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7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醒来时,发觉自己在船上,手脚皆被绑住。衣服被换成了普通棉布,混在十几个哭泣的女孩儿中间,丝毫显不出她的特别。看环境应该是船底,上方有几个气孔,空气的味道十分污浊。观测天色,至少被绑接近一天。不动声色的动了动各个关节,没有什么损伤。

    啜泣声不绝于耳,借着船舱昏暗的光,发觉女孩儿们的颜色都还不错。有两个女孩儿在说话,一个哭着说:“我爹娘一定不要我了。”

    另一个也哭着说:“我爹爹读过书,说女子名节最要紧,我我……呜呜呜……”

    七零八落的话,没有一个有效信息。庭芳闭上眼,运河、美人、目的地只有一个。深吸一口气,才同情了夏波光,自己就遭劫难。两个壮汉的袭击,水仙甚至连尖叫都来不及,是早有预谋。选在佛诞,更是人多杂乱。对手不用猜,死对头平郡王。但他的目的,却是想不明白。

    庭芳分析了半日,实在没办法模拟变态的脑回路。脖子很疼,头也有些晕。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她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饿着的滋味真难受!不过幸好,暂时安全。放缓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没有杀了她,很好。只要活着,就有生机。不杀她自然有不杀她的理由,一个小姑娘没有杀或不杀的价值,对付的至少都是叶家,或许,还有福王,甚至……太子。

    她的任务是活下去,其余的,就看你们了。

    天子震怒下,京城各部高速运转着。不单五城兵马司到处乱窜,连锦衣卫都加入搜查。锦衣卫的效率果然高,到了第二日下半晌,就得了消息。有人在天津兜售庭芳的首饰。作为当前首辅家最得宠的孙女,庭芳的每一样首饰皆非凡品。锦衣卫早就与各处打了招呼,得了首饰立刻展开追踪。顺藤摸瓜之下,逮到了一个拐子团伙。都是些不经事的流氓,几棍子下全招了。待得知十几个女孩儿都被卖去了南边,京城立刻哗然!再往下查,却是石沉大海。每日穿梭运河上的船只不计其数,都不知道拐子的船长什么模样,又如何截的下来?

    那么多人查案,瞒是瞒不住的。京城谣言肆掠,什么说法都有,甚至还夹杂着圣上失德,妖魔来袭的私货。所有的女眷都不敢出门,害怕被拐,更害怕锦衣卫。

    圣上接到奏报,神色变幻莫定。南边……南边……秦淮河岸。依稀记得庭芳的模样,她大概有什么下场,都不用猜了。此事有人算计,却无法把算计之事昭告天下。她只会被算作当日一齐被拐的女孩儿。那是秦王妃的妹妹……

    太子更是怒不可遏,正儿八经的照脸抽!第二回了!平郡王!平郡王!我跟你势不两立!

    消息在京中炸开时,平郡王仰天大笑!他此次一句话都没放,再无人能查到他。上回,叶阁老不舍得杀孙女,这回呢?秦王妃的亲妹妹,未来皇帝的小姨子,是秦淮河上卖身卖笑的!哈哈哈哈哈!

    “王爷……”幕僚轻声唤道。

    平郡王大笑:“你此计干的漂亮!继续跟着,别让她死了,也别让她逃了。往那二等的青楼里卖,太大的楼子,她出不了头;太小的,埋没了。就要那等急缺个绝色的,捧的她名冠江南!”

    幕僚问:“咱们去捧么?”

    平郡王摆摆手:“不用,咱们的人动弹了容易被发现。只要没证据,便是太子登基了,又能奈我何?你只管卖了她,便不用再管。捧人的法子,老鸨比咱强。过二年,不管是不是她,我们再放消息出去。到时候……啧啧,太子一系的脸色,会很好看!”

    幕僚也笑:“叶阁老倘或忠的话,就该勒死大孙女儿了。”皇家明旨已发,庭瑶的婚事板上钉钉,取消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庭瑶暴毙而亡。

    平郡王笑的阴毒:“不忠的话,他与太子,便混不下去了!还有严家,啧啧,养出个把小姑娘卖去青楼的女儿,那名声,还能听么?”旁人不惧,清流之首的严家不惧?翰林为储相,翰林掌院更是有分量,严鸿信,你还能抬的起头么?平郡王又是一阵大笑,你们几家子咬去吧!还有圣上,过河拆桥是吧?看你怎么替你的宝贝孙子抹回颜面!

    严春文挣扎了一天一夜,生下了一个女儿。农历七月十四,正是鬼节。江淑人看着孩子,都不知道是喜是优。鬼节的女儿……真不吉利!

    小郡主只在娘胎里将将呆到八个月,其母怀孕时又历经多变,生下来时脆弱的像只小猫。三四个太医围着不敢擅离。福王是个百无禁忌的,根本不考虑血房不血房,听见婴儿的啼哭,直接就进了门。把一众稳婆嬷嬷吓的够呛。

    福王看严春文还算清醒,解释道:“别多想,与你无关。”

    严春文脸色惨白:“殿下……”

    福王道:“此事牵涉朝廷,你只管坐月子,照顾好女儿。别裹乱。”

    严春文精神极差,还是强撑着道:“是。”说完泄了气,直接歪倒了。江淑人看了一回,发现她还有呼吸,又叫稳婆收拾房间,又请太医来瞧。

    太医看不出个所以然,没有大出血,多半没大碍。福王估摸着严春文暂时脱离危险,女儿也一时看不出好歹,顶着血红的眼睛,又去了东宫。

    太子夫妻正在生闷气,福王进门,秦王先起身见礼:“拜见十一叔。”

    福王烦躁的摆摆手示意不用讲虚客气,就问太子:“大哥,此事何解?”

    太子没有说话,太子妃亦垂泪不答。妆容是个好东西,平素太子妃的脂粉,能遮盖住常年操劳留下的印记,但连轴转之后,憔悴再一次回到脸上。能说什么呢?庭瑶死,文官之首即便不跟太子决裂,也是面和心不合。庭瑶不死,难道儿子真的要娶个……妹妹是……那样的女人么?

    半晌,太子干涩的说:“叶阁老,是个疼孩子的人。”

    福王道:“是我没管好家里。”

    太子深吸一口气:“他总能在恶心人上,惊才绝艳。”

    福王咬牙切齿:“他不怕死么?”

    太子的喉结随着吞咽口水的动作,上下滑动着:“我不能杀他。”现在不能,将来亦不能。

    “现在怎么办?”

    太子问:“你见过叶阁老了么?”

    “我没法见他。”

    太子又问:“通知徐景昌了么?”

    福王从袖中掏出一封信:“都写上头了,劳大哥发出去。”亲王,是没办法发八百里加急的。

    太子吩咐:“你去问叶阁老的意思,他不乐意,我们也不勉强。”

    太子妃惊讶的看着丈夫。

    太子安抚的道:“手刃亲骨肉,便是熬过这一关,我们也防他,他也恨我们。叫他们报四姑娘死亡吧。若能找到,再想个法子。荣华富贵,总不会缺了她。”

    福王问:“那徐景昌呢?”

    太子微笑:“‘换个’媳妇就是了。”

    福王隐隐觉得有点不妥,却又说不上来。掉头去了叶家,灯火通明的正院里,空气凝滞。除了太小的孩子,差不多的人都在此了。

    平郡王和太子能想到的,叶阁老自然想的到。福王的到来,打破了沉闷。几句话就交代清楚了太子的意思,叶俊文道:“也罢了。”

    “不行!”陈氏道,“你别骗我!咱们报死了,咱们还能使人去找吗?你们指望她一个姑娘家,自己爬回京城吗?”

    叶俊文吼道:“你还有个女儿呐!”

    庭瑶淡淡的道:“我宁可死。”

    叶俊文怒喝:“闭嘴!”

    庭瑶瞥了叶俊文一眼:“你是在跟我说话么?”

    叶俊文一噎,秦王妃……

    陈氏尖锐的叫:“你们不懂,她有来历的,你们这样对她,要遭报应的!”

    杨安琴忙哄道:“知道,知道,不是在想法子么?”心里也是左右为难,当初小八身亡,就是一串儿哄陈氏小八是神仙回家去了。此刻倘或说庭芳不是,岂不是穿帮?可现在说是,谁家又能真放了神仙去死?

    陈氏好骗又不傻,便是骗也得有依据才行!

    福王沉声道:“我去找。我是个浑人,说她死了我不信,我派人去找。横竖我跟她的谣言也洗不掉了。索性做到底。回来改她身份,该怎么着,还怎么着。”

    叶俊德道:“是个法子。”

    越氏道:“不大妥……”福王已有王妃,庭芳跟他纠缠,难道名声又好到哪里去么?

    叶俊文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谁能说个四角俱全的法子?”

    厅里登时吵成一团。

    叶阁老突然放声大笑,笑出了眼泪,笑出了沧桑。

    笑完,盯着福王的眼睛道:“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货的是才华,不是尊严!”

    首辅气势全开,福王不由微微后退了一步。

    叶阁老一字一句的道:“不是我的错,不是我孙女叶庭芳的错,我们为什么要认?”

    叶俊文急道:“爹!”

    叶阁老扫视了一圈:“不报死!不出族!”

    “给我找!大张旗鼓的找!天南海北的找!君子坦荡荡,我家丢了孩子,怎么就不能找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全都给我挺起腰杆做人!”叶阁老气势恢宏的指着房知德道,“写信给你爹,让他在江南找!”

    又指着杨安琴道:“写信给她舅舅,让他在杭州找!”

    最后,看回福王:“写信给徐景昌。他认,便认。不认,滚!”(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