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6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正殿的宫门被打开,进来的是圣上身边的大太监。

    秦王脸上血色退尽,甚至狠狠的抖了一下。

    太子夫妻的神色都很平静。命运无法扭转的那一瞬间,似乎所有的恐惧都不见了。

    太监十分紧张,以至于产生了些许幻觉,在理应浓香扑鼻的东宫里,隐约闻到一丝奇怪的硝烟的味道。东宫也异常空荡,好像一点人烟都没有。调整了下情绪,俯身拜倒:“殿下,圣上宣召。”

    比太子的神色更平静的,是他一如既往柔和沉稳且缓慢的声线:“上覆圣上,未着朝服,面圣不敬。且待臣整肃衣冠。”

    太监呼吸加重了几许,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是。”而后躬身,缓缓的往后退,直至退出宫门,站定。

    对死亡的恐惧,击溃了秦王,他带着哭腔喊:“父王……”

    太子轻笑,对秦王招手:“来爹爹身边坐。”

    秦王的眼泪溢出眼眶,他以为十拿九稳的逼宫,他以为最艰难的从秦王到太子的转变,通通没有实现。他突然愤怒的喊:“父王!禁军背叛了你。”

    太子的笑容再挂不住:“是爹爹,对不起你。”

    秦王双膝一软,跪在太子跟前,眼里满是期盼:“父王,而今……”

    太子伸手抚摸着秦王的头发,其余的孩子,都在昨夜被迷晕,恐怕无缘再见一面。显而易见,他没有玩过在位五十几年的圣上。禁军头领,或许是真的忠于圣上,又或许是拿他做投名状有更大的利益,更或许最开始就是一个局。

    一直抬着平郡王与他对抗,但一夜之间,平郡王就只能用回不入流的手段,只能给他添堵。那么爽快的赐婚叶家,是试探?还是想要一网打尽?而你心中选定的继承人,到底是谁?还是你觉得做定了亡国之君,所以拉着全天下与你陪葬?

    太子闭上眼,他无法得知答案,也没必要知道答案了。他的逼宫,就如同昔日戾太子一样可笑。史书上又会怎么记录他的愚蠢呢?外面有马蹄声,太子睁开眼,迷茫从眼中散开。三十几年的太子,他问心无愧。

    利弊都已经想的很清楚,唯一觉得愧疚的,是对眼前因惊吓而泣不成声的孩子。不到二十岁,甚至没娶妻。眼睛看向宫外,叶阁老,你殚精竭虑,心爱的孙女依然要死。你大概会真的后悔与东宫的联姻。可是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没有任何退路了。

    太子妃挨着太子坐下,把头枕在太子的肩窝。太子腾出一只手来,搂住妻子柔软的腰。一家三口依偎着,好似根本不知道东宫已被围死,插翅难逃。

    圣上的太监,站在东宫门外,耐心的等。圣上在乾清宫,悠闲的翻着书。半个时辰了,太子没有动静。但他也没有派人去催。以为讨好了朝臣,说动了禁军,就可以谋反么?

    书翻过一页。禁军不是铁板一块,没有哪个皇帝会让禁军的将领一家独大。制衡是帝王的基本功。

    书再翻过一页。略施小计,赵总兵就会被绊在大同。真是傻孩子,边境将领,对中枢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他无法回京,因为只要他敢动弹,别的将领就会切断他的后路,十死无生。幸亏他不是你的舅舅,不然我不杀他都不能了。

    首辅,快死了。你不应该拉拢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你应该拒绝跟叶家的联姻,选择更有潜力的人。但你没有拒绝。

    书页合上。太子,你让我很失望。

    最后一点父子之情,留给你与妻儿话别。

    咔哒一声,燃尽的蜡烛掉下,落在一个包袱上,不久,突然发出一声巨响,东宫立刻火光冲天!

    围住东宫的禁军惊的连连退了好几步,圣上的大太监惊恐的望着眼前的一切:“怎么……可能……救火!!!!”

    太子妃喃喃的道:“开始了么?”

    太子微笑:“有个会做小机关的弟弟,挺有趣。”可接连的爆炸声,把他的声音压了下去。

    炙热的火浪瞬间袭击着东宫的每一个角落,秦王的眼睁睁的看着窗户纸被火光吞噬。火舌沿着窗户,爬上了柱子,越来越上,又卷上了横梁。连接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橙色的火焰似还有很远,又似烧到了他身上。

    太子伸手把秦王从地上拉到身边坐下,在爆炸声消失后,轻轻的道:“大郎,你知道……今年有多少地方颗粒无收么?”

    秦王抓着父亲的手,控制不住的颤抖。锦衣玉食,未经风霜的小太孙,面对无路可逃的死局,唯有无边的恐惧。

    “本朝,有八百九十一个县。”大火之下,太子的呼吸有些困难,“五百六十四个,没有交上一石钱粮。”说着轻不可闻的叹道,“赋税,不足千万两。”绝望么?哪怕在火海中,也没有数次上书改制被驳回的绝望。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起义就像东宫的大火,席卷着每一寸土地。

    “亡国之君,死的并不会比现在好看。”太子的话很轻,似说给儿子,又似说给自己。

    秦王有些愤怒:“未必就没有希望!”

    太子点头:“是还有希望。”

    秦王瞪大眼。

    熊熊大火吞噬着东宫的一切,木结构建筑在遇到火药时,毫无招架之力。浓烟窜进每一个角落,太子被呛的说不出话来。他只有搂紧自己的孩子和妻子,才能稍微抵御那撕心裂肺的难受。

    太子妃掏出帕子,伸手抹了抹儿子脸上的泪。而后无力的趴在丈夫的腿上,呼吸越来越困难,她一点都不想死,她还想生个可爱的女儿,替她做衣裳,扎小辫儿;她的儿子马上就要结婚,会给她生一群可爱的孙子。热浪和烟袭击的痛处无处躲避,太子妃伸手抓住了秦王,到了此刻,她也只能抓紧生命力最重要的两个人,以期黄泉路上始终有人相伴。

    三个人抱的越来越紧,透过大火,能听见外面尖利的喊着救火的声音。

    太子痛苦的呼吸着,他来不及跟秦王说的话,来不及的解释……只能靠天意来传达。

    身为太子,如若逼宫失败,绝不能苟延残喘。嘴上说着亡国之君,可心里哪里会甘心?可风雨飘摇的家国天下,经不起再一次的互相倾轧。横竖是满门殆尽,他要用最决绝的方式,来逼的圣上不能对太子系进行清洗。以尽可能保存更多的实力。

    他的文臣,绝无可能听从于贪婪无知的平郡王;亦无可能臣服于庸碌无为的瑞王。往下数,景王、勤王……宁王……最后一个,是福王。

    福王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横梁掉下的最后一瞬传进了太子的耳朵,太子大笑。十一弟,你赶到了。太子系从来有两个皇子,太子还没有失败。

    裹着火焰的横梁直接砸在了太子的身上。

    十一弟,我母亲亲手养大的孩子,我的政治遗产,交给你了……

    东宫的正殿轰然倒塌,激起无数灰尘与火花。被人死死拉住的福王再无挣扎的力气,软软的跌坐在地上:“大哥……”

    救火的兵荒马乱,在大殿倒塌的那一刻静止。又在太监们尖利的叫嚷声中,恢复灭火的秩序。

    圣上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满脸的难以置信。他以为他算无遗策,他以为黔驴技穷的太子会束手就擒。他还没想好怎么惩罚太子,更没想过太子之后谁还可担大任。还在享受胜利的喜悦与承受儿子逼宫的怒气,就看见了东宫窜起的漫天大火。

    一把火将一切情绪烧的只剩灰烬,余下的是无可述说茫然。脑海中突然窜进了亡妻的音容,立刻闭上眼,不敢直视。却又升起一股邪火,不停的在心中质问:为什么!?为什么!

    阴沉的天,淅淅沥沥下起了雨。渐渐的,从小雨变成大雨,之后倾泻而下。东宫的火势敌不过暴雨的攻势,转瞬之间就只余青烟。可是已经晚了,被禁军围住的东宫,没有一个人逃出。太子带着他的女眷和孩子,尽数死在烈火中。太子三人,甚至没有全尸。

    福王根本不敢看,磅礴大雨中,他一步一步的后退。昨日的最后一眼,太子眼中的不舍终于有了答案。真正的,犹如父亲一样的存在,今日永别。福王痛的无处可避,他开始在皇宫内逃窜,大雨浇透了他厚重的衣裳,可是比不过心里刺骨的寒意。

    受到重创的福王,逃回了巢**。撞开了坤宁宫的大门,里面空无一人。跌跌撞撞的爬到主位,坐到了他最熟悉的地方。嚎啕大哭!

    福王叫徐景昌为哭包,但在宫中如履薄冰的徐景昌怎么可能会爱哭。真正的哭包是他。因为每一次哭泣,都会达到目的。年幼的他稍不合心意就肆意哭闹。赵贵妃永远管不住他,皇后无奈的数落,太子妃抱起年幼的他在怀里颠着,不时发出轻笑。

    阳光明媚的坤宁宫,温暖而祥和。太子从外头回来,从太子妃手里接过他,往高处抛着。身后跟着比他还小的秦王,跺着脚也要。太子把破涕为笑的他放到皇后身边,又去抛秦王。孩子咯咯的笑声伴随着嘱咐太子小心的温柔女声在坤宁宫内回荡。

    现实与记忆交叠,福王蜷缩在宝座上,宝座的正中央,没了那个熟悉的人。他在死一般寂静昏暗的坤宁宫内,哭的撕心裂肺。可这一次,再也没有一个人,会哄他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