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会芳楼分为三大块,入内先是表演的大厅,亦是发生无数故事的地方,但庭芳没见过。第二是花魁们以及其他的姑娘居住的场所。花魁每人有个小院子,用以招待客人。余者不过是间屋。花魁的居所在东侧,安静典雅;其余的在西侧,*喧嚣。而庭芳则暂时居住在后院,相当于正经人家的二门内。

    后院守卫极其森严,高墙、壮汉。连接前后的门只有有限的几个人可随意出入。庭芳观察了三日,只得彻底放弃武力逃脱一途。三日前她以琴棋书画碾压过花魁,楚岫云立刻视她如珍宝,当成继承人培养。只不过她现在还没有自由,换言之,在楚岫云看来,没被男人摸过睡过,便还有回归大家闺秀的指望。待到将来,她真的死了回家的心,她亦可掌管会芳楼的一切。但庭芳没兴趣,她住在正房的东厢,犹如被禁锢的凤凰。

    庭芳从来就不是坐以待毙的性格。腹中想了一回,唤来新得的丫头道:“豆子,去请妈妈,我有事商议。”

    豆子应声而去,不多时,楚岫云就笑盈盈的走来,问:“好囡囡,寻我何事?莫不是闷了找我说话?”漫长的日子,确实很难熬。可她的宝贝太小,这个年纪,先就不如大了值钱。那等喜欢小女孩儿的,又多数下手极狠,一不留神就被他们弄死,只能养在深闺,却又怕她闷出病来。

    庭芳笑着推了推手边的一叠纸:“妈妈,我看了看账本。”

    楚岫云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的囡囡,还有什么你不会的么?”

    庭芳微笑:“妈妈,你说将来把会芳楼给我,是真是假?”

    楚岫云甩了甩帕子:“哎哟,骗你作甚?你问问周遭儿,哪个姐儿能住进我的院子里?我又没个亲生女儿,不给你给谁去?”

    庭芳道:“那好,既将来是我的产业,少不得操心起来。”

    楚岫云心中暗喜:“你说说,要怎么操心。”

    庭芳道:“咱们这样的地界儿,不同别处,靠管家是不行的。”

    楚岫云点头。

    “故,还是要靠姑娘们。”

    楚岫云道:“然。”

    庭芳道:“但是妈妈请的琴棋书画的师父,水平太差了。”

    楚岫云:“……”是你水平太好好么!她以往不是没见过大家闺秀,她相好的那位的夫人,也是打过照面的。便是有一二才艺,也没有谁跟眼前这位苏姑娘似的通杀。

    庭芳微笑,秦楼楚馆,说白了还是卖肉的地方。一个卖肉的,指望有多高的艺术修养?几千年来,固然有名妓留下才名,但依旧无法与大家闺秀们相比。金字塔顶端的大家闺秀才几人?食物链底端的□□又何止万千?两岁始学琴,三岁执毛笔,幼年坚实的基本功,以及叶家的名师培育,岂是青楼速成班可以挑战的?

    楚岫云看着庭芳,越看越爱。青楼是个卑贱的地方,再是花魁,也很难没有媚色。要媚,便要软。匍匐在男人脚底的玩物,的确也指望不上硬。庭芳却不同,那种从骨子里弥漫出来的、萦绕在周身傲气,甚至说傲慢,都让人无法忽视。出身使然,不得不服。这种在青楼里极其罕见的存在,必定无比值钱。不说青楼,只怕原先在京,也定是一家有女百家求。

    庭芳慢悠悠的道:“我想来想去,琴棋书画,他们就未必稀罕。谁家小姐不学呢?便是学的不好,总有一二分味道。家父有一妾,最是能讨人欢心,盖因她有一绝技,旁人都没有。”

    楚岫云忙问:“何技?”

    “舞。”庭芳睁眼说瞎话,“她跳的极好的胡旋,纤腰盈盈,眼如秋水,休说家父,我都难免多看两眼。”

    楚岫云道:“囡囡,你不懂,胡旋舞虽好,却是累人的很。你哪里吃的起那个苦了?”她说这话倒是有几分真心,毕竟真的是当闺女养的。

    庭芳轻笑:“粗茶淡饭,那是要了我命。学东西么……”庭芳摇头,“琴棋书画,不是戒尺打烂手心,如何能有这般本事?”

    楚岫云奇道:“你不是独生女儿么?怎地下那样的狠手?”

    庭芳之前为了谈判,随口撒的慌,如今只得编下去:“皇宫,是那么好进的么?你有美貌,旁人没有?你有家世,旁人没有?”庭芳站起来,靠近楚岫云,朱唇轻启,媚眼如丝,“讨好几个土包子且费劲心思,讨好……太孙,妈妈说呢?”

    楚岫云笑道:“太孙……秦王妃是叶阁老之孙。京里的消息,这里并非完全不通。”

    庭芳面露不屑:“妈妈,算算我离京的日子。”

    楚岫云顿时僵住。

    “我在京,且轮不到她。”庭芳说着垂下眼,“不过造化弄人罢了。”说着又笑,“倘或我不落在妈妈手里,便是过几年,做个良娣,她又如何争的过我?皇后那个位置……”余下的话,隐去不提。

    楚岫云倒吸一口凉气:“你们家好大的野心!”

    “是有如何?”

    楚岫云一笑:“你回不去了,皇家不会要个在青楼打过滚的女人。”

    “是不会要。”庭芳正色道,“我骗了你,我不是独生女。”

    “世间才几户人家是独女,我早知道了。”

    庭芳面容里含了一丝苦涩:“也算吧,我娘只得我一个。家中庶兄虎视眈眈。我自幼样样比他强,只因他是儿子,我爹便……外祖家也算不得有钱。”

    楚岫云但笑不语。

    庭芳道:“妈妈,我需要钱。我不能嫁人了,我娘没钱会被欺负。”

    楚岫云愕然:“你怎么给?”

    庭芳面容坚毅:“十年后,二十年后,我人老珠黄,妈妈那会儿都不放过我么?那么多银子,妈妈一个人花的完么?我不过要一半去奉养生母罢了。”谈判,得让人相信你的“目的”。一个人不可能无欲无求,一个彪悍的女人,更不可能就此认命。所以她必须编一个谎言,一个所有人都很容易相信的谎言。没有什么比豪门贵妇被小妾挤兑到墙角,更容易引起女人的同情了。

    楚岫云很难不相信。她幼年也是一路才艺学过来,那些东西有多难,心里有数,以至于自己当了老鸨后,都恨的统统扔了出去,终身不想再碰。因为要保护母亲,所以才强悍。如今她身陷于此,而母亲在内宅苦苦挣扎,待父亲死后,甚至会被庶子虐待。确实需要很多钱去奉养,以及她自己后半生,都得靠前半生的积蓄。思路清晰的姑娘!沦落此地,确实可惜了。

    庭芳继续游说:“琴棋书画已无需再学,妈妈请个胡姬教我跳舞吧。我这辈子没法见到皇家人,总要我见到世间最好的才子。”

    楚岫云笑道:“光有才可不行,咱们做生意的人家,还得有钱。”

    庭芳咯咯笑道:“妈妈,你又哄我。有才之人怎会无钱?苏东坡被贬斥,一路上的富商哭着喊着送宅子送美人送钱财。我这样的品格儿,把我许个地主老财,你也舍得?妈妈要钱,我要才貌,本不冲突。好几年时间,还不够给你挑个好女婿?可打铁还要自身硬,倘或我看上的才子,同我爹一般喜欢胡旋,我又找谁哭去?”

    楚岫云被磨不过,笑道:“罢罢,你要学便学。跳舞并不容易,只是横竖你闲着也闲着,学学跳舞总好过虚度光阴。”养在里头,不能出门,憋都憋死。学跳舞并非坏事,不过去外头寻几个年老色衰胡姬,又不值什么。便是学不成,也不亏。权当哄女儿高兴了。

    二人各怀目的,相谈甚欢。楚岫云未必就信实了庭芳,但那不重要。庭芳不过学学胡旋,且闹不出什么幺蛾子。反倒是憋的狠了,抑郁成疾,一病死了她才没处哭。

    不过两日,楚岫云就请来了两个汉话说的不大标准的老胡姬来,都起了汉名,一个叫韩柳,一个叫翠微。学跳舞,顶好在木地板上跳。楚岫云索性单给了庭芳一个院子,就在正院隔壁,有门相通。正屋给庭芳住,东厢打通铺了木地板,与她学跳舞。还很奢侈的弄了块玻璃落地镜子给庭芳纠正姿势。

    庭芳目的达成,立刻又要了个大沙袋,垂挂于西厢。她跟青楼所有人的作息都不同,青楼的人因睡的晚,大抵中午才起床,庭芳便下午练习琴棋书画,申时开始学习舞蹈,次日上午,以要独自练习为名把自己关在挂了沙袋的西厢,派了丫头死守院门,不得她的命令,绝不允许任何人踏进一步。

    清晨的青楼安静的落针可闻,庭芳利落的一个回旋踢腿,摇晃的沙袋被逼停。学舞的目的便在于此,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耳。所以她要展现自己的非凡,以获得资源。跳舞不过是托词,保持体力的方式之一。她马上要进入青春期,不再是婴儿肥,高强度的训练会产生漂亮的肌肉。跳舞亦会!她需要足够好的体力,足够好的格斗技巧,才能在逃离会芳楼后,安全的回到京城,回到自己的地盘上。

    我是一个数学家,现在不过是岔路而已。让我就此认命?太天真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