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8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福王被太监找到的时候,已经发起了高烧。冬季的寒冷的雨和受到重创的心双重夹击下,不算很强壮的福王病了个彻底。侥天之幸,圣上并没有因赵贵妃迁怒福王,故福王被挪到坤宁宫侧殿,得以照顾。

    大雨已停下,久违的太阳露出了面容,透过窗棱,撒在富丽的地砖上。福王睁开眼,熟悉的环境映入眼帘。这是他未分府时的房间。细想起来,承乾宫虽然也有他的住所,但一夜都没睡过。微微侧头,拔步床的花纹间隙里有难以察觉的灰尘,很久没人住过了。熟悉的熏香,让高烧的福王有一瞬间的恍惚。好像时间就停滞在此,他还居住在坤宁宫,现在是他午觉醒来,过一会儿,徐景昌练武回来,两个人没形象的坐在地上拆装着他们的玩具。

    玩具有很多种类,本土的,西洋的,林林总总。两个人商议着等下怎么溜出宫去找户部的麻烦。太子妃走进来,他伸手要抱抱。皇后一直体弱,抱不动他。赵贵妃更是弱柳扶风,指望不上。除了乳母没法子,也只有太子妃能抱他了。

    然而恍惚的确只有弥足珍贵的一瞬间。记忆错乱,徐景昌能陪他玩的时候,好像他已经长大到太子妃也没办法抱的动的年纪了。那是欢呼着跳上太子后背的岁月,也是逐渐与圣上相熟的日子。福王望着光束中的灰尘发呆,他的回忆里,属于圣上的确实不多。

    太医带着药童,跟他见礼,然后请他准许脱掉上衣,进行针刺。常规治疗手法,是药三分毒,能不吃药最好别吃药。除非是不能让男人碰触的女眷。福王默默解开上衣的带子,就有宫女太监替他做了后面的一切。银针扎进肉里,有微微的刺痛,福王的眼睛空洞洞的。哭没什么意义了吧。至亲一个个离他远去,而九五至尊的父皇早就陌生的看不见。

    扎完针,福王看到了哭的两眼红肿的严春文。疲倦的闭上眼,不想说话。严春文却在太医离去后,悄悄的在他耳边告之赵贵妃被关之事。

    福王连苦笑的力气都没有,亲娘!你可真够能捣乱的!不过也无所谓了,情况还能再坏到哪里去呢?对平郡王俯首称臣么?太子亡故,他的损失最小。因为他作为一个闲王,本就没什么值得损失的。谁上位不用拿他当兄友弟恭的牌坊?被排挤、被冷落又有什么所谓?不过是回到该有的位置罢了。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用过去乃至未来所有的恣意妄为,换得亲人存活。心酸的想:人都死了,他还能任性给谁看?

    福王低声道:“我想回家。”

    就有太监悄悄退出去,回报给圣上。

    圣上从未把福王当过大人,印象里,一直是那么孩子气。小孩子见到了死人总是害怕的,死的还是他一直亲近的大哥。千头万绪里,圣上没功夫搭理福王,便打发他回府。

    福王讨厌严春文,严春文也不敢自作主张送他进正殿,只得使人将他抬到书房。推开门,亮晶晶的玻璃灯架在午后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福王顿时难受的蜷做一团!太子妃的陪嫁……嫂嫂……嫂嫂……

    严春文灵光一闪,使人报了小郡主过来。几个月的小郡主还不知愁苦,见到熟悉的身影高兴的手舞足蹈。婴儿的脸蛋总有治愈效果,福王伸手摸了摸小郡主毛茸茸的头发,心绪稍平,有气无力的说:“抱远点,别过了病气。”

    乳母立刻抱着退了好几步。小郡主早产,身体一直不大好,府中唯一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她就难活了。

    严春文知道福王心中难受,故意引他说话:“她还没名字呢。爹爹给赏个名字?”

    福王的长女,按照他受宠的程度,理应圣上起的。因政务繁忙,又没满周岁,暂搁下了。严春文的意思是起个小名自家叫着,福王却不想搭理圣上。抬眼又看见玻璃灯架,晶莹璀璨,犹如朝晖下露珠闪耀。一个名字脱口而出:“叫初晖吧。李初晖。”

    严春文怔了怔,像个男孩儿的名字。

    严春文又道:“娘娘她……”

    “等圣上气消了再去求情。”冷静一下也好。自皇后薨逝,赵贵妃就一直身体不大好,所以才急着催严春文,生怕自己看不到孙子。福王疲倦的闭上眼,又睁开,对严春文嘱咐了一句:“把小郡主抱走,等我好了再去瞧她。”一个不称职的母亲,很难得到孩子的好感。赵贵妃是,严春文将来亦是。赵贵妃若有皇后一半的手腕,未必就走到今天这一步。

    小郡主才被抱走,严鸿信急急赶来。严春文有些惊讶,福王却道:“请进来。”

    严鸿信连跑了两个地方,有些气喘。先给福王见礼,奉上一叠纸。

    福王抖开一看,竟是现钱三万两,及一系列摆件金银器皿,约合银两万。瞪着严鸿信:“什么意思。”

    严鸿信喘匀了气,才道:“早起殿下进宫,寻不着您。叶老太太便使我转交于殿下。说是叶阁老临终遗愿是找回四姑娘,此为叶家全部现银,请殿下代为保管。”

    福王一个激灵:“刘达!”

    门外的刘达应声而入。

    “去叶家,抬银子!快!”福王道,“带上亲兵!有人问,就说是叶阁老留给庭芳的嫁妆!”

    严春文吓了一跳:“怎么了?”

    福王与严鸿信对望一眼,无需再多解释。逼宫之事,叶家不可能不受到牵连。庭芳下落不明,不趁着最后一口气,把银子运出来,一旦徐景昌被断了经济来源,寻人就是痴人说梦!应该是庭瑶的嫁妆,但庭瑶用不上了。交给别人,都会被牵连,只有他,只要圣上活着,就不会有人敢明目张胆打他的主意。他必须为叶家保管好,那是庭芳能被找回来的最后希望。

    福王府的车队,飞快的驰往不远处的叶阁老府。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一箱一箱的黄金白银从地窖里起出来,源源不断的送往福王府。对着空空如也的库房,老太太面无表情。万千家财,一招散尽。福王,希望你能尽力护叶家子孙周全!来世结草衔环,必不相负。

    阁老府,是圣上赏赐。老太太看车队消失在视线的尽头,带着众子孙回到正房。拿起桌上的盒子,揭开,里面满满都是地契。苍老的声音在室内回荡:“三座三进的宅子,是你们哥仨的。”

    “七座一进的小院,是哥儿们的。”

    “七个散落在京城各处的铺子,是姐儿们的。”

    老太太把地契,一张一张的交到各人手中:“事出紧急,我们只能做到这一步,剩下的,看你们的造化了。”

    薄薄的一页纸,重如千钧!

    老太太对庭瑶招招手,待庭瑶站在跟前,又放了张在她手里:“四丫头的,事到如今,我也不说那粉饰太平的话。大太太是个不经事儿的,你替妹妹收着吧。”

    “老太太……”

    老太太平静的说:“庭芳曾有一句话,我们夫妻都深以为然。”

    叶俊文看向母亲。

    老太太道:“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我也没什么指望,无非就是希望你们好好活着,活下去。”你们光能看见庭芳所获得的宠爱,没看到过她为叶家的牺牲,没关系,相信庭芳也不介意。但她的毫不退缩的处事方式,希望你们都好好学。失去大树的庇佑,整个叶家,会回到当初他们夫妻挣扎的时代。强悍,才是能往上游唯一的方式。

    “一门双进士,”老太太冷静的分析,“咱们家还没完。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不过丁忧三年,有什么可惧?哭丧哀毁毫无必要,人已死,倘或哭的回来,不妨死命哭上一哭。既是无用,便不要做,留下精力做什么都好,哪怕看一折子戏高兴高兴,也比掉猫儿尿强。丧事,给外人瞧个热闹罢了。”

    老太太又顿了顿,淡然的说了句:“分家吧。”

    叶俊文与叶俊德异口同声道:“不!”

    老太太笑了:“圣上收回宅子之时,你们不分也得分。”

    全场静默。

    “没多少家产,随便分分吧。”老太太又拿了叠单子,均分。主要是田产,浮财早已分流,最后一笔方才运去了福王府。叶俊民看着单子,果真一丝浮财都无,刚刑满释放的他心中满是怨恨!

    大房的现钱,早已被叶阁老调配去了徐景昌处,唯有二房还有千把两。越氏看着孩子们,轻轻叹了口气,拿出来分了吧。各处宅子内,别人不知道,她是知道的。昔日藏钱的“狗屎计划”还是她亲身参与的。宝石换现银,不过费些时日。惶惶中,她有些想念庭芳。总觉得她在家,还能想出什么好点子来。

    众人满或不满,家产都分完了,也不知圣上如何处置叶家,田产能否保住。那些,老太太都无能为力了。撵尽子孙,自家坐在叶阁老身边,就像几十年前,他累的睡着了,而她坐在一旁静静做针线。时光流逝,岁月如梭。展眼间实施变迁,沧海桑田。一股睡意,涌上了老太太的心头。她侧身躺下,抱紧丈夫已冷硬的手臂,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永夜无梦,安眠。( )
  • 背景:                 
  • 字号:   默认