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8章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叶阁老受够了皇家的龌龊!曾几何时,这个天下,是与士大夫共治的;曾几何时,圣上与臣子,是可坐而论道的!到如今,他一个首辅,竟被皇家生杀予夺。你们皇家人干的龌龊事,凭什么要他背?臣下做事,主上担责,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崇祯不敢担,他就亡国了。国破必家亡,跟着个要亡国的圣上,还有什么可以畏惧不经商议便下旨要庭瑶,他认!不想要了,想缩脖子,滚!

    “我的孙女,不会轻易服输;我也不会!”叶阁老正视福王,“庭芳会活的很好,我不担心。即便我不去找,她也爬的回来,我信!可我做爷爷的,不能无所作为!一个男人,连家小都护不住,就不配叫男人!我再说一次,我叶家没有出事就找女人顶缸的种!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没有!”

    福王有些不知所措:“那太子处……如何交代?”

    庭瑶淡淡一笑:“叶家,没有踩着姐妹尸骨往上爬的王妃。民间常有的,倘或嫌我们家名声不好,退婚便是。”呵呵,怎么,你天家就了不起?当□□还要立牌坊?就因为你们不想背个退婚的名声,就想要我的命?要我妹妹的命?便是皇家,也没有这么玩的!哪怕你下旨训斥,哪怕要叶家身败名裂,都可以,她们都能接受。唯有让他们笑着自毁江山不行。没有谁被逼上吊的时候是笑着的!

    此事实乃皇家对不起人。福王无话可说。再是皇权至上,也不可能逼的人心悦诚服。两年的龟缩,让福王学会了一个道理,就算是皇家,也做不到天下好事占尽。真有那么容易,何须制衡?其实找也没什么,丢都丢了,不就是找么。总要找到了,才能做决定。叶庭芳就未必不愿意为庭瑶牺牲。似她那样只要里子从不要面子的人,给她足够的好处便罢了。初为人父,略想想就能明白,哪怕只有一个照面,谁要拐了他的孩子,他也会穷追不舍的。

    庭瑶温润的声音再次响起:“没有人愿意结交狼心狗肺之人。”一天的时间,足够她冷静。于是慢慢说道,“与三年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那么可爱的孩子丢了,没有谁家不会找。便是报死也得等到绝望之后。君子,直道而行。”

    房知德忽然道:“杨宜人,能画张画像与我么?我写信回家。”

    杨安琴忙道:“能!快拿纸笔来,我画。”

    “我来画吧。”陈氏含着泪道,“我亲手养大的,我画的传神。对了,把夏姑娘寻来,她总有熟人的。”

    夏波光亦是字画双绝。寥寥数笔,庭芳的神态跃然于纸上。三张画同时画好,却是陈氏画的最为动人。陈氏摸了摸画卷,眼泪依旧没落下,平静的道:“往日她就说过,她能常与神仙做耍。我从来不说,是因为咱们这样的人家,沾上神仙之事,倒显的轻狂,反而掉份。可她桩桩件件都不凡,既叫我一生娘,便是我的福气。我曾糊涂过,犹豫不决,她也没恼过我,至始至终,待我如初。我不会再糊涂,便是你们都不要,我要。我一生就养了三个孩儿,小八走了,我无可奈何。剩下的两个,我哪个都不想舍。”眼泪终于落下,“大丫头,你妹妹遭罪了,我把嫁妆都与她傍身,你别恼。”

    庭瑶强忍着泪意道:“我不恼,应该的。”

    有那么一瞬间,福王忍不住的嫉妒庭芳:你的母亲还活着,真好。

    八百里加急到边疆,徐景昌看完信的那一瞬间,恨不得生啖平郡王之肉。赵总兵沉声道:“你速回京。倘或叶家要牺牲庭芳,唯有你能拦了。”

    见徐景昌脸色铁青,赵总兵淡淡的道:“你若嫌弃,也得先捞人。”

    “我没嫌弃。”徐景昌双手攥紧,“我只想杀了平郡王。”

    “冷静。”赵总兵道,“几年后,太子殿下不会放过他。先找人要紧。你有官职在身,我暂可调度。回京之后,叫太子往上通融。我写封手书与你带回京。遇到困难,可寻家里的管家。管家办不到的,去寻赵尚书。抓紧时间,她一个女孩子,有些事等不起。”叶阁老非常不好惹,此时落井下石,他有的是办法让徐景昌一辈子翻身无望。

    一刻钟后,徐景昌带着赵总兵亲批的勘合,往京中飞奔而去。

    太子被叶阁老拒绝了,只叹了口气,对太子妃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这样的人家,不错了。”

    太子妃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来。

    秦王淡笑:“我想偷着去见王妃。”

    太子看了儿子一眼:“她正不高兴,你添堵呢?”

    丈夫和儿子都同意了,太子妃也只能道:“陈恭人的性子,倒像母后。”面上说的轻巧!太子妃嘴里好似含着黄连,她不是不同情庭芳,更不是不喜欢庭瑶。可是天下真的没有那样的皇后。谁都可以深明大义,只有她不能。太子有四子,三个庶出。庭瑶会给秦王拖后腿,现得的好,全是丈夫的,儿子实没占到一点便宜。庭瑶越表现的好,将来秦王就越舍不下她,她的儿子她知道。可翌日当了太子,以此就能生出无数故事。就像如今,她规行矩步,太子更是叫人说不出个不好,还不是一样被逼到如今的份上么?太子妃,是真的不能有一丝把柄的!

    秦王还年轻,感受不到太子妃的担忧,却道:“只怕圣上不高兴。”

    太子忍了半日,才没把不满说出口。圣上哪日高兴了?叶阁老若愿意,大家自然揭过。叶阁老不愿妥协,他能逼迫?逼急了他那样一把年纪,告老还乡总可以吧?括隐括到一半儿,内阁根本缺不得人。朝廷已经够烦的,平郡王还出昏招。合着你做不了皇帝,就不姓李了?天下垮了,有皇次子的好处吗?太子心里忍不住骂脏话,特么狗娘养的!待到翌日……别以为他真不敢杀人。

    徐景昌风尘仆仆的回京,在驿站简单交接后,直扑叶家。头一个见叶阁老,张嘴就道:“老太爷,有消息了么?”

    叶阁老看着徐景昌:“你叫我老太爷?婚约继续么?”

    “继续。”

    叶阁老笑了:“小丫头挺会看人。”

    “找到了么?”

    叶阁老摇头:“江南,错综复杂,没那么好找。”

    徐景昌问:“要我做什么?”

    “辞官。”

    “呃?”

    叶阁老道:“我不得离京,长子醉心权势,次子不知变通,三子……是个废物。往下,庭树像他老子,庭珮以下就太小了。哪家青楼都有背景,从他们手里抢人,没有名正言顺,做不到,明白么?”

    徐景昌点头,逼良为贱是重罪,人贩子更是打死都无怨。可是要脱贱籍,除了主家放良,只有证明她原是良家。这个证明,不是谁都能做。唯有父兄与夫君可以。

    “舍得么?”

    徐景昌道:“嗯。”

    叶阁老道:“好。三书六礼没走完,你先去找你师母,休息一晚,明儿我就办得了。带着婚书南下,希望我能活着见到孙女。”

    “好。”

    “去吧。”

    徐景昌道:“我还要去见殿下。”

    叶阁老道:“是了,晚间回来住么?”

    徐景昌稍作犹豫,摇了摇头:“太晚了,不敢搅了长辈清净。明日一早回来。”

    跟叶阁老告辞后,徐景昌又马不停蹄的跑福王府。福王坐在大殿的石阶上,二人见面,许久都相对无言。半晌,福王道:“对不起。”

    徐景昌道:“殿下,臣有一事相求。”

    “说。”

    “平郡王留给臣。”

    “好。”

    “谢殿下。”

    福王再次说:“对不起。”

    徐景昌道:“冤有头债有主。”

    福王拍拍石阶的另一边,示意徐景昌坐:“你有什么打算?”

    徐景昌挨着福王坐下:“老太爷的意思是让我南下找。”

    “你答应了?”

    “嗯。”

    福王轻笑:“老狐狸。”

    徐景昌也跟着笑:“谁让我看上他家小狐狸。”

    福王歪头问徐景昌:“你看上的?不是她舍圈套把你埋沟里?”

    “埋就埋了吧。我比殿下有眼光。”

    福王从身上扯了个玉佩递给徐景昌。

    徐景昌满脸疑惑。

    “赎人,要很多钱。你没法带那么多现钱到处跑。”福王又道,“你离京去找人,你那七品武将丢到水里都听不见响。带上你家邱表弟。他是个废物,但他是世子。关键时候,可以唬人。”

    徐景昌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玉佩。

    福王无所谓的道:“带走吧,母后不会生气的。”

    “殿下……”

    福王抬手:“行了,别哭,我这几天被哭的烦死!”

    徐景昌紧紧握着手中的玉佩,一个字都吐不出。任何感谢,都太苍白。

    夕阳的余晖洒满了院落,福王看着将要隐去的太阳道:“别让她等太久,她会哭的。”对福王而言,庭芳哭不哭在其次,他只是不希望徐景昌太难过。

    徐景昌道:“她不会。”

    “别太天真,”福王道,“你回来之前,我们问过叶家的那个叫夏波光的瘦马。那里不是人呆的地方。”

    徐景昌呼吸一窒。

    “不过她大概会活着。”毕竟,真的很美。(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