次减免佃户租子,为的是留个好印象,万一流民肆虐,佃农为了自己的利益,能抵挡一些。太乱了!

    杨安琴与陈氏不同,她是管事的人,对外头的风吹草动更为敏感。知道庭芳跟在叶阁老身边议事,得的都是最新最要紧的消息,便不住的问。不多时,孩子们回来吃饭,庭芳收住话题,默默吃饭睡觉,一夜无话。

    次日往福王府去,如此这般一说,福王恨恨的道:“你们这群老狐狸,就知道算计我!”

    庭芳无奈的笑:“咱是反击。”

    “个屁!”福王没好气的道,“我还不知道你们,就钻空子吧。也不知道你们一个个的,占那么多田做什么!”贪吧!往死里贪!看你们都把钱带到棺材里去!

    庭芳严肃的道:“人的*是没有止尽的,朝廷法度有所限制才对。”

    福王道:“哟,叶阁老醒悟了?”

    庭芳笑道:“我们家真没多少田,多是地方官孝敬。不敢说自家清白,只是单让我们家清白,也做不了阁老。这事儿,真不赖我们家。殿下是知道我的,好日子也过得,歹日子也过得。”当然,这个歹,跟农民阶级的生活条件没什么关系。

    福王烦躁的道:“躲都躲不开,平郡王就是手贱!”说毕,把庭芳往严春文处一扔,自己进宫去了。

    严春文大着肚子,跟庭芳大眼瞪小眼。庭芳不能刚入府就出门,像专报信的,只能呆着。严春文被福王治过一回,不得不去了疑,依然看庭芳不顺眼。谁家女主人看到个外人比自己在家说话还有分量,都是不舒服的。庭芳在福王府,又确实比一般的幕僚得势。此结无解!

    严春文憋了半日,强笑道:“妹妹中午想吃什么?”

    庭芳当然更看不惯严春文,都这样了,还搞不清楚状况。说难听点,她当“奴才”的都知道福王的人品,做妻子的竟那样怀疑丈夫。怨她比王妃更能讨人喜欢?和珅还比嘉庆更讨乾隆喜欢呢。昔日徐景昌为“上级”时那才是真上级的范儿,揣摩福王心思甩她八条街。严春文这货,竟是半分不了解夫主。空降的就是不靠谱!扯出个笑脸,勉强解释道:“今日祖父打发我来说件事儿,不好立等就走,过会儿回去了。”

    接着,两个人又沉默。庭芳决定还是别给孕妇添堵,生育是道鬼门关,别冒险为上。拜别严春文,往后头找平儿去了。

    那厢福王进宫,找了半日,才找到往日状态。往圣上面前闹腾:“怎么又参上我岳父了?我家王妃的嫁妆你们都亲见的,我就是个软柿子,谁都往我头上踩!”

    圣上心里门清,也有些厌烦平郡王。他抬起平郡王,无非是想压一压太子的势。福王为幼弟,从不招惹谁,不过打小儿众人宠着,有些个骄纵罢了。此番括隐,诸皇子多少有些侵占民田,唯有福王,当真是分给他多少便是多少。也不喜欢收外头的孝敬,更不掺和朝政。这样一个老实的弟弟都不肯放过,也太过了些。圣上看福王的日子,都有些看不过眼了。心疼的安抚道:“如今御史都是乱参人,不过参两本,谁没挨过?我心里有数。你别恼,回头我收拾他们。你那王府里,空荡荡的,新近选上的宫女我看着有几个不错的,你带了家去?”

    福王与严春文彻底没话说,也不想再给她留体面,便爽快答应了圣上的好意,到手宫女两枚。这二年圣上喜怒无常更盛,福王得了承诺,不敢再闹。闷闷的说了句:“我找太子哥哥耍去。”

    圣上道:“他正在外头议事,你别闹他。”

    “哦!”

    圣上又忍不住道:“你多大了,还跟孩子似的,天天想着玩。也不肯来六部历练。你的哥哥们都学了好些本事,唯有你!我看你将来怎么办?”

    福王道:“我倒问问,田庄里敢不敢跟我报假账!上回给我逮着了,狠治了一回,现如今都老实了。父皇让哥哥们历练,不就为这个么?”

    圣上奇道:“你竟管事儿?怎么查的?”

    福王道:“庭芳查的啊,她看一眼账目就知道不对。”又抱怨圣上,“我选妃的时候,我是做不得主,您也不给掌掌眼。我那王妃……算了,不说了……”

    圣上干咳两声,是有点不好意思:“莫不是她算账都不会?”

    福王道:“会是会,庄子上的账做的漂亮,她看不出来。我也没看出来。幸而扔给了叶小四,那死丫头太精了。到底经年管账的人,唉……”

    “后悔了吧?”圣上笑道,“早让你娶她,你死活不娶,便宜了徐景昌。”

    “我不喜欢小孩子。”福王坚持道,“也不是娶了她才能让她给算账。现在使着不挺好的么。”谁家没养几个幕僚账房的。当家太太再精,多是精不过积年的账房的。庭芳能看出来,那是因为他们家请了个账房先生当数学老师使。这年头,账房先生没受过正统数学教育,叶家又得罪不起不敢胡乱应对,也不知道教什么,只好教算账或是做假账的法门。庭芳捋着何先生教的法门,一路算过去,果然就逮着了。

    圣上想着福王跟徐景昌一块儿混大的,也不碍什么,就没再说话。福王正欲告退,太子回来了。抿着嘴,亲自托了一叠奏折:“如今参人,是该治治了,什么都参,朝上都无人可使了。”

    圣上翻开折子,六部多半人的名字赫然在列,顿时无语。见一贯脾气好的太子都怒了,圣上道:“小十一才说此事,连严鸿信都参。他家族人,哪里管的了那么许多,他又不是族长。”

    太子忍着怒意道:“如今的风气,是越发坏了。”又问福王,“赵家的事儿你知道么”

    福王道:“赵家也被参?谁跟我不对付呢?”擦,往死里整他是吧?弄完岳父弄外祖,真当他死了啊?

    圣上也奇道:“理国公家?”

    太子点头:“咬着不放了还!谁家规矩?在外头领兵打仗之人,本就不能参!何况理国公养了多少人,细论起来,不过是朝廷的银子花在朝廷上头罢了。”太子也是心累,差不多向着朝廷的,统共没几个人,“九边的总兵们都还好。”不好也不能动他们,一个不好,人家放点子蒙古人进来劫掠,那损失!真是宁可让他贪。贪再多也赶不上蒙古人入关一次抢的狠。

    圣上道:“仔细核查,不能乱参,也不能不管。黄河又要修缮,今岁没有两千万银子,明年都没米下锅。朝臣只会说省俭省俭!好似我们多奢侈一样!”圣上又忽然想起一事,“说起省俭,大郎的婚事怎么还不见提?要省也不能把他给省了去。”前儿他想把后宫份位升一升,直接被朝臣拍了回来,叫他别浪费。形势不好,只得忍了。可形势再不好,孙子的婚礼也不能停啊!长孙都多大了?后头还有一串儿弟弟呢。

    提个球,那是太子嫡长子,前脚选妃,后脚岳父被长流,像话么?

    福王心念一动,直接道:“先前母后不是挺喜欢叶小四她姐姐的嘛!我看她挺好的,你们干嘛老绕过她去?”

    太子郁闷的看了幼弟一眼,那不是她三叔脑子不清楚嘛!

    圣上却是猛的记起旧年光景,问道:“她不小了吧?还没许人?”

    福王摇头:“没呢。我觉得她挺好的,就她吧。省的我侄儿也跟着娶个不会算账的!”

    圣上不由笑了:“你一日变三回口风。当初谁说她丑来着?”又笑问太子,“你觉得呢?”

    太子早就想与叶家联姻,哪怕不为别的,叶家女孩儿水准确实高。前段时间庭芳替福王查账,那雷厉风行的手段!再往前福王妃之事,瞬息间作出判断,往福王府一跪,什么事都解决了。不提她在大同展现的才华,光这几边讨巧的本事儿,真是搁谁家都想抢。不是定了亲,真就想下手了。想来姐姐不至于差到哪里去,便是差些个,也有她帮衬。以往是叶俊德做了错事,又是那样没德性,对名声连累极大,不好与圣上提。现如今圣上问了,太子略做沉吟,就道:“女孩儿家都看不出好歹,其母陈氏倒是贤德。此事还请父皇做主。”

    圣上记性极好,提起陈氏,他想起以往太子调侃过叶家主母们如何惯孩子。再联系一下庭芳的性格,又想起皇后也是那样的宠福王,心中一软,便道:“仔细问明,不曾许亲便是她了。大郎真个拖的不像话!”朝廷太乱,没法随意选妃。差不多的人家都背着官司,叶家还算清白。要定便赶紧定,叶家大姑娘年纪不小,只会更急,一不留神就给别人截去了。圣上手握锦衣卫,严春文之事他虽没细究,到底听过一两句。深恨之!皇后当初就不该纵着赵贵妃!那样的糊涂人儿,能选出什么好人来。当日选看的姑娘,哪个不比她强。硬是花团锦簇中选了个最差的,没法说了!

    福王趁机道:“没许人,直接下旨便是。”

    圣上再次确认:“你知道?”

    福王笑道:“我当然知道,父皇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叶小四成天一块儿玩。”

    圣上再次无语:“行吧,幸亏她许了徐景昌。”不然夫家非摁死不可。

    福王撇嘴:“我就同她玩玩,有什么要紧?哪回不是丫头婆子围了一堆人。”

    闲话几句,就这么把婚事定了。当初花了多少心思旁敲侧击,几方出马,都没把事儿下定。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太子有些恍惚,总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自从圣上变了,福王就不大爱来宫中。即便是家常闲话,他都觉得累的慌。一句话肠子里打九道湾,稍有不慎又连累了这个那个的,心力交瘁。说完正事儿,福王有些疲倦的带着两个新出炉的小老婆告退。

    圣上和太子都忙,爽快的打发他走了。福王还没寻着机会同庭芳细说庭瑶之事,圣上已发明旨。

    正在家愁庭瑶婚事愁的挠墙的陈氏,忽被天上掉的馅饼砸中,傻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