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4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砰的一声,花梨木的圈椅倒落在地。平郡王愤而补上一脚,原本就脆弱的交椅款式,就变了形。平郡王犹不解恨,手一挥,大案上的文具七零八落的砸在地上,发出乒呤乓啷的杂响。叶家长孙女选为秦王妃,朝中风向为之一变。谁都知道叶阁老跟太子眉来眼去,圣上当然知道。他深知圣上抬起他的目的是什么,然而机会在眼前,谁不想要?现在好了,后悔了,过河拆桥了?

    平郡王怒不可遏,姜阁老被迫告老,整个中枢,再无人能制衡太子。圣上是退缩了吗?平郡王恨出血来,却是毫无办法。太子有宗法、有文官还有武将。他在边疆固然有人,也只能牵制赵总兵而已。想要造一场宫变,至少得禁军有人。一不留神就替太子做了嫁衣。事到如今,他已无路可退,亦无路可进。太子东宫始终水泼不进,不然真想下点耗子药,毒死算完!

    看着满地狼藉,平郡王迫使自己平静下来。几年夺储生涯,他的脾气好了许多,到如今却是无用。寻了张椅子坐下,手指不自觉的一下下抓着垫子,要如何才能绝地翻身呢?朝堂没有力量,其它的呢?

    姜阁老告老,太子系几乎欢欣鼓舞。时到今日,太子才稍稍松了口气。母后病逝前后,他就一刻都不敢放松。圣上大抵是真意识到自己老了,不再针对他。又或许是三年时间,平郡王并余下的皇子带门人,都不成气候,致使圣上绝望。在东宫的卧室里,太子放声大笑。你的人,谁都有毛病;而我的人,几乎清白!圣上,你不如我!笑出了眼泪后,太子又换回了平素的表情。还不能得意忘形,行百里路者半九十,得忍!忍到那一日,才是真正的解脱。三年的对峙,父子之情消磨殆尽,剩下的只有你死我活。太子曾经酸涩过,痛苦过,道如今,全化作憎恨。我们母子,从未对不起过你,而你却背叛了所有人。

    太子妃听到丈夫笑声渐止,才推门而入。三十多岁的妇人,依旧温婉。脂粉的掩盖下,岁月在她身上似乎没有任何流动,如珠玉般悦耳的声音从她口中发出:“明日就要册封,册封后是婚礼。我还没想好送什么聘礼呢,殿下帮我参详一二。”

    太子笑道:“你还患得患失起来。他的聘礼有内务府筹办,你又操哪门子心?”温暖的家庭生活,像似在坤宁宫承欢膝下的日子。平静而悠然,令人怀念。

    太子妃嗔道:“我没养过女儿,冷不丁家里来了个漂亮的姐儿,有些慌呢。”太子四子,长子嫡出,余者都是侧妃所出,有两个庶女都夭折了,没养活,家里还真没有能陪太子妃说话的人。

    太子心情甚好,一把搂过太子妃,笑道:“别人家的女儿你羡慕个什么劲儿?咱们再生一个便是。保管比天下人的闺女都强。”

    太子妃脸一红:“胡说什么,都多大年纪了。”

    “跟儿媳妇一起坐月子,也是有的。”太子调侃着,“待到儿媳妇也生了儿子,就更好了。”

    太子妃低低应道:“嗯。”

    太子明知太子妃应的是后半句,他全当只应了前半句。轻轻使力,把太子妃摁倒在床上。随手一挥,帐子落下,外头的宫女太监看着明晃晃的太阳,都怔了。一贯守礼的太子,也……白日……呃……

    庭芳在福王府的马场,带着小胖子疯跑。在福王的强烈抗议下,徐景昌只好重新做了一套可由水利驱动的移动靶托人送进京。福王亲自装上去,发现并没有什么卵用。他连固定靶都射不中,移动靶竟是专给庭芳与小胖子玩的。福王气的半死,再写信去骂徐景昌——你能不能整个我能玩的!?

    徐景昌在大同每天累的跟狗一样,做个移动靶已经是极限。实在想不出什么新招儿,只得跟夫人求救。想着如今已是盛夏,再过半年,他能回京一趟,心中就无限柔情。一年未见,不知她长高了没有。

    福王的抱怨徐景昌才收到,回信自然还早。庭芳顶着盛夏的骄阳与福王的“怒火”,玩的不亦乐乎。江淑人打听到福王心情好,撺掇着严春文往后头去。夫妻两个总僵着不是好事,虽有身孕,谁知道生下来是男是女?圣上赏的两个宫女,暂无名分,却还算得宠,被抢先生了哥儿,王妃更无立足之地。严春文被母亲架到马场,福王正在凉亭里吃冰碗,边吃还边骂:“叶小四我告诉你,大太阳底下晒成黑炭,我就送徐景昌两个肤白如玉的丫头!”

    庭芳银铃般的笑声传来:“殿下现在就可以送,横竖你敢送,他也只敢当丫头使。”

    “嘿!我就不信你管的住他!”

    庭芳大笑:“殿下大可一试!”就算圣上赐的宫女,也可以只当宫女使呢,别说亲王了。她就不信福王能干的出点名赐小老婆的事。再说了,赐不赐是上司的事儿,睡不睡还不是徐景昌的选择。他不愿意,丫头还能强了他?

    “你特么给我下来!”福王跳脚,“还有小胖子你!跑的快了不起啊?”真是气死他了,庭芳的马术还是他启蒙的,现在徒孙小胖子都比他厉害,简直没法混了好么。扭头见严春文和江淑人来了,看在严春文肚子的份上,淡淡说了句:“坐。”

    严春文十分尴尬,从去年冬天起,福王就一直没搭理过她。江淑人也陪着尴尬,才生龙活虎的人,见了王妃,整个人都冰了。直到庭芳进了凉亭,见过严春文,江淑人才笑道:“贵府的二姑娘下定了?”

    庭芳回道:“婚书已写,过门却不急。我娘不舍得哩,硬要多留些日子。”镇国公的次子上门拜见了一回,叶阁老看了看,人还老实,就点头答应了。都是亲戚,或能照拂庭兰一二。要嫁去镇国公家,杨安琴不想坑侄子,叶阁老松口当日,她就隔了孙姨娘,亲自带在身边□□,能抢救多少是多少。孙姨娘虽然有些不高兴,杨安琴却算是婆家人。婆家人愿意提前教总是好的。现正在家里正儿八经学规矩呢。

    陈氏不舍得是托词,秦王婚礼的还未定,肯定不会先预备庭兰的。比起庭瑶,庭兰的分量差太多,当然集中精力办大事。江淑人想要庭芳替严春文说好话儿,就奉承道:“你们家的姐儿,个顶个的好。我都想把春芳放到你们家上学,也熏陶点子精致来。”

    庭芳笑道:“可别,我家的弟妹正恨我呢!”

    小胖子趁机控诉:“数学低于六十分者,四十下手心!痛!”

    福王讶然:“这么狠?”

    小胖子猛点头:“我才学半日,很是跟不上,可何先生半分情面不留。”

    庭芳一拍小胖子的后脑勺:“知足了,你的题已放简单了。我们家小七,甩你们多远了都。”

    小胖子接着控诉:“七妹妹就不是人!!!”

    福王笑道:“他们家盛产狐狸,你七妹妹八成是跟四姐姐一胎生下来的狐狸。”

    庭芳正色道:“分明是两胎。”

    小胖子爆笑:“狐狸姐姐!”

    庭芳:“……”小胖子你的笑点能不能好了?

    严春文干笑半天,才问:“数学,难么?”她百般讨好无门,想改法子了。

    庭芳:“……”合着当初她熬夜写的两本数学书没翻过?

    严春文自然会基本的算术,江淑人笑道:“王妃可向殿下请教。”

    庭芳看的好心累。她曾经有个下属,恃才傲物,凡事都跟她对着干。没人可使,自己实力又不够强悍的时候只能忍。终于忍到自己突破了技术难点,又招了可替代的同事后,直接雪藏。庭芳所在的公司各方面都不错,奖金极高,“才子”有些舍不得离开,却是被庭芳彻底阻隔在项目之外,不得不主动提出辞职。技术员,吃两年闲饭就全废了,没有人耗的起。不是没有对她示好过,可上司的心情都是一样的,你惹毛过我,我宁可重新培训新人。所以她从来不敢真的惹福王,惹毛了,就覆水难收了。除非上司真的离不得你,或是真踩了你底线,那就再说。

    然而严春文再不好,那也是老板娘。庭芳今日疯够了,就带着小胖子告辞。福王却是无聊,知道庭芳在避谁,更加不高兴。庭芳走后,福王与严春文在凉亭里再次无话可说。严春文好悬没委屈的哭出来,好半晌才道:“殿下……”

    福王头痛不已,对着个蠢老婆,真是脾气都发不出来。严春文怀相不大好,又一直心情很糟,旁人怀孕都胖,偏她瘦了许多,显得肚子尤其大。福王终是磨不过,叹口气道:“行了,以后别犯蠢。”

    江淑人轻轻松了口气,此事揭过便好。

    福王又道:“你先静养,等孩子生下来你出了月子,我寻个积年的老帐房与你。好好学!自家账目叫别人看,像话么?”

    严春文差点感动的哭出来,忙不迭的点头。

    福王道:“你先回吧,虽是凉亭,热的很。”

    严春文怯生生的问:“我可以问四姑娘学么?”

    江淑人立刻轻咳一声,佯装调侃:“我看你是想同她玩。”

    福王:“……”庭芳刚出了一本《解析几何》,你让她教你个入门的?

    严春文又嗯了一声,道:“我现在精神还好,先慢慢学。”

    福王继续:“……”好吧好吧,不烦他就行。(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