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5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临近冬日,京城的天气灰蒙蒙的,连续好几日见不到一丝阳光,使得人心都跟着晦涩不明。越氏站在二门处,望着康先生夫妻远去的背影,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热闹的叶家门庭两个月之前开始慢慢冷清,门人幕僚以各种借口离去,连杨安琴都以陈老太太身体不好,恐要回京的理由,带着孩子们住回了陈家。叶家仅剩下的客人只有无处可去的苗秦氏。

    他的儿子已茶饭不思好几日,怎么问都不愿说。越氏呼出一口浊气,折回房间的路上,又顿了顿,拐去了东院。陈氏病了,屋里的炕烧的暖融融的。越氏进门就看见她拿着一幅画反复摩挲。那是庭芳与小八姐弟两个的画像,如今却是一死一失踪,对任何一个母亲而言都是难以承受的打击。幸而自己无需遭此磨难,否则大概也难免疾病缠身。

    陈氏看到越氏,勉强笑笑:“弟妹来了,快坐。”

    越氏寻了个坐处,道:“大嫂好些了么?”

    陈氏放下画卷,扯了扯嘴角:“没什么大碍,不过是着凉。今日老太爷总带着庭瑶和庭珮,我们俩个落了单了。”屋子里安静的可怕,有个人来陪她说说话也好。

    越氏心里没来由的咯噔了一下,似有什么,又怎么都抓不住。丫头端了一个茶盅,放在陈氏跟前:“太太,该喝药了。”

    陈氏揭开茶盅,慢慢喝着。

    越氏道:“药苦,越慢越难喝。大嫂子还是一口闷了吧。”

    陈氏放下茶盅道:“是化州橘红熬的汁,不算苦,慢慢喝着润肺止咳。喝急了反倒不好。也是新得的,我且试试。”

    越氏随口问了句:“哪来的?”

    陈氏垂下眼:“昌哥儿使人送进京的。”随着信件而来,并不很值钱的东西。代表着徐景昌替庭芳所尽的孝道。是很贴心,但她更希望他能把庭芳带回来,哪怕两手空空,哪怕千金散尽。画卷搁在桌上,不用看,每一个细节都镌刻在心底。画中的庭芳双丫髻乱的好似鸟窝,陈氏看着自己的手,回忆着庭芳柔软发丝的触感。继而想起小八似豆腐般柔嫩的脸蛋。

    一个个都不要我了,庭瑶,你呢?

    圆滑的越氏接不了话,庭芳还没有消息,归来的希望渺茫。叶家自庭芳失踪后,来客逐渐减少。不知不觉的少,待到她惊觉时,已经门庭冷落。当然不是说庭芳有多重要,而是她像一个机关,触动了,后面跟着有无数的反应。叶阁老依旧是首辅,依旧每日都能见到圣上,但就是能切实感受到叶家在衰落。庭瑶订婚那一瞬间的烈火喷油,立刻就烧尽了,没有了。

    京城各处都弥漫着一种宁静,很诡异的宁静,或者说是荒凉。越氏隐隐感觉有大事要发生,但她什么都不知道。

    陈氏突然开口:“我总觉得……庭瑶也要离我而去了。”

    越氏大惊,忙道:“大嫂不舍得女儿嫁出门子,也是有的。”

    陈氏沉默了好一会儿,道:“弟妹,家里出事了。”

    越氏抿嘴不言。

    “他们不告诉我,你知道么?”

    越氏摇头。

    陈氏继续追问:“二叔也不知道?”

    越氏苦笑:“不瞒大嫂,他知道了,我定知道。”

    陈氏又喝了口水,压下胸中忐忑,道:“家里的下人,少了好些。”

    越氏道:“老太太说,开支太大,省俭些。”陈氏的话,正中越氏心中的疑团。裁撤下人,可为什么石兴旺不见了!?康先生带走的礼物也太多了些,此外还有钱良功等幕僚,每一个人,都是满载而归!

    越氏忽然心念一动,老太爷在拆分财产!什么情况,需要……让外人来执掌叶家的财产?越氏心如擂鼓。缓了好半晌,才试探了问了陈氏一句:“你的嫁妆,真个让昌哥儿带走了?”

    陈氏点头:“除了田产铺子动不了,老太爷叫把浮财都与他。好些首饰都是老太爷使人换的。”

    越氏的瞳孔一缩,恐惧瞬间席卷了全身,老太爷在留后路,无数条后路,叶家……到底干了什么?

    天渐渐黑了,乌云密布,看不到一丝月光。从外归来的叶阁老立定在正屋前方,心中只剩下平静。今夜,禁军会直入圣上的寝宫。不过几个时辰,就要变天。是风和日丽,还是狂风暴雨,未知……

    叶阁老的身体,已是强弩之末,因此选择了最激烈的方式,延续,以及回报圣上的数次羞辱。没有他的撺掇,优柔寡断的太子未必就会逼宫。是,天下已千疮百孔,可真就撑不过这么几年么?未必。

    可他撑不过了。失去他庇护的叶家,根基薄弱又豪富的叶家,会被人瓜分。甚至丧心病狂的圣上都会掺一脚。后继无人的叶阁老,只能趁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尽可能的在夹缝中寻找叶家的希望。就像身上长了个大疮,割了或许会死,不割则一定会死,正常人都会选前者的。

    阴冷的风吹过庭院,厚重的鹤氅因主人的虚弱,完全失去了效用。叶阁老觉得冷的有些麻木。以他为中心,前方是他的老妻,东西两侧住满了他的孩子。可是没有一个人能接过他的衣钵,甚至,没法带着他挣下的浮财与荣光安然离场。善终原来如此艰难,比想象中的艰难的多的多。叶家孩子的将来,只能寄托在一个个的门人的良心上。

    良心,多么脆弱的东西。可叶阁老已没有选择。浮财散尽,希望你们在我倒下的时候,记得回京捞人。

    叶阁老回到屋中,病中的老妻已经睡着,屋内还残留着若有若无的药香。不单是他,老太婆也快不行了。炕桌上一灯如豆,他坐在灯边,不禁想起了已经死去的孙子,和不知所踪的庭芳。他其实比谁都明白,所有的退路,不过是心里的安慰。依附于叶家之人,又怎能在大厦将倾的时候,真的有能耐力挽狂澜?只怕更多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屋内的热气渐渐温暖着叶阁老苍老的肌肤。炕桌边发生过很多故事。三年前那个娇俏的女孩儿,在同一个位置,拉着他的胳膊撒娇:“爷爷,我比哥儿还强,你信我!”

    女孩儿已经消失不见,叶阁老忽然掉下泪来,四丫头,爷爷已经走投无路,爷爷真的可以信你么?

    圣上盘腿坐在龙床上,背后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小贵人在沉睡。他勾起嘴角,发出一声冷笑。在今夜尤为寂静的皇宫里,显的格外清晰。小贵人立刻惊醒,声音有些颤抖:“圣上……”

    圣上一抬手:“睡吧。”说毕,搂着小贵人倒回床上。年轻不知世事的小贵人在一时的惊吓过后,很快睡着,老态龙钟的圣上却一直盯着繁复的帐子顶,面无表情。

    夜再长,总会过去。天空泛起了鱼肚白,气温降至了最低。文武百官们已起身,穿着官府往皇宫与各处衙门聚集。他们所经之处的早餐摊子格外热闹,一切与平常似无二样。

    但那都立帝国的中心太遥远,遥远的根本察觉不到一丝喧闹。皇宫依然寂静。一夜未眠的太子稳稳的坐在东宫的正殿,左右两侧是陪伴他的太子妃与秦王。一家三口,看着层层紧闭的宫门,等待着禁军的迎接。从此黄袍加身,再无往日之惶恐。

    殿内点着数展灯,犹如正午阳光洒落般明亮。尚算年轻的太子,眼角深深的皱纹纤毫毕现。三十几年的太子,除了荣光,剩下的都是疲倦,无穷无尽的疲倦。他已撑到了极限。不是不知道朝臣各有目的,也不是不知道以叶阁老为首的文官集团想要什么。但此刻,他们利益一致。钝刀子割肉的凌迟感,他已经受够了!

    历史上不知多少个太子,被自己的父亲用喜怒无常戏弄的血肉横飞?那些状似疯癫的太子背后,恐怕是不想再战战兢兢的逆反。真是太累了,太子很多时候都忍不住质疑储君的制度。有了储君,就有了父子相疑兄弟相残。可是没有储君,国家又会如何呢?朝臣会各站山头么?

    更想不明白的是如筛子般的天下。太子当然想要继承一个太平盛世,而非如今的支离破碎。可事实摆在眼前,他只能面对。无数次翻阅史上的中兴之局。能中兴的不多,不知他有没有那个命运。但至少可以知道,如果保持现状,三五年后,他离亡国之君,大概不远了。

    鸡鸣声再起,太子站起身,负手而立。远处传来悉索的脚步声,愈来愈近,愈来愈近……

    到了此刻,太子才发现,他还是紧张的。心中有所求,必然患得患失。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也仅仅是面不改色而已,心始终如擂鼓震动。

    响声越来越大,隔着几层宫门,都能听见靴子摩擦在石砖上的动静。

    太子不自觉的盯着门,来者是谁?而他,会是生?还是死?(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