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6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申时未归,也没使人回来报信,叶阁老心中一跳,惊觉不对,立刻使人往福王府去。接到消息的福王腾的站起,他今日压根就没接过庭芳!忙问来人:“谁去接的?”

    来者是叶阁老的长随川连,急急回道:“是王妃的陪房。”

    福王冲到正殿,问严春文:“你使人接庭芳了?”

    严春文一脸茫然:“没有啊,她昨儿才来了。”

    福王目光一凝:“你的陪房呢?”

    “周实?”严春文道:“他昨儿就告假了,说带家眷去庙里上香。我想着没他什么事,就应了。怎么了?”

    福王强忍着怒火,有人算计他!掉头跑到马厩,打马入宫。此事非同小可,已非他能处理的了。

    严春文晃了晃,声音里已带了恐惧,叶庭芳……她又做什么了?

    川连目送福王进宫,也赶紧骑马回家报信。叶家登时大乱!陈氏直接晕了过去,叶阁老沉声道:“关闭门户,我出门一趟。”

    庭瑶脸色发白,谁会绑庭芳?是因为福王……还是因为她?

    小胖子急道:“快写信给我爹,各个路卡拦截!”

    老太太急的直冒汗:“早起不见的,只怕已出门好远了!哪里知道哪个方向?”

    庭瑶颤声道:“先问左近,四妹妹带了水仙出门的。没人见过四妹妹,总有人见过水仙!”

    杨安琴利落道:“摊纸,我来画!”

    越氏道:“快酉时了,即将宵禁。你先画,我使人出去打听!”说着一叠声的派人出门。福王府的车,庭芳不可能带着丫头坐,水仙只可能跟在车边上走。阁老府的丫头,又是去王府,穿戴都异常华丽,极容易被人记住。

    老太太头晕目眩:“先请太医瞧大太太,别放回家去,别把老太爷急出个好歹。”

    叶俊德立刻撒腿就跑,往外头请太医去了。

    福王策马入宫廷,层层通报下,终于见到圣上。圣上都已翻了牌子,差点被福王撞见,惊诧的道:“何事?”

    福王跑的太急,大口的喘着粗气:“父皇,有人买通我府里的下人,把庭芳劫走了,下落不明。”

    “什么!?”圣上忙道,“宣五城兵马指挥使!”

    指挥使正在冒冷汗,叶阁老头一个找的就是他,堂堂阁老之孙,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劫走,正撒人出去找呢。都丢了三四个时辰了,还上哪里找去!正不知怎么应对叶阁老,圣上宣召。叶阁老本就身体不好,一急之下站着全身都打晃。指挥使魂都吓没了,特么才丢了太孙的小姨子,再急死了王妃的祖父,他十条命都不够填的!抖着声音大喊:“快快快去请太医!”

    叶阁老拼命稳住身子。又听人来报:“大人!好几个人家都在衙门哭诉,说丢了孩子。”

    指挥使怒道:“丢了就丢了,今儿佛诞,哪回不丢孩子的!”

    那人急道:“一丢十几个,都是女孩儿!”

    “什么!?”指挥使跳起,“多大的女孩儿?”

    “最小都是十三四了!”那兵丁也跳脚,“大人,快派人查吧,我侄女也丢了!!!求您!”说着跪在地上不住磕头。

    指挥使都快哭了:“别忙,我先进宫面圣。”说着打马朝皇宫里狂奔。

    一日之内丢了十几个女孩儿,其中一个还是阁老之孙,京城都震动了。五城兵马司的人马疯狂的全城搜索,福王从宫里回来,连夜审理严春文的陪房,却是发现周实一家子全都人间蒸发。严春文吓的全身发抖,上回她就疑一疑庭芳,都差点没命。这次……这次……

    五城兵马司如同无头苍蝇般的满城乱窜,严鸿信接到消息时,眼前一黑。拉着江淑人就往福王府里去。福王坐镇府中,听着下人来回传说回报信息。见严鸿信来了,问道:“有信儿?”

    严鸿信道:“此事蹊跷!”

    福王差点炸了:“当然蹊跷!以她的脑子不可能被拐,以她的身手也不是一两个拐子能制住的。她能打过我的亲兵!她身上还带着武器!”

    严鸿信愕然,庭芳居然能带着武器自由出入亲王府!?

    福王一拳砸在桌上,好大的局!十几个女孩儿,比单一个庭芳更容易被发现。也就是有人故意想闹大!为什么?为什么?庭芳是否还活着?那十几个女孩儿,又是否活着?到底什么目的?

    正说着,秋儿哭着来报:“王爷,王妃……王妃有些不好!”

    福王怒道:“她又裹什么乱!?”

    秋儿吓的半死,呜呜咽咽说不出话来。

    严鸿信推了江淑人一把:“去看看,别是动了胎气!”严家陪房出事,福王不立时怀疑严家就不错了。当务之急是稳住严春文,孩子掉了更容易被迁怒。

    严春文都快吓的上吊了,江淑人进门时,就见她在床上缩成一团,顿时心如刀绞:“王妃,王妃,你怎么样了?”

    严春文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殿下会杀了我的,殿下会杀了我的……”他的心尖子因她的陪房失踪了,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严春文抖如筛糠,“娘,娘,真不是我,真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娘,你信我。”

    江淑人把女儿搂在怀里拍着:“我信我信,王爷也信你,别慌。方才我们来时,王爷没冲我们摆脸子,他没疑你。”

    严春文依旧抖着:“我我我只是想过,只在心里想过,她怎么不去死……我真不敢碰她……真不敢啊娘!殿下会杀了我的……”恐惧在心中蔓延,她无法忘记上一次的遭遇,如无身孕,她除了自杀没有别的路可走。她不想死,不想死,一点也不想死!!

    江淑人忙安抚道:“殿下没怪你,真的,你相信娘!”

    严春文猛的摇头:“我孩子生下来,他一定会杀了我的。娘……娘……”我不想死……

    却是严春文的陪房做了叛徒!江淑人急的团团转:“别胡思乱想,先保孩子要紧,生下个哥儿就好了。外头的事且叫他们操心去。”

    严春文忽然惨叫一声,全身蜷缩的更紧,床褥上出现一抹鲜红,江淑人厉声尖叫:“太医!稳婆!王妃要生了!”

    福王快疯了,庭芳下落不明,严春文又早产。幸而王府有长史,不用他管什么,不然他都不知道自己能否压住混乱。

    “王爷!”进来的是华松。

    “说!”

    华松道:“离咱们府两条街外,有一处有血迹。”

    “去看看!”福王预备出门,脚下却是一顿,“刘达呢叫刘达去看!”他还得守在家里,严春文那处不能离人。

    华松道:“刘营长还没回来。王爷也不用急,五城兵马司的人在那儿。”

    “有其它血迹么?”

    华松点头:“沿着走了好远,还有车轮的印记,往东便门方向去了。”

    福王烦的只抓头发:“有消息随时报我!还有太医呢?”

    有人回道:“已去请了。”

    “快点!”

    “是。”

    到下半夜,五城兵马司的人在城外找到被五花大绑的水仙,立刻被拥簇回京。水仙受惊过度,根本说不出话。兵马司的人没法子,只能先送回叶家。直到见了叶阁老,水仙才哇哇大哭。

    老太太跺着脚道:“祖宗,你先说话!!姑娘呢?姑娘人呢?”

    水仙顺了半日气,才道:“姑娘被绑走了!”

    “谁绑的?”

    水仙摇头:“不知道。今早、今早出门,几个壮汉突然从拐角冲过来,我被周实捂了嘴,扔在车上,姑娘晕死在车里。车上还有两个男人,有一个身上插着箭,是姑娘的箭。”

    “之后呢?”

    水仙哭道:“我半道儿被扔下车,车往南边儿去了!”

    南边那么宽,上哪找啊?

    陈氏呆呆的,至今有点反应不过来。怎么好端端的就丢了呢?陈氏捂着脸哭,她已经没了儿子了,又要没女儿么?她到底做了什么孽,上天才这样对她?她一辈子,一件坏事都没干过啊!

    天微亮,庭芳连带同日失踪的十几个女孩子,都毫无消息。家属们在五城兵马司门口哭着、跪着,有些甚至头都磕出了血。可五城兵马司的人毫无办法,甚至连地痞流氓都调动起来,十几个女孩儿,就这样消失不见。失踪的时间各有不同,除了庭芳,皆是庶民之女出城拜佛,中途人挤人挤不见的。就如指挥使所言,年年岁岁过节人多之时,难免丢孩子丢女眷。不说昨日那样的盛况,便是寻常赶集,也常有走丢的。可一次失踪十几个,分明有组织有预谋!不禁想到京郊的这个教那个教,不是又出了什么吃人的玩意儿吧?

    皇宫里的圣上,也是一夜未眠。略微有些政治素养的都知道此事不简单。得花多少银子才能买的通福王的下人?又得有何种手段,才能保证周实一家的安危?他才定了秦王妃!上一次,皇后有意于庭瑶,庭芳的流言便遍布京城,这一次呢?又是为了什么?老二,此次,又是你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