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陈氏一直讨厌庭树,尤其是跟叶俊文交恶之后。她现在是巴不得夏波光生一个,她抱过去养。偏偏夏波光的肚子死活没动静。大房依旧只有庭树一根独苗,怎么都绕不过去。她才不想拉下脸去给庭树说亲,说的好听,谁家好闺女愿意许个庶子,在嫡婆婆和亲婆婆之间夹着不好做人。庶出的尴尬到说亲的时候尤为明显,女孩儿还好,个人差不离了,对方主要看父亲。男孩儿则是要娶回家的,等于旁人把嫡亲骨肉交到你手中,自己护不住,自然要做万全准备。

    故当家主母们很不愿把亲生的许给庶子,除非那个庶子没了亲娘或是特别聪明。可庭树又是将来的当家,娶个庶女,叶俊文一准不愿意;往下找嫡女,更加不愿意。但这是你一家不愿意的事儿么?换个角度,庭树这样的条件,想求娶庭芳这样的庶女,都是不能够的。想要说个好的,就得她舍下脸去求。庭瑶才是太孙妃,太子且没登基,有人来抢闺女,未必有人肯来送闺女。叶俊文真能给她找事儿。

    天大的喜事,母女几个还没空凑一块儿说话,偏叶俊文一直碍眼。庭瑶终于忍不住道:“今早上夏姑娘就有些不爽快,家里乱糟糟的,也没请个大夫,爹去瞧瞧吧。我如今不好去瞧了。”

    叶俊文笑:“她昨儿还好好的呢。”

    陈氏道:“就是今日不舒服的,老爷去看看吧。王妃累了一日,也要梳洗了。”

    叶俊文只得退出去找夏波光,陈氏才得以跟庭瑶好好说话:“将来……可不得回娘家了。”

    庭瑶微笑:“劳母亲和妹妹多跑几趟。我与殿下年纪都不小了,只怕婚事近在眼前。家里无需太破费,殿下理应谨小慎微。”

    庭芳道:“那些宫里赏下来的东西值钱,你带进去就体面了。比咱们自己挑的还好。”

    庭瑶摇头:“往日你说不嫁,当哥儿养着,给姐妹们挣嫁妆随你。如今你也是有人家的人,嫁妆不好看,脸上无光。再则赏你的,我怎好拿了去?知道的说我们姐妹情深,不知道的就该说我欺负庶妹了。人言可畏。”

    陈氏笑道:“你姐姐的嫁妆你很不用担心,赶热灶的多了。”

    庭芳一想,笑了:“我想岔了。现空了半拉朝堂,想跑官的,头一站拜咱们家,理由都是现成的。姐姐的嫁妆可真得悠着点。”

    庭瑶点头:“正是这话。”

    说话间,叶阁老来了。叶阁老对陈氏道:“大太太累了一日,且去歇着吧。”

    陈氏还有好多话想同女儿们说,然公公有吩咐,也只得走了。叶阁老递了张纸给庭瑶。庭瑶打开一看,白银三万两,愕然。

    叶阁老淡淡的道:“私房。”

    庭瑶的冷汗唰的就下来了,她依然不变初心,依然很高兴做秦王妃,然而朝野乱局,使得她蜕去了往日的天真。太子,并非恪守礼节便可。当今太子,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么?没有。但他如履薄冰战战兢兢,连带叶家都跟着起伏不定。那么将来的太子亦是如此。太子妃到了谨小慎微的地步,她能做到么?

    见孙女没被喜悦冲昏头脑,叶阁老十分满意。除了承恩公,能封公爵者,无不为朝廷立下赫赫战功。在开国动荡的岁月里,不单要能打,还要能熬。熬过狡兔死走狗烹的结局,方拿的稳丹书铁券,享得了与国同长的荣华与太平。到了承恩公,真的就只是会生女儿么?无非是看不见的战场上,更为奋力厮杀罢了。

    叶阁老对庭瑶一直是满意的。她不似庭芳那样虎虎生威。她的温润和沉稳,更适合杀人不见血的宫廷。顿了顿,叶阁老道:“嫁妆,不会很多。”叶阁老慢慢道,“三万两,亦不算多。甚至,可以说很少。”政治投资的话,三万两几乎相当于杯水车薪。但可表明叶家的态度,以及,对秦王,足够了。

    余下来的话,已不用多说。庭瑶明白,家里能拿出来的只有这么多。一口气三万两,只怕是活钱都在此。叶家家业当然不止三万,可叶家十四个孩子,即便她是未来皇后,也不可能都带走。嫁妆的“不会很多”,仅仅是相对。嫁入皇家,再少,三五万两是要的。加上不大好算的折损,以及有些承袭自母亲或是庭芳以往攒的物件,连头带尾,近十万两了。庭瑶觉得压力有些大。

    叶阁老此来,不单给钱,还有别的:“备嫁总是繁琐,依我看,很没必要做那些琐碎。你有祖母、母亲与舅母,她们会预备妥帖。从明儿起,跟着你妹妹看朝廷邸报,甚至,看奏折。”

    庭瑶点头。

    叶阁老继续道:“没有男人喜欢无用的女人。你是妻,妻者,齐也。皇家的独宠难了点,史上也不是没有过。得宠,总好过不得宠。最差,也要做到姬妾满院,你是独一份的尊荣,亦如太子妃。”

    庭芳补了一句:“别太严肃。正妻范儿,端的太足就作死了。皇家没有夫君,甚至没有夫主,只有主子。”嫁入皇家,太艰难。可混朝堂比读书还要像逆水行舟,不进则万丈深渊。只要摆正了心态,总归是好事。

    叶阁老道:“四丫头说的明白。你争宠,不是为夫妻之间,而是像我手底下那几个幕僚。甚至……你的丫头们一样。利益才是最稳固的关系,风花雪月一丝都不能有。从一开始,你们就只有利益。绑在一条船上时间长了,才会有感情。倘或皇后还在世,圣上未必有如今的疯狂。满宫妃嫔,谁也不能越过皇后。死太早,是命。活着的时候,她就是最好的。”

    叶阁老继续道:“然而,讲利益,也不能不讲情分。你真心待殿下,殿下才会真心待你。主仆之间,也是有情分的。”

    庭瑶笑道:“一如福王殿下与庭芳。”

    “然!”

    庭瑶道:“孙女儿明白了。”

    “甚好。”叶阁老对庭芳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庭芳摇头,基本上,除了春宫图详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吧?秦王妃是个技术活,各方面技术都得毫无死角。旁的娘家还可以砸个砖什么的,太子嫡长子?还是老实点别让他砸了叶家的砖。好在秦王也很嫩,庭瑶应该能对付。

    教育是漫长的过程,临门一脚不过是重点的强调。叶家花费无数心血浇灌出来的长女,再过的不好,也只能说时也命也了。天下所有事,不过尽人事听天命。叶阁老说完话,迈着属于老年人特有的步伐,走了。

    庭芳见祖父走远,歪头对庭瑶道:“明儿,你跟夏姑娘玩一日吧。”

    庭瑶似意识到了什么,不自觉的问:“瘦马,真个就那么好么?”

    庭芳道:“譬如读书识字,你是打小儿学着的强呢?还是长大了胡乱学的强?师兄这两年练的再勤,字儿总是不如我的。”

    庭瑶抿嘴,作为封建统治下的大小姐,对瘦马很难不产生鄙夷。狐媚之术,不过小巧。可看夏波光也知道,她能让叶俊文几乎言听计从。说拽住就拽住,幸好两拨儿是一边的,倘或夏波光与陈氏不对付,比生了长子的周姨娘还要可怕。庭瑶不得不承认,她是有手段的。

    庭瑶并不知道,和谐的夫妻生活,对感情是多大的筹码。枕头风之所以恐怖,就在于男人欢愉过后,女人说什么是什么。青楼女尚且能骗去无数真金白银,何况日日缠绵的夫妻?多半时候,男人用理智思考,唯有此事,比女人还要感性。如康熙皇帝那种拔*无情的品种,极其罕见。遇到了,那就只能拼爹拼肚皮了。

    庭芳慢慢的劝道:“皇家人,不好伺候。”

    庭芳看到庭瑶别扭的表情,不由笑了。大小姐,没出去过外头,家里再斗成乌眼鸡,也没有性命之忧。公主病才是常态,到了婆家,就好比大学生毕业进了单位,爹妈老师没教的,社会自然会教做人。谁都年轻过,无所谓。可进了皇家门,尤其是太子嫡长子,教做人的代价显然太大。庭芳知道庭瑶只是一时无法接受,哪个刚订婚的少女,不对未来充满期望?便是她,也会想长大以后与徐景昌的重逢。可去了皇家,敌人就不再是后院里几乎没正经受过教育的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门,而是在各个家族精心培育、朝堂历练多年的……男人们。之前的对手,都仅受过九年义务教育,还有许多是混日子的;之后的对手,每一个都是top10的硕士毕业。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

    就像谁都没有想到,当年皇后的一步闲棋,能震边疆;一时兴起,能绑死福王。真的就只是闲棋么?真的就只是兴起么?福王竟就长的那样不谙世事,却心存善念。除了皇子特有的骄纵,几乎找不出任何毛病。包括对徐景昌那样深厚的感情,在天家里几乎是找不到的。皇后就真的没引导过?他能对徐景昌软,就一定能对太子更软。好一个只有骄纵小毛病的、心软重情的小皇子!厉害!

    庭芳垂下眼,赐婚……战争才刚刚开始。(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